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雷房企的求生欲

爆雷房企的求生欲
2021年10月27日 20:57 易简财经

9月30日,一个宁波富二代放了前宁波首富的鸽子。

这个富二代姓叶,去年10月底,叶公子手里的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举牌32亿元,中标银亿的重整投资人。

梓禾瑾芯爽约,后果很严重。

根据此前两家签署的重整协议,重整可能会自动终止,而一旦重整失败,ST银亿将被法院宣布破产,股票则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事实上,按照协议,银亿不用破产,投资人的收益也相当可观。梓禾瑾芯和银亿本应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如今走到这一步,到底是谁错付了?

银亿给出的重整方案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化债方案——不仅一揽子解决大股东、公司的遗留问题,又能以低成本引进投资人,还让投资人觉得有利可图。

按重整协议,梓禾瑾芯低价受让近30亿股,此外,叶公子交够15亿后还能坐上股东的位子。

因此,虽然梓禾瑾芯抛出了32亿的重整计划,但假如按原计划实施重整,叶公子这笔买卖理应是稳赚不赔的。

叶公子本来也是这么以为的。

2020年12月双方签完重整协议后,共管推迟了4个月,股权交割连个影儿都没有,银亿口袋里最好的一块肉——海外汽车板块,还不在共管范围里,简直震惊叶公子一整年。

最终,累计付了19亿元并违约两次后,梓禾瑾芯表示要待银亿如初恋。

白衣骑士财大气粗,表示梓禾瑾芯后续资金充足,预计10月底之前会完成重整,并喊话银亿,希望他们的“生产经营能尽快步入正轨,焕发新的生命力”。

接盘银亿之前,叶公子接连投了两个百亿级大项目,虽然第一个项目没有准时开工。

银亿表示,画大饼的见得多了。目前,其他说要参与银亿重整的公司,据说拟出资不少于32亿元。

据炸天团了解,这些钱都还在走流程。

银亿能否重整成功,或许10月底我们就会知道答案。

也是在9月30日这天,前河北首富交出了一份债务重组方案:

变卖项目资产,解决1070亿元金融债务;

质押的金融债务展期或分期清偿,解决债务352亿元;

通过自持物业资产明股实债解决220亿元金融债务;

剩余约550亿元金融债务展期、降息,通过后续经营发展逐步清偿。

华夏幸福的方案很聪明,既解决2192亿金融有息债务,至少变现2724亿元,还能保住“孔雀城”及部分板块业务。

聪明人,都懂得让步。

王老板毕竟不是姜太公,钓鱼还得抛个鱼饵,说服债权人让步,靠的是有序经营。产业新城,该搞的还得搞,该招商还得招,孔雀城还得建,盖出来的房子还得卖。

债券人盼星星盼月亮地盼了7个月,终于盼来了一句“不逃废债”的承诺,看得出来,王老板这次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化债方案对行业起到的积极作用还是占了大面。

虽然承诺和方案出来了,但接盘方还没现身,甚至这个方案还没经过董事会审议,说白了还是八字没有一撇的事。但比起其他还深陷债务泥潭的房企,华夏幸福的进程已经算很快了。

一个人对你好不好,不能只听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

最终化债方案能否执行,最终取决于企业怎么自救与被拯救。

暴雷后的华夏幸福曾尝试引入战投,华润、河北城投、新空港都曾被传是“男主角”,到现在也没有新消息。再之后,就是甩卖资产、狠抓销售与回款。

在这次营救行动中,河北省政府、廊坊市政府也倾力相助。

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直接指导风险化解工作;

央行及银保监会、证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指导协调;

组建债委会,实施司法集中管辖。

河北省政府还在一边给华夏幸福站台:“会指导企业公平公正做好偿付工作”,一边还为华夏幸福提供95亿财务援助。

这次债务重组的方案,也是在省政府的直接指导下完成的。

如果华夏幸福能够按照目前的方案完成债务重组,那将是足以载入教科书的化债案例,对那些陷入债务危机的房企来说会是很大的鼓舞。

华夏幸福离幸福,或许已经不远了。

就连很久没有消息的泰禾,也有了好消息。

10月14日,泰禾发布三季报预告,信息量很大。泰禾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预亏6~8个小目标,但如果单看第三季度业绩,泰禾竟然预计盈利0.85~1.15亿元。

泰禾喜欢在官方微信里熬鸡汤,表示“从未躺平,已然站起”。

现在看来,支撑泰禾站起来的两根拐杖,一根是债务重组,另一根就是复工复产复销。

去年冬天,黄老板挨家挨户地跟金融机构谈判,希望再宽限些时日,对内大量甩卖资产,进行内部优化,同时积极推进复工复产和复销。

有了老大哥万科的背书,民生银行与长城资产最先松了口。接着,跟泰禾反复拉扯了近一年的华融也被“搞定”了。

据说,黄老板还早就和兴业银行签订了债务重组备忘录,东方资产似乎也有点入股的意思。

六大债主里有4家肯点头,泰禾才能有机会复工复产复销。

今年1月,泰禾兴冲冲地宣布,已经与债权人达成一致,采用“封闭管理”的办法。

也就是说,项目层面的融资、销售等资金流动,完全用于项目本身的自运转,而不会受公司整体经营状况的影响。

这样做的好处是,项目可以独立于母公司先行实现债务重组,几个重点楼盘能够逐步解冻。

用黄老板的话来说,复工复产不能马上带来业绩和现金流,但现房复销则可马上带来回款,进而争取盈利,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现房资产,就是泰禾打赢翻身仗的“老K”。

8月初,准备“二次创业”的黄老板高调宣布,泰禾已经有85%的项目复工,土地款也基本上付清了。

鉴于黄老板有放卫星的前科,为了不让黄老板打脸,泰禾的官网上近来也是捷报频传。

9月16日,业主亲鉴南京泰禾金尊工地实景;

9月18日,济南院子东苑交付;

10月1日,北京泰禾金府大院第一阶段交付……

目前来看,万科入股泰禾的三个先决条件,似乎已经有两个打上了勾。

如果万科入股泰禾出现实质性进展,那么泰禾就有条件从整体上解决债务问题,真正实现“复健”。

泰禾要想最终敲开万科入股的大门,现在就看其第三季度的盈利到底是一场财技秀,还是真的能实现可持续经营。

企业暴雷还不是最可怕的,我们最不想看到的是企业回避问题、逃避偿债责任。

好在,还是有很多民营房企在努力自救求生存,为自己赢得活下去的时间和空间,也给行业带来一丝信心。

自助者,天助之。

房地产的天就是政策。

9月底开始,房地产政策面开始有所调整。“两维护”与纠偏信贷政策,都是金融层面的利好消息。

一句话概括,就是银行要对开发商输血了,开发商的钱袋子可以稍微松松了。

未来,房企的求生之路,或许也会走得更稳当些,希望我们都能听到更多好消息。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