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家庞庆华的悲情人生:曾身家百亿比肩马云,今净身出户救公司

冒险家庞庆华的悲情人生:曾身家百亿比肩马云,今净身出户救公司
2020年08月02日 08:41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随着一纸公告的发布,庞庆华彻底交出了庞大这家自己执掌十多年的集团的控制权。

7月31日晚间,庞大集团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根据《重整计划》,庞大集团控股股东庞庆华及关联自然人持有的合计12.29亿股公司股票,划转至重整投资人指定的关联方深商北方的证券账户。

本次权益变动后,庞庆华的持股比例将从13.33%降至5.6%,不再是庞大集团实控人,但仍是大股东之一,而庞大集团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深商北方,实控人也将由庞庆华变更为黄继宏。

49年前,还在山上打石头的年轻小伙庞庆华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缔造出一家全国最大卖车集团,当然,也不会料到自己最终会以何种“悲情”的方式,退出倾注了全部心血的庞大集团。

(图源:视觉中国)

得意汽销一哥

1971年,只读过7年书,年仅16岁的庞庆华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山上打石头。此后几年间,庞庆华炸过油条、打过水、修过自行车、当过理发员,还进过饭店,可谓是跑遍了各种基层岗位。

与汽车的缘分起源于1983年,这一年,时年28岁的庞庆华被分配到河北滦县(现滦州市)物资局下属的机电公司当业务员,主要做汽车购销业务。

彼时,恰逢计划经济有所松动,企业在完成国家指标之外可以自己卖车。看到这一机会的庞庆华通过多方打探,得知齐齐哈尔市国库有一批积压的进口日野牌164卡车,便以每辆4.6万元的价格拿下了25辆,再转手高价卖出,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

这次成功让他对于卖车这件事信心倍增。到1987年,庞庆华给滦县机电带去的年度净利润已经高达53万元,比分给他的5万元盈利任务高出了十倍有余,基本上垄断了唐山的汽车经销市场。

同年,庞庆华升任公司物资经理,带领手底下几十号人,从经营进口车开始,把生意越做越大,到1989年已经进入北京,继而辐射到周边省份。

1994年,滦县机电更名为冀东物贸(庞大集团前身),业务范围不再局限于河北境内;1999年,年营收已经高达十几亿元的冀东物贸改制,由国企改制为全员持股的民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庞庆华也随之由体制内骨干转变成民企老板。

2000年,中国汽车市场开启了年产销量从200万辆向1800万辆迈进的第一个黄金十年,专卖店、4S店在中国迅速崛起,庞庆华也抓住这波机遇,一边迅速扩张汽车品牌代理权,一边尝试汽车消费信贷业务,使冀东物贸犹如坐上了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势不可挡。

2008年,冀东物贸正式更名为庞大汽贸集团(即庞大集团),并在当年以538亿元的营业额拔得中国汽车经销商百强榜头筹,超过第二名十几亿元。

2011年,庞大集团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并创下多个“第一”——国内首家通过IPO登陆A股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当年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当年上市单笔融资额最高的民营企业。

据庞庆华后来回忆,上市后庞大的市值曾一度达到630亿元,庞庆华的个人财富也随之水涨船高,从2010年的48亿元身家涨到了2011年的100亿元,排在2011年胡润百富榜第109位,与马云当年的身家和名次相当。

而在公司规模上,上市当年年底,庞大集团在中国26个省、市、自治区及蒙古国建有1257家营销网点,分、子公司等分支机构达1525家,可谓是风光无限。

(图源:视觉中国)

失意冒险家

后来,对于这段发家史,庞庆华曾在接受媒体时表示,“如果不冒险,庞大和我还在滦县这个小地方”。

的确,庞庆华骨子里有一股“冒险家”的劲儿,更是靠着这种冒险精神获益匪浅,但也正是这种“冒险”为庞大的坠落埋下了隐患。

为了向规模要效益,庞大开启了大跨步扩张,快速在各个城市开设店面。2005年,庞大旗下仅拥有60多家4S店和其他经销店,到2010年,这一数字膨胀至699家,增长超10倍,到2012年底,这一数字更是达到了1429家,在职员工近四万人。

且与其他汽车经销商集团“租地建店”不同,庞大一直走的是“买地建店”的重资产发展路线,这种模式虽然可以让集团对门店更有掌控力,却也带来了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一旦市场遇到“寒冬”,企业资金流就会受到制约。

而庞庆华曾经引以为傲的“冀东模式”,也即汽车信贷,主要是由庞大集团担保协助购车客户向银行贷款,并为客户全程担保。同时,庞庆华还将GPS卫星定位系统运用到汽车消费信贷风险防范中,以便于经销商掌握贷款车辆所在位置和行驶路线,从而将车辆由“动产“转变为了“不动产”,可以大大提高信贷效率。

这种模式一度是庞大集团发展壮大的重要推动力,甚至帮助庞大渡过了2004的车市低谷。

2004年,汽车市场急转而下导致汽车信贷的坏账率上升,全国汽车信贷黑洞高达900亿元,无数经销商因此踩雷,庞大集团却因冀东模式,获得了比其他经销商几乎高出一倍的利润。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随着车市十年黄金期的结束,汽车经销行业压力倍增,曾经因为急速扩张埋下的一颗颗雷,也都变成了庞大的“催命毒药”。

2017年4月28日,证监会一纸《调查通知书》揭开了庞大跌落史的序幕,庞大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进行立案调查。在监管的介入下,庞大的一个个暗雷逐渐被引爆,其融资信用也大受影响。

庞庆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委屈地说:“银行一年多时间抽贷242亿元,庞大就这样被抽干了。现在银行都是惊弓之鸟,一年抽掉这么多钱,别说是庞大,换成国企它也受不了啊。”

麻烦远不止如此,除了银行抽贷,业绩连续亏损、股价暴跌、资金链断裂、高管离职、债务逾期、诉讼官司等也接踵而来。2019年元旦,庞大更是失去了上汽通用五菱的品牌授权,与老朋友劳燕分飞。

庞庆华本人则于2018被证监会给予了罚款及警告处分,2019年5月,又被上交所处以三年内不适宜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罚决定,次月,庞庆华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及总经理职务。

汽销大佬悲情自救

庞大也曾想办法自救。

2018年5月至8月的四个月时间里,庞大卖掉了19家公司,其中甚至包括旗下最优质的5家奔驰4S店。据悉,这5家4S店2017年的累计净利润达到1.1亿元,贡献率达到56%。

营销网店上也进行了大幅“瘦身”,到2018年末经营网点缩减到了806家,庞庆华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理想预期是缩减到360家。

然而,相比起公司巨大的资金危机来说,这些资产换来的资金只是杯水车薪,难以填平因扩张带来的巨大资金缺口。

(图源:视觉中国)

“由生到死,由死到生。”庞庆华曾这样总结庞大的危机。

在一系列自救动作未果后,“破产重整”成了这家企业最后的希望。2019年5月13日,庞大持股99%的公司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冀东丰)以庞大不能清偿1700万元到期债务且明显丧失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提出对庞大进行破产重整。

2019年9月5日,庞大披露称该申请被法院受理,并自2019年9月9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庞大”。随后,深商集团、深圳元维、国民运力3家公司宣布组成联合体,成为庞大集团的重整投资人,接盘庞大。

不过,求生的代价显然不小,根据协议,庞庆华及其关联自然人需要以让渡全部股权的形式,对其掌舵多年的庞大做出切割。

对此,庞庆华曾表示,“破产重整不是破产清算,重整是好事,是重大利好”,并称“个人的去留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庞大好起来,有利于各方面的发展”。

半年多过去,庞庆华最终还是告别了庞大这个和自己走过漫长岁月的老伙计,退居幕后。而庞大这艘巨轮最后会走向何方,仍然是个未知数。

根据协议,庞大的重整投资人需要保证庞大2020年到2022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亿元、11亿元、17亿元,或2020年到2022年归母净利润合计达到35亿元。如果最终未能达标,将由重整投资人在2022年会计年度审计报告公布后三个月内,向ST庞大以现金方式予以补足。

不过,庞大要想实现这一目标,爬出经营谷底,显然并非易事。

尽管2019年年报显示,庞大在2019年成功扭亏为盈,实现了1.16亿元的归母净利润,但并不代表经营业绩的恢复,主要是“因2019年度公司重整,产生债务重组收益达到40.09亿元,从而导致公司利润变化较大”。

庞大还在年报中表示,资金的严重不足导致2019年持续经营低迷,出现大批经销网点停运,经营不能正常运转,网点数量也较此前下滑较多,截至2019年底,共拥有402家经营网点。

另据庞大2020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庞大实现营收36.17亿元,同比上年下降19.31%,归母净利润亏损1.56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庞大还拥有130.78亿元负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