“动物系”714高炮被端:2亿滚成189亿,别墅里三百斤金条

“动物系”714高炮被端:2亿滚成189亿,别墅里三百斤金条
2019年09月18日 19:49 易简财经

易简财经

你知道“动物系”吗?

不知道的话,看《日落宁波港》去。

最近,王淑焘被抓了。王淑焘,是我们曾写过大名鼎鼎的714高炮“动物系”实控人。他的微信头像是一团火,下边的签名是“努力,其他就交给命运吧。”努力了以后,命运将他送进了监狱。

警方抓捕时,突袭了他在杭州的豪宅。一同被查扣的,包括2400多万现金,20公斤金条,9块价值400万元的名表,7辆价值3200万元的豪车,包括两辆劳斯莱斯和一辆保时捷,两处豪宅,一处价值7000万元,一处价值4800万元。此外,王淑焘还在其情人处藏了152公斤黄金,价值达5000万元。

财富堆积如山,生活纸醉金迷。这些都来自 “动物系”的暴利。

开心虎、节气猫、甜兔、网牛、雏鹰、白鸽、花猫。这些看起来甜美可爱世界和平的小动物,正是“动物系”开发的一系列714高炮的产品名字。这个系列,可以说是网络超利贷里,最具代表性、乃至最凶残的产品。

出生于1982年的王淑焘是“动物系”的主操盘手。王淑焘是一个颇不安分的创业者,曾在网游推广、电商等行业闯荡过,也取得过一些成功。但最后选择了套路贷这种灰色产业。这是个赚钱很快的行业。

从2018年5月到2019年3月,8个月的时间里。“动物系”从2亿本金开始,向47.5万人放款近60亿,收回91亿,仍未收回的本金14.7亿。获直接利息31亿,逾期利息84亿,累计规模189亿。

这,才是传说中的一秒钟几个亿上下。

- 1 -

出自阿里系

早年,王淑筹还被人称为“屌丝”,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

2004年,他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随后进了一家小型销售公司,一年多下来既没学到什么东西,也没赚到钱。不过,销售让人变大胆。大胆的王淑焘在南京参加了一场阿里巴巴的面试。面试的有几百人,王淑焘最终成为五名被录取者这一,被送到杭州参加培训。

这段经历奠定了王淑焘未来的职业道路。在阿里,王淑焘学到了让他受用终身的销售真经,胆子变得更大。不久,他选择离开。加入了杭州弈天网络。这家成立于2003年的公司是一家互联网广告和线上营销方案提供商。

最初的时间,王淑焘过得比较艰苦。那段时间他没钱,只能住在月租260元钱的农民房,每天感到饥寒交迫。但是在弈天网络,王淑焘最终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突破口——王淑焘找到了当时刚刚兴起的网页游戏,并快速突破,将网游变成弈天网络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他自己也在业内声名鹊起。

后来,喜欢折腾的王淑焘离职后开启创业生涯。他先是从事网页游戏创业,一年后无疾而终。再后来,王淑焘尝试移动网盟的创业项目,但最终也失败了。

创业不成的王淑焘只好重新回归打工队伍。这一次,他加入了杭州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十几年前的山寨机时代,杭州斯凯是神一般的存在。这家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为山寨手机提供软件平台。鼎盛时,杭州斯凯在低端功能机市场拥有4.79亿用户,累积下载量达36亿次,几乎垄断了“屌丝”市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你可以将杭州斯凯理解成山寨机时代的苹果或者安卓应用市场,其当时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2010年,杭州斯凯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市值最高时达到了6亿多美元。2012年的时候,王淑焘担任杭州斯凯旗下的手机软件平台冒泡堂的线上推广负责人。他曾在多个场合演讲推广公司的新业务。在知乎、雷锋网等网站上,王淑焘还以“斯凯王淑焘”的用户名注册了账户。不过随着山寨机的没落及国产智能手机的崛起,杭州斯凯很快陷入衰落。2016年,斯凯宣布完成私有化从美股退市。

这些来来往往,于王淑焘都已没有了意义。直到他遇到徐彩俊。

徐彩俊,对外自称徐俊,浙江温州人,和王淑焘同龄。早年从浙江理工大学退学创业,从炒卖域名中赚到了第一桶金,后来陆续创办了域名网站4.cn金名网、互联网广告平台多麦、海外代购平台海蜜全球购。还投资了母婴网站贝贝网,还拥有一家以域名为质押物的网上借贷平台米贷网。

2013年的时候,王淑焘离开杭州斯凯,去跟朋友做了一个母婴创业项目,但并不顺利。随后王淑焘在创业和工作之间不断摇摆。此间,徐彩俊对王淑焘欣赏有加。

他说啊, “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像我一样胸怀梦想,我希望我能提供一个平台让有梦想的人去实现梦想。”

除了让王淑焘担任海蜜全球购的副总裁,徐彩俊还投资支持了他创业。

- 2 -

2亿资金带来189亿

王淑焘的梦想是什么?经过一系列职场沉浮,他终于找到了答案。那一年,他跟人合伙涉足了网贷业务。暴利与资金的快速回笼,让他看到了巨大的机会和利益。

2017年12月,央行和银监会发文整顿现金贷。王淑焘的业务被迫暂停。王淑焘感到人生也要因此暂停,但他并不想。不想,就代表着要逾越监管与法律的红线。

左:央视播出的王淑焘受审画面;右:王淑焘2015年参加活动时照片

随后半年时间里,王淑焘一边钻研地下金融的714高炮模式,一边筹集初始资金。到2018年6月,他通过浙江的民间资本,筹到了2个亿。

2个亿是什么概念?对于放款周期为7天左右的高炮现金贷而言,只消一个月时间,滚动资金就可以达到8亿规模。一年下来累积放贷规模不低于百亿。最终动物系的放贷规模到了189亿。

动物系的源代码由王淑焘从高炮软件开发商处购得。在进行源代码的改写后,克隆开发到24个相关应用,其中以上线运行的应用19个。包括甜兔、闪电狼、节气猫、网牛、开心兔、萝卜、白鸽、开心虎、闪猫、花猫乐租、菠萝快租、红番茄、闪电虎、涂开心、开心龙、白菜、名片大全、雏鹰、机猫等。

为了隐藏真正的身份,王淑焘布局了无数个马甲公司和众多的APP产品。王淑焘名下有5家公司,不过目前这5家公司都已被注销。

王淑焘更多的通过关联人控制大批壳公司,注册各种马甲APP放贷。例如,“动物系”在杭州的主力公司是杭州土豆用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旗下注册有火牛APP和神猫记账APP。不过这公司在2019年1月份就注销了。

王淑焘在幕后控制的另一家壳公司叫杭州利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注册了“闪电虎”、“机虎”、“机猫”、“卡虎”、“黄瓜头条”等,也在2018年12月7日注销。更早些时候,两名股东王山明与王海荣从杭州利昕的股东名单和主要成员中退出。

杭州雏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注册的软件包括闪电兔和雏鹰APP。2019年3月12日注销。

“动物系”类似的壳公司还有很多。比如武汉沐致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奶牛帮软件和涂开心软件,对应现金贷产品为开心虎。这些,大部分都是注册运转几个高炮产品以后,就注销放弃,重新再找其他公司壳。

此外,王淑焘将最重要的催收环节外包了出去。外包的催收业务容易滋生暴力催收。动物系的催收业务外包给河南郑州、安徽亳州等地的24家催收公司。名义上王淑焘要求各催收公司不能暴力、上门催收,但私底下,他对这24家催收公司实行激励机制。

“对催收公司业绩进行排名,排名越靠前的,接下来获得的业务量越大、提成比例越高。反之,进行业务处罚。”所以,这24家催收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地采取了威胁恐吓等暴力催收手段。

在女儿出生前几个月,或许是感慨于自己多年创业受挫,王淑焘在微博上转发了一篇“江南愤青”的励志文章,其中一段写道: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它的祖辈父辈奋斗挣扎乃至流血付出生命的身影,羡慕别人有个好爸爸,为什么自己不可以?问题是,你的下一代,会有一个好爸爸吗?至于问到为什么不能有同样的赢面概率,我只能问,为什么物种竞争中,人和猴子不能有同样的赢面概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