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水氢发动机背后老板:迷恋造车更甚贾跃亭,将为水氢申请专利

起底水氢发动机背后老板:迷恋造车更甚贾跃亭,将为水氢申请专利
2019年05月24日 15:42 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5月23日,青年汽车的一辆水氢发动机在南阳正式下线。人们感叹上世纪80年代“水变油”再次上演。据《南阳日报》头版文章表示,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规划首期投资81.63亿元。

对此,涉事公司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对媒体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5月24日上午,庞青年甚至还表示:“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研发成本保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能行驶300-500公里,后续可能申请专利。”对此,南阳工信局则表示:发动机尚未验收,报道有误。

造车的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可谓声名在外,由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以51:49股比合资成立。作为主导者的青年汽车,以曾骗取石嘴山政府、鄂尔多斯政府政府的煤矿,获利数亿元而闻名。2006年时,它还曾击败沃尔沃、奔驰等巨头,拿下北京奥运绿色大巴中800辆订单的500辆。但这些项目大多无疾而终。

从放牛娃到车企老总,庞青年的飞跃堪比中国最传奇的造富故事。他既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曾获中国经济年度人物50强、十大风云浙商等殊荣。2011年,他以40亿元身家荣登胡润富豪榜,在长三角排在周晓光之后。

庞青年造车史:放牛娃闯出40亿元身家

庞青年生于1958年,放牛出身,1964年起参加工作,1979年在老家浙江台州办厂生产胶带,1986年又在浙江磐安县开化工厂,生产手推车、自行车和摩托车的轮胎,并因此与汽车业有了交集。1993年,庞青年成立浙江杭通集团,1996年又成立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自己担任董事长,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汽车生涯。

汽车确实是庞青年的福地。2000年,成立仅4年的青年汽车与德国尼奥普兰公司合作,成立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生产单价超过130万元的尼奥普兰豪华客车。这种客车一度在80万元以上的豪华客车市场占据70%份额。

2004年,青年汽车又与中国贵州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入主贵航云雀。通过贵航云雀,庞青年在2005年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开始引进国外技术,生产和销售青年莲花汽车。此时庞青年搅混水的功夫开始显现。

青年莲花汽车是否蹭了英国著名跑车LOTUS莲花的名声?庞青年解释说:(我们)其实是获得了英国莲花汽车的授权,可以用它们的技术和品牌。但工商信息并未显示出英国莲花入股。

2011年,英国莲花以“路特斯”中文名进入中国市场,路特斯中国总裁兼CEO张力宸特意辟谣:“青年莲花和我们风马牛不相及。”马来西亚宝腾汽车公司总经理赛再纳·阿比丁在现场澄清:“路特斯中国是英国路特斯品牌在华的唯一合作伙伴,与青年莲花没有任何关系”。但青年莲花高管还是向媒体表示:(我们)渊源都是英国莲花汽车。

在贵州云雀上,庞青年也被质疑1亿元接手了个“烂摊子”。这家公司由贵州航天工业有限公司与日本富士重工业合资成立,到2000年只生产了1470辆汽车,十年累计产量1.2万辆。青年汽车希望借此搭上日本富士重工业,但遭对方拒绝和否认。当时媒体仍报道说,“即使贵航云雀是个烂摊子,(能拿到汽车生产资质)对庞青年来讲,也是很便宜的。”

在质疑声中前进的青年汽车,2006年迎来了翻身的机会。当时北京为了打造“绿色奥运”,决定淘汰尾气排放大的城市客车,订购约800辆“绿色大巴”。青年汽车在招标中打败沃尔沃、奔驰等国际公司,拿下了800辆汽车中的500辆,一战成名。

“这可不是因为我们搞价格战”,庞青年自豪地说,自己的中标价高出平均中标价10%。从2005年到2011年,青年汽车陆续中标4次1300多辆奥运用车,占到北京低地板车的59.1%。

“比贾跃亭更迷恋造车”,曾圈煤圈地数亿元被起诉

北京奥运用车中标,成为庞青年人生的分水岭。“中东那些产油的富国,原来只从发达国家进口豪华型的客车,现在他们把目光转向我们了。”

从2009年起,青年汽车开始高速扩张,欲投资444亿元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连云港等都在此列。

最能体现出庞青年手腕的是宁夏石嘴山、内蒙鄂尔多斯两个项目。按照规划,青年汽车的氢能源产业需要工业废气、煤炭地下气化制氢配套。2010年,青年汽车允诺在石嘴山投资267亿元,建立汽车基地,换来当地政府配套给它的煤矿。

但2013年有媒体去探访,发现当地投资只有“青年曼卡”项目投产,乘用车项目动土两年只完成钢结构建筑,被当地人讽刺为“铁框框”,发动机、变速箱、铸件、汽车玻璃项目则不知所踪。掌握煤矿的石嘴山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庞青年担任董事长,两年收入9.5亿元却发不起百余人工资,成为当地的一大不稳定因素。2013年煤炭行情大跌,青年汽车干脆撤出了石嘴山。

对鄂尔多斯政府,青年汽车则在2011年高调与瑞典瑞典萨博汽车洽谈并购合资事宜,并与鄂尔多斯政府签订投资协议:如果收购果瑞典萨博汽车成功,就投资预计200亿元鄂尔多斯东胜区生产汽车。

2011年12月,萨博汽车子瑞典申请破产获批,青年汽车收购失败并损失1.1亿欧元。鄂尔多斯配置给青年汽车的6亿吨煤炭和10亿吨煤炭,其中一部分被青年汽车计划销售给亿佳合公司,作价31亿元。但由于鄂尔多斯相关方以诈骗罪报案并立案,最终庞青年主动提出“返还定金”,此事再无下文。

在贵州六盘水、江苏连云港、山东济南,青年汽车无不如法炮制,以投资建汽车基地为名分别拿地1034.67亩、877.17亩、拿投资5.3亿元。但这些基地迟迟不开工投产,六盘水市工商联在当地两会上点名批评青年汽车,连云港则收回了闲置土地,济南干脆起诉青年汽车要求赔偿5.3亿元。

在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后,有媒体评论庞青年“比贾跃亭更迷恋造车”。有媒体统计,青年汽车经司法确认的债务有:欠石嘴山矿业集团1400万元,欠中国银行泰安高新区支行3000万元,欠光大银行济南分行1.7亿元等。庞青年本人则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限制消费,最近一次是2019年4月18日。

但在长达20年的造车生涯中,庞青年不乏信徒:他曾被评为2006中国经济年度人物50强、2006年度十大风云浙商,青年汽车则荣获中国客车企业十强、中国机械工程业500强、国家级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火炬计划等殊荣。2011年的胡润富豪榜上,庞青年以40亿元财富位列长三角135名,排在周晓光之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