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内斗,知情人称为控制权,一创始人用崇祯皇帝比喻搭档

比特大陆内斗,知情人称为控制权,一创始人用崇祯皇帝比喻搭档
2019年10月31日 15:44 AI财经社

毫无征兆的“政变”

“现在公司已经被詹总弄得特别乱了,我必须得站出来拯救公司,在悬崖边上把公司拉住。”10月29日下午1点45分,已经淡出公司管理一段时间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比特大陆全员会上发表了一番演说。

他显然做了精心准备,专门制作了PPT,上面没有图,都是文字,“有很多排比句”。

现场爆发了热烈掌声。“这是民心所向。”一位比特大陆员工金胜对AI财经社说,内部大部分人还是支持吴忌寒的。金胜和其他同事守在办公室的屏幕前,主管在会议室里,吴忌寒独自讲了一个多小时。他回顾了比特大陆的发展史,包括每一个关键节点他做了什么,詹克团做了什么。

一个多小时前,吴忌寒以比特大陆董事会主席的名义发出了一封邮件,宣布免除比特大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詹克团的一切职务。

“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吴忌寒的措辞严厉。

吴忌寒还把公司的HR主管王治开除了。根据比特大陆一位员工的说法,王治之前在华为工作过,但在比特大陆,他的口碑众说纷纭。吴忌寒则重新任命跟随自己多年的索超担任HR主管。

作为这家主营业务为矿机与AI芯片的独角兽公司,谁也没想到,两位联合创始人会以如此激烈的方式将矛盾公开化。

“现在这个是下下策,但也是狠招,太狠了。”金胜说。尽管吴忌寒的股份没有詹克团的多。但吴忌寒被认为是比特大陆的灵魂人物,他对区块链和比特币有着天然的信仰。

图/视觉中国

在外界看来,这是吴忌寒发动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变”。10月28日,詹克团率队出现在深圳安博会上,这是安防监控行业一年一度的盛会,詹克团发布了比特大陆面向安防监控市场的第三代智能服务器SA5。一位在深圳发布会现场的比特大陆员工告诉AI财经社说,“(詹克团被免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迹象,我觉得詹总对这个完全没有知觉。”

就在当天,天眼查的信息透露,比特大陆的工商信息进行了修改,詹克团被移除了执行董事的名单,变为了经理,而吴忌寒成了执行董事,同时詹克团的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了吴忌寒。这也为次日的“政变”埋下了伏笔。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吴忌寒完成公司法人变更,主要是因为比特大陆公司的公章一直由吴忌寒助理保管,因此吴忌寒能够在工商局顺利变更包括法人代表、监事等一系列工商资料。

但一位律师纠正了这样的说法。根据他的介绍,变更法人代表一般是这样的途径:如果詹克团作为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但没有写进公司章程的话,那么变更他只需要公司三分之一股权的同意。但现在工商局一般要求法定代表人要写进章程,“所以我估计,变更法定代表人的股东会决议,詹是同意而且签字了。”

这样看来,要么吴忌寒联合了其他的股东,获得三分之一股权的同意,要么与詹克团协商,得到了詹克团的同意。

而一旦失去了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身份,吴忌寒发出的那封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的邮件将具备法律效力。

“我估计最开始说不让詹克团当法人,应该是商量好的,但是对于后面解除一切职务,应该没商量好。”这位律师说。

但到目前为止,詹克团一直未对外发声,媒体给他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不过腾讯《潜望》采访的比特大陆内部人士表示,在2018年詹克团与吴忌寒等管理层与投资人签署了新的对赌协议,根据其中条件,在最新的持股明细中,詹克团的持股比例已经降至20%多,也失去了一票否决权。

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原法定代表人不能或者不履行职责,至使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不能依照法定程序召开的,可以由半数以上的董事推选一名董事或者由出资最多或者持有最大股份表决权的股东或其委派的代表召集和主持会议,依法作出决议。

换言之,如果吴忌寒得到了比特大陆其他股东的支持,就能够在持股占比上超过詹克团,从而通过召开股东会或者董事会,将詹克团踢出局。

路线之争还是权力之争?

外界一直有这样一种声音:吴忌寒与詹克团两人在公司未来发展方向上有重大分歧。第一个将中本聪比特币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吴忌寒,希望公司继续开发新矿机,并重仓BCH(比特币现金),继续在区块链行业发展。而詹克团则对于AI芯片情有独钟,希望将公司转型成为一家卓越的芯片企业。

图/视觉中国

但在几位比特大陆受访人士看来,公司业务的路线之争,绝对不是两人走向决裂的核心原因。“虽然原因复杂,但二人之争是公司控制权和利益之争”。

“两位联合创始人的根本矛盾,不在于做AI芯片还是做挖矿或者BCH,而是管理理念和价值观的冲突。”他提到的一个导火索是詹克团即将在10月30日推行的组织架构调整,“把公司推向了非常危险的边缘”。这个事情已在比特大陆内部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主要是实行轮岗制,鼓励研发销售、研发转到财经中心,鼓励HR转到销售等,“这种随意的调动让大家都非常不解,把公司弄得很乱”。

据知情人士透露,轮岗制度是詹克团在参加一个企业家培训后获得的启发,他非常推崇华为和任正非。比特大陆与早年的华为区别很大,在比特大陆,很多是高价挖过来的工程师,被放到销售部门不仅浪费人才,还在打击员工积极性。而比特大陆一位高管对AI财经社说,公司有创业和成熟等不同发展阶段,规模也有大小之分,不是都适合华为那套管理体系。

除了轮岗,詹克团打算再一次扩大招聘规模,“要招聘200个应届生和300个销售”。这几乎是把双方的关系推向了决裂。比特大陆在2018年底的危机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扩张太快,整个挖币行情又陡转急下,比特大陆当时进行了大裁员,被裁人数接近一半,才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在金胜看来,最近币价比较稳定,公司现金流回暖,“我觉得他又有点飘了”。

吴忌寒当着全体员工的面说,“你们这样干对得起那些刚从校园出来、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轻的脸庞吗?”

在金胜的印象中,詹克团管理能力不足,事无巨细,还很执拗。不仅如此,他迷信中医和参禅,生病了不吃药,身边来往的都是各种“大师”,江湖骗子居多。“他传递的文化和价值观就不像一家科技公司。我们都说詹总运气好,遇见了寒总。”

吴忌寒说他早在2014年就给詹克团发邮件要做全定制芯片,但詹克团不愿意,吴忌寒回忆,“我用高中的那点半导体知识,找了很多论文和专家观点,告诉他这是一个趋势,写了好多邮件,才决定做。”

但那个时候詹克团想做CPU,“吓死个人”,因为这几乎是巨头才会涉猎的领域,需要庞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大家都劝他,终于让他放弃了做CPU的念头,转而做矿机专用芯片。

矛盾早在2018年底就有过一轮爆发。彼时的比特大陆经历了非常磨难的一年,吴忌寒和詹克团都有责任。最早是比特币价格大跌,比特大陆的矿机积压严重,而后吴忌寒主导的BCH硬分叉引起了币圈的众多不满,再后来公司IPO失败,最后是比特大陆进行了大裁员,公司直接从3500人裁减到1700人。

图/视觉中国

一系列的事件在比特大陆内部产生了连锁反应。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协议,以缺乏管理经验为由,同时卸任联席CEO,让第三人王海超担任CEO,但詹克团还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吴忌寒在10月29日当天对员工解释为什么让詹克团还继续做执行董事,称詹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这个董事我就不做了,都让给你,这样我们的公司就能够比较良好的运作下去了”。

之后,吴忌寒从比特大陆隐退做了新的项目,而詹克团继续负责矿机的研发。但事实上,吴忌寒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比特大陆,他也在公司正常上班,两人的办公室在同一层的对角线上。但詹克团事无巨细,又不太能听进别人的意见,导致公司的管理非常混乱。

吴忌寒也提及,詹克团曾不顾他与技术团队的反对,执意上马技术不成熟的10nm矿机芯片,导致矿机大量积压,“公司直接损失了15亿美元”。

矛盾变得愈发突出。当年行情好时,两个人可以维持着合伙人的关系,大家一起喝酒吃肉,当面临重重危机时,就失去了互相信任的基础。

“你们只有跟詹克团工作过才知道这个过程有多么艰难。”吴忌寒在现场向台下的主管抱怨。

金胜感同身受,他一直在詹克团部门,与詹克团打交道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入职那个时候觉得比特大陆很有希望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最近半年在詹总的管理下,越来越偏离原来的路线和价值观。”

詹克团是典型的白羊座,关心逻辑,强势。“你如果跟不上他的节奏,他会觉得你浪费他时间了。”一位与詹克团共事过的员工曾对AI财经社说。

“一方面你需要去理解他的想法,另一方面你需要做出非常高效的执行。”上述员工说,他的工作需要直接向詹克团汇报,但在他的印象里,詹克团是个工作狂,经常会在深夜给主管发信息,“会说一些比较具体的事情,比如你的产品有什么问题,或者看了某个资料,他觉得不妥。”

在詹克团负责的芯片和矿机研发部门,会制定非常严格的项目时间和很高的性能指标,“一旦达不到将面临着很苛刻的责骂。”一位曾在他手下做事的人回忆。詹克团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是“hardlove(严厉的爱)”,在他看来,逼你达到极限是对你的重用和鞭策。

相比之下,吴忌寒则温和很多,他是个非常克制的人,也相对西式和开放。吴忌寒的朋友曾回忆,他在车上把游戏机给吴忌寒玩,吴玩了不到5分钟就还给了他。朋友问他为何。吴说,要杜绝一切可能让他上瘾的东西,怕影响自己工作。

联席CEO的破灭

吴忌寒、詹克团两人合伙创办比特大陆曾是币圈的一段佳话,联席CEO的制度也一直在比特大陆存续了5年时间。

詹克团比吴忌寒大了七岁,毕业于中国科学院,一直从事集成电路的设计工作。而吴忌寒2009年于北大毕业,获得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曾在一家私募股权公司做过投资经理。

2013年,吴忌寒向詹克团提议一起创建比特大陆。一个有芯片专业知识,一个对市场足够敏锐,也在圈子里有一定影响力,一拍即合,在比特币的风口下,用了5年公司的年净利润就超过了11亿美元。根据双方的约定,詹克团带领的技术团队只要开发出了矿机的专用芯片,就能获得60%的股份,当然这些人不拿工资。这也是造成詹克团的股份高于吴忌寒的原因。

图/视觉中国

比特微创始人、比特大陆前技术总监杨作兴对AI财经社说,“他们早就应该分了,也是因为2017年行情太好了(一直没有分),他们俩确实不太合适,一直争吵,公司一直分成两派。”

杨作兴说,作为两个股份差不多的合伙人,不能彼此欣赏肯定会有麻烦。上述律师也对AI财经社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这种公司发展理念之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各开各的公司。

去年就有消息称,二人关系破裂。但今年1月25日,比特大陆在雁栖湖办年会,穿着白衬衫的詹克团拿着纸巾在抹眼泪,一旁的吴忌寒手搭在詹克团的肩膀上,似乎在安慰他。这一幕被抓拍到,放到了网上,引起了广泛解读。

去年6月,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曾问吴忌寒与詹克团如何分工,这是外界第一次看到吴忌寒公开评价他的合作伙伴:我和Micree(詹克团)更多是一个互补组队的局面,就像一个乒乓球双打比赛,球打过来,谁在最佳接球位置谁说了算,大家配合比赛,获取胜利是关键。

而如今,谁是最佳接球位置已经不重要,谁说了算才更重要。

在币圈,不少人站在发动“政变”的吴忌寒一边。矿池运营商ViaBTC和交易所CoinEx的创始人杨海坡就在微博上说:“在最危急的时刻,他采用铁腕手段重新夺回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希望他就像乔布斯一样,重新带领公司走向辉煌。”

昨天的全员会议结束后,吴忌寒给员工转发了一条53分钟的语音,标题是“崇祯为什么跑不了?”,里面传来了罗振宇的熟悉声音,他在讲述即将亡国的崇祯皇帝,为何没有人劝他逃到南京等待东山再起。罗振宇的观点的是,崇祯丧失了和群臣之间的基本的信任共识,没有人支持他跑,最终使他成了孤家寡人。

吴忌寒没有做过多解释。

据媒体报道,在联合创始人内讧之前一周,比特大陆已向美国证监会秘密递交了上市申请,保荐人为德意志银行。而在此时,比起撕破脸、估值大跌、两败俱伤的结局,倒不如遵循“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局”这样一个合伙人分手指南更好。

(文中金胜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