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估值30亿美元到4945万市值,优客工场上市没上岸,联合办公太难了

从估值30亿美元到4945万市值,优客工场上市没上岸,联合办公太难了
2020年11月20日 21:41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周婧

编辑 | 孙静

美国东部时间11月18日,联合办公头部企业优客工场通过SPAC形式(即在特定时间内收购一家营运中的公司),正式在美上市。

创始人毛大庆在2017年就透露出有上市计划,2018年优客工场完成2亿美元D轮融资,投后估值为30亿美元;2019年12月,优客工场第一次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申请,融资目标为1亿美元;今年8月撤回独立IPO申请,并于14天后启动SPAC方式,合并后公司的预估市值约为7.69亿美元。但截至美东时间11月19日,其收盘价为8.55美元,总市值仅为4945万美元。

优客工场上市可谓一波三折,且估值一跌再跌,目前的市值跟港股中小物管公司市值接近。

已退出联合办公行业的某项目创始人对AI财经社表示,不看好优客工场上市,“商业模式走不通,有太多问题”。去年10月,联合办公鼻祖、美国明星企业WeWork止步IPO,盈利数据引发了投资者的强烈质疑,共享办公模式重、盈利难等问题也一并暴露出来。

5年零7个月,优客工场流血上市,但联合办公还能走多远?

谋划已久的上市

优客工场的上市,谋划已久。

2017年之后的优客工场,主要的动作就是并购。2017年-2018年先后收购了无界空间、Wedo联合创业社、洪泰创新空间、爱特众创等7家联合办公企业,加速扩大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企业并购,优客工场仅付出极少的现金,绝大部分收购对价是通过股权置换方式支付。这些并购多数是溢价并购,形成了大量商誉,也意味着一旦被并购企业的业绩下滑,将存在巨额减值风险。

一方面优客工场要依赖于更多的并购提升估值,另一方面并购的持续性又依赖于向市场证明其模式的可持续性,这种发展道路决定了优客工场必须尽快上市。

此外,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优客工场还先后收购了大观建筑设计61%的股权、东益远大51%的股权、Melo Inc.(火箭科技)的全部股权,同样也是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支付。

种种压力之下,优客工场于2018年9月开始着手搭建VIE架构,并秘密向美国SEC提交申请,彼时VIE架构还没有收官,足见其上市的急迫。

不料,上市进程早一步的WeWork于2019年8月递交招股书后,却因盈利模式受到质疑而惨遭滑铁卢。止步IPO的WeWork命运十分悲惨——暂停了海外布局,出售资产,并关闭了部分业务线。

这对优客工场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不仅其上市进程受到拖累,同年12月,因估值存在分歧,花旗瑞士信贷也纷纷退出了优客工场IPO承销商行列。当时毛大庆向媒体表示,自己正经历创业五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但其实更艰难的时刻还未到来。今年新冠疫情的爆发,让线下办公几乎停摆,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因疫情影响,优客工场营收降至3.98亿元,而去年同期则为4.86亿元。不过优客工场这几年盈利一直下滑,2017年、2018年、2019年优客工场净亏损分别为3.73亿元、4.45亿元、8.07亿元,三年时间亏损超16亿元。

图/优客工场的招股书

无论如何,上市脚步已无法停止,SPAC解救了优客工场。借壳SPAC不需要像传统IPO那样进行严格审查,优客工场终于登陆纳斯达克

上市不久,持有优客工场10%以上的股东GLAZER CAPITAL、LLC就于11月16日,以10.2美元的价格,净卖出70万股,脱身意图十分明显。

轻资产转型是联合办公的解药?

联合办公模式来源于美国,以WeWork为代表,初衷是为初创企业和自由职业者以及跨国公司提供共享的工作区和办公室。

而WeWork的商业模式是将办公楼买下或长期租赁后,再改造出租,并提供标准化的服务,本质上与“二房东”无异。

2015年,在共享经济大潮下,国内的联合办公也开始了一路狂奔。优客工场、氪空间、Distrii办伴、梦想加等一批联合办公企业纷纷跑马圈地。

从万科出来的毛大庆凭借多年房地产经验,迅速抓住风口,备受资本市场青睐。

不过后期联合办公室的模式一直备受质疑,亿欧曾做过数据调研,联合办公出租率平均达到85%时,才能保持盈亏平衡,一旦资金运转不过来,“二房东”们的收款压力就会加大。事实上,在疯狂烧钱后,多数玩家都在生死线上徘徊。

模式重、盈利难,难摆脱“二房东”性质,联合办公被资本吹出来的泡沫终会破灭。

因此在2019年之后,国内联合办公玩家,都不约而同地开始由“二房东”模式向轻资产模式转型。

蜜蜂科技负责人翁俊杰告诉AI财经社,“公司2015年开始做青年众创空间,2019年开始探索轻资产模式,转向办公空间打造和空间精细化运营管理服务,目前80%的业务都在商企和产业空间定制上”。

整个行业已到了不得不转的地步。翁俊杰发现,大家都在寻求摆脱二房东的经营模式,寻找自己的价值点。

对优客工场来说也是如此。今年4月,毛大庆宣布优客工场将进行“轻资产、重赋能”的战略转型,主要输出品牌服务,并提供空间设计、建造以及管理服务。

轻资产转型会是联合办公的解药么?有业内人士分析,从长远来看,轻资产模式更具有规模效应,运营效率也更高。

“不过需要输出管理、品牌,这对团队来说也是挑战。” 翁俊杰坦言。另一个从业者也有担心,轻资产虽模式轻,但也意味着利润更薄,这当中投资人还要拿走大部分的利润。

联合办公将走向何处,尚有待观察,上市也并非优客工场的终点,就像毛大庆所说,“这是终点,也是起点。”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