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涨价背后:金手镯一年涨价5000块,中国大妈七年可赚70亿美元

黄金涨价背后:金手镯一年涨价5000块,中国大妈七年可赚70亿美元
2020年07月29日 10:03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鹿鸣

(图源:视觉中国)

“前浪”赚了多少钱?

“是金子总会发光”,这是阿霁在面对不断上涨的金价时脑子里涌现出的第一想法。

作为被此次金价暴涨眷顾的幸运儿之一,阿霁家的黄金存货不仅成功得以解套,还小赚了一笔,“目前大概还有2000克左右的金条吧,前几天看到价格涨到合适的心理价位了,就先以410元/克的价格出掉了一些,免得之后再跌”。

阿霁口中“发光的黄金”还在持续疯涨中。

7月24日,伦敦现货黄金一举突破1900美元关口;仅3天后,就成功越过2011年以来保持了9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921.15美元/盎司,再创新高,当天收1942.64美元/盎司;7月28日早间,现货黄金更是一度升破1980美元/盎司关口,达1981.17美元/盎司,距离2000美元仅一步之遥。

国内黄金市场同样火热,数据显示,截至7月28日收盘,沪金主力涨0.59%,报收429.94元/克,单日成交量46.07万手,成交额达1994亿元。

而根据周大福每日通报的金价,7月28日足金价格为573元/克,比前一天上涨13元。而在去年同期,足金的价格还仅为405元/克,相当于一年的时间里上涨了41.48%。这也就意味着一个30克的金手镯,一年时间里涨价了5040元。

据阿霁介绍,自己家这次共卖出了500克黄金,获得了大概二十万元的现金,相比买入时候的价格,“盈利还是有一些的”。

阿霁家原来是做金银珠宝生意的,在北京有个面积不大的小店,“大概有四个柜台的样子,店铺开了十来年,卖首饰的同时,也会做一些回收黄金的生意,这是当时最赚钱的业务,低买高卖嘛”。

而阿霁家目前持有的黄金是阿霁的父亲在2011年金价处于高点时买入的中国黄金的投资金条,最初是为了店铺的生意而购入,但买入没多久,阿霁家就因为店铺效益不太好,决定不再做这门生意,只留了一些库存作为投资持有。

“当时主要是觉得黄金比较保值,也没有其他的投资渠道,就留下来了。后来,黄金价格比较低的那段时间,又再买进了一些,但是不多,一方面是因为当是买了房子、车子,手头闲钱不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些没信心。”阿霁说。

值得注意的是,阿霁提到的金价较低的那段时间,正是“中国大妈们”大肆抄底抢购黄金的那段岁月。

2013年4月,国际金价罕见暴跌,截至2013年5月末,金价已经下探至1386.4美元/盎司。看到机会的中国大妈迅速入市,抄底金价,商场的各种金饰金条每天都被抢购一空,甚至有人不远千里前往香港抢金。

有数据显示,她们以平均每盎司1300美元左右的价格买走了300吨黄金。而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中国黄金储量是1948吨,这就意味着,放到今天,中国大妈当年买走的黄金约占全中国黄金储备量的15%。

然而,不幸的是,这波抄底抄在了半山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国际金价都一直处于下跌状态,到2015年年底,国际金价甚至已经跌到了1060.24美元/盎司。

“当时卖就会亏得比较多,所以也就没舍得卖。”对于像阿霁家这样经历了金价的大起大落的黄金投资者来说,这个“舍不得”反而成了转机,不仅让他们成功等到了解套的时机,还成功大赚了一笔。

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伦敦时间7月28日收盘,国际金价为1958.43美元/盎司。据此测算,如果大妈们在买入之后并不曾卖出黄金,那么直到现在,粗略估算,抛售300吨黄金大概能为其赚下近70亿美元,投资回报率高达51%。

(图源:视觉中国)

“后浪”跑步入场

除去曾经横扫黄金市场的中国大妈以及金条等实体黄金的长期投资者,更多的“后浪”正在不断“跑步入场”,并在此次金价大涨中实现了获益。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过去往往规避投资黄金的年轻投资者,现在正开始对黄金显示出前所未有的兴趣。据数据显示,备受年轻散户青睐的美股互联网经纪商Robinhood平台最近在有关黄金ETF的交易活动上就出现了大幅增加。其中,购买全球最大黄金ETF——GLD的Robinhood用户更是在上周四突破了2.9万,而一年前这一数字还仅为6000左右。

不过,相比起现货黄金,这些年轻投资者们的投资方向更多偏向于黄金期货或是场内的黄金ETF基金。据百度指数数据显示,7月中旬以来,“黄金ETF”新闻头条指标从每日200条水平激增至了1000条以上。而按人群属性分,对该主题最感兴趣的两类人群分别是30-39岁人群、20-29岁人群。

今年25岁的阿夏就是其中一位。据她介绍,自己最开始投资黄金ETF基金实际上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买入的,“我从去年年初开始对投资理财感兴趣,在自学了几本理财相关的书籍后,就开始尝试买基金,当时正好看到支付宝有一个一元买黄金的活动,于是就试着买了几百块钱的”。

据阿夏提供给AI财经社的一份截图显示,自2019年四五月份第一次买入华安黄金以来,她又陆陆续续进行了十余次加购,每次只买入三四百块钱,但凭借着自己的直觉和对形势的分析,阿夏几乎每次买入都买在了低点,这也让阿夏得以以约3500元的本金,获得了高达1091.11元的收益,投资回报率高达31.17%。

(图源:采访对象提供)

对于之后的计划,阿夏表示,肯定还会选择合适的时机继续加仓,暂时也没有卖掉的打算,“因为我一直相信,黄金起起落落,但大的趋势还是上升的”。

与阿夏的渐进式买入不同,阿木更偏向于选择“少次大量”的投入方式。据他透露,自己是从2019年7月开始买入黄金ETF基金,第一次大概买了4万元,中间又操作了几次,到今年五六月份时,恰逢金价大涨,就抓紧机会抛出,净赚了约3800元。

不过,卖出后不久,他就又在朋友的推荐,重新买入了4.5万元的博时黄金,截至目前,共有大约115克的持有量,价值约为4.71万元,相当于仅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已经实现了两千多元的收益。

阿木表示,自己目前的投入已经算是高峰了,之后不会再考虑加仓,但将继续持有现有黄金,“佛系投资,让它自己慢慢跳吧,实在跌得不行了就换成实体给老婆用”。

金矿企业开启争夺战

相比起普通投资者,黄金概念股或许是更大的受益者。

今年以来,随着金价不断走高,黄金股也迎来了“高光期”,股价集体大幅上涨。其中,又以赤峰黄金上涨最多,截至7月27日收盘,股价报收17.84元/股,相比年初的股价,涨幅高达249.80%。贵研铂业周大生银泰黄金济南高新等上涨超40%,中金黄金恒邦股份山东黄金盛达资源老凤祥等则上涨了约30%。

(制图/周享玥)

不过,随着金价短暂性冲破1980美元/盎司大关后,跳水回落至1940美元/盎司左右,赤峰黄金、银泰黄金、中金黄金、山东黄金、凤祥等多只黄金概念股的股价也随之下挫,相比前一日股价出现大幅跌落。

这波价格波动不仅让上海黄金交易所于当日午后发通知警示风险称,“若黄金、白银风险状况进一步加剧,交易所将根据市场情况采取适当的风险控制措施,防范市场风险,维护市场稳定,保护投资者利益。”也让市场对黄金市场之后的走势产生了不同意见。

摩根大通认为,2020年以来黄金价格已经飙涨了约28%,预计很快就会失去上涨的动力,目前对黄金的态度已转为中性。高盛瑞银花旗美国银行在内的几家机构则对黄金的未来依然感到振奋。

高盛将未来12个月黄金价格预期从先前的每盎司2000美元上调至了2300美元,花旗则认为,金价仍有一定的上行空间,预计将很快突破2000美元,并将长期维持涨势。而瑞银预计,金价维持在每盎司2000美元左右可能是“新常态”,并可能在“风险”情景下升至2300美元;美国银行则坚定认为3000美元/盎司来日可期。

国内研究机构上,7月28日,中信证券发布研报称,由于美国疫情再度爆发,增加经济重启不确定性,企业债务压力骤增盈利恶化或引发美股二次下跌风险。为对冲疫情影响加大财政刺激力度,政府债务规模迫近上限冲击美元信用体系,上调2020/2021年黄金目标价为2100/2500美元每盎司。

(图源:视觉中国)

尽管市场对金价之后的走向有着不同的看法,但已经为“狂欢”做足准备的金矿生产商或许还将享受较长一段时间的金价“红利”。

据悉,早自2019年开始,全球金矿生产商们便纷纷开始了金矿争夺战。如全球最大黄金生产厂商之一纽蒙特公司早在2019年4月就以100亿美元完成了对Goldcorp的并购,预计在此后数十年时间里每年将生产600万至700万盎司的黄金。

而据美银美林最新报告显示,由于一些企业拥有的金矿已经接近耗尽,需要买入新的金矿来弥补,2020年二季度全球黄金生产行业出现了12起兼并收购案,总额达到26亿美元,远超平均水平,更是2012年四季度以来黄金矿产行业兼并行动最多的一次。

反映到国内,5月8日,山东黄金与特麦克资源公司签约,拟以2.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1.53亿元)的交易对价取得特麦克100%的股权,该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位于加拿大Nunavut省东北部的霍普湾(Hope Bay)项目100%权益,而霍普湾项目有三个矿区,矿权面积为1101平方公里。

无独有偶,6月13日,紫金矿业也宣布称,拟以3.2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6.99亿元)收购圭亚那金田有限公司,收购完成后,紫金矿业黄金资源量将超过2000吨。

另据天风证券发布的研报显示,江铜子公司恒邦股份目前正在洽谈收购水旺庄金矿和李家庄金矿两座合计黄金储量约190.88金属吨的大型金矿股权。若收购成功,恒邦股份黄金储量将达到 347.45 吨,成为仅次于紫金、山黄和中金之后的第四大A股黄金上市公司。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阿霁、阿夏、阿木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