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RNG新CEO:大几千万的窟窿,立马就能破产,但我们依旧想赢

专访RNG新CEO:大几千万的窟窿,立马就能破产,但我们依旧想赢
2024年04月12日 14:06 知危编辑部

RNG,国内最为人所熟知的电子竞技俱乐部之一,其英雄联盟战队刚刚以倒数第四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春季赛征程,未能进入季后赛。比成绩更糟糕的是财务状况,俱乐部的 CEO 告诉知危编辑部,RNG 早已没钱,甚至可以立马原地解散,宣布破产。知危编辑部曾在 2018 年的 S8 赛季到访过 RNG 位于上海虹桥中骏广场的总部,彼时,他们拥有一整栋楼,上下 6 层到处都是金色耀眼的 RNG Logo,地下室的健身房正在安装,据说会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11 个分部一百多名选手再加一百多名职能员工维持着这个庞大俱乐部的运转。那年,RNG 风头正劲,Uzi 是当家明星,俱乐部拿下了几乎自己参加的所有赛事的冠军。那时,商务总监汪寒向我们提到,他们准备在南京路上开一家 RNG 的店铺,作为俱乐部的荣誉陈列所,只卖俱乐部周边。而如今,这家老牌俱乐部刚刚搬家,除选手外剩下不到三十人,窝在五六十平米的写字间里办公,面积还没有当初的一楼前台大,房间甚至没有装修。一时间,卖掉俱乐部的消息甚嚣尘上。在 2024 春季赛结束后,RNG 老板白星找来曾在 2017 年到 2019 年先后担任 RNG 俱乐部 CMO 和CGO李杰明来担任新的 CEO,试图让 RNG 重新活下来。开会,开会,人们挤在李杰明的办公室里,拯救俱乐部的答案用黑色的笔写在写字间窗子的透明玻璃上,密密麻麻。外人看来,这或许是答案,也或许是一窗笑料。李杰明迎来送往了一波又一波的追债人后,抽时间与知危编辑部聊了聊自己的计划。作为曾在国企和大厂摸爬滚打的职业经理人,他希望建立新的规则,试图打破中国电竞俱乐部流血运营,极难赚钱的魔咒。访谈当天,是他重回 RNG 俱乐部的第十五天。以下是《知危》对李杰明的访谈。

Q:现在RNG俱乐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A:现实就是已经触底了,可能甚至不用像外界说的一百天后破产,我们可能立马破产。不是没钱,而是亏钱,大几千万的窟窿,各种违约,每个月还有几百万的运营支出,百分之八九十 是选手支出。Q:这个窟窿有期限吗?需要多久还清?A:其实圈内人可能比较懂,我们买选手的成本一直很高,这么多年我们也没放弃、躺平,是真的想再努力的打出成绩来,这就导致了营收跟不上支出。就比方说你引进了著名球星,但是连季后赛都进不去,那你就必须为其背上非常大的债务。Q:春季赛之前就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吗?成绩的波动是一个蛮正常的情况,为什么RNG作为一个老牌电竞俱乐部,抗风险能力这么差?A:春季赛前那个时候也算是能够缓解,如果后来这期的投资回报能稍微成正比的话,情况会好一些,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在俱乐部这里。如果说我们把家当都拿出来,组成了现有战队,但是获得了不匹配的成绩,势必会造成成本的直线上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抗风险能力差的原因是很复杂的,其实过去俱乐部高速发展的时候可以掩盖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 RNG 基本没有正向盈利过,一直处于输血运营状态。Q:为什么 RNG 这么多合同纠纷?A:其实我之前没管这个也不理解,现在知道了,就因为没钱,欠钱。钱的问题为什么在电竞俱乐部这么频繁出现?就是因为俱乐部很难量入为出。为什么在 RNG 这么尖锐?是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的恶性循环。Q:俱乐部一般会有些赛会的分成、赞助,RNG 现在的收入占比大概是什么情况?A:非常糟糕,贴标的话,我们只剩下一个赞助了,赛事分成的话我们连季后赛都没有进,分成比例会削的非常低,相当于你没有曝光度,没办法给这个游戏做贡献、打广告,没办法体现俱乐部的商业价值。

Q:打算怎么救俱乐部?A:其实我们想了短期,中期,长期三个阶段的目标。短期我们想做电竞俱乐部史上第一个 “公众战队”。其实国外很多大的传统的俱乐部,像足球的,虽然是私人的,但是是会员制,当地民众是有参与感的。我们希望通过发行卡牌、发行 NFT( 一种区块链上的数字通证,每个通证都拥有独特的标的物,比如数字艺术品、特殊的游戏物品、稀有的卡牌藏品或任何其他独一无二的数字/实物资产 )、新鲜好玩的数字人这些有意思的东西,但是与粉丝相关,从而获得短期的回血。我们会把权益真正的给到粉丝,比如你买了卡牌或者 NFT,就拥有了某种层面的知情和参与权,我们希望让粉丝参与到俱乐部的运营和决策中来。Q:先不说有没有人买这些东西,如果我是白星,我很难放权,自己的俱乐部,大不了卖了,为什么要把我的权力分散?A:说实话,我如果在 18 年 19 年跟他说,他根本理都不会理我,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想要俱乐部继续运营下去,只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做出改变才有可能度过这个坎,在这个节点他愿意改变。这个说服的过程比想象中容易,可能我们分开的四年里,大家各自经历了很多东西,他也成熟了很多,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Q:我的理解是,发行 NFT 有点像股权众筹?A:是的,必须给到粉丝权益,不然就成纯割韭菜了,我们在设计如何保障这样的权益,并且设置了一条路径,能让这个事儿在国内合法合规的走下去。大概推算的话,短期目标筹得的这笔钱可以还掉一部分债务,争取半年的时间培养我们中期目标:做游戏版的 “ 东方甄选 ”。Q:怎么理解?A:我们希望这会成为我们稳定的一个营收。东方甄选其实在农产品领域杀出了自己的一条康庄大道,给 RNG 的启发是,我们更清楚自己的优势和粉丝期待,会从游戏这个角度直播带 “ 货 ”,这里的货主要推的是小众游戏、独立游戏,我们的主播去玩这些游戏,带动观众们一起玩、下载。我们预计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不盈利,把直播间好好地做起来。我们认为独立游戏会越来越多,品质也会越来越高,但是在大厂游戏流量高度集中的时候,独立游戏更需要渠道,其实直播的发行渠道更有优势,效率更高,所以我们做的又有点像是直播版的 TAP TAP,直播版的 Steam。当然,我们不是要收广告费,而是推荐好的游戏大家去玩,拿分成,至少站着把钱赚了。Q:让选手去带游戏吗?我是粉丝肯定要说这样怎么保证训练了。A:肯定不会让选手做,RNG 在 2019 年的时候就确定过:赛训第一,粉丝第二,商业化第三。所以带游戏的核心是我这样的工作人员,选手偶尔会来客串。Q:这很难,相当于你要在排除明星队员之外的人中,寻找一个董宇辉这样的角色。A:对,已经做好半年不赚钱的准备去熬了,也没钱投流,所有的收入先用于还钱,最多买一些设备,硬件资产。Q:那长期的战略是什么?A:我们想做公益赛训。有一部电影影响我比较大,《 棒!少年 》,讲全国各地的困境少年,进入一个爱心棒球基地,经过训练代表中国登上世界少年棒球的赛场。我们想把电竞培训基地建到一些贫困的地方,培养他们成为电竞选手,当然也要普及文化课,让他们有一个渠道,通过自己的训练,进入到他们热爱的游戏的职业体系当中。比方说我可能培训那种所谓骑动感单车的电竞选手,可以百花齐放的培养非常多的项目。Q:为什么要这么做?A:我看到一个数据,2022 年中国电竞产业规模差不多是 1100 多亿,其中 81% 是游戏厂商的收入,俱乐部赛事相关差不多是 3%~5% 。我们的公益赛训不是要培养王者荣耀这样的职业选手,未来我认为所有的运动都会跟电子有关,那么这种本身操作电子设备、电子终端进行竞技的,理应称为电竞,所以就像动感单车的电竞,在多样性上是可以期待的。电竞的东方甄选我可以半年不赚钱,公益赛训我可以三年不赚钱,更多的是给这些孩子一些新的希望。Q:我看窗子上写着,现在好像还在拍短剧?是为了盈利还是什么?A:对,讲的是电竞花木兰这样的穿越剧,拍短剧是为了增加一种可能性。很简单的逻辑就是市场预算,PR 这块,想要能拿到品牌方合作的钱,纯俱乐部角度已经不行了,所以你只能从增加你的曝光面积来获得一些合作上的支持,这也可能成为收入来源,因为短剧本身也有盈利的可能。Q:这些计划你有想过自己和粉丝说,或者开直播聊吗?A:考虑过,就像我们下决心要做游戏版东方甄选的话,肯定要挨骂,那谁来挨骂?我可以来,让 RNG 活下去最重要。目前为止粉丝的信息是失真的,大家有很大情绪,人家不是来听你商业化的,听的是你能不能好好打比赛。那你能不能承受得住,如果直播要做,我肯定带头做第一个,做矩阵化的东西,先把直播间初期的时候顶过去。Q:除了这三步走的战略,没想过去找财团或者是投资进来吗?A:当然有,但是目前国内的投资情况,不太会有正儿八经的资本投电竞俱乐部,这和三四年前行情完全不一样,以前大家喜欢宏大叙事,拉流数据非常好、转化可以慢慢等,现在大家都比较愿意投离钱比较近的,马上给我拉了,立刻给我转化赚钱,投电竞不如投什么炸串麻辣烫这样的餐饮。

Q:花了多久时间决定接受白星的邀请?A:一个多、两个礼拜。我对 RNG 还有感情,所以决定先花三个月形成系统的方案并启动短期目标,让俱乐部往好的方向走。我们做不到像罗老师那样,但我们也没跑,还在努力的还钱,我们也想电竞 “ 真还传 ”,立刻马上,准备这周六就想开播开还。Q:回到 18 年 19 年那个时候的高光,当时怎么决定把主场放到五棵松体育场的?听说有电竞俱乐部选择成都主场后,半年线下的运营费用就超过了千万。A:我们当时在五棵松的支出肯定远远不止千万,这还是联盟给了些补贴的情况下。你知道我们都是年轻人,还是目标来驱动、梦想驱动的,当时联盟分主场,哪里能够作为中国电竞的高地?毋庸置疑是北京,它很难,成本很高,但是梦想驱动我们往这个方向,老板也一样,他当时搞这个俱乐部就是奔着夺冠去的,所以很多决策,也是奔着 “ 第一 ” 去的。Q:我记得你当时接受媒体采访,说深度运营是规避赛果波动的非常重要的点,你现在还这么认为吗?A:一定是这样,比如你看某新能源汽车品牌现在有些遇冷,倒霉了,但人家账上还有 1000 个亿,我这次成绩差,我继续培养,我有很好的一套筛选体系,继续经营,就没问题。商业化运营有深度就有浅度,浅度运营就是靠拉赞助金主给钱,没有所谓的造血能力,深度运营一定是解构这个商业模式,赞助收入只是其中一部分。这行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是,拥有这么高关注度,打一次 S 赛上好几个热搜的行业,这么多年了却都没有造血能力,像电子宠物一样被金主养,一些俱乐部依然要流血经营,这很荒谬,这是从业者需要反思的。Q:在五棵松主场的那个时期,你最美好的回忆有什么?A:其实我更多的想到了粉丝,有粉丝在我们主场办婚礼,我们也建立了自己的城市后援会,有 32 个,海外还有 6 个,高校 200 多个。当时梦想是什么,是告诉大家电竞不等于游戏,等于体育,体育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化符号,我们当时的门票 40 块,80 块,根本不赚钱,但是让大家带着喜欢的人来线下看比赛,一起为了热爱的东西呐喊,很享受这种时刻。我们有一个很多年的粉丝,癌症晚期,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们带着他最喜欢的选手 Letme 去看他,当时他已经放弃治疗了,半小时吃一次药,躺着都很疼,但是他躺着和我们聊了半个多小时,他说自己最开心的是打开电脑看 Letme 在屏幕前打比赛,他父母那天也特别高兴。他半年后走了。我觉得重要的是因为体质一些方面的原因,他没有办法去进行篮球足球这样的运动,电竞成为了他热爱的运动,成为了他的支柱,我们从业者能给他提供这样的价值,其实在某些时候不经意想起来,还是能激励到我们的。Q:RNG 确实有些不一样,这些东西看起来是很多年历史的国外俱乐部为了反馈社区做的事情,你们就在做,还有校园行宣讲会之类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A:其实都是因为他们太需要肯定了,粉丝太需要肯定了,那时候巨大的争议是原生家庭无法理解,你在搞什么?打游戏、电竞,这是不入流的东西。年轻人喜欢,但年轻人要偷偷摸摸,如果这个时候俱乐部不站出来,还有谁站出来呢?另外他们也太需要正向引导,当电竞本身没有被定性定调的时候,很容易被歪曲理解。这个时候,各方面都需要俱乐部去发声。Q:这个行业和所谓的政策大环境的关系有多大呢?你们怎么保证能在一个稍微低压的环境里生存?A:其实,大家都在下行期的时候,最大的风险其实不在于政策,而是上游的游戏厂商。英雄联盟行我们就行,英雄联盟不行我们就不行。电竞俱乐部高度依赖游戏厂商金主爸爸的供养,这种寄生关系是最大的问题。Q:你怎么判断英雄联盟这个游戏的寿命?如果按照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这款游戏处在一个什么阶段?A:坦率来说,英雄联盟是我们俱乐部本身的源头,梦想启航的地方,就这点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在乎它到底行不行,而是我们必须得在这个领域行,哪怕英雄联盟明年不办了,全球赛不办了,最后一届我们也要把韩国队干翻,我们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最困难的情况,我们可能会讨论把战队其他的分部都卖了,还钱,但英雄联盟分部我们会保留,就像热血漫讲,这是我们的梦想,这是对一代人,精神上有交代的选择。Q:有点像《 飞驰人生2 》里巴音布鲁克最后一战的感觉?A:可能没有很多人在乎,但我们在乎这个,毕竟承载了一代多所谓刚刚电竞意识萌芽的这些人的精神,当年大学所有人都在喊 RNG 牛逼,喊卧槽原来英雄联盟只用中国人也能打出成绩,如果我们都不坚持,说 RNG 会退出的话,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摧毁电竞俱乐部文化内核的情况。Q:所以当年全华班的口号是你们有意的宣传?A:不能说有意,而是我们主动想这么干,实质上我们就想这么干,就想这么赢,很简单。Q:前几天有个新闻,LGD把他们的 DOTA2 的分部解散了,怎么看?A:这个我相信他们有逼不得已的苦衷,但从一个老粉的视角,其实有点伤心,其他分部还可以讨论卖一卖。DOTA2 应该是 LGD 俱乐部梦想起源的地方,只要 TI 还在办,你就应该继续,哪怕就和 RNG 现在一样苟延残喘,一群人窝在这个小办公室里,舔舐伤口,还是不能放弃。Q:做个马后炮,如果 S8 赛季你们真的夺冠了,对这个俱乐部影响有多大?会改变你们的命运吗?A: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回溯,可能性不提,在那个阶段如果夺冠的话,应该在短期的量上面会好,但实际上本质没有影响。其实 S8 哪怕不夺冠,声望也已经是最高了,差不多那年冠军都拿遍了,无非就是好上加好,但是俱乐部无法自己造血的问题一直存在,到时候摔下来更惨。夺冠并没有解决这个俱乐部,或者说所有电竞俱乐部大部分内核性的、商业性的问题。Q:关于不断买选手加大投入,有人敢劝白星吗?A:还没有开始尝试这么做,但是粉丝共同治理的事情已经和他说了。我们先把院子打扫干净,重点赚钱,还钱。现在好歹没有资不抵债,手头这两个 LPL、KPL 的席位还值点钱,所以还算有点交代,勉力维持。RNG 可能和有资本进来的俱乐部不太一样,这是一个白星个人烙印比较明显的俱乐部,确实他可能存在步子迈太大的问题,但是他想为中国电竞证明自己,想去获得冠军,这种渴望没变。有的财团可能就会说今年目标降低一点,节省支出,进个四强,很正常。而 RNG 就是争第一。当年这波玩票的人基本上都退出了,就剩他一个还真的在坚持。Q:真的有人来办公室讨债吗?A:昨天刚接待过一波。放心,不激烈,不激烈。Q:主教练朱开最近因为赛后的视频火出圈,你怎么看这种向外部评价自己队员的方式?A:他短视频出圈我是知道的,甚至后来我这边还给他配了一个人服务,但是系统化的规划运营这事儿,可能在我这还不是第一位。赛训我更多的是敬畏专业的人,朱开至少目之所及他是一个专业的教练,赛训方面老板也会亲自盯着,这块可以不用牵扯太大精力去干涉。Q:如果给个期限,大概什么时候RNG的财务状况会明显好转?差不多 8 个月后,三个月内的话要发行 NFT,粉丝共同参与,做短期目标,半年的时间,我们会逐步做起游戏的东方甄选,所以大概就是 8 个月。

对话结束之后,知危编辑部从写字间办公室的沙发上站了起来,与这位新 CEO 李杰明握了握手,分别时,我们说了句“ 祝你们成功活下去 ”。现在,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不说一句:Royal never die .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