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对上海第一富二代出手了,他爸的身份你绝对想不到

证监会对上海第一富二代出手了,他爸的身份你绝对想不到
2022年05月31日 08:01 大猫财经猫哥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王思聪曾缔造过一个weibo名场面:

我交朋友从来不看他有没有钱,因为都没有我有钱!

这话确实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毕竟那时王校长真的是有钞能力,老王会赚钱,投资被封神,而这事儿还有一个梗,那就是王校长也曾遭遇叫板,只有仨字:

“那我呢?”

据称,说这话的是秦奋,有人称其为“上海第一富二代”,还有人称其为“沪上皇”,虽然王思聪曾说自己不认识秦奋,但是后来还被拍到,俩人曾一起去吃过脏摊儿。

虽然跟曾坐拥4000万粉丝的王思聪相比,秦奋还嫩了点,但论壕气,王校长也得甘拜下风。

2015年4月28日,一场车祸的新闻刷屏了,一辆法拉利LaFerrari在上海中环线发生事故,车身严重毁损,但是没人伤亡,这是“辣法”交车后的全球第四起事故,全上海也只有两台。

谁的车呢?就是秦奋的。

据说这车价值2250万,全球限量499台,光维修费就上千万,但是在事故的当天,秦奋就坐在被撞烂的车上刷着手机,一点也不着急,好像不是自己的车一样。

这淡定的态度让网友不淡定了,这才是真壕,瞬间吸粉无数。

不过,秦奋自己说,他当时是在求救,因为周围的人看到车那么好,都在那拍照,没有人上来帮自己。

而法拉利的车祸没多久,网友们就发现,他在上一年刚报废了一辆保时捷918,要修也得到德国修,后来他索性不修了,摆在家里当一次“任性的教训”。

毕竟,他家的车库里最不缺的就是车了,法拉利、保时捷、劳斯莱斯、迈凯伦、柯尼塞克,就在保时捷918车祸后,他又提了一台布加迪。

低调炫富,是这个富二代最大的标签。

豪车还不算什么,秦奋不止一次悄悄晒过私人飞机,大家仔细一看,好家伙,王健林同款的湾流系列,价值3.5亿,出行多有面儿啊。

当然奢侈品什么的也不再话下,随便戴出来的一块表,就价值1000多万,后来大家都习惯了,一些限量款的东西爆出来又找不到主,大概都是“秦奋的”。

秦奋人称“风老板”,“风中追风”是网游界的神级ID,酷爱游戏又不差钱,“风老板”不吝在游戏中充钱,有多能充值呢?

后来,他有一个游戏账号以2400万的价格转手,震惊一众游戏玩家,有人分析,他账号里面“27个175角色,8个69角色”,卖2400万的话,只回本四分之一,那么也就是说,他打造那个游戏账号的时候,至少花了1亿。

为啥亏本卖呢?只是不想玩了。

当然,对自己舍得花钱,对外出手也很阔气,有一年的六一,他在weibo抽奖,上来就是一辆“奔驰GLA极地限量版”,获得了上百万的转发。

最近超火的刘畊宏,在直播的时候,迎来了他的“榜一大哥”秦奋,狂刷了82个嘉年华,让刘畊宏都有点紧张,“秦奋不要刷啦!你也跳起来哦!”

一个嘉年华3000元,一场直播下来,秦奋刷了25万。

秦奋的简介是上海奋荣投资的董事长,天眼查信息显示,秦奋旗下投资了不少产业,有汽车、直播、影视、体育、共享办公,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电竞,不仅有电竞俱乐部,还有电竞考前培训,为大学电竞专业送人。

不过,电竞烧钱多过赚钱,而秦奋花钱的速度又快,绯闻女友从贾青到阿娇钟欣潼轮番换,与网红的分手费被爆多达9亿,“富二代”钞能力背后,大家想知道的是,这个“富一代”是谁。

然后,就是互联网未解之谜了。

一个靠“富二代”人设火爆的富豪,却甚少提及家庭,知“二代”而不知“一代”,显然不太符合互联网的逻辑,于是,考据党们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数。

此前,坊间流传的“秦奋父亲”可不简单,一种说法是他老爹不仅是企业家还是经济学家,剑桥的博士学历,还有教授的头衔,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在港央企的一把手,手里掌握着不少银行。

履历什么的倒是不难查,符合条件的直指招商局的掌门人秦晓,而秦晓的父亲履历辉煌,秦奋在这则传闻里面,又变成了“红三代”。

更多的版本里,秦奋的父亲叫秦勉,也是招商集团的董事长,这个版本传播广泛,可惜招商集团的历史上并无此名的董事长。

事情越传越离谱,让这事儿更加扑朔迷离了。

更多的说法是,秦奋的父亲是来自澳门的一位“叠码仔”秦嗣新。

据称,秦嗣新是大卫集团股东,大卫集团旗下有私属豪华赌厅大卫贵宾厅,在2015年的时候,大卫贵宾厅有3%-5%的市场份额,是澳门十大赌场中介之一。

秦嗣新就是赌厅的叠码仔出身,别小瞧叠码仔,豪赌客可是绕不过他们的,拉赌客去赌场,还可以提供借款,赚取高额的中介费,有时候赌客40%的赌资都能进叠码仔的腰包。

已经进去的洗米华、安以轩的老公陈荣炼,都曾是叠码仔出身。

而大卫集团就有私人飞机和各种豪车,可以接送来自内地的赌客,据说,来自江浙沪的大老板们,基本上都认识秦嗣新。

无论是银行家,还是叠码仔,此前都没啥实锤,毕竟当事人低调,大家也只能猜测。

不过,想吃瓜,真的哪里都可以吃到。

最近,证监会公布了一个内幕交易的罚单,大家看得都很兴奋。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上市公司鑫茂科技看中了微创网络,2016年开始接触,想要收购股权然后装入上市公司,谈了近一年,后来,鑫茂科技对此事进行了公告。

在2016年10月到2017年8月的这段时间内,重组事项成为了内幕事项,鑫茂科技的董事长徐洪也成为了内幕知情人。

2017年2月,徐洪找自己20多年的老朋友秦嗣新借钱,秦嗣新也向老朋友打听了公司的运作情况,老朋友间不设防,也就说了。随后,秦嗣新给儿子秦奋的证券账户转了8000多万,秦奋用其中的5000多买入了鑫茂科技。

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人物关系上,虽然没有获利,但这是妥妥的内幕交易,最终秦嗣新和秦奋被证监会罚款60万。

不过,秦奋不是很服气,他说,他对资本市场没有兴趣,不知道基本市场概念,随意看行情软件看到了“鑫茂科技”这只股票,没有做过研究,像买彩票一样买了,凭感觉决策。

又说,证券账户由助理使用笔记本电脑下单,电脑在天津打篮球比赛时丢失了。

这些,都不算重要。

“像买彩票一样买股票”,随便出手就是5000万,这样“视金钱如粪土”的态度,是不是和那个在破碎的法拉利上玩手机的态度,如出一辙。

在这份罚单上,秦嗣新和秦奋的父子关系,得到了确认,互联网的“未解之谜”——“秦奋父亲”终于浮出了水面。

不过,证监会也不负责澄清“绯闻”,秦嗣新仍然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在罚单里,他是秦奋父亲;在传闻中,他是赌厅股东;在天眼查,他是籍籍无名的上海新润房地产副董事长。

但,此秦嗣新是否是彼秦嗣新,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仍然还是未知,毕竟除了传闻,秦嗣新的信息甚少,就连酷爱八卦的港媒,也都不太了解这位。

接下来,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秦嗣新是谁。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