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9年前的一纸承诺引争议,立讯精密百亿股权代持纠纷周五将开庭

实控人9年前的一纸承诺引争议,立讯精密百亿股权代持纠纷周五将开庭
2020年08月11日 00:46 界面

实控人9年前的一纸承诺引争议,立讯精密百亿股权代持纠纷周五将开庭

今天(10日)下午,立讯精密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财联社记者称,公司控股股东与吴政卫不存在关联关系和股权代持。

财联社

今天(10日)下午,立讯精密(002475.SZ)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财联社记者称,公司控股股东与吴政卫不存在关联关系和股权代持。

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岳联拓总经理、原立讯精密集团管理中心高管吴政卫称其与立讯精密实控人王来春存在股权代持纠纷。吴提供的有王来春9年前签名的股权承诺声明书显示,该纠纷涉及约5.336%立讯精密股份。

吴政卫手持的王来春签名股权承诺声明因何而来?能否算数?其与王来春方面各执一词背后到底有何隐情?或许只有司法能予厘清。

天眼查显示,吴政卫起诉王来春、立讯精密和立讯精密的控股股东立讯有限一案将于8月14日在深开庭。不过,立讯精密至今尚未对这起涉及实控人的诉讼作出披露。

“公司在紧急开会商讨”

8月10日下午1点半左右,财联社记者致电立讯精密证券部,求证吴政卫所称王来春代持其股权一事。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高管在紧急开会商量,暂时不知道会不会发公告回应”。

该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确认,控股股东与吴政卫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股权代持。

吴政卫系中国台湾籍。其称,2007年,王来春力邀彼时在一台资企业任职财务主管的他以经营者身份加入立讯,以帮助立讯精密公司上市,并允诺年薪以及给予立讯精密公司股份。

吴出示的由王来春于2011年3月23日签署的股权承诺声明书显示,吴政卫透过王来春代为持有香港立讯有限公司8%的股权,按香港立讯有限公司控股比例66.7%来计算,前述代持股权经换算系对深圳立讯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拥有约当5.336%的股权。

由于立讯精密在2014、2016年经过两次增发,香港立讯有限持有立讯精密股份由最初的66.7%下滑至51%。而吴政卫持有立讯精密股份相对应的下滑至4.08%。按照8月10日52.43元/股收盘价计算,市值达150亿元。

吴政卫身份成谜,股权纠纷案本周将开庭

蹊跷的是,吴政卫并未出现在立讯精密2010年上市时的高管名单中。在上市时披露的招股书中,资信投资为公司员工持股平台,吴政卫亦未出现在资信投资股东名册。在代持纠纷爆出前,吴政卫于立讯精密仿佛隐形人。

吴政卫称,其多次试图与王来春商谈代持股权变现事宜,均未果。2019年6月13日,吴政卫向深圳中院起诉王来春、立讯精密、立讯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案将于本周五在深圳中院民一庭第一次开庭。

不过,吴政卫追讨的利益与所称由王来春代持股份的市值间巨大差异。起诉状显示,吴政卫要求判令被告王来春、立讯有限公司向原告支付部分股权价款人民币4.18亿元,以及立讯有限公司8%股权所享有“立讯精密”自上市后至2017年度期间的股息红利余额人民币2572.14万元,共计人民币4.44亿元。

此前媒体报道称吴政卫为中岳联拓总经理。天眼查显示,公司名称中含有“中岳联拓”的仅有中岳联拓实业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中岳联拓贸易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第一大股东均为高英华,当为同一实控人旗下企业。

财联社记者今日致电中岳联拓实业有限公司,接电话工作人员称吴政卫早已离开公司。记者试图联系采访吴政卫未果。

吴政卫手中所持王来春签名股权承诺声明书,背后到底有何隐情,依然待解。如果吴政卫当初投资了立讯,或者王来春当年用股权来引其加盟,只是限于身份由王来春代持,则吴政卫构成隐名股东。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所编的《现代公司法》一书对股权代持和隐名股东有专门讨论。刘俊海主张,用信托法框架中的信托关系解释和梳理实质股东和名义股东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基于契约自由的基本原理,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司法》司法解释确认了股权代持关系“原则有效、例外无效”的态度。

立讯精密证券部工作人员今日向记者明确表示,公司实控人与吴政卫之间不存在股权代持。但截至记者发稿,立讯精密从未有股权代持纠纷的公告。

8月10日,财联社记者多次致电立讯精密董秘黄大伟。第一次有接通,在记者表明身份后黄大伟那边似乎信号不好,“喂喂”两声后掉线。此后,黄大伟再未接听记者电话,亦未回复采访短信。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