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兄弟闹掰的史玉柱,“含泪”赚了100亿后聊起了事业

和兄弟闹掰的史玉柱,“含泪”赚了100亿后聊起了事业
2022年07月18日 18:54 易简财经

7月9日,史玉柱近三年来首次公开露面。

在“征途与黄金酱酒”战略合作发布会上,他一上来就提出“Playtika只是生意,游戏和酱酒才是事业。”

他说的这个Playtika是一家游戏公司,前不久他出售了不少这家公司的股权,赚了100亿。

巧合的是,同一时间,他作为法人的巨人投资和民生信托的一个抵押纠纷案二审也终于完结了。

在经历了两年多的拉扯,巨人投资还是保住了其质押的20%健特公司股权,只是史玉柱被折腾得够呛。

两件事都和这个Playtika公司有关,可以说,如果不是六年前史玉柱那个念头,他或许还真能过上畅想的那种退休生活:不开辟新事业,就是玩,过普通人生活。

为了300亿生意,兄弟会分崩离析 

2019年4月24日,史玉柱发表微博称:“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近期一直有人去证监会抹黑我,今天又公开造谣说我被杭州警方带走。”

但第二天他就又发了一条微博:

而评论里点赞最高的一条是:无中生友史玉柱。

也难怪网友们会这么调侃,因为早在半年前,史玉柱就跟一起组团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大佬们闹掰了。

时间拉回到2016年,那年史玉柱跑去以色列跟一伙人喝了一顿酒,那些人就是Playtika的高管。

回来之后,史玉柱就宣布计划收购Playtika公司,方式就是组建一个叫Alpha的持股平台把Playtika公司装进里面再谋求A股上市。

消息一出,这个计划就得到了史玉柱那些朋友们的追捧。从当时既定的股权结构能看出,这场盛宴背后都是知名大佬:

其中泛海资本和上海鸿长的实控人是同为泰山会成员的卢志强,而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则和曾收购上海第一家五星级酒店“静安希尔顿”的富商“小宁波”郁国祥存在关联,这个低调富豪和马云私交甚好,曾出现在阿里巴巴上市现场。

另外,上海瓴熠的LP孙丹,还是赵薇老公黄有龙的长期商业伙伴,一般认为是其代持人。

就是这样一场星光熠熠的计划,最终却以大佬间的反目而搁浅。

先是证监会发布公告表示,因巨人网络涉及重大事项检查,其收购Playtika项目将被予以暂停,待相关事项明确后视情况而定是否恢复审核。

这个“重大事项检查”是什么,证监会没有明说,但一个月后,史玉柱发了一条微博,“最近遭受人身安全威胁、网络谣言攻击等。这些谣言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刻意贬损

公司名誉,企图在某商业活动中谋利。”

虚构事实,刻意贬损,企图谋利……这些词似乎都是意有所指。

当时有媒体报道,“参与巨人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金主中,有人和史玉柱闹掰了。”这个有人指的就是郁国祥,说郁国祥因为和史玉柱在收益分配上没谈拢,所以想甩开巨人网络,让Playtika装入自己操盘的香港上市公司乐游科技,获得更大回报。

随后,巨人集团给出新的重组方案,由原先的发行股票收购Alpha100%股权,变为现金收购泛海投资在内的6家公司42.3%的Alpha股票。

这样一来,虽然巨人网络还是Alpha的第一大股东,但想要把Playtika装入自家上市公司的计划却是破灭了。

而且,随着泛海投资、上海鸿长、弘毅创领、宏景国盛和昆明金润相继退出Alpha股东,这也为后来卢志强与史玉柱对簿公堂埋下伏笔。

 没有朋友,只有生意 

2021年10月,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将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史玉柱三人告上法庭,而民生信托背后的实控人就是卢志强。

两位昔日好友,最铁的时候能穿一条裤子,你买我的健特生物(脑白金背后公司),我买你的民生银行。两人还同时看中了中民投,卢志强当了中民投副董事长,史玉柱则是非执行董事,2015年时候,俩人则联手参投亚太再保险。

在民生银行股价不断下跌的时候,史玉柱也顶着市场嘲笑声,不断加仓,越跌越买,越买越亏,甚至还在自己的那本自传里专门开了一节写“我为什么看好民生银行的投资?”

只是随着民生信托相继踩中了“汇源果汁案”和“金凰珠宝百亿黄金造假案”等大坑,紧绷的资金弦被拉断,卢志强自身难保,哪还管什么旧日情分。

其实,在史玉柱之前的计划里,他先利用民生信托的资金收购Playtika游戏公司,然后再把这家游戏公司装进上市公司资产,交给股民接盘,这样民生信托等投资基金就能获利脱身。

只是如前文所说,大佬间的内讧加上Playtika游戏公司是一家具有博彩性质的游戏公司,让这一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成功,民生信托的资金自然也就无法如期收回。

钱收不回来那就只好法庭见,2021年12月23日,在庭审结束之后一个月,史玉柱持有的1.1亿巨人投资的股权以及6500万杭州云溪投资的股权,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在8月份第一次被冻结股权的时候,史玉柱还有心思发微博说,以后帮朋友一定要少帮事业多帮生活,而这次连一句感慨也没有了,或许他也明白了,哪来那么多朋友,都是生意罢了。

文章开头提到的巨人公司与民生信托质押纠纷案里,民生信托就在上诉陈词里透露,因史玉柱对民生信托的大额债务已丧失偿还能力才决定起诉。

而巨人公司的回应则是“多年前史玉柱出于帮忙为原告方一项业务做了个人担保,相关方向史玉柱出具了免责反担保,与巨人集团旗下公司均无关系。”

随着最近裁判文书网公布判决书,更多细节才得以展现。

原来是在“民生信托诉赵薇、黄有龙、史玉柱保证合同纠纷案”期间,史玉柱对广州风火轮担保事件等处理不及时,涉及18亿债务时,怠于承担保证责任且拒绝提供新的担保。

于是民生信托直接扣押了此前巨人集团用于担保的健特公司20%股权,并表示史玉柱对其存在大额欠款未能清偿。

不过在这次的扣押案里,法院还是认为涉案合同中约定的解除股权质押登记手续的条件已经达成,所以对巨人投资要求民生信托协助办理解除健特公司20%股权质押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游戏和酱酒才不是生意,

 割韭菜才是 

7月9日,史玉柱出席了“征途与黄金酱酒”战略合作发布会并发表演讲,这是他近三年来第一次公开露面。

在这次演讲上,史玉柱一上来就提出“Playtika只是生意,游戏和酱酒才是事业。”

算是对自己前不久刚把1.06亿股,约占后者总股本25.73%的Playtika股票出售行为的一个解释(在A股上市无望后,史玉柱转头带着Playtika去纳斯达克敲钟)。

这次交易总额为22.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49亿),比他当初收购的价格涨了将近两倍。

而在减持之后,史玉柱及其女儿还是持有Playtika多数股权,可以说,这笔生意史玉柱不仅仅是“含泪”赚了100亿那么简单。

史玉柱还在演讲中表示:“这个事儿对我们来说有两方面,一是巨人集团有个目标,一年内把负债清成零,所以我们通过这个出售基本上能达到这个目标。5年前花了46亿美金收的这个公司,尽管花很多钱,但是它对我的感觉这是一个生意,它不是自己的事业,所以在适当的时候应该退出。”

别的不说,光事业这个词,脑白金可能第一个不服,凭什么只有游戏和白酒,以前好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翻脸不认人。

大多数人可能对史玉柱的印象还停留在他2013年那个退休仪式上,会上,他先是拿了瓶酒打算用牙给咬开,试了几下不行之后改用开瓶器,好容易开了他一口气干掉大半瓶,剩下的直接浇头。

趁着头上还滴着酒,史玉柱宣布,巨人网络董事会已经通过他的辞任请求。

就这个场面,现在的土味短视频都不会这么拍了,这个退休仪式直接被称为中国企业家退休天花板。

不过之后,史玉柱在商业上其实也没闲着,2015年又回到巨人网络继续守着《征途》这个IP开发游戏,一边倒腾资本,一边还在做着游戏和保健品。

去年还推出了黄金酱酒这一品牌,对标茅台,酒厂位于茅台镇7.5平方公里核心酱酒产区内,与茅台酒厂隔河相望。

尽管史玉柱2013年还表示自己对白酒不感兴趣,不愿意买茅台的股票,但还是架不住酱香科技太香了。

这次史玉柱还来了招新的,在演讲中表示:征途和黄金酱酒是第一次合在一起做事,合在一起举行这个活动,它不能是很生硬的,要在这两个产品之间打通。

“此次合作中,征途IP系列游戏同步上线“云酿酒”定制玩法,用户可在游戏内实时体验酱酒酿造,获得“黄金酱酒”游戏道具;与此同时,玩家在游戏中有机会获得联名酒,实现线上“云酿酒”的虚拟体验与线下白酒实物品鉴的链接。”

玩概念,造噱头,追热点,只能说史玉柱玩这个是轻车熟路。

今年6月10号,黄金酱酒就宣布推出首款限量数字藏品,一共发行33个尊享版、288个典藏版。其中,编号1的尊享版数字藏品由巨人集团创始人史玉柱持有。

或许在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之后,史玉柱终于明白,倒腾资本太累了,搞营销才是自己的老本行。

有网友评论,史玉柱真是全年龄都不放过,黄金搭档收割小孩,脑白金收割老年人,游戏《征途》收割年轻人,现在黄金酱酒就负责剩下的中年人。

要我说,也别游戏和白酒是事业了,割韭菜才是唯一不变的真理,毕竟,脑白金一直到2014年都还是保健品单品销量第一。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