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来了!扎克伯格撕开元宇宙入口,Facebook将变身新宇宙建筑师

黑客帝国来了!扎克伯格撕开元宇宙入口,Facebook将变身新宇宙建筑师
2021年09月06日 20:46 易简财经

扎克伯格向元宇宙迈出了第一步

8月20日,Facebook宣布推出了一款VR远程办公App,名叫Horizon Workrooms,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终于向元宇宙迈出了第一步。

在FB此前的第2季财报会议上,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如果我们做得够好,5年后,我们将从一家社群媒体公司,变成一家『元宇宙』公司。”

「metaverse」一词,由前缀「meta」和字根「verse」组成,意为「超越宇宙」,也被译作「元宇宙」。这一概念,最初来自美国科幻小说家史蒂文森(Neal Stephenson)于1992年出版、带有反乌托邦色彩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意指人们在一个脱胎于现实且「始终在线」的平行世界中,以虚拟化身(avatar)的形式自由生活

美国科技博客The Verge记者Casey Newton,近期对扎克伯格进行专访,探讨关于元宇宙的未来愿景,及Facebook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Q1:我们会跟你讨论很多事情,白宫要求Facebook加大力度删除与疫苗有关的错误信息,我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在关心这件事情。我想聊聊这件事,但我还是想先跟你聊聊你几周前在Facebook内部演讲。你几周前在Facebook内部演讲中,提出元宇宙,什么是元宇宙?Facebook打算构建它的哪些部分?

扎克伯格:这是个很大的话题,元宇宙这个设想涉及很多公司,涉及整个行业,你可以将它视为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这当然不是任何一家公司能单枪匹马建立的东西,但我们下阶段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都会放在这个领域,通过与众多公司、创作者、开发者合作,为元宇宙构建做出贡献。

你可以将元宇宙视为一个实体互联网,你不仅可以在其中查看内容,还可以置身其中。你会感觉与其他人在一起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你会体验到二维应用或网页难以实现的体验,如跳舞,或其他类型健身活动。

我觉得很多人想到元宇宙时,只会想到VR,这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也在积极投入,因为VR技术能提供最清晰临场体验。但元宇宙不仅是VR,你可以在所有计算平台上访问元宇宙,包括VR、AR,还有PC,也包括移动设备、游戏机。

说到这点,很多人还认为元宇宙主要是玩游戏,娱乐显然会成为其中重要组成部分,但我不认为游戏就是全部。我认为这是个持久而同步的环境,让我们可以共处其中。这大概会是一种混合环境,它包含我们当今看到的社交平台,但能让我们以具象化方式置身其中。

所以它可以是三维的,但不一定非要三维,你或许可以通过手机来体验,如三维音乐会或其他内容,因此它既有二维元素,也有三维元素。我希望更详细介绍一些实例,但总的来说,我认为这将成为科技行业新篇章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是令我们兴奋的地方。

元宇宙涉及我们正在研究的很多重大主题,如社区与创作者是个主题,数字商务是第二个主题,也可以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如VR、AR,为人们提供真实临场感。今天Facebook所有项目都会为构建元宇宙这个愿景做出贡献。

我希望,如果一切顺利,未来5年左右,当我们公司开启新篇章时,人们对我们的看法,会从社交媒体公司变成元宇宙公司。我们今天在各种APP中所做的一切工作,都能在构建社区与培养创作者方面,为这个愿景做出直接贡献。

这个话题可以深入讨论的事情很多,我很好奇你主要想谈论哪个方面。这是我花了很多时间与精力思考、在做的事,我认为元宇宙会成为整个行业下阶段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Q2:《头号玩家》、《雪崩》等呈现的元宇宙,是否能类比你提到的那个世界?

扎克伯格:令我极为兴奋的一件事情,是帮助人们获得更强的临场感,好让他们可以与关心的人、同事一起共处,让他们能去想去的地方。现实情况是,今天有了移动互联网,我们已经拥有很多东西,人们从醒来到睡觉都可以访问。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但我经常会在早晨醒来时,还没戴上眼镜就先拿起床边的手机,看看我在半夜收到的信息,确保没有任何问题需要我马上跳起来处理。所以我不认为元宇宙主要是为了让人们与互联网开展更多互动,而是为了让大家更自然地参与互联网。

想想我们现在拥有的计算平台,我们有手机,它们体积不大,但我们在上面花了很多时间,基本上都是通过这些发光的小长方形装置,调节我们的生活与交流方式,我不认为这是最适合人类的互动方式。我们现在举行远程会议时,你多半都会在屏幕上看到一张张人脸组成的网格,这也不符合我们处理事情的方式。

我们习惯于与人共处一室,获得一种空间感。如果你坐在我的右边,那就表示我坐在你的左边,所以我们拥有共同的空间感。当你说话时,声音来自我的右边,而不是来自我前面的屏幕。

我不知道你有多少这样的经历,但我深有体会。在2020年工作会议上,我有时很难记住某人在什么会议上说了什么,因为他们看起来都一样,而且所有人都被混在一起,我认为部分原因是缺乏空间中的存在感。

至于VR、AR的作用,及元宇宙可以给人们带来的广泛感受,我觉得是这种存在感,这能让我们的互动方式更自然,而且这样会更舒服,我们的互动会更加丰富,感受也会更真实。未来你会以全息图像的方式坐在我的沙发上,我也会以全息图像的方式坐在你的沙发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电话沟通。即使我们在不同的州或远隔万里,也会感觉身处一室,我认为这种技术真的很强大。

我从中学开始一直在考虑这些东西,那时候刚刚开始学编程。我记得上数学课时,我会拿出笔记本,写下各种代码,回家后进行编程,一些想法是我当时能做到的,但我真正想要做的其实是一种实体互联网的感觉,让你可以置身某个环境,把你传送到不同地方,让你可以跟朋友在一起。

我认为我当时可能没有足够的数学知识完成它,而且当时技术还不够好,要到几十年后才能更好实现这一点。可能出于这些原因,我一开始未能朝这个方向努力,去构建不一样的社交体验,但我一直为此感到兴奋。早在我创立Facebook前,我就认为这将是社交互动的圣杯。未来各种平台能将这变成现实,这真的令我兴奋不已。

我们之所以在AR、VR方面投入这么多,原因之一是智能手机差不多是与Facebook同期诞生,我们并未在这些平台的开发中发挥太大作用,因此从我的角度看,它们的开发方式并不是很自然。人们并非天生就应该使用网络、APP处理事情,当我们与其他人共处同一空间时,才能更自然互动。

我们通过人际互动、一起做事情,定位自己与思考世界,如果能以一种更自然的方式,构建今后的计算平台与体验,让我们与他人建立更多联系,会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

Q3:人们能否习惯佩戴VR头盔工作?元宇宙如何创造当前不存在的就业机会?会出现哪些新颖的工作形式?

扎克伯格:我们先来聊聊你说的人们不愿意整天戴着VR头盔工作这件事情。在这成为现实前,很明显要在技术上完成一个或多个进化才行,技术进化后,这才会成为人们的主要工作方式,我认为可以在21世纪20年代结束时实现。

今天VR头显仍有点笨重,它们可能比你理想的要重一些。这项技术需要进步,要让你能表现自我,还要提高分辨率,要能更好地阅读文本等。我们正在一步步前进,每个版本都越来越好,就人们使用方式而言,Quest 2目前一直很受欢迎,我很惊讶。

我们设计它时主要是针对游戏,因为我们认为很多社交互动或工作相关的事情要等到以后才会出现,但Quest 2上的很多最流行的体验、人们花费最多时间的体验,已经变成社交,与工作、生产力相关的事情也很多,甚至还出现一些我确实没有想过的体验,如健身。

Supernatural、FitXR这类健身应用,你可以把它想象成Peloton,但不需要自行车或跑步机,只需要VR头显,你就在那里面上课,在那里面打拳或跳舞,这真的很有趣。如果你还没有尝试过,那我要提醒你一下,很多人都乐在其中。

下面再来说工作的问题,及具体方式。我也不认为这都是VR的事情,还需要使用AR。VR之所以发展更好,Quest 2这样的产品之所以比AR眼镜早几年出现,是因为在家里舒舒服服带着VR头显更能被社会接受。

如果要一整天戴着AR眼镜,它们就必须看起来像是正常的眼镜,相当于要把10年前的超级计算机的所有材料都塞进一副大约5毫米厚的眼镜框里,包括计算机芯片、网络芯片、全息波导,及用于感知、绘制世界的东西,还包括电池、扬声器,都要塞进这副眼镜里,这真的很有挑战。

甚至可以这样说,这可能是我们行业未来10年面临的最大技术挑战之一,甚至可以把之一去掉。我们通常都会为大东西喝彩,但实际上,我认为将元件缩小,把超级计算机塞进一副眼镜其实更有挑战性。可是一旦实现,当有了这种眼镜,有了VR头显,就能催生系列非常有趣的使用案例。

你可以弹指一挥,就建立起完美的工作站,无论你走到哪里,如走进星巴克,坐下来喝杯咖啡,只要挥挥手,你基本上可以调用无数台显示器,而且全部都已设置好,尺寸也可随意调整,一切都按你在家里的使用方式预先配置好了,你可以随身携带它。

如果你要解决一个问题,需要与什么人交谈,可以不用单纯通过电话交流,可以把他们远程传送进来,让他们看到你所在的全部环境。他们可以看到你面前的5台显示器或其他任何东西,及你的文档或所有代码窗口,或是你正在处理的三维模型。他们可以站在你旁边与你互动,然后可以在眨眼间传送回原来的地方,重新与你相隔两地。

我想到的是时间与个人生产力,我认为未来线上办公可以拥有理想的环境与配置,可以称为“无限办公室”。我们已经针对我们的VR头显设计这个版本,它的进步速度很快。我认为这对多任务处理、随时随地工作都非常有用。很多研究表明,当人们可以同时兼顾多个彼此相关的事情时,效率会更高。如果你正在编程,打开多个窗口而不是执行单个任务,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会成为一个方向。

会议也是个非常令人兴奋的领域,我已经在VR中开过很多次会。尽管今天的虚拟化身不像几年后那么逼真,但在很多方面都已经能提供比Zoom更真实、更自由的空间感,因为你可以获得共同的空间感。如果有人坐在你的右边,你就坐在他们的左边;如果你们围成一圈,每个人都可以记住别人的顺序;声音也有空间感。

你看向桌子的一头,那里可能有个屏幕,那些不能使用VR、AR的人可以在那里进行视频会议,从外面参加你的会议。你可以进行投影,大家都可以分享任意数量的文档。所以不会再因为你只有一个屏幕,每次只能分享一个文档。在VR中,人们可以根据需要调出任意数量的屏幕,这样就可以在会议期间分享任意数量的背景信息。你有一个白板,可以在上面画画。这种感觉真的很疯狂。

我们显然才刚刚开始,这会非常令人兴奋,人们可以定制自己的办公空间,感觉就像在实体办公室一样,就像是它的数字化延伸,真的很吸引人。

但除了把我们今天通常在办公室做的那种知识工作迁移到元宇宙中,应该还有全新的工作类型。这也是你想问的问题。我们需要设计人们见面的地方,这会催生庞大的创意经济。会有一些个人创作者负责设计体验与场所,还会有一些艺术家参与进来。前几天,我们的Horizon团队做了一个喜剧节目,还挺搞笑,你会感觉与其他人在一起看节目,比所有人分别盯着自己的屏幕更有吸引力,这方面很有潜力。

Q4:是什么节目?你在节目中讲过笑话吗?

扎克伯格:我不是喜剧演员,好在有其他人参与。但Horizon开发团队在这个领域的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他们会尝试做些有趣的事情,目的是打造使用场景,测试开发进展,我觉得这很有趣。

你也可以在那里举办音乐会,你可以让形形色色的创作者打造形形色色的体验,可以是个人创作者,也可以是几十人的团队,可以打造3A级游戏等,你可以通过你的虚拟形象参与所有这些体验。你可以瞬间被传送,可以随身携带你的服装等数字物品。所以我认为都会围绕着这方面构建出整个的经济生态。

我在这里提出一个更广泛的观点,过去5年,我在运营Facebook过程中学到一个教训。我曾经认为,我们的工作是开发人们喜欢使用的产品,现在我认为应该更全面看待这件事情。仅仅开发人们喜欢使用的东西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创造经济机会,为社会带来广泛正面影响,对社会而言,要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这样才有包容性。

我们真的在遵循这些原则,从头开始设计我们在这个空间中所从事的工作。这不仅是我们正在开发的一款产品,而需要成为一个生态系统。所以与我们合作的创作者、开发者,他们不仅要能自给自足,还要雇佣很多员工。

我希望最终会有数百万人参与其中,参与创建内容,无论是体验、空间、虚拟商品、虚拟服装,还是为人们提供策划,为人们介绍这个空间并确保其安全。这将是个巨大的经济生态。坦率地说,我认为需要这样的经济生态,这需要掀起一轮浪潮,带动很多领域蓬勃发展,不能仅将其视为我们正在构建的产品。

Q5:你将遵循哪些原则来构建元宇宙?关于Facebook的错误信息问题,及人们认为由于错误信息传播,导致疫苗接种率低的问题,你准备怎样回应?

扎克伯格:感谢你完整阐述了前因后果,因为我确实认为总统在他最初的评论后,了解了更多背景信息。关于这方面,有很多观点,一方面是我们需要协助推广权威信息,我们确实这样做了,我们提供了帮助。

全世界超过20亿人通过Facebook、Instagram里的置顶信息,在新冠疫情期间获取有关疫情的权威信息。我们已经帮助数百万人,包括美国人,他们会使用我们的疫苗查找工具来接种疫苗。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只要看看分析与实际产生的影响,就会发现我们是股积极的力量。

事实上,如果你看看使用我们产品的人对疫苗的接受程度,会发现过去几个月增长很多。在某种程度上,有些人对疫苗的顾虑在加深,但这并不是我们在Facebook上看到的整体趋势。

我还认为,广泛来看,当你查看任何特定国家的情况时,应该明白一件事情,Facebook、Instagram等所有这些工具,在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都得到广泛使用。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达到自己的疫苗目标,所有这些社交媒体工具所在的其他国家都做得很好,那就应该得出结论,社交媒体平台并不是这件事情的决定性因素。

尽管如此,我确实认为我们发挥重要作用,我们也采用系列策略。我们的内容审核员标记错误信息后,我们会删除可能立刻产生伤害的内容,如果这条信息不会立刻产生伤害,我们就会贴上标签,降低它的传播。我们会以不同方式对待这两类信息,我觉得这是正确做法。

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付出很多努力。自2016年大选以来,我们公司过去5年在这个领域取得很大进展。很难说有人为疫情做好充分准备,但我们已经建立很多我认为可以真正派上用场的系统。整体看,我对我们的表现及我们的净影响,都感到非常自豪。

我们依然要积极管理这些社区的完整性,无论是针对Facebook上的错误信息,还是其他类型的有害内容,我们会追踪大约20种不同类型的有害内容,从恐怖主义到剥削儿童,再到煽动暴力。有害内容的类型有很多种,需要开发特定系统处理它们。我们目前约有1,000多人在开发人工智能与技术系统,约3万或3.5万人协助我们审核内容。我们建立的那种机制将会自然应用于我们将会从事的所有工作。

当你想到这样一个系统的完整性时,它有点像在城市中打击犯罪。没有人奢望你能彻底解决城市中的犯罪问题。不能因为还会发生犯罪,就说警察失职,这不合理。相反,我们普遍的期望是,这套完整性系统,也就是警察部门,能在坏事发生时帮助很好地阻止犯罪,逮捕罪犯,并将犯罪率保持在最低限度,然后继续推动趋势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走在问题的前面。这也是我们采取的方式。

至于元宇宙,存在不同类型的完整性问题。人们需要考虑很多重大问题,其中之一是现在存在非常有意义的性别偏差,至少在VR中,男性比女性多得多。在某些情况下,这会导致骚扰。我们在某些VR体验中,比其他游戏、产品做得更好的一件事,是为人们提供更简单的工具,便于人们察觉可能的骚扰行为,维护安全的空间,使之成为一个包容每个人的空间,让每个人都想成为其中一份子。

归根到底,如果社区过于偏向一种性别或另一种性别,或所有成员都感到不安全,那将不会成为一个健康、充满活力的社区。所以这些东西是至关重要的,这不仅对产生良好的社会影响至关重要,对构建优质产品也至关重要,这是我们一开始就关注的事情。

Q6:元宇宙有望承载更多信息,这不仅涉及文本或语音通信,还有虚拟形式的空间移动,是个长时间工作的办公室。那么,你认为现在为提升空间安全性、健康性开发的系统会自然延伸吗?是否会因为其中包含的信息量,而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点?

扎克伯格:显然会有新的挑战,即使只是在我们开发的社交媒体应用所在的二维世界中,也会有新的挑战,所以肯定会不断迎接挑战。我们在2015年左右到2016年大选的那段时期,开始试图以一种大得多的方式解决很多问题,并在那之后进一步加大投入,我们知道如果要构建可主动识别有害内容的AI系统,这不是能在6个月内建立起来的,我们制定一份3~4年的路线图,来完成实现目标所需的所有工作。

有时,当你从事长期项目时,可能会有点痛苦,因为你希望马上达成目标,但却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实现。但我确实认为,我们现在已经开展很多AI工作,已经聘请很多内容审核员,我认为现在添加新的应用更容易一点,它们将能适应我们针对不同危害构建的系统。

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考虑的事情。例如,我刚刚提到的性别偏差,很多女性在空间中感受到的骚扰,这些都是更严重的问题,可能会出现在游戏、VR中。显然,其他平台也存在这种情况,但我认为我们看到的问题组合可能有所不同,我相信还会有新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继续关注此事。

Q7:元宇宙是否会导致我们对共同生活的现实世界的看法进一步分化?它会让我们把自己分隔成一堆不相关的泡泡吗?我们应该为此担心吗?

扎克伯格: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之一,包含明显的利弊。积极的一面是,如果你回到二、三十年前,很多人的个人机会与经验,来自彼此之间在物理世界的接近程度。

我小时候参加我们镇上的少年棒球联盟,不是因为我天生擅长棒球,而是因为那是少数可以参加的活动之一。我们那里还有一个孩子也对计算机感兴趣,我很幸运还有这么一个人,这就是我的世界。如果我想打电话给我在露营或其他活动上遇到的人,并想与之保持朋友关系,就要支付更多费用,因为长途比跟市话贵多了。

我认为现在最神奇,而且还会更加神奇的事情之一,就是拉平距离为人们创造更多机会。如此一来,今天长大的孩子就不会被困在小联盟里,而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可以探索编程、冲浪,或任何感兴趣的事,可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圈子。这可能非常有吸引力,也非常积极。我也认为这对创造经济机会非常重要。

当今社会的一大问题是不平等,我认为哈吉·柴提在这方面的研究最有意思,他现在应该在哈佛。他的研究表明,你出生、长大的地方,与你未来的流动性、收入高度相关。这与美国认为人人都应该拥有平等机会的观念背道而驰。

在一个可以有更多远程工作的世界里,我不知道The Verge是什么情况,但我可以告诉你Facebook的情况。因为我们很早就知道疫情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且我们可能无法去办公室工作。

我告诉我们的团队,“好吧,听着,别再给自己增加限制,只雇佣那些离办公室很近的人了,反正他们也进不去办公室。远程工作将成为未来重要组成部分。我认为未来5~10年,约一半公司将采用远程办公。我们现在就应该加倍努力,雇佣不同地方的员工,这样可以创造更多机会。”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要线下复工了,在混合办公模式下,会出现企业文化方面的麻烦,相比在公司现场办公朝夕相处的同事,远程办公的同事真能拥有完全一样的机会吗?我认为,跟单纯在屏幕上进行视频会议,或只能打打打电话,无法经常见面相比,当你拥有来自AR、VR提供的全息图像这样的技术时,答案肯定更接近于“是”。这种存在感技术越好,你就越能住在你想住的地方,加入你想加入的社区。我认为,从为人们创造更多机会的角度看,这很有益。

当然这也存在一些缺点,为建设一个有凝聚力的社会,需要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基础,还要了解我们共同居住的世界、我们共同面临的问题。我们现在都想弄清楚的一件事情,在一个人们拥有如此多自由、机会,去探索各自感兴趣的事物,获得不同机会的世界里,在一个越来越不需要常驻于实体地点的世界里,我们要如何建立起凝聚感与共识呢?更何况,我们可能还会朝那个方向越走越远。

我想我们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至少能在自由与凝聚之间找到平衡点。总的来说,我想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我相信这将为各地的人们创造更多机会,不仅在美国,也包括整个世界。

Q8:你认为应该如何管理元宇宙?如果是由不同公司共同构成元宇宙,谁将负责制定这些政策?

扎克伯格:我想这个问题分很多层。元宇宙的美好愿景不是由哪家公司构建,而是必须具有互用性、可移植性。你有自己的虚拟化身与数字商品,你希望能瞬间移动到任何地方,你不希望被困在一家公司的产品中。

我们正在开发Quest VR头显,我们正在开发AR眼镜。我们为人们的工作或闲逛开发的软件,及为此构建的不同世界,将兼容各种产品。其他公司也可以开发VR、AR平台。我们的软件将无处不在,就像今天的Facebook、Instagram一样。

如果公司开发可以协同工作、跨越界限的东西,而不是仅仅被锁定在特定平台上,那肯定是好事。但我确实认为,就像W3C(万维网联盟)帮助我们制定系列重要互联网协议、网络开发标准一样,也需要一些标准来定义开发人员、创作者如何构建体验,让人们可以携带他们的虚拟化身、数字商品,在所有这些不同体验间无缝传送。

我们已经开始做一些这样的事情,成立XR联盟,我们与微软及其他一些正在致力这类业务的公司合作。但我认为这将是最大的问题之一,我不认为每家公司都有完全相同的愿景,我认为有些公司会有比较孤立的愿景。但至少我相信,想要让它真正发挥作用,就必须有很强的便携性、互联性。

Q9:马修·鲍尔谈到“前所未有的互用性”是元宇宙的定义性特征之一。Facebook是否正在准备构建比我们如今的系统更具互用性的系统?

扎克伯格:是的,我认为这符合我们的使命与世界观。我们通常不会试图为少数人提供服务,并收取高额费用,那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的目的是为尽可能多的人提供服务,帮助人们建立联系。如果你的主要目的是构建社交系统,我们会希望人人都能成为同一个系统中的一员。

我们肯定希望它的价格尽可能平易近人,希望它们尽可能统一,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确保可以在任何地方运行,可以跨不同平台运行,可以相互交流。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会牵扯到很多大问题,包括隐私问题,也包括知识产权问题等。

顺便说一下,我认为马修·鲍尔的文章很棒,他写了9篇文章,涉及到元宇宙的不同方面,对于想要了解元宇宙的人,我强烈推荐这些文章。但我想说的是,人们有时可能会有点理想主义,认为这会以某种特定方式发展。我认为马修提出的愿景,如高度互用性,就是我希望实现的愿景。

但我认为我们已经从现代计算中看到,有不同公司在朝着不同方向努力。所以从我的角度看,毫无疑问会有一些公司试图构建非常优秀的封闭平台,也有一些公司会试图构建具开放性、互用性的业务。

我甚至不认为这是个胜负问题,我的意思是,开源战胜封闭了吗?不同时期都有多种模式共存,有些模式在科技行业的知名度比其他模式更高,但我们将致力构建一个更具开放性、互用性的产品,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即使在同一套系统中,也有很多关于运作方式的问题。互操作性是否要依赖去中心化,就像现在的各种加密领域的设计一样,而不依赖一个中心化的机制?是不是不仅要实现互操作性,还要取消一个控制中央?还是说,互操作性可以仰赖某些机构制定标准,使得各种体验能协调合作?我想这方面也会出现多种方式并存的局面。这会是有关元宇宙如何演变的重大问题之一。

Q10:元宇宙里可以容纳政府拥有的公共空间吗?如图书馆、公园,政府是否应该开始考虑这些事情,这样他们才能在元宇宙建成时发挥作用?

扎克伯格:我当然认为应该有公共空间,这对健康的社区、健康的氛围非常重要。这些空间的范围很广泛,包括政府建造或管理的空间,及非盈利空间。我猜它们在技术上是私有的,但却会在没有盈利目标的情况下为公共利益服务。可以参考维基百科之类的东西,我认为它真的像一种公共产品,尽管它的运营主体是非营利组织,而不是政府。

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如今有系列重大技术问题几乎跟50年前的政府一样。我这里特指美国政府,50年前的美国政府会投入大量资金建造这些东西。但现在美国却并非如此,而是有很多大型科技公司或大企业在投资建设这种基础设施,也许这种模式是正确的。当5G推出时,创业公司很难真的投资数百亿美元资金,所以应该让Verizon、AT&T、T-Mobile做这件事,这很好。

有很多重大技术问题,如在这个元宇宙的整体愿景中定义AR、VR。这需要投入数百亿美元研发资金,但应该会释放数千亿美元或更多价值。我认为有些东西,如自动驾驶汽车,它看起来已经非常接近AI完整性,因为需要解决AI的很多不同方面问题,才能真正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这只是需要大举投资的重大问题之一,太空探索的某些方面也类似。政府还在疾病研究领域做了很多工作。

看看中国,它确实在这些领域进行很多直接投资。我想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是会是怎样一种状态。但在没有这些的情况下,我也确实认为拥有公共空间是个健康社区的标志。会有很多拥有不同动机的创作者、开发者,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PC互联网上,也有很多人对公益事业感兴趣,即使他们不是在政府的直接资助下才这么做的。我认为,元宇宙里肯定也有很多这样的东西。

我确实认为存在一个长期问题,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应该需要大量资本、最有才华的技术人员解决这些未来问题,在这些领域进行领导与创新,不同领域之间可能会更加平衡。一些投资应该来自政府,初创公司、开源社区、创作者经济也会填补大量空缺。

Q11:如果你成功构建元宇宙,你至少会考虑把它全部送给第一个解决寻宝游戏的人吗?

扎克伯格:我很欣赏你用电影《头号玩家》做类比。不过我还是要吹毛求疵一下,我不认为,人们将来会将某家公司所做的产品称为元宇宙。我希望的是,当我们共同成功构建一个更具互用性的系统,且可以在虚拟空间瞬间移动时,那就都应该属于元宇宙。每家公司都不应该拥有自己的元宇宙,希望在未来,询问一家公司是否正在构建一个元宇宙,听起来就像询问他们开发的互联网进展如何一样荒谬。

我的意思是,这是个令人兴奋的领域,这将是个很大的焦点。移动互联网后,这将成为互联网新篇章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将成为我们公司的下一个重要篇章,我们会对这个领域加倍下注。过去17年里,我们努力为人们开发各种相互联系的应用,而他们所使用这些应用的主要渠道是手机。

我认为,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也许5年后,或7年后,人们会主要把我们当做一家元宇宙公司看待,而不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这有助建立这种体验,我认为它确实会横跨很多领域。

人们可以相约闲逛,你会感觉自己真的与别人在一起。你可以从事各种不同工作,还会出现新的工作、娱乐形式。无论像你所说的游戏,还是极其复杂的寻宝游戏,还是越来越令人愉快的健身、音乐会,人们甚至还可以一起观看我们前面提到的喜剧节目。

我认为这确实是一片辽阔的天地,我们可以借此创造大量经济机会,让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从事他们真正喜欢的创造性工作,构建各种体验、虚拟物品、艺术作品,或其他比现在的工作更能鼓舞他们的事情。所以我真的很期待能尽一份力,在互联网开启新篇章时发挥一些作用。我敢肯定,我们今后几年将就此进行多次对话。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