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度惊人巨亏,中公教育也内卷了?

三季度惊人巨亏,中公教育也内卷了?
2021年10月20日 19:04 易简财经

从夕阳无限好,到突发黑天鹅,中公教育真是给足了资本市场“惊喜”。

前几日刚收获两个涨停,超8万股东一片狂欢;且当大众普遍以为“双减”政策针对的并非中公教育,而中公教育今年股价的下跌实为错杀。中公教育发布业绩预告,情况却并不乐观。

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亏损7亿元至9亿元,中公教育这般史无前例的惨淡经营现状,实属惊人。那么,压垮中公教育的到底是什么?

创历史纪录巨额亏损

今年教育股遭遇“团灭”,谈笑间中公教育也迎来了史上最惨的一份业绩报表。

10月14日晚,中公教育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1年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6.02亿元至8.02亿元。此外,2021年前三季度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7亿元至9亿元。

毫无疑问,这是中公教育成立二十几年来经营史上亏损最大的一次,与以往每期盈利数亿元相比,中公教育的惨,显得更丝毫不留余地。

对于业绩突发巨震变脸,中公教育称,本报告期内,因多省联考提前导致高峰收费期减少,以及教师板块、综合板块、医疗板块招考变动和考试推迟等因素影响,同时受行业外部、内部环境较大变化影响,公司业绩出现阶段性亏损。

然而据观察发现,中公教育所称受省联考提前导致高峰收费期减少,但在2021年前两个季度,中公教育也并未体现出较好的业绩表现。2021年中报显示,中公教育归母净利润仍亏损9716.25万元。

从往期财报来看,中公教育的营收净利增速也正在逐年递减。2018-2020年,中公教育的营收增速分别为54.72%、47.12%、22.08%;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19.67%、56.52%、27.70%。

业绩增长疲软,今朝甚至还陷入了巨亏的泥潭,行至当下,中公教育究竟又面临着怎样的窘境?

考公内卷,竞争败阵

对于身处教培行业的中公教育而言,今年绝非幸运之年。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其中提到,持续规范校外培训,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

面对K12教育“双减”政策出台,随后教培行业立即遭受了重挫。期间,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等教培企业的股价集体遭遇雪崩,近万亿教培市场,谈笑间灰飞烟灭。中公教育也未能幸免,股价进入了下跌通道,年内市值蒸发超千亿元。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政策重点打击的是K12教培行业,而一些面向成人领域的职业教育股也跟着大跌,有些不合逻辑。那么,以职业教育为主的中公教育,它被错杀了吗?

中公教育的收入结构可分为四大块:公务员序列、综合序列、事业单位序列、教师序列。其中,公务员公考、事业单位的招录考试占公司总营收比合计高达约60%。

然而如果学科培训都能封杀的话,考公培训也可能被一刀切,毕竟无论是升学还是考公,其岗位的名额都是不变的,所以考公培训的这个基本盘,本质上并不是真正提升劳动力职业技能的培训,并不能帮助解决就业。

当然这把刀目前看还没有掉下来的迹象,因为国家对考公的内卷还不太在意。不过,这极有可能成为悬在中公教育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随着“双减”新政的实施,会促使越来越多的资本和机构转型涌入职业教育培训行业,进而导致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中公教育如何有效应对行业竞品和新进机构的竞争与冲击,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无疑显得至关重要。

但恰逢此时,中公教育业绩增长却开始显现疲软,甚至产生巨亏,这是否意味着中公教育已在竞争中逐渐败阵?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近几年在培训质量的问题上,中公教育的口碑正在急剧下滑。如今黑猫投诉上,涉及中公教育的投诉已多达3277条,且大多数均为退款纠纷。

据了解,从2017年开始,中公教育开始扩大了协议班推广,并将面试不过也纳入了退费范围,这种“不过包退”的承诺,显然有着更大的吸引力,毕竟能成功上岸的仅占少数。但是接下来,中公版的“退费难”很快就来了。

当要退费时,层层设卡,考生的羊毛,是能多薅一天是一天。据某消费者表示,在中公报了班,入面之后被刷来下了,按照协议公布上岗名单后,45个工作日内到账,结果四个月了,迟迟不到账。而且还开始踢皮球,一会要找那个老师,一会要找另一个老师,发消息也开始不回了。

此外在这期间,直指中公教育课程内容与考试内容不符,老师不负责,因讲师没有掌握好培训方向,误导了学员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超额分光利润,后对外圈钱

在日常经营疑似失信和教育质量下滑的同时,中公教育的资本运作也显得十分诡异。

2020年11月,中公教育向证监会提交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文件,本次非公开发行 募集资金总额将不超过60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拟全部用于怀柔学习基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增发资金用途中,中公教育拟建怀柔学习基地要花约42亿元,但是历经二十余年潜心发展,截至目前,中公教育的固定资产合计也就仅有15.80亿元。因此,这笔募资的合理性又在哪?

与此同时,中公教育拟通过募资补充流动资金18亿元,还与公司一直以来的豪横分红显得格格不入。2017-2019年,中公教育累计现金分红合计高达32.35亿元,三年累计现金分红金额占三年合并报表归母净利润比高达320.20%。也就是说,中公教育相当于超额分光了前几年的所赚利润。

公司积极回报投资者,但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鲁忠芳、李永新持有股份比例合计高达60.59%,且公司总经理王振东还持有15.51%的股份。据此不难推算,中公教育此前的豪横分红,其中有大部分资金均流入了这三人的口袋。

那么在分光利润后,中公教育又拟通过增发募集巨资,期间这又是意味着中公教育已沦为鲁忠芳、李永新、王振东这三人的对外资本圈钱平台?

2021年8月,中公教育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中止审查通知书》的公告称,公司为本次发行聘请的律师事务所因其为其他公司提供的法律服务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尚未最终结案。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许可实施程序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的有关规定,证监会中止了对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行政许可申请的审查。

尽管公司表示,与上述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事项无关,本次发行的中止审查,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但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未见公司发布提交恢复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审查申请的公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