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地方,难了难了

有些地方,难了难了
2022年08月18日 07:52 大猫财经猫哥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我希望各位同志们、各位领导要带头购房,买了一套买两套,买了两套买三套,买了三套买四套”。

县委书记号召大家套娃式购房,很快就上了热搜,当然了,肯定是骂声一片,有网友起哄,“这话说得我热血沸腾,都忘了自己没钱了”。

如果站在书记的角度,他的号召也没错,石门县有20多个楼盘待销,压力还是很大的,房子卖不出去,地价肯定受影响,而地价影响的是全县的财政大局。

如果从财政的角度来讲,各地都挺苦的。

最近,全国好几个县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公交车危机,河南省郸城县的公交曾发布停运通知,而作为全国百强县的广东博罗县,也削减了公交班次,关了部分线路。

为啥?缺钱呗。

郸城公交是公司经营困难,司机的工资连续几个月发不出来,博罗县的公交出现驾驶员离职潮,车多人少,没办法就只好关停了。

公共交通关乎公众利益,地方当然得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于是郸城县让公交公司先把线路开起来,博罗县也开始讨论公交补贴的事情了。

但是,至今还没有完全解决,还是卡在钱上,只能静待后续了。

博罗县交通局还说了,没钱的原因之一是2020年起,中央取消了新能源的运营补贴,而公交公司对这个补贴的依赖度还是很大的。

县城就那么点人,收入也是有天花板的,竞争激烈,以前靠补贴运转,现在补贴没了,收入和利润就都不行了,同样的事情也在阳江市和汕尾海丰县发生过。

之前有人建议恢复补贴,但是上面的回答是,权限已经下放到地方,想补贴就得地方掏钱,当然这钱不是想掏就能掏出来的。

出问题的还不止公交车。

在四川乐山,有一家公立医院居然破产了,乐山第四人民医院从2021年7月开始就闭院了,医院职工只能领基本工资,青黄不接的职工,只好在外面找临时工干,而医院是倒闭还是盘活,后续方案一商讨就是一年多,至今也还没有下文。

这背后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

没钱咋办?找钱呗,手段五花八门,仅四川一个省,就把找钱玩出花儿来了。

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四川的阆中市就准备搞一次拍卖,准备把全县所有公办学校、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行政机关的食堂食材统一配送服务的特许经营权,30年打包卖掉,开价1.8亿,差不多每年的承包费600万。

日后咋盈利,就看中标企业自己的经营水平了,而2021年阆中市的财政收入18亿,一个拍卖,就能到手十分之一的财政收入,但问题是,卖三五年还能理解,一卖就是30年,以后的班子咋办?

而且2021年,阆中的财政支出达到53.4亿,这笔钱也显得杯水车薪。

结果,这是一出来就上热搜,舆论压力太大,这场被一些媒体称为“减轻负担、增收创利的大好事儿”,黄了。

但也有成功的,比如乐山市,就把乐山大佛景区的观光游览车和摊位的30年经营权整体转让了,开价17亿,每年5700万,价格不算低。

不过,整体接盘的,还可以把这些经营权再分割,摊位可以分租,如果旅游能够如2021年一样,有个反弹的话,钱也许能赚回来,双方皆大欢喜。

30年经营权,已经成为成熟的体系,也许未来还有更多的“饭碗”可以卖掉,来充盈财政,当然前提可能是,不要引起特别的轰动效应。

就连省会成都,也hold不住了,这两天,成都的疫情完成清零,成都的常态化的核酸免费的政策,正式停止了,当然,常态化的核酸要求还没有停止,各地还是要引导市民7天一次的常态化核酸,这笔钱,就得老百姓自己承担了。

对了,比成都更缺钱的阆中市,在5月份就已经把免费政策取消了,核酸混检,虽然人均三五块钱,但还是能省下来不少。

还有不少地方直接把交通罚没,做成了生意。

公共交通有月票,货车的违规月票你听说过么?

有货车司机就说了,在山东成武县,司机们只要预交1000-2000元的罚款,在当月内,只要是在成武县的地界,就能畅通无阻。

月票价格根据车型来分,大一点的2000/月,小一点的1000/月,而且如果组团还可以讲价,虽然不能做到交10台走12台,但是如果2000元档,最后一台可以少交1000,交了钱的,无论是超高还是超限,只要手里有月票,都能放行。

交钱就能当场开票,票据显示,项目是交通罚没收入,票据盖章是县交通监察大队。

当然,如果不交的话,那就照章办理,司机们自己算账吧。

异曲同工的还有都江堰,去年,开放了500个货运汽车在城区的行驶权,直接把当地的货车进入城区的相关禁令给破了。

再看今年年初河北省霸州市的大规模罚款摊派行动,67天罚没了6700万,平均每天能罚100万,2547个主体,里面有企业也有个体工商户,平均每家被罚2.64万。

而在全国不少城市中,2021年的罚没收入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从东南到西南,全国有8个城市的罚没收入增长率达到了翻倍,分别为乐山、南昌、青岛、襄阳、常州、宜宾、嘉兴和黄冈。

不得不说,今年上半年,从中央到地方,财政收入一直偏紧张,如果从收入和支出上来对比,谁家都没有余钱,收支差额最大的四川省,差额达到了3694亿,上海的情况最好,但仍有18亿的赤字,全部省份的半年差额总计5.53万亿。

四川确实是紧张,在21个市州中,有16个市州公布了自己的财政数据,从数据上来看,财政缺口还是比较大的,16个市州中财政缺口达到百亿的,就有11个。

阆中市所在的南充市,上半年的财政收支相差181.2亿,是除成都外省内财政缺口最大的城市了,乐山并未公布支出情况,但是从闭院的医院来看,情况也不容乐观。

最近,总理主持了一个经济大省的座谈会,主要的会议精神,就是经济大省要承担应有的责任,当然财政强省,要肩负起保障国家财力主力的责任。

前两年有个说法,叫做“六省三市养全国”,六省是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福建、辽宁,三市是上海、北京、天津。说的是这六省三市对国家财政是净贡献,而其余的省份需要中央财政来补贴。

不过,六省中,净贡献最大的还是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总共占到6成,在现在全国财政收入紧张的情况下,中央明确,这4个省份,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数字没披露。

咋搞呢?落实稳经济,企业要纾困,促销费尤其是大宗消费,支持“住房刚性和改善型需求”,盘活债务限额空间,稳外资外贸,“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剩下的省份咋办呢?靠中央转移支付。

今年的转移支付确实是下血本了,2020年和2021年的转移支付金额大体相近,但是2022年的转移支付预算,金额近9.8万亿,是历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而预算多出来的1.5万亿,增幅也是历年来最高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