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给中国人收尸,不敢给家属看尸体的脸

我在柬埔寨给中国人收尸,不敢给家属看尸体的脸
2022年09月17日 09:00 大猫财经猫哥

作者| 陈拙老友记

今天的故事是一个80后山东大哥在柬埔寨帮同胞收尸体的亲身经历。

你们可能已经在无意中知道了故事的一部分:

年初一有条热搜,有个23岁的中国女孩在国外失踪,至今仍是悬案。

她失踪的地方,叫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简称西港),是网络赌博和电信诈骗的天堂。

在她失踪前,她的女室友和男友都已经遇害。两人死法相似,身上都带着刀伤,死时双手被拷,死去几天后被一前一后从土里挖出来。

为了防止被认出身份,凶手把女室友的整张脸都划花了。警方推测,他们可能经历了绑架后撕票。

几周前,公众号【天才捕手计划】找到一个化名“三条”的人,他是这起事件的亲历者之一,不但帮遇害的女室友处理了全部后事,还帮她妈妈见到了她最后一面。

三条,山东人,1982年生,2018年去柬埔寨,从事电梯行业,但从今年开始,他多了一项重要工作——

为在那里去世的中国人办理后事,将骨灰寄回国内。

他说,这几个受害者,仅仅是冰山一角,柬埔寨还有更多中国人,在死前最后一刻,遭遇了非常可怕的经历。

以下是他的口述:

命案抓了十几个中国人

最早大家不知道女孩的身份,都叫她“A女孩”。我接手的时候,身份已经确认,家属在国内公证处给我开了委托书。

在殡仪馆的停尸间,临火化之前,她手上还戴着手铐。我去五金市场买了个剪钢筋的钳子,给她把手铐剪下来。

▲这是那把我当时在市场买的钳子

当时,她的尸体是惨白的,脸是黑洞洞的,像香港恐怖片里面那种僵尸的脸。

她的妈妈在尼日利亚上班,非要视频,见她女儿最后一面。我坚决没同意,因为那个脸完全没法看,普通人看了要做噩梦,她家里人看了肯定会心酸。

她妈妈一直求我,求我也没用,不能给你看。

我后来给她拍了全身照发给家里人,把她生前照片打印了一张,用橡皮筋蒙到脸上。

这其中涉案的还有一个C女孩,是浙江的,到现在还没有下落,应该也是凶多吉少。被挖出来的这个B男子,应该跟C女孩是男女朋友,C女孩住在A女孩的家里。

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A女孩出事前一天,C女孩和B男子在KTV里,拿着A女孩的照片,在那谋划绑架。

因为A女孩刚刚过完生日,收了很多红包。第二天,A女孩就失联了。

这边撕票的一般都是熟人作案,因为陌生人作案,你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有熟人才下手这么狠,怕放了你你去报警。

为什么B男子也死了,这就涉及到,他们应该是黑吃黑。这个事情闹得很大,西港抓了十几个人,都是中国人。

4年前,我刚去的时候,西港遍地是美金,后来变成了“爆头港”。

疯狂的西港,开沙县小吃挣几千万

我之前在江苏泰州上班,做电梯的。2018年8月,有人到我家串门,跟我说柬埔寨发展得很好,到处盖楼需要电梯,你是搞电梯的,可以去看看,很有机会。

泰州机场坐飞机去柬埔寨很方便,每天都有航班,最便宜的一趟才300多块钱。

当时我两眼一摸黑,只在地图上看过这个国家,感觉是一个比较神秘、原始的一个国家。

到了之后,第一印象就是到处是中文招牌,很多地方跟到了中国偏远小山区、小乡镇一样,没想到以后发现会这么疯狂。

我到了金边(首都),朋友又推荐我去西港,当时有个酒店,我去的时候正好电梯上存在一点小瑕疵。

柬埔寨的楼层划分跟欧洲差不多,中国叫一楼,它叫G层,二楼它才叫一层。因为老板是中国人,酒店的房间号全部搞错了,很麻烦,全部换要几万美金。

我做技术出身的,一看操纵面板比较熟,用了不到5分钟,就给整完了。老板比较高兴开心,给了我一万美金。

那时候西港遍地是美金,真的很疯狂。现在严打的网投、赌博、诈骗什么的,当时都是一块块园区。

▲西港的街景

疯狂到什么程度,只要你把地买下来,地基开始打桩建楼,就有网投公司来给你租房,租金随你开。

最偏僻的巷子里的一个小房间,大概4米x5米,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最便宜的要租500到600美金一个月。

当街的一个小排屋,大概4米多x8米多那种,没有院子的,跟别墅一样三层的小楼,要租5000美金以上。

这种疯狂造成了畸形的消费,两个人随随便便吃顿夜宵,可能就要花100美金。

但这边来开沙县小吃开得早的,都能挣几千万回去,一份飘香拌面,国内只有3块钱,这边要4、5美金。

网投公司去团建,都是拿大巴车拉着去会所,就是烟花场所。

我的工人有时候也去,因为姑娘不够,回来就跟我说,今天又没有混上,说哪个哪个园区今天搞团建,一堆人在那排队。

我在国内卖了套房,大几十万人民币,过来做一些小项目,利润还算不错,挺开心的那一年。但是一年结束以后就走了下坡路,基本上赚的钱也都填进去了。

因为电诈太疯狂,中国政府跟柬埔寨施压了很多次。2019年8月18日,柬埔寨出台禁赌令,只能开实体赌场,不能网络赌博,一下遏制了电诈的生存空间。

身边很多做通道的,就是洗钱的,都开始逐渐穷了,有时候都要借钱过日子。因为有时候洗钱被冻结的,赔付的钱比挣的都要多,结果现在有的现连生活费都没有了。

在“818禁赌令”之后,治安开始不行了。:当地华人也在网上写:“西港的网投园区得不到新鲜血液的补充,导致穷途末路的不法分子开始把目光转移到了在柬中国人身上。最乱的那段时间,持枪抢劫中国商店,当街绑架、敲诈勒索,谋杀抛尸。”)

我的工人在大楼里面装电梯,都听到枪响了,大楼外面大白天一个人被人爆头,扔出车。

围绕一个核心,就是钱。

今年发生两起比较大的枪击案,一起在赌场里面,有两个人被打死了,还有一起是五个人死了四个。

那时候,西港成了爆头港。

怎么给中国人办后事

禁赌令之后,不少人逃离了柬埔寨,转战缅甸、帕劳、迪拜等地。

西港的经济直接走下坡路,现在剩下1100多栋烂尾楼。会所好多倒闭了,开一个倒一个,后来实在不行,三个开会所的老板合在一起开。

随后,新冠疫情到来,柬埔寨经济受到很大影响。很多中国人在这边去世,家属过来回去非常不方便。

回国的机票,最疯狂的时候是将近一万美金,而且不一定买得到。后面已经降了,也要两三千美金。

现在这边寺庙里面(殡仪馆就在寺庙)还有100多具尸体,有的甚至放了三年的。

我从今年4月开始处理他们的后事,但原因还要再往前一点说。

2020年11月,我前妻突然回国,把孩子也带回去了,整个家就剩我一个人,我有如雷击一般。我感觉人生非常失败,每天都浑浑噩噩,吃了睡,睡了吃。

2021年2月,柬埔寨有一波非常大的疫情蔓延,也封城了。因为很多当地人不攒钱,所以不用一个星期,大部分家庭的米缸就见底了,到处求救。

有一部分中国人,还有一些柬埔寨人,一些企业,大家开始组织捐款活动,搞爱心快餐。

我通过做这个,一下子又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第一个办的后事,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外貌什么我还真记不清楚了,在这边确诊尿毒症。他在医院透析,我们去给他组织献血。

因为航班紧张,他最终买到机票,没有坚持到航班起飞,还差一个星期,最后去世了。他去世的第一时间,朋友说要我帮忙办这个事,我说可以。

反正我对遗体有天生免疫力,没有觉得他们有多恐怖。

基本上每个家属都要视频,让他们送最后一程,见最后一面。我就把摄像头想象成家属的眼睛,他们主要是看脸看衣服,有没有穿好。

我还给他们买点纸钱,买点水果,上串香什么的,每一个有都拍成视频发给家属。家属很认可,很感激还能看到最后一眼。

▲我在帮忙上香

这边火化条件很落后,殡仪馆是用煤气烧,甚至还有用柴火烧的。烧完以后捡那些大块的完整的,剩下的骨灰他们撒湄公河里。

大块的骨灰拿塑料袋封装,再放在一个木盒子里。

▲放骨灰的木盒

我们一开始运输,从金边转新加坡再到广东白云机场,落地以后还要花2200人民币的清关费,而且必须要家属亲自到白云机场办理清关。

后来我们找了中国邮政,能把骨灰直接送到家属手上,就是时效稍微长一点,要将近一个月,但是家属这块会省很多事。

最难步骤的就是前期跟家属沟通。

我很少发语音,一般都是跟家属打字,我会同时跟10到20个不同的死者家属说一些不同阶段的事情。

前几天闲着没事,我用搜狗输入法,看了一下我今年的打字记录,平均每天要打8000多个字。

猛哥:你去做这部分怎么收费,是一个有偿的服务,还是属于公益的性质?

三条:完全的公益,就是自己有时候还要垫点钱的。

要找中介办的话,需要一万美金,我办的话从头到尾,一直到骨灰到家属手上,总共花费是5000美金,3万多人民币,没有赚一分钱。

我如果靠这个赚钱的话,我就不会说这么坦然了。

中国人在那里有多惨

我现在每周去大使馆一次,每次处理两三个后事,每个月处理十几个。从今年开始的大半年,一共处理了大约一百个逝者的后事。

有个女孩的故事比较悲惨。

2021年11月,一个20岁的辽宁女孩,找了个男朋友,她男朋友先来的柬埔寨,后来又把她骗过来了。

在网投上班的过程中,她因为糖尿病发病,被网投公司抛弃,扔到大街上,有人送到了中柬第一医院。

她经过半年治疗,病情开始好转,大家正想筹钱给她回国的过程中,突然之间又恶化,就死在这里了。

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心态,拉低了一些人的底线,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我遇到过有一个,当时去世以后商会给他发动了募捐,3000美金,但是这个钱不够办后事,所以就把钱交给了商会一个下属的账户里面,让他代为保管。

我接手这个事以后,他欠医院的药费比较高,我找金先生(当地一个华人老板)申请了一下,他愿意出一半,还有一部分钱没地方出,就联系商会。

他们商会说,有这笔钱在,就给我那个人的联系方式。我就问那个人拿这笔钱,那个人说,那笔钱被他花了。

最后这笔钱硬生生被我要出来了。还好,他有一点点良知,如果没有的话(遗体就烧不了),我也没办法。

为什么现在还不断有人去柬埔寨?

中国人去柬埔寨非常方便,不用在国内办签证,可以落地签,有效期30天,到期可以续签一年,再到期再续签一年。

自从疫情开始后,来到柬埔寨的中国人已经非常有限,但还是有极少数人因为特殊的原因,在这段时间去了那里。

以前去的人,很多和我一样,都是有自己的目标,去那里做工程、木工、厨师等,但现在大部分都是因为电诈去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为了坑蒙拐骗,很多人也是被骗去的,也是受害者。

有个软件叫telegram,我们俗称纸飞机,它是一个开源的聊天软件,一个群里面可以加几千上万人,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上面都能看得到。

今年,我偶然从里面看到悬赏,电诈集团居然在网上发布公开信息,悬赏一万美金,要找到他们。

我感觉挺匪夷所思的,妈的,这么小的小孩。

▲电诈公司的通缉令,这些男孩都是06或07年的孩子

第二天我去大使馆办事,一眼就认出他们了。我说你们是不是偷渡过来的?他们说是找大使馆帮忙,我说我去帮你。

他们三个是发小,有一个初中还没念完,有两个要上高一,暑假,他们商量去成都打工挣点学费,然后莫名其妙就被骗,偷渡到柬埔寨来了。

他们分了三拨过来以后,一商量发现不对劲,好像是不是被骗了,连夜鞋都没穿就跑了。

他们感谢我,我说你要好好感谢给你的发型师,给你理了个爆炸头,要不然我也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你来。

这些十六七岁的小孩,初中都没毕业的,看到网上的招聘广告说这边月薪上万,你在国内上哪找这种工作。

即便在这里做网投,也不意味着能赚钱。

这边网投公司的园区里面一应俱全,所有的事情都能给你解决了,有赌场、酒店、酒吧、餐饮、会所,而且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基本上你出不来的,你挣的钱基本上在里面也就花光了。

在柬埔寨,最危险的是熟人

对柬埔寨的中国人来说,最危险的人就是熟人。有一个男孩的故事让人挺无语的。

2022年4月,一个20岁的黑龙江男孩和母亲视频时,说自己在西港做DJ攒了一点钱,打算10月回国,之后可以做点小生意。

但几小时后,他就离世了。

他的母亲接到了两份死亡通知,一份是柬埔寨内政部的通报,死因是“过度饮酒引起的心脏病突发”,还有一份是当地警察局的文件,死因是遭受了严重的身体暴力。

男孩去世以后,有一些很唏嘘的事情。

有一个说是他生前好友的,一直跟他家属申请,他来帮忙办证后事。因为这个小孩在这边的朋友给他捐款,捐了有一万多美金。

他这个生前的好友,一直要求要给他办后事,他家属感觉不对劲,说怎么这个要求的这么迫切,就没有交给他。

我办后事后,来处理他的遗物,说他生前有一部手机iPhone13,不见踪影了。

这段时间,正好国内有一些贷款公司的催款电话打到她妈妈那里,说你儿子欠款多久没还了。

一问才知道,他儿子是4月份去世的,还有6月份的贷款。而且手机又不见了,我的目标就锁定到他的所谓的生前好友身上。

他这个朋友在他死后还跟他家里说,这个小孩生前借了他2000美金,他妈妈还让我从这笔捐款里面把这2000美金打给他。

我越想越不对劲,我就连哄带诈跟他说,你把他手机弄哪去了?

一开始他不承认,我就同贷款公司把这些贷款记录,几月份贷款买的什么东西,我都给他调出来了,他才承认了。

他说,手机是他拿了,那个钱也是他花了。

还好,电话卡还在他那个老手机上,通过那个老手机登录了一下他的抖音,登录以后它会同步聊天记录。

我看到他这个朋友拿着他的抖音,可能他抖音粉丝比较多,拿着他的抖音去撩妹。

我听她妈妈说,他来柬埔寨就是他这个所谓的生前好友带来的。

如果大家都丰衣足食的话,这种事(来柬埔寨被害)会避免很多的。

我想,一个年轻人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借钱,很多人都入不敷出,真的没办法了,只能想出来改善一下。

来之前,很多人也没有想到这边这么复杂,无非就是想让生活更好一点,能多挣一点是一点。

很多人都是这种想法。

后记:

其实有些瞬间我觉得三条是一个怪人。

他说柬埔寨有两座寺庙,被指定用以安放中国去世同胞的尸体,两座寺庙早已经“满了”。

他常常骑着机车过去,身穿机车服,帮人清理遗体。

这是一个很反常的画面,很反常的人。他明明神经大条,对很多事儿都不在意,他是个爱玩,爱酒吧、机车、美女、享乐人生的八零后。

却坚持送了那么多同胞回家。

他对此也并没有夸耀,更不会说些特别沉重的话,他只会告诉我,这些被送走的同胞,当初和他一样——也是带着梦想而来的年轻人,工程师,木工,厨师。

每个人都想要挣钱,然后好好回家。

生前所有愿望都无法达成,那至少让他们死后能回个家。

三条独自在混乱的柬埔寨生活四年了,他觉得干这事儿,自己还能找到活下去的动力。

聊到最后我让他也要多保重,毕竟那里不太平。

他答应我说好的。

(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

今天的故事来自【天才捕手计划】的特别栏目【人类真实故事集】,这是一档亲历者访谈栏目,看故事的同时还能听到亲历者的声音。

主持人猛哥是个东北人,职业唠嗑选手,之前采访过140个不同职业的从业者,从北京刑警聊到有害生物防治员,从抓坏人的到抓蟑螂的,苍蝇老虎一起打。

在这档新节目里,除了各种职业从业者,他还搜寻了更多世界各地普通人的传奇人生。

比如在越南开网红公司的中国前大厂总监,看他如何被越南人整顿——这里的员工每天要午睡三小时,醒来就下班;

还有年纪轻轻就负债400万,跳楼不成决定去考公,靠40万年薪翻身的小镇做题家。

这些故事的主人公们或许我们身边,或许远在千里之外,他们身上有你、我的影子,但他们的经历又不乏传奇。看他们的故事能帮大家从另一个视角看待世界,勇敢面对人生的困惑和困难。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