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互联网巨头的“围墙”之后…

拆掉互联网巨头的“围墙”之后…
2021年09月18日 18:01 易简财经

前不久,通信部约谈了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百度、网易等几大互联网巨头,要求实现“外链互通”,意味着各大平台如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允许屏蔽其他平台的链接,比如在微信可以直接打开淘宝链接,而非通过复制“火星文”口令,到淘宝APP打开,用户的使用效率和体验进一步提升。

“屏蔽链接”像是巨头们用技术手段,筑起高高的“围墙”,形成竞争壁垒和商业生态,阿里的电商生态、腾讯的社交生态、字节跳动的短视频生态,各自为阵。

从国家层面看,互通互联是出于对用户权利的保护,用户使用更加便捷。此外,互通互联则是拆掉了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墙”,对于平台之间的竞争以及商业模式或许会带来新的机会和挑战。

作为互联网巨头,更多的注意力也落在了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百度上,届时开放的程度如何,对各自的商业格局以及生态圈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造“墙”

互联网的本质即是互通互联,是开放的,但随着商业化地推进,各大平台通过建立自身产品的生态圈,也因此形成了各大派系,阿里系、腾讯系、字节系等,相互之间流量无法共通,让开放的互联网越来越封闭。

今年年中时候,字节跳动发布长文,罗列“这三年来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的种种事实”,并称在过去三年字节跳动被腾讯封禁17次,双方打了30余次官司。腾讯以各种方式屏蔽、封禁、污名化短视频同行,对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封禁持续三年,波及用户总量超10亿,每天有超过4900万人次主动分享抖音至微信/QQ时受阻。这是腾讯与字节跳动两个生态的对抗。

在百度上,百度利用搜索功能推广自己的产品,旗下的百度百科、百家号、百度贴吧、爱奇艺等各种“亲儿子”总能获得更高的权重,更多的内容推荐。在百度上,淘宝的内容搜不了,微信的内容搜不了,这是淘宝、微信和百度在搜索入口流量上对立的结果。

此外,微信和淘宝也相互屏蔽,早在2013年11月,淘宝正式封禁了来自微信的访问。随后,微信进行了反击,将导向淘宝网的流量渠道全部关闭。相互屏蔽的状态现在仍是如此,用户则需要通过复杂的复制粘贴“火星文”来绕过这种屏蔽。

当年的“3Q”大战后,各大互联网公司一边喊出要开放流量、开放内容、开放产品,另一边却在密锣紧鼓地或是开发或是收并购,布局建立自己的产品生产圈,争夺用户的时间。

各个生态圈建立的同时,也形成了一道道“墙”,给用户的感受是开放的互联网只是各自生态圈内的开放。比如一个微信账号可以登入几乎所有腾讯系的产品,但要在微信里打开淘宝链接,而在百度上,也因为选择性推荐,用户无法获得更全面的搜索内容,这种体验无疑是糟糕的。

天下苦“屏蔽”久矣。

拆掉互联网的“围墙”

互联网巨头互相打通早有苗头,此前市场就有信息称阿里和腾讯将互相开放生态,彼时有用户就提到:那可以在淘宝试用微信支付吗?

能否在淘宝使用微信支付不得而知,但在微信上打开淘宝链接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事。

9月13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会议指出今年7月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治理的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屏蔽网址链接。怎样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这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无正当理由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解析、正常访问,影响了用户体验,也损害了用户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

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各个平台均回应,要拥抱并落实新规,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平台的产品相互之间可以互相访问,流量互通。

那么这其中谁受益最大,以及对谁更不利?

或许最受伤的是腾讯了?腾讯拥有的海量社交流量,超过10亿的用户规模,无论是月活数,以及用户使用时长,腾讯都是绝对的王者,并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地位都无法被撼动。

流量的优势让无论是大平台小平台,都对腾讯巨大的流量池虎视眈眈,可以说拼多多的快速崛起,正是依靠腾讯的流量支持,让拼多多的砍价、种树、拼团等裂变获客行为在微信、QQ等APP里畅通无阻,让拼多多获得了大量的用户,并且降低了获客成本,从而迎头赶上成为电商top3。

同样的,阿里也希望从微信里获得流量,持续增长的获客成本以及存量用户的竞争,让阿里对微信流量有着巨大的需求。2020年,阿里巴巴的获客成本在800元/人,2021年获客成本预计达到1000元/人,此前阿里也推出淘宝特价版,对标拼多多,也设置一些诸如砍价等分享裂变的获客活动,如果微信解除了对阿里的屏蔽,或许将会给阿里带来新的用户增量,以及降低获客成本。

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原本抖音的视频在微信的分享已相当活跃,如果微信开放了对抖音的链接分享,则是降低了分享的门槛,短期来看,微信也会给抖音带来流量增量。

那么对于腾讯来说就没有好处了吗?

这要看回阿里的商业模式,2020年阿里营收6442亿,其中广告营收2536亿,占比39%,广告是阿里的核心收入来源。阿里的广告主要由平台的商家贡献,通过购买使用数据、销售工具,比如生意参谋等,以及使用推广服务,如直通车,无论是淘宝还是天猫都是通过搜索完成交易闭环。而打通微信后,一些商家则可以不依赖阿里的平台,通过微信获取流量,无需给阿里支付推广服务费,从而降低了阿里的收益。

另一方面,微信也可以在搜索框里加入淘宝的商品链接,或者通过社交关系形成此前流行的导购平台,这对阿里的广告营收或将带来挑战。当年阿里屏蔽美丽说、返利网等导购平台实际上也是基于此考虑,如今面对的是微信,或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而对于抖音来说,抖音希望做成视频社交,建立私域,在抖音内是被禁止引导用户加微信,如果开放之后,或许更加巩固微信的社交地位,那么对于抖音来说,也仍然面临着挑战。

因此,互通互联之于平台而言,带来新的机遇的同时也迎来了新的挑战。但从总体上看,这更加符合用户、市场、国家的利益。

回归初心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从商业的历史上看,互联网的初心是“开放”的,从一开始万网互联,变成了局限在各个平台自身封闭的“生态”之下,如今拆掉各个“生态”之间的墙,回归了初心。

目前来看,我们还不知道各平台之间开放的程度以及结果如何,但值得巨头们考虑的是,商业社会的优胜略汰的法则下,需要更加注重产品的研发,用户的体验等,如果仅因为“生态”圈住用户,难以获得用户的青睐,也将被用户所淘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