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开通40年,每天运送千万乘客,为什么却没有一家便利店?

北京地铁开通40年,每天运送千万乘客,为什么却没有一家便利店?
2019年08月13日 16:45 AI财经社

撰文/ 邵蓝洁

编辑/ 嵇国华

8月5日早上,一辆黄色的工程吊车出现在海淀黄庄地铁站的A1出口,它的目标是位于地铁口附近的乐加便利店。这家房车形状的地铁便利店2010年就被安置在地铁口,不过最近街道办以改造环境为由,希望将其移除。

萧越一大早就在忙这件事情,她是乐加所属的北京车行天下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助理。在她的争取下,这辆房车免于强制性拆除的命运,将由企业于夜里自行移走。

萧越有点伤感,十年前乐加就开始在地铁站前做便利店,地铁线路越来越多,客流量越来越大,反而乐加的点位越来越少。她甚至感觉“公司可能要黄了”,但又想坚持下去,为地铁出乘客提供便利服务。从商业模式和社会效益上看,“地铁+便利店”并没有什么硬伤,政策上也有一些利好,但始终无法顺利推进。

对此感同身受的不止萧越一个人。在各个城市的地铁鄙视链中,北京地铁是一个奇妙的存在,线路最多最便捷被誉为“超级工程”,但又因为装潢土气、站内商业乏善可陈处于鄙视链底端。

吐槽北京地铁的人大概不知道,90年代北京地铁可以买汉堡、买牛奶、买面包,买音像磁带的时候,大部分城市还没有地铁呢。

1981年9月15日,北京地铁结束了长达十年的试运营,摆脱“战备”和“景点”身份,正式对外开放,次年客运量就高达7250万人次,与市民生活相伴的商业需求也开始在地铁里露头。

经历了1994年到2003年的站内连锁商业遍地开花时期,2009年之后的站外广场地铁餐车阶段,现时北京地铁的商业分布主要由站内各处自助售卖机构成,但独苗难撑。

从2014年就开始酝酿的站内便利店或许会成为重构地铁商业生态的一个支点,不过靴子迟迟未能落地。25年前,北京地铁第一次引进连锁商业,现在日益增多的线路、客流量以及衍生的消费需求都让这个问题更为急迫,企业和消费者已经做好了准备,只待一声令下。

图/视觉中国

01

百花齐放时

1992年4月23日,在人流拥挤的王府井大街上,麦当劳开出北京的第一家门店,这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麦当劳门店,有700个座位, 29个收银台,当天吸引了4 万多名顾客进门。接下来,一家又一家的麦当劳出现在北京的街头。

看到一个小小的汉堡竟然蕴含如此巨大的商机,在西城区开海鲜酒楼的陈立群动了心思。1993年,陈立群成立快餐公司,很快就推出了“欧美风格,国人口味”的庄园汉堡。当时,由于肯德基和麦当劳这两大巨头已进入北京,陈立群不想与洋快餐直面竞争,他把庄园汉堡搬到了地下销售。

1994年起,百万庄园汉堡商亭出现在地铁里,乘客可以在23个站台买到不同口味的汉堡。在此之前,地铁站内只有西单站的服装商铺和各站的报摊儿。1992年11月28日,西单地铁站售票厅层的商铺市场开业。这个500多平方米的市场由北京地铁商贸公司主导建立,主要经营男女服装、鞋帽、皮包、小饰品、化妆品等商品,是北京第一个地铁商城。西单站是地铁大站,当时的日客流量超过5万人,因此服装市场生意非常火爆,租金最高时被炒到每个摊位1万元/月。

百万庄园汉堡商亭是第一家进驻地铁的连锁餐饮企业。对于北京的80后来说,小时候坐地铁就意味着可以顺便享用一顿庄园汉堡。“先有的鸡肉和牛肉,后来有了火腿和三明治。”王明至今还记得,每周一去幼儿园要坐红色的一号线,进站时先在百万庄园买一个小汉堡和一盒早餐奶,然后在地铁上吃完早餐。

当时北京地铁仅开通1号线和2号线,百万庄园汉堡在站内也只有20多家店,却成为“地铁汉堡”的代名词,一炮打响。紧接着,1997年,经营录音带、录像带、CD的北京牡丹四星音像公司将“四星音像”开进地铁。然后,凯丝恩贝西点店、盈彩冲印等也陆续进入地铁。

2002年五一节后,物美便利店出现在地铁站内,当时还有消费者将其称之为“快速店”。这些店大多只有十一二平方米,以雍和宫地铁店为例,物美便利店位于地铁站西厅东南角,12平米,主要销售快速食品,比如膨化食品、饮料、蒸包等。试营业的前几天,每日营业额超过3000元。直至2003年10月,物美便利店在地铁开出21家门店,集中在当时的一号线西段,复兴门站至玉泉路站、二号线西直门站至长椿街站。

在2003年的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发展年会上,时任物美集团副总裁吴坚忠发言称,地铁便利店的定位首先要考虑满足上班族、上学族工作与生活在地铁站短时间逗留的紧急性需求,提供他们需要的服务性强的商品。

吴坚忠表态的本意,是想争取把地铁乘客的需求之一报纸纳入到便利店的经营范围里。当时北京地铁报摊经营300多种报刊,90%以上都是直接与报社合作的,销量最大的报纸每天可以卖出去一万多份。但是2003年9月,地铁为安全疏散乘客考虑,撤销了站台上的报摊儿,同时也清退了西单地铁站的服装商铺。

图/视觉中国

吴坚忠提出建议,可以利用地铁便利店店内空间进行报刊零售。但这个建议生不逢时。2003年2月18日,韩国大邱市地铁中央路站发生人为纵火引发火灾,造成135人死亡,137人受伤,318人失踪,这场纵火案引起了世界各国的警惕。地铁安全成为首要考虑的问题,商业运营以及顾客的需求均被搁置。

快刀斩乱麻。2004年4月28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对外发布了《北京市城市轨道交通安全运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城市轨道交通车站站台、站厅、疏散通道内禁止设置商业摊点。城市轨道交通车站及车站出入口应当保持畅通,禁止一切影响通行和救援疏散的行为。

该条例将地铁站内的商业一刀切除,当时北京已经有4条运营线路,全长114公里,日运客量130万人次,是市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办法》中强调,北京城市轨道交通已进入高速发展时期,但从现状来看,安全运营管理还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随着6月1日《办法》正式实施的日期临近,北京地铁站内的商业服务设施陆续撤出。

一切恢复平静,仿佛商业不曾出现过,只有列车和乘客日复一日。

02

占领站前广场

戛然而止的地铁商业并没有彻底停下来,站点周边的零散摊贩每日神出鬼没,但始终缺少一个合理的商业形态来服务每天数以百万计的地铁乘客。“安全”成为悬在地铁头上的一把剑,如何不触动安全又能提供商业服务,在站前开店成为一个折衷方案。

从事房车生产和租赁的刘杰最先看到了这个机会。2009-2011年期间,刘杰旗下的北京车行天下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车行天下”)通过公开招标,取得了北京4、5、10号线及昌平、顺义、房山、大兴、亦庄5条城区延长线地铁站前广场便利餐饮项目的经营许可,为期15年。

2010年7月,车行天下开发的乐加地铁便利店开始在5号线和10号线的部分站前广场上运营,售卖、香烟、泡面、饼干、面包、口香糖和纸巾,包括曾经的“地铁美食”庄园汉堡。消费者可以支付现金,也可以刷地铁一卡通。2011年初,乐加便利店增至51家,到了2012年,扩展到72家。按照刘杰当时的规划,乐加房车便利店要开到800家,不仅覆盖地铁,还要深入到社区和景区。

在乐加运营初期,由于政策环境宽松,车行天下在短时间内办下来188家门店的工商证照,但直到2013年,开到107家时就无法再继续推进下去。2014年不仅没有拓展新店,反而开始关店。

车行天下董事长助理萧越向AI财经社解释,无法继续开店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没有位置,在站前广场安置房车便利店,需要地铁运营方把站前广场腾出来一块空间,并配合企业出具产权证明办理执照,协助企业门店接电,但是后者慢慢地不再配合,当时拿到的5条郊区线经营许可,一家店都没有开出来。而有些站点根本不具备放车条件。另一方面,部分中标线路多处站点不属京投公司管辖,许可站点无法经营,比如大兴线站前广场的投资方、经营管理方均为大兴区政府相关部门。

京投公司,为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为北京市属国有独资公司,主要职能是对轨道交通衍生的附属空间进行专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经营。车行天下从京投公司处获得了站前广场的便利店经营权,也在后期发展中受制于京投公司。双方在便利店运营中矛盾频出,不断激化。于是,乐加地铁便利店的开店数量一直徘徊,难以推进,同时,部分门店还出现被拉闸限电的情况,无法经营,甚至被城管查扣。

萧越介绍,目前地铁站前广场大概还有90台房车便利店,但是能够营业的仅有60台左右,效益也不太好。在2015年之前,乐加房车便利店每台车的流水大概在3000元/天。初期乐加还提供京东快递自提、电子报刊阅读、打气等日常服务,后期都陆续撤掉了。

按照车行天下的发展规划,地铁站前项目的经营期限是15年,预计到2018年的时候会达到盈亏平衡。但与京投公司的摩擦越来越多,不仅盈利遥遥无望,连正常经营也无法实现。从2015年开始,车行天下将旗下的乐加便利店由成本较高的直营转型合作经营,合作方一年支付几万块钱费用,相当于承租了一家店,然后日常运营自负盈亏。

“这个项目前期投入太大,生产107台车子就花了2000万,用电的固定设施大概1000万,前期直营模式人工成本每年3500万左右,每年交给地铁的用电维护费用300多万,还有办公、物流、库房等等。”萧越算了一笔账,该项目目前已投入2亿元,现阶段还没有盈利。

车行天下本来有机会脱身,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1月份,经过半年磋商,京投公司准备接管现有地铁站点便利店,同意由车行天下来经营管理其中部分便利店。戏剧性的一幕是,合作并未如期推进,车行天下等来的是反而是断电,责令停业的通知,以及京投公司提起的民事诉讼。

剧情大反转的事情在它身上发生过不止一次。2012年,净雅集团旗下的山东航海销售有限公司提出,以1.2亿元收购车行天下60%股份, 但是历经半年多尽调后,却发来一纸解约通知。几乎在解约同时,净雅收购了另外一家地铁便利店中标企业,北京幸福恒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2012年11月中标,2013年初公司法人就变更为张桂君,与净雅集团总经理张桂君同名。

与此同时,受困于高端餐饮的下滑,正在谋求转型的净雅集团,对外宣布推出地铁餐车品牌“天天见面”,将其作为四大餐饮品牌业务主线之一,预计2013年底前在北京各地铁站点投放餐车40余辆。“天天见面”官方微博,认证信息为净雅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但2014年4月10日就停止了更新,仅有六里桥站A、C、D出口和朝阳门F出口共4家门店。

高端餐饮转型成功的案例并不多, “天天见面”也没能给净雅续命,更没有能力独自发展,只是昙花一现。但车行天下不甘心,他们还想再拼一把。

03

等待下一个爆发

2013年,大概是地铁商业最朝气蓬勃的一年,站外广场的乐加地铁便利店有100多家,“天天见面”也酝酿在地铁站点投放更多的餐车;站内迎来了友宝自动售货机这样的新业态。2013年之后,地铁站外商业逐渐萧条、没落,站内的自动售货机成为主力军。

AI财经社从友宝加盟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友宝在全国有14万台机器,其中北京有2000多台,分布在地铁、机场、院校等场所,在北京地铁各线路中,友宝和旗下的泰和瑞通两个品牌至少有400多台自动售货机。

地铁里的自动售货机以售卖饮料为主,也有半成菜品售卖机、面膜售卖机和大头贴自动拍照机。除了友宝和泰和瑞通,还有农夫山泉和其他小众品牌。在北京地铁里,各类自助售货机的数量保守估计,应该在五六百台以上。

地铁一响,黄金万两,但想让早晚通勤的乘客停下来买一瓶饮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此外,在地铁售货的饮料比一般便利店要贵的多,比如,一瓶便利店卖2元的500ml怡宝纯净水,在自动售货机则标价4元。“当然要贵,必须要贵,因为进地铁就很贵啊。”上述加盟工作人员称,地铁招标费用不菲,商品加价是自然而然。

另外,一位自动售货机运营人员观察到两个现象:放置在地铁中转站的机器会卖得更好,而普通站点表现一般,因为北京地铁列车间隔时间只有两三分钟,乘客停留时间太短;另外一个现象是,虽然自动售货机365天营业,但每年只有5-10月份销售情况好一点,这个时间段刚好是春夏季节,天气逐渐炎热,乘客对饮水有即时需求,冬天则很少有人去买饮料。

自动售货机虽然操作方便,不占地方,但商品有限,多样化的商业设施更符合消费需求。

如今,大多数现代都市在新开地铁时,都会把站内商业服务纳入建设规划之内。以上海为例,2013年时,上海地铁内已经随处可见全家、7-11、罗森、可的、一五一十等众多便利店品牌,还有克莉丝汀、新语面包、爱茜茜里、来伊份、莎卡娅、宜芝多等烘焙、零食、奶茶等品牌,各种商业门店超过百家。截至目前,单全家便利店就已经在上海地铁里面已经开出了143家门店,全家便利店在广州、苏州、深圳、成都等不同城市的地铁里面也都有门店。

2004年北京地铁将所有商业设施清退后,其实后续建设的地铁线路已经关注到商业配套需求,部分站点有预留专门的商业服务空间。当年,便利店、烘焙店、西单地铁商城等多个业态同时撤出,但地铁商城最幸运,早早拿到了返场门票。

元沃百货和地铁尚城是目前北京地铁站点内两大商城品牌。不过,北京德合信国际商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合信”)经营的“元沃百货”,自称是“北京唯一的地铁商业连锁机构”。

其中,动物园站、公益西桥站、南锣鼓巷站、五路居站的元沃百货分别于2012年12月、2013年11月、2016年2月和2016年10月开业。而地铁尚城,目前只覆盖了4号线高米店南站和10号线首经贸站,引入商户类型和元沃百货基本相同,集中在中西快餐、日用百货、便利店、儿童用品、服饰等。在地铁尚城官网,六里桥站也在建设范围之列。

与此同时,在地铁内引入便利店的事情也并未束之高阁。2014年底,北京地铁开始针对站内便利店进行招标,当时几乎所有的便利店品牌都跃跃欲试。一位参与招标的便利店负责人对AI财经社回忆,当时北京地铁当时拿出16个站点给便利店,这些站点在安全性、设计通道和客流量转换等方面经过评估,具备开店条件。

但是,高租金吓退了一批人,每平方米25元/天,当时地面普通便利店租金最高的是每平方米20元/天。从最后中标情况来看,每平方米25元/天只是底价而已。最终全家便利店和华润万家vango便利店中标。

华润万家中标的四家地铁门店分别位于5号线灯市口站, 6号线金台路站, 10号线牡丹园站, 8号线西小口站,面积在15平方米-45平方米不等。全家便利店四家门店分别位于4号线和10号线换乘站角门西站,15号线北沙滩站,9号线丰台东大街站,10号线潘家园站。

据参与人士透露,“原计划是第一批次引入两个品牌8家店,然后3-5年后预计开出70多家,当时已经整理出来的地铁商业设施网点约70多个。”

从工商注册信息看,地铁门店基本位于地下一层站厅层。2016年1月份,地铁灯市口站出口附近的便民服务用房已经挂出“项目施工 敬请期待”字样,并已经贴上了vango的标志和营业时间“6:30-21:30”。全家便利店当时也表示,地铁门店将于一季度开业。

但此后,地铁便利店便陷入遥遥无期的等待。有些企业不堪苦等提前结束了这个耐心比拼游戏,2018年8月,已经装修完毕的华润万家灯市口地铁站被贴上了封条,所有的装修痕迹都已经清除掉,成为“材料堆放点”。一位便利店业内人士称,华润万家当时花高价中标地铁门店,但迟迟不能开业,它后来的发展重点也已经不在便利店,所以主动退出了所有地铁的门店。

全家选择继续等待。2019年北京市全市商务工作会议上,北京市商务局党委书记、局长闫立刚介绍,2019年将“试点在公交、地铁场站建设一批便民生活服务设施”。这也是地铁便利店首次以官方规划的形式进入大众视野,但由于涉及到多个政府部门的沟通,目前还没有更多消息公布。

也许很快,阔别北京地铁15年之久的便利店就会和乘客见面。潘家园地铁站内地下一层闸机外已经有迹可循,透过出口附近角落里的玻璃门可以看到,店内有数个货架,但是站内工作人对是否开设便利店一无所知。北京全家便利店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开业,但知情人士表示,最乐观的预计是“十月份可以开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