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复旦毕业,他在上海捡垃圾

70后复旦毕业,他在上海捡垃圾
2021年09月09日 10:10 易简财经

预计到 2050 年,海洋中的塑料总重将超过鱼类总重,这些垃圾大多是塑料,需要450年以上,才能完全降解,而在降解之前,它们时刻威胁着整个海洋。

海龟肚子里的2KG垃圾

8月26日,一只海龟的死亡引起了网上又一次对海洋垃圾的热议。

在7月15日晚,三亚亚龙湾的红树林中,当地居民发现了一只体长90厘米、宽70厘米、重约200斤的巨型雌性海龟,当时的它已经奄奄一息。

当晚动物救治中心的救援队与民警,马上将其带回三亚海昌生物保育中心进行检查和治疗,但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的抢救,还是没能挽回这个小家伙的生命。

当时三亚海昌生物保育中心兽医表示,“在治疗过程中发现,此海龟行为上仍表现正常,但一直无正常粪便排出,我们怀疑是肠道内大面积梗阻,需要立刻进行手术治疗。于是我们马上将其转移,并准备手术”

在长达4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兽医们发现,其体内的异物量非常多,取出难度系数极高,仅从中取出约1KG的异物。但是因为手术时间较长、异物结构复杂等多方面原因,不得已决定结束第一次手术,待海龟恢复一点后,再进行二次手术。

可惜的是,这个小家伙最终没能撑住,咽气了。兽医们对海龟进行了解剖,让人惊讶的是,其体内还存在着更多异物,包括塑料袋、渔网、口罩、线绳、鱼钩等,总计重量约为2KG。兽医表示,“解剖后发现,海龟的后段肠道已经严重坏死,肠壁脆弱易碎,肠道黏膜大面积出血,并且异物中多处有鱼线互相连接贯穿整段肠道,手术根本无法取出。”

这样的悲剧早已不是第一次,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能在网上看到,一些海洋动物被海洋垃圾困住,在痛苦中死亡,海洋垃圾已经成为海洋生物的重大杀手。

据科学家估计,包括塑料、玻璃、钢筋水泥构筑物在内的所有人造物质量,正以每年超 300 亿吨的速度增长。以塑料为例,至 2030 年,地球上人造塑料的总重是所有动物总重约 2 倍,近 80 亿吨!预计到 2050 年,海洋中的塑料总重将超过鱼类总重。

海洋污染是当前世界十大环境问题之一,但是海洋污染问题,受到的关注远远比碳排放问题小,被很多人忽视。

来自复旦大学的愚公

面对海洋污染危机,中国出现了一群行动者。

刘永龙,出生在宁夏的一座小县城,他自小见多了黄沙滚滚的戈壁,却没有见过蔚蓝的大海。

1992年,刘永龙考上了复旦大学,他来到上海读书,第一次看到大海,就被它的无边无际震撼了,刘永龙经常在海边呆一天,他说“每次站在海边眺望远处,感觉当人面对这样一个大自然的时候,人的渺小从中就体现出来了。”但让刘永龙难过的是,上海的大海并不是蔚蓝的,而是严重泛黄的,污染改变了大海原有的颜色。

刘永龙从复旦大学法学院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国企工作,但他一直利用业务时间,研究如何保护海洋。2007年,他辞去国企职务,创办了上海仁渡海洋公益发展中心,全职投入到海洋环保的公益事业中。

浩浩荡荡的黄浦江水,在上海汇入长江口,然后再汇入大海。江水中携带的垃圾,一部分被海滩上的芦苇拦截了下来,日积月累,越来越多。废弃的塑料瓶塑料袋、包装泡沫、破旧的皮鞋、绳子、衣服、手套、烟头、橡胶轮胎……

刘永龙组织志愿者们就在长江口捡垃圾,每一次净摊活动,志愿者捡到的垃圾都有几百公斤。最多的一次,刘永龙发动了1000多名志愿者去捡垃圾,一次就捡了20吨。很多认识刘永龙的人都说,他是在浪费时间,海滩上的垃圾是捡不完的。

刘永龙却回答:“我们能阻止铺天盖地的一次性塑料应用吗?能减少漫山遍野的塑料包装吗?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垃圾入海前,把他们捡起来处理掉。垃圾一旦入海,就再也捡不起来了。环境问题看似跟我们最不相干,实际上跟每个人都有关系,我们就是要做愚公。”

仁渡海洋的净摊行动

2012年,海洋垃圾在中国是一个被忽视的领域,中国做海洋垃圾的环保机构仅有五六家,刘永龙去参加国际交流,看到日本和韩国都展示了海洋垃圾漂移的路线图,而且给出了数据,而中国没有。他就下定决心,不但要坚持捡垃圾,还要做好海洋垃圾监测。

“守护海岸线”计划

2014年开始,仁渡海洋发起了“守护海岸线”计划,真正介入到海洋监测。海洋监测不仅专业门槛高,还要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于是他主动跑到国家海洋局取经,带领志愿者到海边做监测点。

从最北的盘锦渤海湾一直绵延到南面的三亚,中国美丽蜿蜒的海岸线长达3.2万公里。志愿者开始一个一个的布下监测点。每一个监测点,就是一个100多米长的海滩,每隔20米设立一个断面,一共设立了5个断面。

志愿者们把每个断面上的垃圾,都捡起来分类、监测、记录,统计数量和来源。以这些数据为基础,仁渡海洋的志愿者制作出了一份《中国若干典型海滩垃圾监测研究报告》。

根据仁渡海洋最新公布的监测数据表明:各沿海省市区垃圾材质仍以塑料类为主,占比区间为7.83%~92.19%。泡沫碎块是本年度监测数据中数量最多的垃圾类型。这些数据,为科学研究和政府决策提供巨大的帮助和支持。

2020年,志愿者们执行了483场监测,到2021年,“守护海岸线”计划已连续执行7年,全国沿海已经有90个监测点。整合“守护海岸线”项目的监测范围,也已经扩大到全国51个城市,覆盖了83%的海岸城市。

仁渡海洋建立了一个政府、环保组织、研究机构、媒体和公众共同参与的海洋垃圾监测和行动网络。这项工作不仅为国家和地方制定有效的垃圾治理政策提供支持,也帮助相关部门在日益热门的海洋垃圾国际交流和争议中处于有利地位,长效意义明显。

仁渡海洋还做了一个“垃圾品牌监测卡”,记录哪个品牌污染海洋最严重,跟其它的记录方式相比,垃圾品牌监测更容易找到源头,找到责任人:品牌商、扔垃圾的消费者以及流通环节。如果一个品牌的垃圾监测较多,那么这个品牌就应该更多得到进行消费者教育。

人人都应该出力

刘永龙说,“一百个人里面十个人下定决心说,我回去要改变,有一个人最后真正行动起来,这就是改变。我们想看到垃圾,它就在那里。不想看到垃圾,它就不在那里。我们为垃圾创造了来处,但只有少数人关心它们的去处。“

海洋中的塑料,需要450年以上,才能完全降解,而在降解之前,它们时刻威胁着整个海洋。这是与我们息息相关的问题,我们不应该忽视。只要有多一个人愿意参与,为了海洋清洁一起努力,这片蓝色的净土就能少一份垃圾。

仁渡海洋主要依托腾讯公益向社会各界寻求捐赠,2020年他们共收到善款432.3万元,公益支出422.3万元。

守护海岸线,你我共行动,捐多一块钱。还大海以洁净,恢复人类与海洋的友善关系。

本着让仁渡海洋的公益行动被更多人了解和关注的想法,我们加入了“99公益日自媒体自媒体合伙人计划”,组建了“易简公益特战队”,希望和我们的读者朋友“一块做好事”,和仁渡海洋一道,为了环保行动起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