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以索道起家,打造了网红景区梵净山,今靠变卖项目回笼上亿资金

它以索道起家,打造了网红景区梵净山,今靠变卖项目回笼上亿资金
2020年10月16日 07:41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冯圆圆

编 | 嵇国华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10月14日晚间,三特索道(002159.SZ)公告表示拟以9532.54万元及1872.41万元的价格向贵州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转让贵州武陵景区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武陵景区公司”)及贵州三特梵净山旅游观光车有限公司(下称“观光车公司”)100%的股权。

此次股权转让,预计回回收1.14亿元,最终影响2020年净利润4600万元。而据半年报数据,公司2020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186亿元。

此前在三特索道公布的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1月至9月亏损800万元至1200万元,而上年同期则实现了1801万元。

此次股权转让,是否能奠定三特索道2020年盈利的基础尚且不得而知,但从目前公告来看,此次转让或许可以大幅提升全年业绩。

武陵并非核心资产

公开资料显示,三特索道成立于1989年,是湖北省唯一一家旅游业上市公司,其前身为武汉东湖高新区的一家国企,也是武汉市第一家股份制改革试点的民营企业。公司主要从事旅游资源的综合开发业务,目前在陕西、贵州、湖北、海南等9个省份均拥有旅游项目资源。陕西华山索道、浙江千岛湖索道、5A级景区梵净山、4A级景区海南猴岛等均属于三特索道名下资产。

东方财富网统计数据显示,三特索道的收入主要来自索道运营和景区门票业务,2019年二者营收占比高达88.43%。

而此次,三特索道所出售的武陵景区公司以及观光车公司系公司梵净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梵净山项目一直是三特索道旗下的明星项目,涵盖景区、观光车及索道项目,2019年收入贡献超40%。据财报披露,梵净山项目在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贡献分别为1.81亿元、2.55亿元、2.87亿元,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34%、39%及42%。而净利润方面贡献更是可观,2017年至2019年,梵净山项目实现净利润占公司净利润分别高达1429%、82%、404%。

梵净山项目对三特索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此次被出售的武陵景区公司及观光车公司2019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951.86万元及171.8万元,从比重上并不属于梵净山的重要资产。

事实上,三特索道的业绩并不“好看”。

除去2018年,公司的盈利一直维持在千万级别,而唯一实现过亿净利润的2018年竟也是因为转让股权所致。

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00.2万元、1.419亿元及2378万元。而同期的扣非净利润却分别为-3013万元、501.3万元及211.7万元。

而言之,如果扣除投资等活动带来的收益,三特索道的净利润将大幅缩水,过半净利润并非来自主业。

对于三特索道来说,靠“自己”赚钱似乎有些困难。

此外,身处旅游行业的三特索道,也面临着资金的问题,从此次转让股权的目的亦可以窥探一二。

公告显示,此次出售股权回收的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及归还金融机构贷款。

缺钱是常态

事实上,三特索道所面临的资金压力一直较大。据东方财富网数据,从2016年开始,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60%以上,最高时为67.49%。而2019年虽有改善,但也高达61%。

具体来看,2019年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3.304亿元,而同期的短期借款有3.548亿元,略多于货币资金。此外,公司账面尚有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324亿元。

换而言之,三特索道目前所拥有的货币资金难以为短期债务进行兜底,资金链并不坚固。

三特索道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个例。

位于洛阳境内的龙潭大峡谷,是国内非常有名气的地质公园景区,在当地享有盛名。据媒体报道,位于洛阳境内的龙潭大峡谷,由于背后投资人突然离世,导致景区资金链断裂。在不断欠债经营的状态下,最终宣布破产,彼时负债已有8亿元之多。

此外,5A级景区野三坡亦是如此。事实上,作为5A级景区,野三坡并不缺游客,公开资料显示,近2018年景区接待游客便高达600万人次,景区主要景点门票收入1.3亿元。

然而即使在如此好的客流量基础之上,野三坡依旧背负了多达7亿多元的负债,最终破产。

截至15日收盘,三特索道收于11.96元/股,较14日收盘的11.46元/股,股价有所回升,全天涨幅4.36%。此外,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截至2020年上半年,三特索道经营活动所实现的现金净流入为-5385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