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拿8.2亿赞助?卫健委明确规范药企赞助学术会议:不盈利不转包

两年拿8.2亿赞助?卫健委明确规范药企赞助学术会议:不盈利不转包
2019年09月12日 15:06 AI财经社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9月10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落实为基层减负措施改进继续医学教育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对破除形式主义,推进继续医学教育改革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意见。

《通知》指出,除国家公布的培训项目外,各地、各单位不得要求医务人员在指定的远程继续医学教育机构获取学分。确有需要且具备较好工作基础的地区,可由省级继续医学教育委员会根据实际需求开展本省域内适用的远程继续医学教育工作,并报全国继续医学教育委员会。

这一政策的出台将打破远程继续医学教育垄断的局面,今后单位制定购买某家平台学习卡的方式也将不复存在,医务人员将有权利组织获取学分的继续教育平台。

更为关键的是,这将直接“封杀”药企对学术交流会议的赞助。此前,云南省医学会曾发文,不再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提供会议及培训费用。

事实上,医药领域的反腐范围正在扩大,药企带金销售的可乘之机越来越少。特别是,在4+7带量采购范围将持续扩大,学术推广逐渐回归本位的情况下,药企如何通过合规手段“杀出一条生路”,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

全国通用,今后Ⅰ、Ⅱ类学分将互为补充

坊间传闻,不少医生苦于继续医疗教育制度就医。

曾有医生在晋升副高之际,因缺乏继续教育的学分导致无法评选,随即向宜宾市委书记建议能否取消这一制度。

宜宾市委书记回应称,继续医学教育是响应国家 ‘科教兴国’战略所实施的一项全国性制度,任何单位或个人无权取消。

尽管完全取消继续教育学分并不太实际,但此次改革涉及到很多不合理的部分,也希望能为广大医生减负。

《通知》指出,医务人员当年参加本专业相关培训所获的Ⅰ类和Ⅱ类继续医学教育学分可相互补充,所补充比例不得超过该类别学分总值的 50%。这也打破了以往学分授予管理办法中对Ⅰ类、Ⅱ类不可替代的规定。

同时,对于县级及县以下医疗卫生机构的医务人员来说,学分要求可不限于学分分类,适当提高远程继续医学教育学分占比。这相较于此前,不限学分分类的医务人群也进一步扩大。

实施基层首诊制度,建立分级诊疗体系,是当前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若想建立分级诊疗体系,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留在基层,其根本是要提高基层医生的诊断能力。

在基层医生培训方面,《通知》指出,各地应当创造条件,将优质继续医学教育面授项目逐步制作为远程继续医学教育课件,采用慕课、微课、远程视频等“互联网+”方式,供医务人员线上学习。

加大面向基层推广适宜技术力度,通过“面授+远程”等多种形式,开展“送教上门”活动,缓解工学矛盾,加大继续医学教育扶贫力度,着力提升当地医疗卫生保障能力。

截至目前,我国已建立相对完善的继续医学教育政策体系和组织架构。2019 年 6 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印发卫生健康系统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措施的通知》,其中就改进继续医学教育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本次《通知》主要为进一步落实基层医生 " 减负 " 而提出。

据健识局了解,各省份也在纷纷落实基层医生 " 减负 " 的政策,河北省已将基层的继续教育学分从 25 分降低到 20 分。未来,基层医生的负担有望减小。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虽各级政府都在为基层减负发力,但在继续医学教育学分问题上,未来还有一段很长路需要走,各级行政部门与医务人员间的需求仍存在差距。

处于争议之中,严打药企赞助学术会议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等9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印发2019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提到“规范医学学术合作。严格规范医学协(学)会、医疗机构、 医务人员与医药相关企业间的学术会议、科研协作、学术支持、捐赠资助行为。”

本次继教改革通知再次重申了这一问题,通知明确:坚持公益性,严格规范医药相关企业对学术会议的捐赠资助行为,不以盈利为目的,不得将项目转包牟利。

一直以来,赞助学术会议、学术交流,都是药企非常热衷的项目。曾有分析人士指出,药企之所以如此热衷举办医疗学术会议,主要出于扩大药品知名度、影响力的目的。而医生也可以通过参加这些学术会,提高医疗水平,并获得每年的继续教育学分,通过考核。

就在这种“双赢”的学术会议背后,却蕴藏着巨大的利益输送风险。中华医学会2014年就被媒体曝光,两年间拿到8.2亿元药企的赞助费。

来源:视觉中国

正因为此,药企赞助学术会议也被列入了医药反腐的监督重点。早在2013年,原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中,就有“不准违规接受社会捐赠资助”的规定。

事实上,在4+7带量采购将药品价格压到低价的前提下,中选企业已经无力承担以往动辄超过40%的销售费用,大批靠挂靠、走票存活的批发企业、CSO等已经走向末路。

医药CSO联盟数据显示,全国目前已有约4万家医药CSO消失。今后,如何摆脱以往带金销售的旧有模式,趟出一条新路,也成为摆在药企面前的一道难题。

一直以来,药企赞助学术会议都处于争议之中,规范的药企赞助会推动医学交流进步,而不规范的学术赞助则变成了变相行贿,让“学术会议变味了”,相关部门在出台政策进行规范时,如何找到二者的平衡点,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尽管学术会议对行业发展有其积极意义,“一刀切”有简单粗暴之嫌,但是在带金销售必死的改革的趋势之下,业界分析,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或将成为政策监管的最终选择。

未来,随着医药分开综合配套改革等的推进,斩断利益输送链条,彻底破除以药养医已经成为医改的新重点。药企借赞助学术会议行贿,也势必成为打击重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