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中国困局:有人坐引擎盖哭诉漏油,有人买新车15分钟轮胎飞了

奔驰中国困局:有人坐引擎盖哭诉漏油,有人买新车15分钟轮胎飞了
2019年07月20日 09:31 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自西安奔驰女车主坐车盖哭诉维权事件后,奔驰就被冠上了“夺命”的标签。而有意思的是,奔驰总能用事实一次又一次命中“夺命”的坑。

7月18日,一条“奔驰新车开15分钟轮子掉了”的微博热搜,再次将奔驰的质量与售后问题摆在台前。

据当地媒体报道,7月16日,广东深圳一位王女士以59万元的价格买了一辆全新的奔驰GLC300L。然而,新车刚从车行里开出15分钟就出现“要命”故障,车左前轮与车身分离,轮胎掉了。这相较于新车开不到一公里就漏油,也是不逞多让。

工作人员表示,此次“飞胎”事件在全国属于首次,在没有检测之前,责任划分不确定,如果是厂家问题,一定会负责。车主也选择等检测结果出来之后,再做进一步处理。

“飞胎”是首次,但有关奔驰的“夺命”往事并非首次,不论是120km时速蒙眼狂奔的传闻,还是陕西女车主坐上引擎盖哭诉的事件,都让奔驰一次又一次遭遇严重的信任危机。

奔驰的引擎盖

西安奔驰女车主坐车盖哭诉维权事件,是奔驰口碑断崖式下跌最重要的节点。

2019年4月9日,一段女子坐在奔驰引擎盖上哭诉维权的视频流传网络,据AI财经社此前了解,视频中的女车主在西安利之星奔驰店花费66万元(首付20万,贷款40余万)购买了一辆新车,刚出4S店,开了不到一公里就发现发动机漏油。过去15天后,当事女车主多次催促销售人员,方案从赔款到换车,最终提出的解决方案是新车换发动机,说这是国家三包规定。女车主被逼无奈,到店里维权。

4月13日,在西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高新分局主持下,女车主与奔驰方工作组进行了协商,在沟通协商时还指出,被4S店“欺骗”称“利息低”,做了奔驰金融贷款购车,并支付了15200元“服务费”。利之星奔驰4S店未提供该笔费用的正规发票,只给了一张收据,等问题。

与此同时,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自近期获悉客户的不愉快经历以来,公司高度重视,并立即展开对此事的深入调查以尽可能详尽了解相关细节。无论怎样,都对客户的经历深表歉意。公司已经派专门工作小组前往西安,将尽快与客户预约时间以直接沟通。

在刚发出的第二天,据河南媒体报道称,来自河南郑州的王女士,花费了近四十万在“郑州之星奔驰4S店”购买了一辆奔驰C260车型,提车后不到24小时,车辆在正常行驶中,突然出现了”方向盘无法转向“问题,郑州之星奔驰4S店将车辆拉回检测后,鉴定为”方向盘助力系统失效“,并通知王女士为其车辆更换问题配件。

报道称,王女士认为刚购买的新车就出现问题,还需要更换配件维修觉得非常荒唐,并向“郑州之星奔驰4S店”提出退车或换车的要求,而店方相关负责人在收到王女士及家人的退换车要求后,并没有做出正面的处理态度,且店方认为自己也是按照国家“三包”规定解决处理该事件。

对于4S店的态度,王女士则表示,“非逼我坐引擎盖上哭诉才解决?”

6月11日,西安维权女车主维权的最终结果出来了。提回同款新车,退还1.5万元服务费。对于在引擎盖上才能解决问题的奔驰来说,品牌形象大受影响。

质量问题不断

质量问题一直是奔驰无法回避的问题。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目前,中国市场仍是奔驰在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市场,也是唯一一个上半年销量保持正增长的市场。今年上半年,奔驰在全球范围内累计交付新车119.5万辆,中国市场贡献了近三成销售比重。

AI财经社此前通过梳理奔驰近年来的一些员工言行和市场表现,发现这个世界车企巨头似乎并未充分表达出对自己最大市场群体的基本尊重。

2017年7月,国家质检总局集体约谈大众、通用、奔驰,谈及高田气囊气体发生器破裂问题缺陷调查情况。但彼时这3个品牌、8家生产商仅提出召回小批量车辆用于试验分析,并未提出有效召回措施,直到11月才宣布了召回计划。然而对于美国市场,早在2016年2月,戴姆勒就表示将召回那里的84万辆配备高田气囊的汽车。

2016年,奔驰被曝出“E级钢材门事件”,即其在中国售出的E级车偷偷换取了材质,用钢材代替铝合金材质,使得簧下重量加重,比海外版本足足增加300公斤体重,使得操控性存在可能的下降。这种名牌车企区别对待、偷工减料的行为一度引起舆论轰动。

当时奔驰方回应称,“由于国产长轴距E级车身结构与海外市场不同,而且其配置水平高于海外标准轴距且标配自动变速箱”所致。此外,奔驰强调,国产E级车和在全球其它市场销售的E级车车身一样均采用钢铝混合材料,并且所有生产及销售的车辆均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安全标准。

针对官方的这一说法,有自媒体专门前往香港展厅来验证进口版本的E级和国内版本在用料上的差异,结果发现,香港版本的样车使用钢材部分并未如国内版本那样多。

2016年底,北京曾发生过另一件有关戴姆勒集团的争议事件:由于一次抢车位矛盾,戴姆勒卡客车(中国)有限公司CEO高海纳辱骂中国人是“杂种”,在被反击之后,还拿出辣椒水,喷向与之理论的中国人。这起野蛮言行随即酿成公共事件。事后,戴姆勒公司在声明中将其定性为“私人纠纷”,将这位高管免职。

引发更大规模抗议的,是发生在更早年间的奔驰“异味门”,事涉多款C级轿车。自2010年始,有很多奔驰车主反映车里有异味,影响到了身体健康,在车里待时间较长会头晕恶心,体检白细胞指数偏高,直到换开其他车才恢复正常。甚至有媒体曝出过车主胎儿畸形、患癌症。

此事曾引发过车主大闹展台抗议,但官方始终没有给出彻底解决措施,奔驰方只是有选择性地给部分车主更换了一次地毯,但对异味于事无补。无奈之下,至2014年,很多车主选择了不再维权,卖掉车辆。

谈奔驰色变

奔驰的问题是不少,但也有被冤枉的时候。

据《河南商报》报道,2018年3月14日晚,车主薛先生驾驶着一辆刚买一个多月的奔驰C200L,沿连霍高速自东向西驶往成都。上高速后,他开启了定速巡航模式,时速120km/h。经过三门峡东站后,车主称发现该车定速巡航和刹车突然失灵,档位也无法切换。他只能以120km/h的速度狂飙一百多公里,中途还冲过了高速收费口。

报道称,车主曾打电话向奔驰售后求助,但是断电、刹车、变空档等都于事无补。最后,他通过交警开道,以及奔驰售后通过后台系统操作,解除了定速巡航才使车辆停了下来。

但反转很快就发生了,涉事交警田玮曾在2018年3月14日晚与车主薛先生连线。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田玮表示他亲眼目睹原本失控的车辆在华阴收费站减速停下后,当即能停能走,甚至缴费都能顺利进行。

据AI财经社此前报道,自2018年3月16日晚起,原本对于事件的跟风式的感叹开始变成技术上的质疑,从“并非奔驰后台操作”这个最初的颠覆开始,公众对于报道所呈现的一直是观望态度。

而知名车评人韩路、李想发表的专业技术性评论,以及薛先生的师傅,专业赛车手陈德安从事发时车主心理所要承受的压力上进行的分析都使得舆论方向变得鲜明。韩路就直言:“他说谎了……这个事情被反转基本上就是几天的事,太胡扯了”。

奔驰因此在去年遭受了一次短短的不白之冤。而在今年7月17日,常州的一起交通事故,一奔驰车连撞数辆车,致3死10伤。也因冠上了奔驰车而格外引人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