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上海堡垒幕后编剧,年入2500万力压莫言韩寒,作品改编屡翻车

他是上海堡垒幕后编剧,年入2500万力压莫言韩寒,作品改编屡翻车
2019年08月13日 10:13 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曾经卖出988元天价电影票的《上海堡垒》翻车了。

《上海堡垒》上映四天,各平台评分持续走低,尽管有流量明星和“影后”出演,但票房成绩未能及预期一半,网上甚至“差评如潮”。

截至8月13日0点,《上海堡垒》在豆瓣上的评分仅为3.2分,有61.2%的观众给出了1星评分,给5星好评的只占2.3%。

许多专业影评人士指出,《上海堡垒》的失败不能归结为某个人的错,而是导演、编剧、制作方、特效团队都有着明显的缺点,才使这部曾经万众期盼、耗时五年、耗资3.6亿元的电影沦为“烂片”。

在这背后,《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发布微博称,自己看到网友评论“关上中国客观电影的一扇门”非常难过,承认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希望中国科幻电影可以越来越好。

这一事件也将《上海堡垒》的原著作者、编剧江南拉入公众视野,在电影上映后,江南发布微博,对不喜欢电影的观众致歉,称自己辜负了大家的等待。

AI财经社发现,江南在文学领域有着很高的人气和不菲的收入,甚至压过了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地莫言。不过,江南的作品在改编过程中却屡屡遭遇翻车。在《上海堡垒》上映之前,由江南所著小说《龙族》改编而成的游戏《龙族幻想》和《九州缥缈录》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已于今年早些时候上线,效果也不尽如人意。

数次登上中国作家财富榜首位

公开资料显示,江南本名杨治,出生于1977年,在成为一名作家之前,他曾就读于北京大学化学系和华盛顿大学,是一名理工科学霸。开始写作后,他放弃了美国名校博士的录取,回国全身心投入创作。

《龙族》系列当属目前江南最著名的代表作,据江南旗下北京灵龙文化公司官网数据显示,《龙族》以每本销量超350万册、整体超2100万册的业绩创下中国图书出版业的多项记录。此外,江南代表作还有《此间的少年》、《九州缥缈录》等。

2013年,江南首次以2550万元的版税收入,力压莫言、韩寒,成为国内文坛赚钱最多的作家。2016年,第十届作家榜主榜中,江南以3200万元版税又一次荣登榜首,同时他还获得了“年度最畅销作家”的称号。

版税只是江南全部身家中的一部分。AI财经社查询了“天眼查”及其他公开资料,江南的本名”杨治“名下包括全资持股的上海杨治影视文化工作室,持股80%并担任董事长的北京灵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大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等共九家公司。

北京灵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注册资本526万元,成立初期便获得奥飞娱乐一亿元融资,估值高达5亿元。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灵龙文化成立半年前,江南和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曾一起吃火锅,聊天时他提到最近有融资的想法,蔡东青来了兴趣,多问了几句。仅仅几分钟,两人就做了合作的决定。

IP改编不尽如人意

七月、八月两个月的时间,由江南作品改编的游戏、电视剧、电影相继上线。作为IP系列开发的领头者之一,迄今为止,这三部作品可以说都未能交出令人十分满意的答卷。

在经历了突然撤档后,7月16日,电视剧《九州缥缈录》在腾讯视频和优酷视频上映。电视剧演员阵容十分强大,截止8月12日豆瓣评分为6.8分,38集视频播放量为11.5亿次,与同期的电视剧相比,只能说勉强及格。与主演粉丝不同,原著粉丝的评论大都是“粗糙”、“乱改”、“逻辑不连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7月18日,由祖龙研发、腾讯代理的据《龙族》系列小说改编的游戏《龙族幻想》上线,游戏一经发布,靠着自带IP热度,许多人慕名而去,甚至挤爆了服务器。然而随之而来的就是抄袭争议与各种指责。游戏发布不足一周,游戏海报、人物动作、主线剧情都被指抄袭其他游戏,尽管画质制作精良但游戏内容创新度不够,无法吸引玩家,还被指责“骗充值”,“捞一波就跑”,8月7号,《龙族幻想》制作人发布了道歉信,但是依然未能挽回迅速流失的玩家。

《上海堡垒》则是直接被贴上了“烂片”标签,不管是特效还是故事都为人诟病,3.6亿元巨额投资,票房仅有1.16亿元。

曾赔金庸188万元

江南的成名作是一本叫做《此间的少年》的小说,小说以他就读的北京大学为模板,描写了在汴京大学,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大侠们的校园故事。作为代表作之一,这本小说曾被出版5个版本,累计110万册。

2015年,这部小说招来了金庸的起诉,金庸一方认为,《此间的少年》中,所描写人物的名称均来源于他的作品《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侠侣》等,且人物间的相互关系、人物的性格特征及故事情节与其上述作品实质性相似。

金庸认为,江南未经许可,大量使用其作品的独创性元素创作《此间的少年》并出版发行,照搬其作品中的经典人物,严重侵害了其著作权。

同时,其作品拥有很高的知名度,通过盗用原告作品中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人物形象、故事情节等元素吸引读者、谋取竞争优势,获利巨大,严重妨碍了原告对原创作品的利用,构成不正当竞争。

2018年8月16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宣判,认为江南不构成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金庸获赔偿188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