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热炒人福医药安全套概念 全球1亿缺口助杰士邦雄起?

A股热炒人福医药安全套概念 全球1亿缺口助杰士邦雄起?
2020年04月10日 12:07 正经财经圈

近日,曾因给股东赠送安全套的人气概念股人福医药,近期可以算是扬眉吐气,因旗下安全套产品“杰士邦”再次重回大众视线。近日涨势喜人。

(人福医药近日K线图)

疯狂拉高的原因有部分是因为全球化的疫情导致的安全套需求疯涨。

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产商康乐(Karex)公开表示,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其在马来西亚的三家工厂已有近10天没有生产出一只避孕套,以目前的库存量来说,只能再维持两个月,这已导致导致全球范围内避孕套短缺数量达到1亿只。

供给端不给力,而人们隔离在家,需求端又需求旺盛,导致避孕套供应缺口不断加大。A股唯一正宗的避孕套概念股——人福药业,无疑成为近期最靓的仔之一。

隔离带来全球1亿安全套缺口

由于疫情隔离期间娱乐社交活动的骤减,全球最大的成人视频网站Pornhub倒是迎来了流量高峰,意大利、法国、西班牙陆续封城后的几天里,P站区域流量分别环比增长57%、38.2%和61.3%,截至3月17日,P站全球流量上涨了11.6%。

京东大数据显示,情人节期间北京、上海、广东和福建计生情趣用品成长额增长较快,其中福建和广东涨幅分别达231%、196%。

而从天猫旗舰店的销量来看,杜蕾斯月销过15万,杰士邦月销也过9万,更不用说线下被一扫而光的货架,可见需求量。

有人问,中国的安全套会不够用吗?

自产自销是足够了。

据智研咨询的报告,2017年,中国人一年使用的安全套数量就已突破100亿只。根据立鼎产业研究中心的数据,2018年,我国的安全套产量已超过157.3亿只。

全球安全套吃紧之下,作为世界第二大安全套巨头,人福医药股价能顺势涨停也就不意外。

不过,人福医药能收获这两次意外涨停其中的曲折也甚多。

失而复得杰士邦

人福医药孕育杰士邦的过程更像是一场父母之命。

人福医药前董事长王学海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做安全套的初衷。

“那时候民营企业不能上市,人福 1997 年上市,只能通过国家计生委的指标上市,国家计生委的人福技术中心就是我们的大股东,因此上市公司的名字叫人福,也一直用到今天,后来到 2000 年前后的时候,朱镕基在的时候是要求部委和企业剥离,他们退出了。

早期国家计生委是大股东,所以总要给计生委做点事儿。计生委有啥事?安全套是最大的,避孕药也是可以的,还有避孕器具,这三种我们都做了,我们几个创业伙伴,一个人做一摊,我就负责安全套的事。不过主要的市场是政府采购 90% 以后免费发放,那时市场上流通是双轨制,市场那部分份额很小,大概 10% 都不到。”

由此进行安全套业务师出有名,很快杰士邦诞生,安全套的生产进入正轨。

(杰士邦品牌名灵感来自007)

别看现在杜蕾斯是老司机,当年第一个上车的可是杰士邦。

1998年10月,杰士邦大胆地在广州市80辆公共汽车上做了一个广告——“无忧无虑的爱”。但由于彼时在国人眼中,安全套尚是令人难以启齿的边缘产品,33天后,这个广告就被工商部门发文要求撤下。

撤下的同时,也引发了媒体大讨论——安全套究竟可不可以做广告,引发舆论关注,不管怎样,杰士邦一举打下知名度。

此后的杰士邦风头一时无两。

从人福医药的年报来看也是如此,安全套业务算得上是稳定的现金牛。

(图自人福医药2004年年报)

(图自人福医药2005年年报)

尽管拥有杰士邦等于躺着挣钱,但2006年的情人节,人福医药还是把杰士邦卖了,以1.37亿元把70%的股权卖给了澳洲安思尔公司。

选择卖掉杰士邦的理由很现实,当时的人福医药正面临着现金流危机。

造成资金链危机的源头在于人福医药的“花心”,上市后的人福医药主营业务频繁变动,从计生用品到物业管理再到房地产、环保等多个方面,以至于每个领域都没有真正做强做大,且由于大规模投资收益差的原因造成了公司的资金链紧绷。

无奈之下,一手做出杰士邦的王学海决定将其出售给澳大利亚安思尔。

王学海曾在多个采访中直言卖掉杰士邦70%股权是心中永远的痛。

甚至在2013年的时候,德传投资董事长发评论给王学海:“恒瑞送抗癌药,人福送麻醉药?”而王学海示意是“给股东送套套”。之后,人福发布公告,“将向截止2013年4月14日15:00收市后持有公司1000股以上的股东,每位赠送安全套或感冒药或艾滋病快速自检试剂”,该消息一出,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被网友称之为“世界唯一,中国独有”。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7年9月,人福医药收购安思尔旗下包括杰士邦在内的全球两性健康业务板块,作价6亿美元。

不止A股 杰士邦何时全球“雄起”

这是笔划算的买卖吗?

从年报来看回归后的杰士邦这两年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来,从净利润来看,是拖了人福医药后腿的。

2018年年报显示人福医药安全套业务毛利率为57.07%,而回国后的第二年乐福斯(人福医药全资子公司,直接持有杰士邦卫生用品有限公司95%股份)营收达到16.58亿,同时人福医药安全套业务营收也同比增长177.71%,但乐福斯的净利润也只有3268.86万,净利率不足2%。

2019年半年报时由于外币汇率及融资利率的上升,乐福斯开始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形,上半年8.16亿的营业收入最后只剩下584.33万净利润。

不过此次疫情打击下杰士邦或许能有一番天地可作为也未可知。毕竟此次安全套概念都给人福医药拿下了几个涨停。

根据A股的一贯德行,出了安全套短缺的新闻之后,但凡有半点沾边的公司都会被关切到,除了人福医药,在东岳硅材(300821,SZ)、美晨生态(300237,SZ)等多个A股公司的互动交易平台下,都看到孜孜不倦的真诚发问:

对股民来说,安全套紧缺,相比危机,更像个商机。

王学海曾在与冯仑的访谈中不无感慨的说到:一个小产品,可以影响很多事。

在世界范围内来说,失去了安全套,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杰士邦曾提供10万只安全套赞助,而今年的奥运会前不久选择了延迟一年举办,如果杰士邦想要在全球范围内“雄起”,是否还能再赞助一次已推迟的日本奥运会,跻身全球知名安全套品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