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谷生态摘牌、实控人失联,招商资管这只新三板定增产品遇到麻烦了

泰谷生态摘牌、实控人失联,招商资管这只新三板定增产品遇到麻烦了
2021年09月18日 18:12 界面

记者 | 吴绍志

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的消息,让新三板公司们迎来市场巨量关注。鱼龙混杂的市场中,有的公司股价飞涨,有的却面临摘牌退市,牵涉其中的资管产品冰火两重天。

近日,招商资管发布公告,旗下产品招商智远新三板分级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简称“新三板分级1号”)投资标的泰谷生态(430532.NQ)自2021年8月30日起复牌进入摘牌整理期,经过10个交易日后,泰谷生态于9月13日终止挂牌。

招商资管表示,作为产品管理人,在产品存续期间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以及产品合同约定履行相关职责,包括但不限于对投顾的尽职调查、销售适当性管理、投资标的审批、信息披露工作。后续,招商资管将根据监管规定和合同要求履行信息披露职责,积极跟进此事,妥善处理资产。

此外,招商资管意图将追偿的重压与投资者分担。公司提请产品投资者注意,为充分保障自身合法权益,除产品层面尝试股票处置外,投资者亦可自行通过法律途径向差额补足承诺人追偿。

产品资料显示,新三板分级1号成立于2015年11月,存续期2年,已于2017年11月终止并进入清算期,但至今未公布清算报告。

产品主要投资于新三板公司泰谷生态定向增发项目,由招商证券(场外市场业务总部)担任投资顾问。

成立时产品规模1亿元,其中,优先级A份额5000万元,中间级B份额3000万元,次级C份额2000万元。泰谷生态实际控制人曹典军及泰谷生态大股东、相关高管持有次级份额,为优先级、中间级提供差额补足承诺。

产品成立后一年,定增计划出炉。2016年12月,新三板分级1号以8元/股的价格获得1250万股(2018年送股后最新持股2250万股),并在2017年中报中一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一切似乎向着共赢奔去,直到2017年10月下旬,曹典军突然称,无法在产品到期时足额筹措全部资金履行现金差额补足义务。于是当年11月23日产品封闭期一过,立即终止进入清算期。

清算期间,曹典军仅支付了68.18万元作为优先级预期收益的补偿,并偿还了优先级委托人1250万本金,其余本金、收益和管理费用都没有下落。

招商资管表示,清算期间,由于新三板市场成交清淡、泰谷生态为协议转让方式、产品持仓数量较多等原因,产品中持有的泰谷生态无法以合理价格处置。

雪上加霜的是,2020年6月,年报“难产”将泰谷生态推到了摘牌的边缘,“难产”原因的背后让人啼笑皆非。

泰谷生态公告称,2020年4月,公司就年报推迟到6月30日披露的事宜,与原审计机构相关负责人进行协商,事务所负责人同意酌情考虑减免部分费用。但是合同签订时审计费用仍高达20万元,且出报告前必须支付全款。公司因疫情等原因经营状况不佳,现金十分紧张,最终和湖南大信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谈妥进行2019年年报审计,并于6月8日初步签订了《审计业务约定书》,审计总额为10万元。

临近年报披露,因为付不起审计费突然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对年报审计工作必然造成影响。

更为恰巧的是,与新事务所签订约定书的当天,公司的财务系统金蝶软件突发状况,服务器硬盘损坏了一块,多方求助无法恢复,以致审计工作量大大增加,年报披露无法于6月30日前完成,只能延期披露。

虽然披露过程中一再找原因,但从结果来看,截至公司摘牌,2019年的年报始终没有出炉。反而因未披露是否通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聘用新会计师事务所的事项,存在违规被处罚的风险。

与此同时,今年2月开始,实控人曹典军便处于失联状态,其创立的这家湖南首家走向资本市场的肥料企业,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为1746.87万元。

2021年8月,全国股转公司对泰谷生态股票作出终止挂牌的决定。9月9日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定格在了0.06元/股。这与招商资管8元/股的定增价相差甚远,新三板分级1号最新单位净值0.0084元,累计净值0.1588元,累计收益率-84.12%。

要不回本金的优先级、中间级投资人早已在采取司法措施。

2020年7月,中间级份额持有人青岛市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向青岛中院提起诉讼,法院宣布冻结并拍卖曹典军持有的新三板分级1号份额。

同年7月,优先级份额持有人阜阳颍东农村商业银行以招商资管为被告,泰谷生态为第三人,向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招商资管赔偿其经济损失3750万元及收益,并承担诉讼费用。最终,招商资管以管辖权异议为由成功驳回了起诉。

今年5月,阜阳颍东农村商业银行又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仲裁申请,目前深圳国际仲裁院已受理。

针对后续产品处置问题,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招商资管方面,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