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壳关头 *ST仰帆又现“窝里斗”

保壳关头 *ST仰帆又现“窝里斗”
2019年09月17日 07:30 项乾

项乾消息:暂停上市危机在即,*ST仰帆又现“窝里斗”。

9月11日,*ST仰帆(600421.SH)披露,公司拟向间接控股股东借款500万元事项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该议案是在2名关联董事回避、2名董事反对的情况下通过。

一项公司借款的常规操作,为何遭到两名董事反对?据查,本次*ST仰帆拟向实控人楼永良旗下公司借款500万元,用于公司经营日常所需。公司借款期限12个月,利息按当期银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4.35%/年支付。而表示反对的两名董事,为公司前实控人蔡守平方提名。两董事均表示:可借钱,但不能付息。

据悉,蔡守平于2017年入主*ST仰帆,而较其更早潜入*ST仰帆的楼永良方在2017年5月凭借30%持股成为公司大股东,但在蛰伏近2年后,楼永良才于今年1月成功上位。而易主半年,上市公司内部依旧“不平”。

易主后,内部仍难平

在2019年1月的股东大会上,楼永良的“中天系”在蛰伏2年后,成功拿下了*ST仰帆控制权。蔡守平方的“武汉新一代”守擂失败。

会上,外界预计的激烈对决场景并未出现,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平静举行。会议结果似乎有种“中天系”和武汉新一代有意握手言和之意。而在众人解读为,公司内部纷争终于告一段落后,后续种种迹象却表明,双方的暗战仍在持续。

据*ST仰帆于2019年5月披露,公司在易主后,原实控人蔡守平、原控股股东武汉新一代依旧保存着上市公司公章、2017年以前的部分历史财务资料、子公司上海鄂欣的公章、证照等。

在监管部门介入下,蔡守平一方才“勉强同意上市公司参与公章管理和日常用印需求”。对上述行为,*ST仰帆曾表示,若不履行移交义务,上市公司不排除采取其他必要的法律手段予以追究。

而因内部的“不平”,“中天系”入主*ST仰帆半年以来,公司推出的整改方案均未成行。

2019年5月,*ST仰帆披露,因上海奥柏停产,相关资产形成闲置。为此,公司计划作价3000万元,将所持上海奥柏75%的股权转让至实控人楼永良旗下子公司,以此回笼资金。

而据公司8月24日披露,该出售事项因少数股东至今未明确表态,也未出具《关于放弃优先受让权的声明》等书面文件而终止。

此外,今年6月,*ST仰帆也曾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但在停牌仅1天后,公司便宣布因“有关条件不成熟”而终止重组。

年度营收仅百万,*ST仰帆保壳成难题

据资料显示,在公司原有的药品零售业务日渐萎缩后,*ST仰帆于2013年受赠关联方企业——上海奥柏内燃机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奥柏”)75%股权,得益于上海奥柏从事的内燃机配件的制造和销售业务,公司多年来得以“续命”。

但近年来,由于环保要求的提高、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其他综合成本上升,上海奥柏生产经营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为减少亏损,公司于2018年起停止了上海奥柏的经营。作为*ST仰帆的唯一正常经营的公司,上海奥柏的变动,使上市公司再遇保壳危机。

据资料显示,由于上海奥柏的变动,*ST仰帆在 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035.59万元、1,110.43万元。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奥柏停产的2018年,公司全年营收仅为100.27万元。

即使在2019年1月份成功易主,*ST仰帆保壳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据公司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仅营收396.26万元,净利润则为亏损408万元。这就意味着,今年若无法扭亏,或者营收不达到1000万元,均会触发暂停上市风险。

此外,公司中报还显示,在核心子公司上海奥柏停产后,目前公司仅有从事墓地代理及殡葬服务业务的子公司福泽园创造营收。

公司还称,因福泽园经营规模较小,故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