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蓝根被疯抢背后:中成药市场预期不一,有企业因疫情股价涨3倍

板蓝根被疯抢背后:中成药市场预期不一,有企业因疫情股价涨3倍
2020年10月20日 14:53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孙浪

编 | 孙静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板蓝根这几天感受了一把“冰火两重天”:药店卖断货;但相关概念股短暂增长后熄火。

近日,因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白云山复方板蓝根颗粒具有体外抑制药效,让白云山一炮而红。不仅其产品成为市场抢手货,股价也一路高涨,一度成为舆论热议焦点。

10月16日,白云山在A股迎来了久违的一次涨停。同日,港股白云山也大涨13.28%。仅仅一天,白云山A股总市值合计增加近100亿元人民币,股价行情一片大好。

不过很快,白云山就给狂热的投资者浇了一盆冷水。10月18日,白云山发布公告,称其复方板蓝根颗粒的销售,预计不会对其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有关媒体报道所涉及的相关结论只是实验结果,即钟南山院士团队针对白云山和黄公司复方板蓝根颗粒开展的抗新型冠状病毒体外筛选的实验结果,后续还需对该产品开展进一步相关工作。

不仅如此,公告还称,目前板蓝根在国内市场已是充分竞争的产品,板蓝根颗粒、复方板蓝根颗粒已获批准的文号数量众多,板蓝根产品不是该公司或其附属企业的独家生产品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板蓝根颗粒共有981个批准文号。复方板蓝根颗粒共有147个批准文号。

由此,白云山的股价很快反转。10月19日,白云山A股和港股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A股市值缩水18.2亿元,港股市值缩水25.2亿港元,合计减少约40亿元。为此,有股民戏称,我参与了白云山股价“一日游”。到第二日,白云山股价依旧没有向好趋势。截至10月20日午间收盘,白云山A股和港股股价通通下滑。其中A股下跌3.24%,报收31.99元,港股下跌1.88%,报收19.82港元。

流水的病毒,铁打的板蓝根

每逢疫情,板蓝根总是被抢购的“主力军”。

2003年非典时期,白云山板蓝根开始出现于公众视线,并一度遭到群众囤积。因此,当年非典时期,“钟南山”“小汤山”“白云山”这三“山”,深刻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

白云山和黄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介绍,2003年春节刚过,一场突如其来的SARS疫情让全国都措手不及,板蓝根一下成为炙手可热的稀缺资源,成了全社会的抢购对象。那时候,到生产地拉货的车辆普遍排起了长达数公里的长龙。

板蓝根也因非典时期的“盛况”,一跃成为千禧年后最负盛名的“神药”。

不过,板蓝根最早用于疫情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1988年时的上海甲肝爆发。板蓝根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规模的中草药热潮,一度因为其易种植、省配置、甜口味的特点获得青睐。1988年在上海甲肝大爆发时,经由上海官方认可后更是如此。

价格低、制备简单,而且符合民众对于中医药“清热解毒”这一概念的认知。因此,几乎每一次有大型传染病,板蓝根就一定会被“疯抢”。就如1994年的红眼病、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和2013年H7N9禽流感等传染疾病爆发的新闻下,总能看到板蓝根的身影。

资料显示,其实作为不断被实践检验过的广谱抗病毒药物,板蓝根对于流感病毒、肺炎病毒、流行性腮腺炎、手足口病、乙型肝炎等的确具有一定的预防效果。

于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黑天鹅的作用下,板蓝根再次被“拎出来”,成为抢购的重点。

在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际,板蓝根就曾作为广药集团驰援全国抗击疫情的防护物,进行了大笔捐赠。彼时,作为全国最大的板蓝根生产企业,广药集团旗下白云山和黄中药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其一家的产品就占据了全国六成市场份额。

不仅如此,在今年3月,有多家媒体曾报道,因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美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中草药店纷纷出现“抢购潮”。以板蓝根、金银花为代表的中成药由于太过畅销,而面临缺货。

原以为占据板蓝根最大市场的白云山在今年上半年能取得不错成绩。不过,事实是白云山今年市场表现并不尽人意,反而受到疫情影响,经营成绩更不理想。

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白云山实现营业收入304.70亿元,同比下滑8.61%,实现归母净利润17.64亿元,同比下滑30.75%。

而在第二季度,白云山的经营业绩更是每况愈下。数据显示,公司第二季度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扩大至49.12%。与此同时,公司上半年的毛利率也较去年同期下滑了2.56个百分点,销售净利率仅为6.19%。

个中缘由,或许可以从白云山10月18日发布的公告中得出。公告显示,白云山和黄公司是白云山持股50%的合营企业,不纳入公司的合并范围。其对白云山和黄公司采用的是长期股权投资的权益法进行核算。

连花清瘟成新宠

除板蓝根被疯抢以外,双黄连和连花清瘟在疫情期间也是消费者的“心头好”。

1月31日深夜,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文宣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开展临床研究。不仅如此,报道还称,2003年非典时期,上海药物所左建平团队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

几乎就在这条微博发出的瞬间,各大电商平台的双黄连口服液均被售罄下架,甚至连“兽用”版的双黄连口服液也被一扫而空。不仅如此,各个社交媒体上,也迅速出现多地民众聚集排队在药店抢购双黄连口服液的视频和照片。

受到双黄连口服液能抑制病毒消息的影响,哈药股份太龙药业人民同泰都创下了5天4板的记录。不过,作为国内最大的双黄连口服液生产商,占据国内双黄连口服液33%的市场份额的福森药业却没有占到这个便宜。

福森药业在港股上市,在人民日报消息出来后的第一个交易日,福森药业股价大涨41.11%,报收8.1港元。可惜的是,这一这样的涨幅仅维持了一天,紧随而来的就是股价的断崖式下跌。短短五个交易日,就抹去了2月3日高达41.11%的涨幅。

随后股价一直下行,到3月25日,达到最低点,仅有3.22港元每股。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五个月,福森药业股价也一直没有起色,几乎保持在3.5港元每股以下。直至8月底至9月中旬才迎来一个小高峰。

和板蓝根、双黄连的代表企业面领亏损、股价下滑不同的是,连花清瘟的代表企业以岭药业似乎混的风生水起。

和传统中成药不同,连花清瘟是2003年非典时期研发治疗流感的创新中药。经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P3实验室研究确认,连花清瘟可以有效抑制SARS病毒。在此之后,中国中医科学院实验证实,连花清瘟还对流感病毒H3N2、副流感病毒I型、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均有抑制作用。

因此,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就被列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推荐用药之中。这意味着,连花清瘟胶囊是新冠肺炎疫情中出现的第一批推荐用药。

而后,2020年4月1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

连花清瘟由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新冠病毒肺炎治疗用药。其背后的企业,以岭药业也因此获益匪浅。

据了解,连花清瘟胶囊已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泰国、厄瓜多尔、新加坡、老挝、吉尔吉斯斯坦、菲律宾、科威特和毛里求斯分别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往海外发展迈出了一大步。

在业绩上,连花清瘟也为以岭药业带来了不菲的收益。财报显示,2019年度,公司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7.03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29.24%。2020年上半年,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20.24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45.11%,较去年同期增长50.35%。此外,以岭药业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7.05%。

对此,以岭药业在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称,“今年上半年连花清瘟产品销售收入较去年同期实现快速增长,尤其是二季度单季同比增幅近500%。往年二季度是连花清瘟淡季,但今年淡季不淡。连花清瘟作为抗疫明星知名度得到大幅提升,二季度国内疫情得到良好控制,但仍因复工复学复产及作为‘治感冒抗流感’需求回归等因素影响,连花清瘟销量同比仍然取得较好成绩,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连花清瘟在传统流感和感冒市场份额得到极大提升。”

这一经营状况也反应到了股价上。自疫情以来,以岭药业股价一路高涨,并在4月16日达到最高值,报收37.9元每股。相较于年初涨幅超300%,随后虽然稍有下降,但始终保持高位状态。

不过自8月后,整个医药板块整体回落,以岭药业也难逃其中。10月19日,以岭药业股价下跌3.96%,报收27.68元每股。其市值为333.19亿元,相较于4月时的最高点,市值已减少约123亿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