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因为一份对赌协议,新三板企业璧合科技将新时代证券告上法庭

【独家】因为一份对赌协议,新三板企业璧合科技将新时代证券告上法庭
2019年05月28日 09:57 界面

记者丨满乐

编辑丨彭洁云

一场真金白银的股权投资,被附加了仓皇而至的对赌协议,最终演化成法庭上的兵戎相见。

界面新闻近日独家获悉,新三板挂牌公司璧合科技(833451)以法定代表人刘竣丰的名义,将督导券商新时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时代证券),及曾参与公司定增的股东北京新时代宏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宏图基金)告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起诉书中,璧合科技认为新时代证券以“卡公告”的方式,逼迫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竣丰等3名股东与新时代证券子公司宏图基金签署了“对赌协议”。并在其后多次利用公司急于刊发公告的情况,逼迫公司进行回购。

“就是以券商身份百般刁难你,现在我们每发一个公告都特别害怕。真不是把我们逼急了,哪有企业告自己券商的。”璧合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竣丰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而对于璧合科技的说法,新时代证券场外业务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纯属污蔑”。

双方各执一词,这场正在缓缓拉开大幕的三板“闹剧”究竟因何而起?

“投资+督导”的业内佳话

“宏图基金的股权投资已经变成了一种无风险的债权投资。”在采访中,璧合科技财务总监钱诚十分气愤。

2016年初,璧合科技以27元/股的发行价格完成了挂牌以来的首份股票发行方案,合计发行770.6万股。认购方中,多款中信证券、国泰君安等龙头券商的新三板资管计划在列,老牌公募嘉实基金资管计划也参与其中,更有知名上市公司科大讯飞的子公司在此次发行中充当领投位置。众星捧月下的璧合科技一时风光无两。

新时代证券全资子公司宏图基金也掏出了2999.7万元的真金白银,持股111.1万,在众多投资方中位列第二。

而按照璧合科技的说法,除3000万投资外,宏图基金还附带着母公司的“任务”——投资后由母公司新时代证券担任璧合科技的主办券商。

“当时公司和华林证券持续督导合同即将到期,而且新时代这边都做了股权投资,我们觉得聘任为主办督导券商肯定没有什么问题。”钱诚表示。

于是在股票发行方案落地后3个月,璧合科技就与新时代证券签署了持续督导协议。“投资+督导”,这在当时的新三板市场甚至算作一段“佳话”。

“为了督导就投入了3000万?开玩笑呢?”虽然新时代证券场外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对璧合科技的说法予以否认。但在当年的新三板市场环境下,这笔买卖对宏图基金而言并不算吃亏。璧合科技股价在2015年末一度被打上42元/股的高点,比起2016年2月前19.5元/股的发行价暴涨120%。股票发行前后,公司股价也基本稳定在35元/股以上。

仓皇而至的对赌协议

可惜好景不长,新三板市场行情的急转直下,也让璧合科技的股价在之后一年内出现连续下跌,至2017年4月已回落至20元/股上下。2017年4月17日,璧合股份迎来了2016年全年经审计财务报告披露的时间窗口。

“4月17日我们把律所审计的年审报告递交给新时代证券,整整一周对方没有回应。”刘竣丰回忆称,在璧合科技的再三催促下,4月24日新时代证券要求与公司时任董秘沟通。沟通的结果,则是宏图基金要求公司对一份协议加盖公章。

2017年4月24日晚,新时代证券督导人员与璧合科技的聊天记录(璧合科技提供)

据介绍,这份协议是针对一年前宏图基金认购璧合科技股份的补充文件。其中规定,宏图基金对璧合科技完成投资后,璧合股份2016年至2018年三年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6000万、9000万和1.35亿元。如璧合科技于任意一年未达成净利润要求,须按10%的收益对宏图基金持有股票进行回购。这也即是业内俗称的“对赌协议”。

“我们2016年年报都报上去了,新时代证券也都看到了,净利润只有4000多万,按常理怎么可能签这样一份对赌协议。”刘竣丰表示,当时新时代证券方面表示,对赌协议旨在应对机构内部风控部门的要求,并不会索取赔偿。

不过在璧合科技看来,当时新时代证券就已打好收缩资金、无风险收回股权投入的算盘。新时代证券与宏图基金选择在4月24日仓促要求签署对赌协议,也相当于把刀架在了璧合科技“脖子”上。

据璧合科技方面表示,2016年年度报告的披露日拟定在4月25日,突然出现的变故,令公司来不及向股转系统申请年报披露延期。

“我们2016年刚刚从这么多大机构融了一笔钱,2017年要是因为未按时披露年报背上行政处罚,影响就太恶劣了”。璧合科技财务总监钱诚表示。

多重“威压”之下,2017年4月25日,刘竣丰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另两家璧合科技股东——济南微耀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济南聚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与宏图基金快速签署了《股票发行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当天下午年度报告的公告就发出来了。”

恼羞成怒法庭相见

对于璧合科技的上述说辞,界面新闻记者与新时代证券场外市场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求证沟通,对方表示,“纯属污蔑”。

“全是假的,有哪个券商敢做这个事吗?”但上述具体细节出于内控要求,该名负责人并未向记者进行详细核实。

而从璧合科技的角度,这份对赌协议的签署仅仅只是双方纠葛的开端。

据介绍,在2017年4月璧合科技签署的对赌协议上,宏图基金尚未加盖公章。

“对方要求把协议都拿回去盖章,自此就再也没见过这份文件,连文件签署日期也没填。”刘竣丰表示,“新时代证券和宏图基金没提,我们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这个事,真以为就是满足公司风控要求呢。”

直到2018年初,璧合科技筹划寻求港股上市,在向主办券商新时代证券汇报时,对方突然提出,公司需按对赌协议回购宏图基金所持有的股份,并在随后直接向璧合科技发送了律师函。

收到律师函的璧合科技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苦于手中并无对赌协议,无法寻求法律途径解决,港股上市事宜也只能搁置下来。

同样的事情在几个月后再次发生。

2018年11月,璧合科技意图出售旗下全资子公司天津璧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向新时代证券汇报时再次被要求“还钱”。急于发出《出售资产的公告》的璧合科技最终向宏图基金支出了300万元部分回购款项。

而在支付回购款项的同时,璧合科技向宏图基金索取了对赌协议的复印件。“也是手里没有文件的无奈之举,先把文件拿到,再走法律途径解决。”钱诚称,回购款项的支付只是权益之策。不过璧合方面提供给界面新闻记者的这份对赌协议复印件上,仅有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竣丰等3名股东的签字盖章,乙方宏图基金的签字盖章处为空白,且日期也都没有填写。

300万汇款记录及后续双方聊天记录(璧合科技提供)

300万汇款记录及后续双方聊天记录(璧合科技提供)

在应承入账300万元后,11月29日璧合科技发布了《出售资产的公告》,但公司与新时代证券之间的拉锯还在继续。

“在新时代证券跟我们协商中,说要保障宏图基金的投资权益。”刘竣丰认为,这体现出新时代证券子母公司间并没有业务防火墙,子公司股权投资风险本应由自己承担。

璧合科技与新时代证券相关负责人微信聊天记录(璧合科技提供)

气愤之余,璧合科技表示,已正式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这场一度被市场传为“佳话”的投资,就这样落得双方“刀兵相见”。

各执一词多处存疑

“我们到现在都没收到法院传票。”在采访中,新时代证券场外业务相关负责人表示。

提起璧合科技,该负责人也显得十分气愤。“我们27元投入的,现在落得每股7、8毛。”“(宏图基金)投入后不久,(璧合科技)就把公司打折卖了,前期一直在剥离核心资产,要不是我们从中阻拦,核心资产早就剥离了。”

上述负责人虽不愿详谈,但其所指应是璧合科技历年来的几次资产出售情况。

据璧合科技在股转系统发布的公告显示,2016年7月,公司决定作价500万元出售所持的安徽优数科技有限公司10%的股权,该次出售的资产总额经测算为642.65万元。

上述提及的2018年11月29日公布的《出售资产的公告》,璧合科技则是作价0元,将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璧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出让。这家子公司旗下“招财喵”,即是今年被央视“3·15晚会”曝光“通过探针盒子获取用户信息”的一款产品。

璧合科技表示,0元作价的原因,在于天津璧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期末净资产额已为-599.49万元。此次出售资产,旨在着眼于公司长远发展,集中全部资源专注公司主营业务,优化成本结构,减轻现金流压力,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全力提升公司核心技术优势。

而这笔0元转让的交易也存在蹊跷。

据此前11月19日的公告,这次出售资产本来的受让方为璧合科技实控人刘竣丰本人,这样就构成了关联交易。然而在10天后,这笔交易即被取消,改为转让给非关联方赵鹏。

而据媒体报道,“赵鹏”曾以璧合科技营销中心总经理的身份,出席新品发布会,只是为了规避关联交易换了个“马甲”。

与之相对应的,璧合科技则认为,新时代证券公司作为主办券商,理应督导璧合科技公司规范运作,履行信息披露,完善公司治理机制,保护投资人利益,维护证券市场稳定,但事实上,新时代证券公司却利用其持续督导身份,将宏图基金公司的股权转为债权,既不向股转公司报告也不允许向公众披露,以宏图基金公司为工具为自身谋取不正当利益,违反了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据悉,目前璧合科技也已向证监会和股转系统说明了情况。钱诚表示,宏图基金认购协议与对赌协议签署相差一年,众多投资方中只有宏图基金签署了对赌协议,应属于违规操作。另外,对赌协议签署后,新时代证券作为知情者也未督促公司进行信息披露,属于未勤勉尽责。

界面新闻记者也就相关问题向接近监管层人士进行了咨询。对方表示,目前并没有对认购与对赌协议签署时间的强制规定,也没有不允许某一认购方单独与公司对赌的禁止性规定。但以上内容仍需股转系统进一步判断。

除希望监管层对事件是否违规进行判断外,璧合科技律师也透露,将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来帮助公司打这场官司。

《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璧合科技认为,新时代证券及宏图基金在对赌协议签署时,既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又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对此,中银律师事务所某参与新三板案件的律师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从合同法来看,协议经由双发合议即可生效,上述提及的违规行为也不影响合同效力。

“说损害社会公众利益,法院很难判决。而胁迫在目前法律环境中,主要还是至物理或身体胁迫,或其存在违法材料落入别人手中进行胁迫。”该律师表示,是否属于胁迫或欺诈最终还需要法院判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