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硬扛的底气从何而来?

德国硬扛的底气从何而来?
2020年03月23日 19:51 AI财经社

编辑 /   嵇国华

“你们家卖蝙蝠汤吗?”

两个月前,疫情的战火尚未席卷柏林,街上人头攒动,李俊正在自己开的中餐馆里照顾生意。餐厅里一位衣冠楚楚地日耳曼人挂好方巾,准备点餐。他转过头看着长着一张中国脸的李俊,挤眉弄眼地向德国籍服务员询问,你们这里有蝙蝠汤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他进一步追问,那你们这里有烤蝙蝠吗?“就是电视上说得那种,中国人常吃的蝙蝠。”

“疫情在中国爆发,科学家还说是从蝙蝠身上来的,许多外国人就觉得这是一种中国人吃蝙蝠吃出来的病。在他们眼里中国人本来吃的东西就杂,根本就不觉得这个逻辑有问题。”提起春节前这一幕,李俊仍然哭笑不得。

事实上,就在这位德国人一脸天真地和中餐馆老板开玩笑时,新冠病毒已悄然袭击了德国。

1月27日,德国出现了第一例新冠确诊病例。在巴伐利亚,一位从未到过中国大陆的汽车零件供应商雇员,成为了第一名被确诊的德国人。1月21日,他与一名来自中国的女同事共同参加了一场会议,遭到感染。此后,在与他有接触的人群中,出现了16位确诊患者。

这不仅是德国第一例确诊病例,也是欧洲首例人传人病例。德国的防疫体系迅速启动。经过快速检测加隔离诊疗,这颗小火苗被紧急掐灭。此后,虽有零星病例出现,但德国境内未曾出现过大规模传染情况,直到一个月后,意大利在疫情中沦陷。

尽管伦巴第人在疫情之下表现得十分英勇,新冠病毒仍然跨过了阿尔卑斯山。与之接壤的瑞士首先受到影响,随后是德国。

2月25日,北莱茵-威斯特法伦洲的恩思贝格县最先被疫情袭击。首例患者在确诊前与妻子一同参与了当地的一次被称为“玫瑰星期一”的天主教狂欢节,和他们一起狂欢的共有400余人。

他的妻子以及与他们有密切接触的另一名夫妇被先后确诊。26日,德国联邦国防军也表示,一名士兵与北威州的患者有过接触,已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

这又是一起典型的人传人病例,新冠疫情在这座仅有25万人口的边境小城率先爆发,随后,德国西部的各个州相继报告出了确诊病例。也是在25日,巴符州一名从意大利米兰度假归来的男子感染了新冠肺炎。26日,该男子的旅行女伴及她父亲,均确诊被感染。

巴符州位于德国南部,与瑞士接壤。26日晚间,当地又有一名32岁的患者确诊感染。此人曾去过意大利的科多诺,与其他3名感染者没有任何关系。按照中国卫生部门的说法,输入型病例也来到德国了。

自3月14日起,德国各个联邦州先后下发通知,将从16日起关闭学校,停止教学活动,德甲联赛也将暂停至4月2日。

柏林开始出现囤货现象。和国内一样,消毒水和口罩在当地是卖得最快的产品,不过好在超市会及时补货。德国卫生部门会每天在官网更新一个“囤货指南”,告诉人们吃什么会拥有足够多的营养,每天在屋子里喷洒多少消毒水会在不影响人体健康的同时杀死病毒。

街上戴口罩的人也开始多了,李俊也正是从这时起察觉到疫情在德国迅速蔓延。在此之前,德国的街上是没人戴口罩的,他目睹过一位戴口罩的华人走在街上被警察拦住,遭到训斥。

图/视觉中国

德国人认为口罩解决不了病毒,只有得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如果接触就会传染,那超市的收银员是每天接触人最多的,但他们几乎不戴口罩”,李俊认为,这是德国式的天真。

学校关闭后,电影院、酒吧、餐馆等公共设施的经营也被暂停。在疫情相对较弱的柏林,李俊的餐馆被告知每天只能营业到晚上6点。这对依赖夜间经济获利的餐饮业无疑是中大打击。李俊决定关店歇业。

在柏林开一家像样的餐馆,每个月房租、税金、人员开支、水电费加在一起最少也要15万人民币。疫情打断了经营,却打不断房租。李俊与房东的在停业期间房租豁免的谈判进行的并不顺利,好在德国政府出台了对中小企业税金减免以及经营补贴的通知。

不过,德国民众想与政府沟通需要透过写信联络,一来一回起码花掉三四天,李俊想拿到这笔钱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阻击战开始

疫情在北威州的小镇突然爆发,形势急转直下。

3月7日,在门兴格莱德巴赫,这座距离海恩斯贝格县不到10公里的城市中,上演了一场德甲的强强对话。排名联赛第四的门兴格莱德巴赫主场对阵联赛第二的多特蒙德,5万多名观众涌入普鲁士公园球场。

图/视觉中国

在州政府及卫生部门都认为比赛应当空场举行时,门兴格莱德巴赫当地政府评估风险后,认为这不会构成大规模传播,于是比赛照常。在球场的洗手间中,俱乐部贴上了球迷洗手说明,除此以外,到现场的德国人再也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

尽管已经出国多年,久居北威州的徐蕾仍然与国内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她听说门兴格拉德巴赫有5万人聚集观赛的时,差点忍不住骂了脏话。这回德国人可刹不住车了。

处在风暴眼的北威州是全德国最早宣布停课的联邦州,“新冠假”的出现让学生们十分兴奋。趁着社区尚未封锁,三五成群的在街上游荡、踢球,令熟知病毒传染性的中国人心惊胆战。徐蕾全副武装在野外溜娃时,甚至碰到了两名德国人毫无防护的在河里游泳。

图/受访者提供

德国人的怠慢给予了病毒趁虚而入的机会。3月7日全德国仅有800例确诊病例,仅仅11天就宣告破万,增速几乎与意大利持平。病毒以闪电战的形式攻入德国,最终令德国陷入社区传播的苦闷巷战。

被当地华人称为“德国钟南山”的权威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承认,“这不是一次冲刺跑,而是一场马拉松。”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对公众直言,由于至今没有特效疗法或疫苗,政府能做的只有放缓病毒传播的速度,为研发药物和疫苗争取时间。

德国正在滑入社区传播的陷阱,可形势似乎并未失控。在中国待了六年的德国留学生艾比在上周收到了大使馆的邮件,文中表示,现在各国政府的政策在逐渐严格,航班也会越来越难坐,希望在世界各地旅行的德国人尽快回国。

“现在看疫情的话,虽然德国的确诊数字每天都在增加,和其他的国家比,我们的死亡率很低。”艾比的家在德国西北部的一座海滨城市,当地政府已经开始对民众进行社交隔离。作为归国人士,艾比正处于隔离期,这让她想起来春节期间在南京的种种经历。

如艾比所言,德国卫生系统的收治能力领先于全欧洲,这也使得德国在确诊病例逼近2万人之际,死亡人数仅有68人,死亡率仅有0.2%。

统计数字显示,整个德国拥有2.8万张重症床位,其中2.5万张带有呼吸机,全英国也只有4000张ICU病床。德国还建立了全国性的数据库,所有医生、医院以及个人,都可以上网查询哪里还有为病人提供给呼吸机的重症监护床位。每家医院和诊所必须随时上报目前自己可调度的床位数量。

按照德国的政策,如果医院为重症病人使用呼吸机,每天该医院可以获得大约8000欧元的补贴;若使用三周,可以获得5万欧元的补贴。

即便如此,德国的医疗体系仍然在承受着较大的挑战。3月17日,柏林市政府宣布将将临时征用柏林会展中心场地,建造模块化新冠病毒肺炎专科医院。据报道,柏林“方舱医院”建成后可提供1000张医疗床位,专门负责隔离和治疗“急需入院救治”的感染者和重症患者。工程预计将在30天内完工。

早在1月,中国科学家们破解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后,德国就已准备好相关检测和诊断所需关键信息和材料,并及时把相关费用纳入了医疗报销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有着一套分布广泛且高效的实验室制度,有执照的实验室都有进行病毒检测的资质,所有实验室地位平等。首当其冲是大学实验室,从一开始就积极行动起来,同时帮助附近的执业实验室推进病毒检测。

世卫组织紧急卫生事务项目执行主管瑞安评价德国的检测系统“十分激进”,也正因如此,很早就确诊了更多温和病例。德国还与世卫组织合作,为世界多国组装了新冠检测的试剂盒。有媒体报道称,德国每天可以做1.2万次新冠病毒检测。

德国全国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NASHIP)在1月就在相关规定中表示,新冠病毒的检测是获得财政支持的。

但据李俊了解,在疫情爆发前期,如果没有疫区接触史的患者想要参与检测,所花费的代价的昂贵的,每次检测的价格在50欧元左右,一直到后期才降至10欧元上下。不过得益于德国的全民医保制度,民众一旦确诊,将获得免费治疗。

德国联邦防疫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维勒多次喊话那些不听话的德国人,警醒他们不要因德国的超低致死率而散漫。

徐蕾的一位住在杜塞尔多夫的宝妈朋友在微信群中表示,公司老板已经下发用于隔离期间证明身份的出入证。

维勒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强调,如果民众不遵循政府发布的公共卫生指导方针,病毒的传播速度继续加快,德国的确诊人数可能在数月内达到1000万例。

联邦制的取舍

“德国是一个连停球赛都怕老百姓不开心的国家。”

在疫情爆发的前期,德国媒体频繁提到了一个词是“verhältsmäßig”,翻译成中文就是权衡。所有政策要在谨慎评估、权衡下推行,权衡政策施行和经济损失之间的关系;权衡一旦提前采取严厉措施和老百姓民怨沸腾之间的关系。

徐蕾认为,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和政令也是德国防疫政策下最大的软肋。同样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联邦州,巴伐利亚州的反应是最快的,但北威州却反应滞后,一片混乱。

德国《图片报》整理了全德16个州的防疫措施。其中巴伐利亚州是全德第一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联邦州,巴伐利亚的米特泰希市又成为全德首个宣布“禁足令”、限制居民出行的城市,居民没有正当理由(如购买食物、看医生、援助他人等)不得离家,通勤者须携带雇主证明。

重灾区北威州则相对自由,该州家庭部部长表示,如果民众不遵守必要的规则,将就进一步措施进行讨论。

这种步调不协调的局面源自于德国法律中对于医疗卫生和教育权利的厘定。

根据前总理施罗德任内颁布的《传染防护法》,16个联邦州、各地方政府和卫生部门负责制定具体防疫、抗疫措施,拥有下达指令的权力。联邦政府仅提供框架条件的支持和专业建议,无权强制联邦州执行某项指令。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朱苗苗撰文介绍,巴伐利亚州目前已经依照《传染病防护法》建立了76个地方卫生部门,它们拥有决定是否关闭学校、哪些人必须或者如何被实施隔离等权力。

除此之外,德国联邦政府还在2007年制定了针对流感疫情的“大流行病计划”,各州也都有自己的“大流行病计划”。这两种体系的叠加造成了只有各地的卫生部门知道当地的实际情况,也只有他们能够做出争取的决定。

朱苗苗指出,针对于季节性流感防控,这种体系是有效的,各地区特点积累了足够经验。但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新形势下,地方力量可能迅速超负荷,急需要国家层面的统筹与协调,甚至直接指挥。

因此,德国媒体在批评政府的疫情应对措施时普遍认为,各州过多考虑各自利益而不顾全局,联邦政府缺乏整体形势的掌控力。但也有德国人提出观点,如果出现封城,全城人员居家隔离,无法在家办公的医护人员的孩子谁来看管?养老院中的老人由谁照料?

正因如此,依照德国的现实情况,按部就班地去推行既定决策,用各个地区分而治之,让水滴汇成江海。

经历过中国抗疫全过程的艾比也认为,德国眼下的防疫政策确实比较多,而且十分复杂,所以需要修正的时候比较难,需要不断调整细节。

“德国现在经历的事情和中国疫情刚刚爆发时发生的很像”,艾比表示,在她的家乡经过政府的不断教育,人们已经能够待在家里不出门,公共场所也全部被关闭,口罩吃紧的情况也被扭转,许多年轻人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不出门挑战,“谁出门谁就很low。”

图/视觉中国

在艾比眼中,防疫细节的不断调整也恰恰是德国人严谨的体现,做事情要按照既定的正确方式来做,发现问题再及时调整。其他国家的人可能一时间难以理解这种思维方式,但对大多数德国人来说,这恰好是最能接受的一条路。

3月21日,总理默克尔出现在经常光顾的柏林的一家HIT超市,如往常一样,自带购物袋,身上穿的还是前几天前电视讲话的那套西服。她买了一包卫生纸、一瓶葡萄酒,还有沐浴露等生活用品,全过程没有佩戴口罩或者其他防护用具。

但由于近日曾接触一名感染新冠病毒的医生,默克尔3月22日决定立即“居家隔离”并接受检测。

德国联邦政府也在3月22日与各州达成共识,宣布新的抗疫措施:在未来至少两周内禁止两人以上的公开聚集,除非是家人或住在同一居所,或是与工作有关。其他措施包括餐厅只提供外卖,而理发, 美容, 按摩和纹身等有人际接触的店铺必须关闭。

“德国人对自己的国家很骄傲,但我们往往不愿炫耀这种骄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无条件相信政府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策,只要保持冷静冷静,问题才会被正确解决。”艾比说。

(李俊、徐蕾、艾比等人均为化名)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