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毅再澄清被查传言,未违规、无联合坐庄,与腾讯非一致行动人

高毅再澄清被查传言,未违规、无联合坐庄,与腾讯非一致行动人
2020年11月20日 16:43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 董雨晴

卷入“被查”传言三天后,高毅资产再度作出回应。

11月20日上午,高毅资产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同步视频召开沟通会,就近期高毅资产和旗下明星基金经理冯柳“被查”传言予以澄清。

高毅资产合伙人、首席合规官、首席运营官朱可骏律师在会上表示,目前高毅已决定对最先在微博上发布“GY被查”的某微博大V(现任职于某券商)进行投诉并发送律师函,同时会对包括该大V在内的所有造谣者、侵权者保留追责的权利。

与此同时,朱可骏还对此前引发市场争议的两只个股进行了详细的解答,表示“两只股票大宗交易均合法合规,整个交易过程中,固然市场在波动,但我们只是参与市场,并没有造成市场的波动”,并称高毅资产严禁旗下基金经理和同业进行个股交流,不存在所谓“联合坐庄”行为。

(图源:视觉中国

冯柳卷入被查传言,被指2只个股操作存疑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11月17日下午,一则“GY被查”的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很快就有不少观点猜测“GY”即为国内顶级私募高毅资产,更有网友将矛头直接指向了高毅旗下明星基金经理冯柳。

后者最开始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散,靠着抱定茅台和山西汾酒的“9年370倍”超高投资收益一跃成为了超级牛散,期间曾以“茅台03”的网名闻名于各大股票论坛。2015年,其应投资界风云人物、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之邀加盟高毅后,成立并执掌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开始以“基金经理冯柳”之名出现在投资市场,并一度成为不少人“抄作业”的对象。

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已经出现在63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9月末参考市值合计达417亿元,涉及海康威视同仁堂康弘药业完美世界巨人网络宇通客车海信家电欧菲光、视觉中国等多个领域的上市公司。

其中,按11月20日的收盘价计算,如果持股数量保持不变,仅海康威视一家的被持股市值就高达约110亿元。此外,11月9日晚间,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还出现在了万达电影的定增方案中,耗资近16亿元认购万达电影1.07亿股,持股4.71%,一度引发万达电影股价大涨。

不过,或许正如高毅方面所说的“人红是非多”,冯柳此前也曾因在游戏龙头世纪华通上的“快进快出”操作一度遭到市场质疑。

据悉,冯柳自2020年初开始一路通过大宗交易和定增方式加仓世纪华通,到2020年中报时已经持有3亿股,位列第五大股东,第二大流通股东。但在世纪华通的三季报中,冯柳却已经撤出前十大股东及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因此,有观点推测冯柳在7月至9月的三个月里最少减持了3亿股。而同期,世纪华通股价一路下跌,接近腰斩,让不少投资者直呼“抄作业抄得想哭”。

与此同时,此次“被查”传言中,从微信群流传出的一则“高毅涉嫌违规,超过5%股东减持大宗交易后,买方应锁仓6个月,但高毅却卖出了18573600股!”的帖子,则将质疑点放在了冯柳对老字号中药股同仁堂的持仓操作上。

买卖世纪华通、同仁堂未违规,冯柳曾提醒大家不要“抄作业”

对于上述两只备受争议的个股的具体情况,高毅方面在20日召开的沟通会上做出了详细回应。

朱可骏表示,冯柳自2019年末就开始逐步布局游戏行业,某游戏股(即世纪华通)作为行业龙头之一恰好属于重点研究的标的之一,因考虑其“预计会在今年年中或下半年发布一个新游戏,可能会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点”,冯柳遂于2020年年初起逐步建仓该股,“并经某头部券商居间提供信息”,在年初几个月完成了几笔大宗买入,并在3月份参与该股定增。

不过,就在该公司4月份发布定增公告后,冯柳注意到“市场对于该股过度关注和不当联想所产生的极大热情不符合其投资初衷”,认为该股主要投资催化点——新游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这是低成本介入的中线赔率品种,而非可当时价格买入的长线确定品种,于是在5月份的媒体专访中主动提醒大家不要“抄作业”。

而世纪华通的新游戏在7月初上线后很快就出现表现不及预期情况,在iOS游戏畅销榜的排名表现远逊于其前作手游,股价也在7月初开始逐步下跌。冯柳因此决定在7月中下旬大宗和定增股份解锁后逐步卖出。

“整个卖出过程长达数月,合法合规,不存在所谓锁定期内卖出的违规行为。从市场价格的波动结合该公司的实际情况分析,导致该股涨跌的主要逻辑归因是该新游戏的预期和最终结果的不如人意,冯柳组合是下跌后接受市场价格的卖出,并不是导致价格下跌的主因”,朱可骏称。

此外,对于世纪华通发布的三季报中,前十大股东和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均未见冯柳身影的原因,朱可骏则表示,就总股份数而言,冯柳的持股数未能进入三季报中截至9月底的前十大股东名单,而“3月份定增的公告日是4月份,6个月的解禁日以公告为准要到十月份”,因此,三季报中的账面持仓股份里必然包括定增部分的股份,但因“部分是受限股,不属于流通股,也就自然不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

(图源:视觉中国)

在对同仁堂的持股质疑的回应上,高毅方面则表示,“今年8月,经某头部券商居间提供信息,某中药股有机会以少量折扣大宗交易买入,且部分股份为非特定股份不受锁定期限制,而该公司很符合冯柳一贯以来‘赔率优先’的投资框架,属于长期赔率品种而非概率品种,因此其决定以大宗交易方式买入”。

具体建仓操作上,据朱可骏透露,由于高毅资产内部执行对5%举牌线的严格风控限制,而居间券商告知卖出方要求至少卖出5%的比例,为确保期间持仓比例始终不超过5%的举牌线,冯柳组合在通过大宗交易逐笔买入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卖出了少部分不受锁定期限制的非特定股份,最终完成了整个建仓过程。

“在整个建仓过程中的任何时点,高毅资产对该股票的持仓均没有超过5%的举牌线,且从未在锁定期内出售任何受锁定期限制的股份”,朱可骏表示。

而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持有同仁堂5000万股,占比3.65%,为同仁堂新晋第四大股东。

无一致行动关系,腾讯仅系高毅财务投资人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全国顶级的私募平台,截至2020年前10个月,高毅资产的管理规模已经达到2537亿元,位居行业首位,产品数量多达525只。

也因此,其背后的资本方情况也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在2020年初冯柳“重仓”世纪华通以及11月参与万达电影定增时,就有不少观点将高毅归为腾讯系,称腾讯系基金看上了世纪华通和万达电影。

(图源:视觉中国)

据当时的报道显示,高毅资产的控股实体上海高毅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背后的第一大股东是林芝腾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后者系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100%持股企业,林芝腾讯与腾讯产投的法定代表人则均为现任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投资并购部总经理、腾讯集团副总裁李朝晖。

另据天眼查APP显示,林芝腾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19年8月21日作为新增投资人出现在高毅资产股东名列,出资额为2.3147亿元,占比87.2155%。2020年6月28日,由于新增了部分股东,林芝腾讯投资持股比例稀释至64.5969%。

不过,在此次的沟通会上,高毅方面否认了外界对于高毅与腾讯之间存在一致行动关系的猜测,并表示“腾讯是高毅资产持有少数股份的财务投资人,目前持有股权比例为个位数百分比,无董事席位,日常不参与公司的投资、经营和管理。”

据朱可骏透露,高毅资产有着非常严格的内部信息隔离和防火墙机制,所有投资决策信息均与外部包括外部股东完全隔离,与腾讯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涉及投资决策相关的信息交流。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