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穷小子到成功系掌门人,曾因酒鬼酒被刑拘,今内幕交易被罚249万

从穷小子到成功系掌门人,曾因酒鬼酒被刑拘,今内幕交易被罚249万
2020年10月17日 08:33 AI财经社

文|周享玥

编辑|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内幕交易“熊猫烟花”6年多后,曾经驰骋资本界的“成功系”掌门人刘虹收到了一张来自证监会的“罚单”。

据10月13日证监会官网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时任湖南潇湘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潇湘资本”)董事长刘虹内幕交易原熊猫烟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熊猫烟花”)股票案已调查、审理终结,证监会决定没收刘虹违法所得82.84万元,并处以248.52万元罚款。

刘虹曾是名噪一时的资本大鳄。上世纪90年代末,“资本湘军”一度成为资本市场凶悍霸气的代名词,鄢彩宏的鸿仪系、刘虹的成功系、魏东的涌金系、傅军的新华联系、朱金武的华天系都曾是其中的佼佼者,“成功系”与“鸿仪系”和“涌金系”更是曾被并称为资本湘军三驾马车。

(图源:潇湘资本官方微信公众号)

穷小子豪赌资本市场,兵败酒鬼酒

公开资料显示,1967年6月,刘虹出生在湘西永顺县的一个小山村,母亲是当地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育有一儿三女,父亲是永顺县某个税务所的所长,长年在外,以一个月20多元的微薄工资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常常捉襟见肘。

据媒体报道,刘虹上中学时,每个月回家一次,往往是头天晚上出发,第二天早上才到家,为节省块把钱的车票走上一个通宵。到家后,就去山上捡够整整一个月烧饭用的柴草。

1985年,刘虹高中毕业,故事开始出现分歧。一个版本是,刘虹考上了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现为中央财经大学),但家里付不起学费,全靠他自己勤工俭学支撑,赚来的钱除了支撑自己的日常开支,还按月寄给远在湘西的父母贴补家用。另一个版本则称,刘虹高中毕业后便在社会上四处流浪,但一直“想出个名堂”,便到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进修过一段时间。

无论哪种说法,刘虹确实是在中央财政金融学院遇到了他日后商海生涯中最为关键的人脉资源——一个是后来的涌金系创始人魏东,一个是时任永顺县副县长、后来的酒鬼酒董事长彭善文。前者是刘虹发家史上的引路人,带着他少年得志;后者则在刘虹拿下酒鬼酒控股权的故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英才》杂志报道,正是在彭善文和另一位副县长全永明的举荐下,刘虹得以进入永顺县财贸办工作,并在2年后离开永顺县,跟着魏东投身证券业,通过万国证券(现申银万国证券)在“一级半”市场(证券发行市场和证券交易市场之间)掘到了第一桶金。

1994年,刘虹又和魏东一起投资创办涌金集团,并出任副总裁一职,主管财务。但没过多久,他就因“挪用魏东的资金炒股,被认为野心太大,而与魏东分道扬镳”,自己回到长沙,投资创建了成功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成功集团前身),并在1997年利用酒鬼酒上市的机会,获得了几千万元的巨额回报。

酒鬼酒丰厚的投资收益,让刘虹有了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的资本,投资版图也逐渐从公司成立早期的灯箱广告、鞋帽玩具生产销售,慢慢扩展到房地产、电子信息、城市基础建设和白酒产业等领域。

2000年4月,成功集团斥资7100万元拿下汽车空调厂商岳阳恒立27.3%股份,入手第一家上市公司;同年9月,成功集团旗下公司参与发起设立的安塑股份(现华数传媒)也踏上资本市场,在深交所上市。

2002年9月,成功集团又以3.53亿元,从湘泉集团手中取得酒鬼酒8800万股国有法人股,以29.04%的持股比例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刘虹也在随后出任酒鬼酒董事长兼总经理。据报道,刘虹正是靠着时任酒鬼董事长彭善文的“内幕消息”,成功击败当时大名鼎鼎的“涌金系”和“鸿仪系”,拿下了酒鬼酒控股权。

至此,刘虹旗下已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成功系”初具规模,成为与鸿仪系、涌金系齐名的资本湘军“三驾马车”之一,刘虹本人也在“2002年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中,以1.15亿美元身价,排在第68位,一时风光无限。

(图源:视觉中国)

不过,风光来得快,去得也快。

2005年上半年,先是岳阳恒立接连被爆出嫌虚假信息披露、虚增利润,大股东及其相关企业占用资金和对外担保等丑闻,到当年9月,刘虹又被曝出近10亿资金黑洞,其中仅酒鬼酒一家就被其长期占用资金4.2亿元,岳阳恒立被抽走资金至少1.5亿元。

随后,刘虹因涉嫌“虚假出资”和“抽逃上市公司资金”等原因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成功系土崩瓦解。2009年3月,随着证监会调查结果的出炉,刘虹被罚市场禁入,5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和从事证券业务机构的高管,逐渐淡出资本市场。

就在刘虹“出事”的同时期,曾经叱咤江湖的“资本湘军”也遭逢大难,分崩离析。

2004年8月,一度被称为“上市公司收藏家”的鄢彩宏被纪检部门带走;随后不久,华天系掌门人朱金武及夫人卢晓凤,因涉嫌挪用巨额公款炒股被“双规”;2008年5月,涌金系董事长魏东跳楼身亡,全部遗产由妻子陈金霞继承,开启“陈氏涌金”时代,但失去了魏东广泛人脉关系的涌金系声势早已大不如前……

资本大鳄重出江湖,内幕交易被罚249万

“刘虹在资本运作上是个专家,他没理由不回到这片土壤,只有在这个领域,他才会发挥他最大的能量。”在《企业家杂志》2009年的一则报道中,有接近刘虹的人士曾如此表示。

据报道,沉寂的那几年,刘虹的精力主要放在照顾家庭和维系老关系上,“除了投资证券行业,股票也是他每天关注的信息”。

随着5年的禁入期逐渐过去,刘虹的身影开始再次出现在资本市场,这一次,潇湘资本成了其中的关键角色。

据潇湘资本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是湖南省工商业联合会联合成功集团、隆平高科步步高集团、老百姓大药房等10余家湖南省内具有代表性的优秀民营企业或其关联企业发起设立的金融控股机构,是湖南民营企业共同打造的第一支金融“联合舰队”。

另据天眼查App显示,目前潇湘资本的注册资本已达到13亿元,由成功集团100%控股,刘虹及其妻子龙晓宇为最终受益人,分别通过成功集团持股70%、30%,且刘虹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疑似实际控制人。

在刘虹正式“复出”之前,还发生了一个“内幕交易”的小插曲。

据证监会2020年10月13日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03年左右,熊猫烟花实控人赵某平在熊猫烟花定向增发前,曾与刘虹交流定向增发后的想法,双方就资本市场影视传媒行业的并购进行讨论时,刘虹曾向赵某平推荐过一家叫“强某传媒”的公司。

2013年10月,熊猫烟花定向增发后,赵某平将收购的想法告诉增发项目承销商兴业证券投资银行部董事副总经理赵某征。同一时间段,东阳华海时代影业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斌也请兴业证券机构客户部销售经理朱某诞留意并介绍上市公司资源。

随后,在赵某征、朱某诞的牵线下,赵某平与王某斌约谈合作事宜。

2013年12月1日下午,赵某平、王某斌、赵某征、朱某诞四人在北京见面。王某斌向赵某平介绍了华海时代的基本情况以及盈利情况,赵某平提出购买华海时代部分股权,王某斌表示同意。双方就收购比例、估值、未来业绩等事项进行了商谈。

2013年12月3日上午,赵某平前往刘虹办公室商谈委托理财事宜,并在之后在向刘虹咨询影视行业、了解华海时代情况的过程中谈及熊猫烟花与华海时代商谈收购的事情。当天晚上赵某平电话通知董秘黄某璞让其准备12月4日向上交所申请熊猫烟花停牌。

2013年12月4日,熊猫烟花公告称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公司股票于2013年12月5日起停牌。随后的12月26日熊猫烟花公告,公司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购买王某斌以及周某所持有的华海时代股权。

2014年3月14日,熊猫烟花复牌,当日股票价格涨停。

证监会认为,熊猫烟花拟收购华海时代股权,在公开前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形成日为2013年12月1日,公开日为2013年12月26日。刘虹因赵某平向其咨询了解影视行业收购而知悉上述内幕信息,属于内幕信息知情人。

但刘虹却在2013年12月4日,在潇湘资本办公室,将“龙某宁”和“兴业投资”两个账户内持有的股票全部卖出,随后实际操控两个账户几乎全仓买入“熊猫烟花”,合计购入93.18万股,成交金额911.18万元。2014年3月14日复牌当日,两个账户所持熊猫烟花股票全部被卖出,成交金额1000.75万元,合计盈利82.84万元。

证监会认为,刘虹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经调查、审理,决定没收刘虹违法所得82.84万元,并处以248.52万元罚款。

这个小插曲直到六年后才因证监会的一纸处罚书公之于众,而在五年前,刘虹借潇湘资本强势复出时,这个插曲显然还微不足道。

(图源:潇湘资本官方微信公众号)

据报道,2004年9月30日至10月22日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刚刚结束5年市场禁入期的刘虹,曾累计抛出10.58亿元参与富春环保宝胜股份新华锦易华录4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与此同时,其还于2014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分别入股汇源通信、大洲兴业和多伦股份,现身股东榜,可谓来势汹汹,市场纷纷惊叹“成功系”又回来了。

不过,不同于刘虹以往控股的风格,潇湘资本入股公司多以投资为主,持股比例从未超过第二大股东的界限。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015年之后,刘虹及其掌舵的成功集团,以及潇湘资本的身影又悄然从上市公司股东榜单中逐渐淡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潇湘资本旗下的湖南兴业投资持有长沙银行6.43%的股权,深圳潇湘君佑投资持有宝胜股份3.36%的股权。

在潇湘资本官方信息中,能够找到的刘虹的消息是在潇湘资本2018年团拜会上,彼时,刘虹曾对潇湘资本2018年的工作成绩进行简要回顾,“一是集团参股的长沙银行已经成功上市;二是集团成功投资58到家;三是深圳正前方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投资的深圳市正前方智金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实现了8000万的盈利……天天看看项目即将在1月30日上线,目标在三个月内突破五千万活跃用户数量”。

此外,2018年至今,潇湘资本及其旗下公司还先后投资了正芯微电子、湖南省金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长沙莫之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善康医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山东天岳先进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涉及硅探测器、先进制造、毫米波雷达技术、戒毒药、第三代半导体衬底材料等多个领域。

另据天眼查App显示,刘虹目前是成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潇湘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湖南五八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等6家尚处于存续状态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7家存续或在业状态的公司担任股东,是7家存续或在业状态的公司的高管,拥有116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