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63名员工每人借500万,帮老板去收购上市公司

震惊!63名员工每人借500万,帮老板去收购上市公司
2021年02月26日 22:10 易简财经

近段时间,*ST鹏起接连发布公告。其中,有2份都跟广州金控借款纠纷有关。

尽管大股东张朋起已在2019年被刑拘,但这场靠小额贷款撬起的股权争夺大戏,仍在持续发酵。

公司和实控人欠了广州金控3.4个亿

公告显示,*ST鹏起和实控人张朋起、宋雪云夫妇,与广州金控下属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共涉及68宗案件,涉讼借款本金共计3.4亿元。

其中,公司涉及63宗案件,涉讼借款本金共计3.15亿元。另有5宗案件,公司不涉讼,但张朋起夫妇涉讼,借款本金2500万元。

在上述63宗案件中,张朋起夫妇运用的手法相当巧妙。

资料显示,2017年2月,广金小贷向公司63名员工发放贷款,每人500万元,贷款期限12个月;张朋起夫妇、深圳市前海朋杰有限合伙、北京申子和有限合伙、* ST鹏起等提供担保。

同年2月、3月,广金小贷将其中40名员工贷款的债权,转让给广州立根小额,将14名员工贷款的债权转让给广金资本。

所以,在上述案件中,有40宗案件原告为广州立根小额,涉讼借款本金2亿元;14宗案件原告为广金资本,涉讼借款本金7000万元;9宗案件原告为广金小贷,涉讼借款本金4500万元。

如今,广金资本和广金小贷所涉诉讼,二审已经有了判决结果。

广州中院认为,诉讼所涉员工只是名义借款人,张朋起夫妇才是实际借款人,所以应改由张宋二人直接负责还款,包含本息、律师费、财产保全担保费等。

来源:*ST鹏起公告

而*ST鹏起及其他担保人,则需对涉诉案件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此外,*ST鹏起,还需对张朋起、宋雪云不能清偿的债务的二分之一部分,承担赔偿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广金小贷向63名员工发放的贷款,最终用途其实都是转借给宋雪云,用于发起设立结构化信托增持公司股份。

但是,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一直是监管重点,广金小贷的做法明显违规。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预计监管部门后续会对广州金控进行处罚。

一场靠小额贷款撬起的股权收购大戏

从登上神坛到跌落,张朋起只花了不到4年时间。

2016年8月,那是张朋起的高光时刻。其自筹了11.97亿元,获得鼎立股份(*ST鹏起前身)7.59%的股份。自此,张朋起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5.18%股权,成功登上第一大股东宝座。

但是,第二、第三大股东的股权之和,依然超过张朋起及其一致行动人。为了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自2017年4月开始,张朋起、宋雪云等一致行动人,开始了对*ST鹏起的第二轮增持行动。

2017年4月20日,*ST鹏起正式披露,增持会通过云南信托玺瑞2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嵌套厦门信托天勤十号单一资金信托的方式进行。

其中,云南信托玺瑞23号信托计划,用于资金募集,最终募集资金高达12亿元。

优先级信托资金与一般级信托资金比例不高于2:1。也就是说,张朋起、宋雪云等一致行动人的出资大概4个亿。公告指出,“一般级委托人宋雪云的4亿金额来源为自有资金”。

这年头,能拿出将近16个亿的人,能有多少?后来,大家才恍然,所谓的“自有资金”,其实都“另有文章”。

其中,最开始的11.97亿,其实都是张朋起通过股权质押而来。

公开资料显示,张朋起2016年11月24日质押*ST鹏起1.23亿股,且未将股权质押信息告知上市公司,导致未披露,上海证监局于2017年4月对张朋起出具警示函。这部分质押所得资金,正是用来支付上述11.97亿元的一部分。其余资金也是来自*ST鹏起的股份质押。

而后面的4个亿,则与其2017年2月向广金小贷借款的时间相吻合。

后来,*ST鹏起陆续被爆出,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的对外担保,即俗称的“暗保”,累计高达14.24亿元;*ST鹏起、实控人涉及的诉讼约20起,累计涉讼金额约13亿元;未清偿到期债务逾4.3亿元;股权质押式回购债务约1.5亿元。

*ST鹏起内控缺失、财务混乱的程度,令人震惊。

截至目前,天眼查数据对*ST鹏起综合计算得出的风险评级为:高风险。公司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被起诉的开庭公告高达116起、涉及法律诉讼101起,大部分都是借贷纠纷。

来源:天眼查APP

三度以疫情为由,推迟回复问询函

2019年7月,*ST鹏起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朋起,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被丽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自此,这场靠小额贷款撬起、高杠杆融资控制上市公司的故事,正式告一段落。

值得深思的是,在近三年的时间里,*ST鹏起更换过4家财务顾问、2家会计师事务所、2家评估公司。但只有在其自曝问题之后,才有一份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出现。

期间,专业机构出具的“系自筹资金、无违规行为”等报告频频出现,对于上市公司实控人增持股份的资金来源,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是否有严格追究?

如今,*ST鹏起已跌破1元面值,正在停牌,并面临退市风险。在整场风波中,投资者血本无归,财务顾问、法律顾问等专业机构,却无一分一毫的损失,还从上市公司处收取了高额的费用。

此外,值得注意的还有,就在今年1月29日,*ST鹏起还发布了业绩预盈公告,预计2020年公司业绩扭亏为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 3,500 万元至 4,200 万元。

预盈的主要原因是,子公司鹏起置业2020 年度实现营业利润,相比上年同期增加约为 1.6亿元。

公告当天,*ST鹏起就收到了监管部门的问询函。

问询函显示,由于鹏起置业主营房地产开发与销售,2019 年末净资产2.43亿元,净利润亏损130.7万元,主营业务利润仅288.31万元;2020年上半年主营业务利润更是亏损13.91万元,因此,监管部门对鹏起置业营业利润同比增加1.6亿存疑,质疑其是否存在收入和利润操纵行为,以规避退市。

截至目前,*ST鹏起已经三度以疫情为由,推迟回复监管问询。易简财经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