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款疫苗在手却巨亏多年,今获墨西哥亿元订单,康希诺股价涨超15%

16款疫苗在手却巨亏多年,今获墨西哥亿元订单,康希诺股价涨超15%
2020年10月16日 17:03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孙浪

编 |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连续亏损多年的康希诺生物或将借助新冠疫苗迎来转机。

10月15日,康希诺生物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已与墨西哥签署框架协议,将于2020年底至2021年向墨西哥提供3500万剂新冠疫苗。

此外,墨西哥政府还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辉瑞(Pfizer Inc.)及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签署采购协议,总计可为1.16亿人提供免疫接种。

据了解,墨西哥所采购的这三种疫苗的最终成本约为17亿美元。墨西哥财政部长埃雷拉表示,该国已经预先支付了1.59亿美元,并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将预付款增加至3.21亿美元。

除墨西哥外,康希诺还获得了俄罗斯和巴基斯坦卫生部临床试验批准,并分别在当地开展国际三期临床试验。与此同时,康希诺的研发团队还计划在与西亚、拉美等地区的多个国家积极沟通,努力推动开展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

对于康希诺频获海外临床试验许可,其董事长宇学峰表示:“我们新冠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不仅在一、二期临床数据中得到了验证,还获得了多个国家卫生部门的积极评价。我们会继续推进该疫苗的大规模有效性研究,保障疫苗产能,让新冠疫苗更加可及。”

受获墨西哥大订单的消息影响,10月15日,康希诺A股股价大幅上涨,截至收盘,康希诺报收370.01元,上涨8.83%。10月16日开盘,康希诺A股股价继续上涨6.92%至395.62元,超过上市首日股价,总市值978.96亿元。

走在亏损路上的康希诺

作为国内首支“A+H”疫苗股,康希诺从2019年开始相继在港交所和上海科创板上市。其在A股的发行价为209.71元,是A股史上发行价第二高的股票,仅次于石头科技。不仅如此,康希诺上市首日股价报收393.11元,较发行价上涨87.45%,市值高达972.75亿元。

不过可惜的是,“出道即巅峰”,在10月16日之前,康希诺的最高股价一度停留在上市首日。自8月13日上市之后,其股价一路低走,于8月31日达到最低点,仅为255.58元。随后缓慢爬升,直到10月16日才重现“当日辉煌”。

股价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业绩的担忧。康希诺今年上半年的营收状况并不理想,还陷入巨额亏损。

据其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康希诺净亏损1.02亿元,同比增长46.65%,主要是因为企业持续进行疫苗的研发工作和临床试验,研发支出较高。据统计,上半年康希诺研发投入同比增长87.6%至1.08亿元。

除了研发支出,康希诺的销售开支增长幅度更高。今年上半年康希诺的销售开支同比增长167.1%,其给出的理由是上半年公司开始了MCV(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在研疫苗的商业化准备,而商业化准备和转型是康希诺目前一项非常必要的投入。

据媒体报道,康希诺成立十一年来,仍未有产品商业化的主要原因就是其重研发轻商业,商业化人员明显不足。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30日,康希诺共有员工369名,其中研发人员占了90%,商业化人员只占了2%。

也正因产品不能商业化,导致了康希诺常年处于亏损的状况。粗略计算,目前其已累计亏损4.7亿元。

其研发支出也主要依靠股权融资。虽然上市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它的研发支出问题,但并不能完全弥补它的亏损。

康希诺表示,随着现有研发项目陆续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公司在研发人员薪酬、耗用物料、仪器设备、检验测试等方面将进行持续性的投入,预期未来仍存在累积未弥补亏损并将持续亏损。

实际上,康希诺此前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且一年多于一年。据其招股书显示,自2017年至2019年,康希诺分别实现营收18.72万元、281.19万元、228.34万元。康希诺表示,公司尚未实现产品商业化销售,营业收入具有偶发性。此外,由于尚未规模销售,三年内康希诺生物分别录得亏损6444.91万元、1.38亿元和1.57亿元。

不过尽管接连亏损,但在研发上却不能省。康希诺2019年投入了1.52亿元做研发,并表示在2020年至2022年内将继续投入9亿元至12亿元用于研发。但康希诺生物也坦言,研发投入将使得经营亏损持续增加。

过去亏损、现在亏损、预计仍将持续亏损,由此可见,康希诺的未来的路还很难走。

新冠疫苗“攻关战”

虽然连年亏损,但其在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却仍使股市对其保持信心,哪怕股价最低点仍大幅高于发行价。

特别是目前“支撑”康希诺股价的新冠病毒疫苗,攻关战也已到达尾声。

目前全球约有40种新冠病毒疫苗已处于临床试验中,其中已有10种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预计最早于今年12月到明年初将有疫苗公布数据。10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中,中国占据4个席位,包括3个灭活疫苗和1个腺病毒载体疫苗,涉及公司分别为国药集团旗下中国生物、科兴生物和康希诺。其中,中国生物拥有2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灭活疫苗。

此外,包括这四款在研疫苗在内,中国共有11款已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其他重组蛋白疫苗、mRNA疫苗和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也正在抓紧开展一期或二期临床试验。从数量和速度上看,中国新冠疫苗研发无疑走在世界前列。

刚刚过去的9月,英国阿斯利康宣布暂停三期临床试验,随后美国强生在10月宣布暂停旗下杨森制药公司研发的一款新冠候选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二者暂停的原因,均为一名受试者出现“无法解释的疾病”。

巧合的是,阿斯利康与强生被暂停临床试验的新冠候选疫苗均为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这两次事件也引发业内对新冠疫苗研发在腺病毒载体技术路线的担忧。值得一提的是,康希诺参与研发的新冠疫苗也属于此路线,不过至今未出现类似志愿者不良反应事件。

对此,华夏时报援引疫苗专家陶黎纳表示,强生的疫苗使用腺病毒载体技术,和阿斯利康的疫苗、康希诺的疫苗是同样的技术,只是在具体细节上有些差异。这些志愿者出现健康问题或许只是巧合,没证据表明是疫苗不良反应。疫苗临床试验过程中,出现奇奇怪怪的健康问题并不奇怪。

康希诺在研的新冠疫苗是与军科院陈薇院士团队联合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早在7月21日,康希诺发布公告称,已在《柳叶刀》杂志发表关于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论文,论文结果显示,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腺病毒载体)在每剂5×10^10病毒颗粒数的剂量下是安全的,单针免疫后,绝大多数受试者体内激发了显著的免疫反应。

对于亏损多年的康希诺而言,来自墨西哥等地的新冠疫苗订单,将有效改善其业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