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中脉上国家黑名单,床垫7万一张,关键先生与权健束昱辉齐名

南京中脉上国家黑名单,床垫7万一张,关键先生与权健束昱辉齐名
2019年10月30日 11:56 AI财经社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权健余波未散,保健行业常青树南京中脉又被曝上了国家黑名单,引发广泛关注。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南京中脉在10月17日被南京市浦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讽刺的是,去年11月,南京中脉还曾被授予“南京市优秀民营企业”称号。

床垫包治百病,内衣增加怀孕概率甚至穿男人身上

和权健拥有特色产品“骨正基”鞋垫一样,南京中脉旗下也拥有“Laca内衣”、磁疗床垫等特色保健产品。除天价外,这些保健品往往夸大功效。

Laca内衣是中脉的主打产品之一。这款从2012年开始销售的内衣宣称采用英伦皇室面料、注入高科技红外线并缝制进“能量石”,除了能治疗、缓解和预防几十种疾病,甚至还能提高怀孕概率。

不过,早在2014年,广州工商执法人员就以虚假宣传处罚过一处南京中脉经营场所。经检测,所谓“能量石”,其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氧化镁和氧化钡,南京中脉无法证明该石头与健康之间的关系。

健识局在某网上商城搜索该内衣发现,三件套最高售价达7940元。据澎湃新闻今年3月报道,其出厂价仅几百元。此外,南京中脉获批的17种直销产品中,并未包括Laca内衣。

在百度贴吧上,有网友晒出了这款内衣的标签,显示面料是60%锦纶(尼龙)、40%氨纶(弹性纤维);里料是84%锦纶、16%氨纶;内贴是100%锦纶,都属常规衣料。

不过对于一些人而言,这款内衣仍旧是一件宝贝。一位网友透露,其母亲买了这款内衣后,连续穿了两年,“她说内衣变色了就是把身体的湿气、毒气吸出了。但我认为那只是洗的频率太低造成的油污而已”。

有网友表示,其父亲在销售人员的忽悠下,竟然也穿上了中脉的内衣,甚至还要花几万元加盟,不过好在被家人拦下了。

中脉的另一主打产品磁疗床垫也号称包治百病。在某电商平台上,这款床垫在产品描述中,宣称床垫内部含有“磁力发射器”,可以“强力穿透人体。”健识局询问店家,这款床垫能否治疗高血压,客服回答:“可以”。

网传的一份价格表显示,中脉的床垫有多种款式,最贵的一款售价近7万元。

在微博上,有不少网友气愤地表示,家人花高价买了中脉床垫,但并没有神奇功效。然而老人家依然“执迷不悟”,对中脉的宣传深信不疑。

“唉,我婆婆非要买,床垫都买了两床,还有净水器,劝也劝不听,说了几次就骂我们,说她花自己的钱不要我们管,说我们算计她。”一位网友表示。

经销商涉传销敛财上千万,被判刑三年

此次,南京中脉“因发布虚假广告两年内受到三次以上行政处罚的,或者发布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人身伤害的或者其他严重社会不良影响的”,上了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事实上,这家保健行业常青树公司早已劣迹斑斑。

天眼查数据显示,因买卖合同纠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等案由,南京中脉数十次被告上法庭。健识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与南京中脉相关的判决书达202条。

健识局注意到,今年8月,南京市浦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的一则处罚决定显示,因违反广告内容管理,南京中脉被罚款40万元;去年8月,因发布违法宣传广告,被浦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23万元的罚款。同年,南京中脉还因“违法直销”及“擅自从事直销活动”等原因两次遭行政处罚。

▲ 企业数据服务由‘天眼查’提供

健识局发现,在今年8月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中,南京中脉经销商还因涉及传销活动被判刑。

判决书显示,2015年8月至2017年4月期间,林某、蔡某斌(均已判刑)、张某(另案处理)等3人成立“星晨联盟”团队。

上述团队先后与山东卫康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中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开展合作,以直销名义面向全国销售新能源汽车、甲壳系列保健品、远红外线保健品、家庭无癌症筛选等活动,要求参加者按1单交两万元获得会员资格。

被告人王某从2016年8月开始,加入“星晨联盟”团队,并担任“星晨联盟海城富豪团队”财务总监,承担管理、协调、宣传等职责,利用传销模式发展下线,被引诱参与传销的会员人数达617人,层级35层,总业绩1234.03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

直销企业卷入传销并不是新鲜事。去年跌落神坛的权健,其销售团队也曾多次因涉嫌传销活动而被逮捕。

直销从业者3800余人,有人网上哭诉血本无归

天眼查资料显示,南京中脉成立于2000年4月,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薛勇。公司第一大股东为王尤山,持股比例为95%。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医疗器械生产、医疗器械经营、保健食品生产等。

▲中脉董事长王尤山  图片来源:网络

在中脉官网的企业介绍中,该公司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当年,江苏省纺织工业厅企业化改制,时任纺工厅技术处处长的王尤山辞掉公职,下海创立了江苏省纺织集团实业开发公司,这便是南京中脉的前身。

健识局查阅发现,南京中脉于2006年获得直销许可,是最早一批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

据去年10月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苏工商案〔2018〕00181 号 )显示,截止 2018 年 7 月底, 南京中脉实际有 3853名直销员,而网站披露直销人员为 3843 名, 且最新更新时间未 2018 年 3 月 20 日,不符合《直销企业信息报备、披露管理办法》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直销企业中,南京中脉的直销人员并不算多。据悉,2012年隆力奇直销队伍经突破10万人。此外,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底,中国注册的直销员为280万。不过,国海证券研报称,280万仅是注册直销员数量,实际直销人员的数量应该在800万到1000万。

中脉规定,只要购买5万元产品就可成为会员,从低到高,又可分为12个级别。很多会员卖不出货,产品在家里堆积如山,想要获利,只能不断拉新。

在贴吧中,许多网友分享了经历。“我今天刚去中脉参加一个会议,结束时有两个人让我投钱,我说没钱,还让我贷款四万多。今天真的被洗脑循环,我头一次觉得很慌,怕回不去家。”一位网友说道。

“我也差点被洗脑,当时被一个朋友带到济南听课,先是讲师介绍公司床垫、椅子等产品的神奇功效,又有区域高管讲述自己加入中脉后,从月入50万到月入500万的故事。”网友表示听到这就感觉像是传销了,“后来我朋友把我带上讲台,还让我成为他的下线。当时其他新来的人都在刷卡,朋友让我刷7万多,还好我最终找到理由跑了”。

另一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发帖哭诉血本无归的经历,有人因此妻离子散。

中脉背后的周希俭,与权健束昱辉齐名

在中脉的官网上,董事局主席一栏里,赫然入目的是“直销大王”周希俭的照片。

周希俭之所以被称为“直销大王”,是因为他在1996年前后,直销巨头安利进入中国大陆之时,就成了安利的第一批销售员,并迅速成为金牌销售,月收过万。2002年,周希俭加入如新,成为如新在大陆地区的最高级别的销售代理,团队销售业绩一直位列全国第一。后来,周希俭跳槽到中脉,推动中脉成为直销巨头之一。

官网资料显示,周希俭现任中脉健康产业集团(下称“中脉集团”)董事局主席。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显示,中脉集团的董事长是王健。

很难说清楚,周希俭目前在中脉集团中扮演什么角色。不过在2009年南京中脉直销开业庆典上,周希俭曾公开演讲表示,“自己将在中脉一直干到退休”。那时,他的身份还是中脉科技首席咨询顾问。

事实上,除了中脉,周希俭还曾在上市公司华仁药业担任董事长。他的头衔还包括道和投资产业集团董事长、永裕恒丰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香港道和环球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中脉道和公益基金会主席等。

近年,“周希俭”成为中脉维权人士口中的高频词语。

2016年,数百名投资者集体控诉广东道和集团涉嫌诈骗。其中很多人向媒体表示,他们花43万元认购一坛产自茅台镇的“道和国韵酒”,被允诺每年可获得巨额分红,最终没有兑现。据《企业观察报》报道,有维权人称涉及中脉道和投资的受害者约有1万人,投资总额超过100亿元。

同样在2016年,周希俭入主华仁药业,成为集团董事长。彼时公司正处于业绩下滑、重组失败的历史最低谷。如今三年过去,华仁药业的业绩仍无起色,随着对知名化妆品企业韩后的收购计划告吹,加上2019年3月底布局工业大麻毫无进展,周希俭最终无功而返,于2019年7月辞职。

周希俭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9月20日。当时有媒体曝出周希俭携众多中脉高级经销商加盟汉德森。照片中的周希俭摆出了自己的招牌动作,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