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徐峥,我没有囧系列

我不是徐峥,我没有囧系列
2020年02月09日 21:18 AI财经社

编辑 /   王晓玲

全国各行各业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而被打乱了阵脚,一些早已深陷危机的行业在这次疫情面前显得更加苍白脆弱。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水逆以后,影视行业撞上这只开年的黑天鹅,行业里每一个人都面临着新一轮的抉择与考验。

2020年2月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演员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要求全行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早在1月23日,受疫情影响,七部影片就宣布同时撤出春节档;1月25日左右,横店则已暂停辖区内的所有剧组拍摄,剧组原地待命。随着这些信号的陆续发出,影视行业过去一年复苏的梦想已经宣告停工、搁浅,直至破灭。有人因此困在剧组不能脱身;有人年前工作无法动工;也有人不免感慨,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失业”。

大多数人不是撤档后能迅速找到买家的徐峥和《囧妈》,他们无法对生活和疫情说“NO”。如果说过去几年,这个行业学会了什么叫“活得久一点”,那么这个春节带来的经验是,“什么叫活下去?说白了就是有口饭吃”。

1

“年后本来会有30个剧组过来”

惠祥意 山东人 38岁 江湖民谣酒吧老板

我从来没见过横店这个样子:整个剧组全部都停拍,景区关掉了,甚至每个村每条街道都关掉了。店面也都不能营业,而且什么时候结束,也还说不清楚。

餐饮旅游现在全部都停了,景区初二关闭。初一的时候,本来大家以为没那么严重,还在开着,初二全部都关闭了。剧组的本来也还有几个在拍,现在是所有的都停了。

从横店集团那边通报的数据来看,年后本来会过来的大剧组大概会有30个左右。但是现在肯定过不来了。去年所有人在过年以前都是满怀期望的,盼着剧组过来,整个横店回暖,但是,现在一切又都化为泡影。

现在根本谈不上工作状态,因为没有人在工作。我把客栈和酒吧都停了。本身去年大环境就不好,基本上入不敷出,能够生存就已经很不错了。年假收入本来能够占去年营收的四分之一。

我的客栈每年的开支大概会在10万块钱以上,酒吧的开支一年会在30、40万。收入主力其实还是剧组居多,游客占少部分。酒吧今年刚开了一周年,营业额还可以,但成本也摆在那里,要付房租水电,要付员工工资,一个月差不多3万左右。去年剧组少,游客也少,本来就只能勉强支撑着酒吧,但我也只能干着急。

图/受访者提供

现在就是盼着疫情能尽快控制住,然后我们就开始可以抓紧营业了。两个店得赶紧开始营业,好歹得生活。在横店,生活的压力非常大。

我自己也做影视投资,本来年后有两个项目,一个网络电影和一个系列剧,和别的制片公司一块牵头在做,现在也停在这里。年前基本谈妥了资方,一直在修改剧本,修改好了本来就可以启动。

大家都各自隔离在各自的家里。最近我们这几天都很默契地没提这个事,心里可能都在琢磨什么时候能开工,但短期内真的很难。

说实话,我2002年拍戏到的到横店,2015年开的客栈,2018年底开的这家酒吧,对这些事,我觉得有没有准备和打算都不重要,因为你能怎么办?生活还是要继续,该吃饭还是要吃饭,该花钱要花钱。只能说,你必须要接受。

疫情过后,我肯定就是正常开始营业,然后把项目正常做起来。现在横店还没听说过有确诊的,东阳市倒是有确诊的几例,但是听说也有治愈的。

2

“我和剧组困在村子里半个月了”

夏明明 北京人 26岁 演员 

我现在是在一个院线电影的剧组,2020年1月1号进的组,就在福建这边一个小村子拍摄。本来按计划是要跨年拍摄的,一直拍到2月中旬,我们都知道自己年三十回不了家。

疫情的消息开始传播到我们这里时,剧组还在拍戏,就是大年三十那天。第二天本来照常要继续工作的,但是突然有人来通知我们所有人都要停下手头的活,什么也不能干了,剧组就这么停工了。

当时看朋友圈几个在横店的朋友说他们也都停工了。我们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就都回到了住所。这个剧组是包吃住的,现在停工之后演员的基本工资(大概每个月四五千块钱)是不发了,会继续包吃住。

图/视觉中国

我们同组的一些人现在也挺焦虑的,因为好多人都要还信用卡,我也是要还的,但现在没有收入,所以很焦虑什么时候能开工。另外也担心后面没有戏可接,一般我们在拍这部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找下部戏了,但是现在大家都处于停工的状态,谁也没心思想后面的事情。

我大学学的是新闻传播专业,毕业一直在做编导,做过很多不同类型的节目,一直属于幕后型的工作者。但打小一直想做演员,这是我小时候的梦想。

2018年下半年的时候,我终于鼓起勇气辞职了。我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最初辞职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和奶奶说。好在去年底的时候还是把事实告诉了奶奶,不然现在我还得跟奶奶解释为什么过年不回家,为什么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时候还在外面跑。

刚进入演员这个行业的时候,大家都告诉我,赶上行业最差的时候,没有戏拍。而且演员都要有一套资料卡的,我也没有。因为没钱拍,就请当时做编导的前同事在工作的棚里拍了一套,其实拍的不太好看,图是我自己修的,没有把脸修小,效果不是特别好,就那么发出去应聘了。

我的第一部戏是在一个网大的剧组做跟组演员。工资很低,那趟戏跟下来最后只有两千块钱的工资。去年下半年的时候,经朋友介绍进了一个电视剧的剧组,本来是做跟组演员,属于听候差遣不一定能出镜那种,但后面阴差阳错有了角色,在戏里加了不少台词。很多朋友当时都跟我说等这部戏播了,说不定我能有更多机会。

现在看这些都是后话了,在朋友圈里看不少行内人都在调侃自己,说打光的、摄像的现在不如做口罩的,大家也是苦中找乐。先不说后面的工作,我现在就是迫切的想要赶快拍完戏回家。

我现在每天都要给我奶奶打视频电话,叮嘱她注意防范。我奶奶比我还着急,生怕我在外面不注意身体。口罩确实买不到了,停工的第一天我就去买口罩了,一个N95已经卖到39块钱一个,我没舍得多买,就买了一个,结果这几天去已经卖没了。

我们现在只能等,一直没有给复工的通知。大家不敢回家,一个是回家要隔离14天,再一个是,我们也不知道回家的钱剧组给不给报销。剧组也不希望我们回去,因为担心再召集就集不齐了,所以宁可包大家吃住。

图/视觉中国

身边人看待这个事情都挺焦虑,但我也觉得或许是个机会,现在所有剧组都停工了,大家都在等着复工,目前看可能还得有一段。但是有些戏原本定在四五月份开机的,肯定不会等前面这些因为疫情耽误时间的演员,他们排期都是定好的,所以肯定会另找演员,我想到时候或许也会是个机会吧,会有一个井喷开工的现象。

我的性格一直都比较乐观。

3

“演员也要有口饭吃”

沈雪炜 浙江人 50岁 演员 

现在横店应该至少是有二三十个以上的剧组,包括电影、电视剧、网大剧组都在原地修整。

从大年初二初三开始,横店正在拍摄的剧组全面停工,影视城也基本上关闭了所有的景区和摄影棚。但大家都不敢走。一方面是因为剧组人员都很多,如果都撤走,对疫情控制不利,另一方面,正在拍摄中如果剧组解散,再将来重组困难比较大。

形势这么严峻,据说是因为东阳市有一个确诊病例,是一个公交车司机。所以整个横店疫情控制都很严格。今天我出门买菜都已经要配出入证了,小区物业发的。整个影视产业还没有真正的回暖,这下又是雪上加霜。

我是浙江嘉兴人,现在安家在横店,所以一直在横店修整。我去年也比前年接的戏少了三四成,但还是有戏接。今年我本来计划多接点戏,多挣点钱,本来年前都有好几个剧组在跟我接洽,准备在过完年就要开机拍摄的。

这是一个意外的打击,横店影视集团年前还发布了利好消息,盖了100多个摄影棚招揽剧组,现代戏影视棚免费,年代古装戏降至6毛至8毛一平。年前我还听说,有10到15个大型剧组入驻横店的消息。

图/视觉中国

现在横店没有那么多人,去年同时在拍摄剧组大概是一二十个,以前最旺盛的时候一年有六七百部影视剧,那时最多可能会聚集两三万演员,现在不需要那么多群众演员了,人就少了。

横店和其他城市的影视基地不一样,比如说群众演员都是职业的。以前横店一年几百上千部的影视剧拍摄,群众演员也不需要去做其他的工作,完全可以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目前横店驻留的群众演员大概有5000至8000人。

现在的情形,对这些人来说是一个考验,尤其是生活上。你天天要等米下锅,要还房贷,要还信用卡,工会的关怀和之前发的补助只是一个心意(注:此前横店影视城称,在停拍期间,将向在横店的演员公会前景群演和普通群演每人提供一个月的300元租房补贴和200元生活补贴),但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前几天传闻有一个群众演员被确诊了,大家都很紧张,后来发现是普通感冒,才松了一口气。但就我的感觉,大家都等不起了。一个大的剧组,比方说一个院线电影或者一个大型电视剧的剧组,动不动就七八百号人剧组演职人员住在宾馆里边,你随便掰掰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多少钱。除了一日三餐,一台摄影机租费都好几万,一个大剧组一天开支几十万不是信口雌黄的事。

我希望横店可以考虑封城拍摄。在横店拍摄停了一半的剧组, 除了演员拍摄的时候不可能戴口罩拍摄,其他工作人员可以都戴口罩。因为目前横店没有一例确诊病人。

现在影视城里这么多剧组这么多人,我想的是怎么能让大家有口饭吃,说白了就这样。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