呷哺呷哺罢免风波继续:前行政总裁赵怡指上市公司存监管风险,并要求香港联交所介入

呷哺呷哺罢免风波继续:前行政总裁赵怡指上市公司存监管风险,并要求香港联交所介入
2021年07月27日 10:03 界面

记者 | 刘雨静

编辑 | 昝慧昉

连锁火锅集团呷哺呷哺(00520.HK)与其前行政总裁赵怡之间的纠纷尚未结束。

7月26日,早前被罢免的集团行政总裁赵怡发布“致投资者公开信”,这也是她自与呷哺的罢免争端后二度公开发声。赵怡称,呷哺上市公司至今仍未充分披露罢免实情,她有责任将有关情况和请求告知投资者。并要求上市公司未向投资者充分真实披露之前,推迟特别股东大会,请求香港联交所调查有关情况。

根据此前公告,呷哺呷哺将在7月28日的特别股东大会上审议罢免赵怡执行董事的议案。

赵怡7月26日公开信截图。

上述公开信指出,呷哺上市公司的主要业务运营实体为通过呷哺呷哺餐饮管理(香港)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的呷哺呷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呷哺公司”),而呷哺上市公司对北京呷哺公司监管不足,治理存在缺陷和风险。

据赵怡称,她于2021年5月发现,北京呷哺公司董事会成员和总经理于2019年5月发生了变更,董事会成员有三人,包括呷哺上市公司董事长贺光启、贺光启妻子陈素英、以及陈素英侄子刘冠纬,刘冠纬同时任北京呷哺公司的总经理和法人,而呷哺上市公司董事会对上述变更并未知悉同意。此外,刘冠纬还担任了贺光启个人全资持有的茶饮品牌茶米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和法人。而她曾向董事会提议通过一定方式改变北京呷哺公司董事会和总经理现状,此提议在呷哺上市公司5月27日和6月11日两次董事会上都遭到贺光启反对,并于6月11日董事会上提议罢免她执行董事的职务。

因此,赵怡要求推迟7月28日审议罢免赵怡作为执行董事的特别董事大会,以保障投资者知情权;要求呷哺上市公司进一步披露采购控股股东(即贺光启及关联人士)所控制的关联公司牛羊肉情况。她同时透露,已对解除其合同一事提起劳动仲裁。

赵怡的公开信事实上是针对呷哺上市公司同在7月26日发布的补充公告。

呷哺上市公司的补充公告强调了三点:第一点,针对北京呷哺公司高层的委任和罢免,并无严格要求须取得呷哺上市公司(即香港呷哺)或本公司董事会的决议。

第二点,呷哺呷哺自控股股东所控制的关联公司所购买的食材,占集团整体原材料及消耗品总量不足5%,且牛肉及羊肉供应商为独立于呷哺上市公司及关联人士的第三方;而与贺光启个人持有的茶米茶的关联交易,早前赵怡以董事身份已批准。

第三点是,罢免赵怡与企业管制的问题无关,主要还是因为集团下若干子品牌的表现未达到董事会预期,且赵怡的管理方式和理念与董事会存在差异。

无论是赵怡的公开信,还是呷哺上市公司的补充公告,矛头都聚焦在两个关键问题上:呷哺集团的原材料采购,以及茶米茶与呷哺之间的关联交易。而呷哺集团一些离职员工认为,茶米茶及所涉及的原材料和供应链利益问题,或许是赵怡与贺光启的主要矛盾点。

曾有前呷哺员工对中国网财经表示,赵怡被罢免可能与她反对茶米茶与呷哺集团的关联交易,动了创始人贺光启的私人奶酪有关。早前赵怡不满意茶米茶的业绩表现,一直不赞同集团对茶米茶的扶持。

茶米茶作为贺光启个人全资持有的独立品牌,原有的独立门店大多都陆续关店,现有销售点大多依托呷哺呷哺和湊湊门店。而茶米茶坪效低于经营火锅的坪效,会增加呷哺自身运营门店的费用。目前新开的呷哺火锅门店都搭载茶米茶的销售点,且不少销售点占据了呷哺和湊湊门店入口处最好的位置,这实际上是利用呷哺上市公司的供应链为贺光启的个人公司节省运营成本。

茶米茶门店。

界面新闻查询发现,茶米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在天津注册成立,由贺光启通过茶米茶(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持有。

根据呷哺集团与茶米茶签订的关联交易,呷哺集团与茶米茶(香港)分享来自于集团餐厅出售茶饮及茶食收益的5%,而呷哺今年1月的持续关联交易公告显示,2019年10月至2020年底,呷哺集团与茶米茶分成的收益总额为2360万元。

事实上,呷哺集团的罢免风波从几个月前便开始了。

我们早前曾报道过呷哺呷哺集团的高层人事变动:今年5月21日,呷哺集团发布公告,宣布解任赵怡作为行政总裁的职务,理由为“若干子品牌表现未达到董事会预期”。此后在6月14日,呷哺进一步发公告称,董事会决定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以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建议罢免”)。

当时呷哺集团给出的罢免理由与7月26日公告一样,主要是管理方式差异及子品牌未达到预期。

而据新浪财经对呷哺呷哺已离职前高层的采访,赵怡离任并非由于“子品牌表现未达到预期”,呷哺内部高层的动荡是集团内部矛盾和内耗所致。自媒体“筷玩思维”则报道称,赵怡对各项财务指标管控较严,导致所有的甲方、包括房租水电等全部付款,以及员工的大额报销迟迟得不到签字,进一步引起呷哺呷哺与甲方关系的恶化。加之呷哺呷哺品牌影响力减弱,呷哺和很多商场的关系都不太好。

此后,赵怡曾在朋友圈发布个人长声明,对呷哺罢免一事作出首次回应。她表示,子品牌未达到董事会预期的理由并不准确。她在2019年8月29日到2021年3月管理期间,呷哺控股的市值大幅上涨;在2019年面临关店和业绩下滑的问题时,她带领团队在2019年下半年扭转颓势;2020年发生疫情后,呷哺品牌在5月到12月的餐厅利润率不断突破,与湊湊餐厅利润率齐头并进。此外她领导的公司子品牌inxiabu其合生汇门店销量位居公司千家店前列,并非未达到预期。

呷哺内部的争议和罢免风波也对其股价带来了很大影响。截至7月26日收盘,呷哺呷哺今年以来股价已经暴跌超60%,报6.76港元,市值较今年高点已蒸发220亿港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