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会议纪要按在跌停板,单日蒸发167亿的长春高新,究竟冤不冤

被会议纪要按在跌停板,单日蒸发167亿的长春高新,究竟冤不冤
2020年09月16日 08:21 AI财经社

文| AI财经社 冯圆圆

编| 嵇国华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千亿大白马、号称“药中茅台”的长春高新被一份会议纪要按在了跌停板。

9月14日,长春高新小幅高开后便一路下探至跌停,随后稍有反弹,但午后开盘不久,该股一字跌停。截至14日收盘,长春高新收于371.62元/股,涨跌幅度-10%,单日市值蒸发167亿元。

在长春高新市值大幅缩水之后,为了稳定市场情绪,15日长春高新在深交所官网发布了前三季度的业绩预告。预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1.71亿元至22.95亿元,同比增长至多85%。

受业绩预告的提振效应,15日公司股价有所回升,截至9月15日收盘,长春高新收于383.36元/股,涨跌幅度3.16%。

长春高新的跌停,令不少投资者感到“不明所以”,毕竟在投资者的眼中,能比作茅台的企业一定是赚钱的企业。

而事实上长春高新也是倍机构投资者青睐的,据2020年长春高新的半年报显示,公司的新前是大股东名单中,除超达投资、金磊、林殿海外,中央汇金持有公司股份859.58万股,持股比例2.12%;香港中央结算持有公司股份800.57万股,持股比例1.98%;全国社保基金组合合计持有长春高新5.57%股份。

纵观长春高新近5年的业绩,其所实现的净利润从2015年的5.385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3.49亿元,5年间净利润翻了逾4倍之多;另一方面,早在2008年10月,长春高新的股价一度低至4.88元/股,而截至2020年9月15日收盘,长春高新收于383.36元/股,十年间股价翻了超百倍。

触碰“雷区”的会议纪要

据和讯网报道,9月14日砍掉长春高新167亿元市值的正是市场流传的一份东吴证券关于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调研的会议纪要。

据会议纪要显示,子公司金赛药业生长激素业务板块明年纯销增速目标由原来的35%下调至25%;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将于年底计划减持。

资本市场上的投资者向来对减持二字格外敏感,无论大股东因何而减持,投资者都会与套现相关联。

另一方面,子公司金赛药业亦是长春高新的重要业务板块。据长春高新2020年半年报显示,金赛药业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而同期长春高新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为14.28亿元。

长春高新一方面下调业绩目标,另一方面大股东计划减持,无疑都触发了市场及股民的敏感神经。

都是减持惹的祸

在14日广为流传的会议纪要中,金赛药业的最终受益人、长春高新的第二大股东金磊的减持无疑是引发股民恐慌情绪的重要导火索。

据长春高新2020年半年报披露,金磊持有长春高新11.51%的股份,仅次于长春高新超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8.8%,系长春高新的第一大自然人股东。

1994年于加州大学博士毕业的金磊,主攻人类重组生长激素。归国后的金磊在上海成立了金赛药业,目前市占率近70%,远超竞争对手安科生物诺和诺德

此次,在金磊会议纪要中所提及的减持,正是2019年长春高新以发行股份及可转债的方式购买金磊及林殿海所持有的金赛药业29.5%的股权,交易对价56.37亿元。

据双方签署的《业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金磊、林殿海作为业绩承诺方,承诺金赛药业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58亿元、19.48亿万元、23.2亿元,承诺期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58.26亿元。

同时,在金磊及林殿海在完成业绩的同时,其所持股份亦可逐步解禁。据公告显示,按约定的解锁条件和公式计算,交易对方金磊、林殿海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可累计解锁的股份比例分别为 26.7412%、60.1775%和100%。

按照15日383.36元/股的收盘价计算,第一期金磊所持股份价值过亿。据会议纪要显示,由于金磊所持股份系换股而来,故需缴纳税款,而此次金磊所持减持股份亦是用于补缴税款。

令人意外的是,此次计划之内的减持却一度引来市场恐慌。值得注意的是,金磊的减持是计划之中,股民的抛售是受恐慌情绪的支配,那么向来理性、坚守价值投资的机构投资者却又为何放弃了长春高新?

据14日龙虎榜显示,当日机构投资者的卖出金额占比超70%,其中,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华昌道证券营业部、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永嘉路证券营业部当日卖出金额均超2亿元。

长春高新究竟能不能“打”?

1996年12月,长春高新在深交所上市,经过多年的摸索发展,当下的长春高新早已形成以生物制药为主业,以房地产业务为补充的业务布局。其医药产品覆盖创新基因工程制药、新型疫苗、现代中药等多个医药细分领域,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来源。截至目前,长春高新业务布局的四家马车分别系金赛药业、百克生物、华康药业以及高新地产。

其中,高新地产以房地产建设开发为主业,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4亿元;华康药业则以处方药的生产及销售为主,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0.21亿元;以水痘疫苗立足的百克生物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71亿元;以生长激素为招牌的金赛药业,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

从体量上,金赛药业无疑是长春高新的重要收入来源。

但与疫苗不同,生长激素虽对身体利好,但毕竟无关生死,其就诊模式主要为医院就诊+院外取药,其中85%的费用需自费,对医保依赖性较低。

而据西南证券研究显示,现阶段生长激素年治疗费用约3万元至4万元,而在试剂升级后平均费用有望达到7万元至8万元;而肿瘤小分子靶向药进入医保后大致范围是国产药5万元至8万元,进口8万元至12万元,从价格上生长激素年用药费用媲美抗肿瘤药物。

金赛药业自成立以来主要产品为应用于儿童生长发育领域的重组人生长激素。据长春高新2019年收购金赛药业公告显示,尽管目前金赛药业亦在研发烧伤质量、消化治疗等生产发育领域意外的产品,但依旧对生长激素较为依赖,总统产品结构较为单一。

此外,据西南证券研究显示,目前治疗矮小并无新靶点可突破,主要为剂型和给药方式创新。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长春高新的研发费用投入似乎并不足以匹配其作为千亿医药股的市场地位。2019年长春高新研发投入仅为3.704亿元,同比增长12.92%;而同期的销售费用却高达25.22亿元,同比增长20.41%。

至此,较为依赖生长激素的长春高新,研发已致瓶颈,收入结构单一,未来又是否可以长期撑起千亿市值,稳坐东北市值一哥的宝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