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盶u02dc盶u02dc闪辞万泰生物,让位还是套现?首富离场市值暴跌125亿元

钟盶u02dc盶u02dc闪辞万泰生物,让位还是套现?首富离场市值暴跌125亿元
2021年01月14日 16:49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冒诗阳

编辑 | 孙明

钟盶u02dc盶u02dc辞离了刚上市260天就将他推上“首富”的万泰生物

1月13日晚间,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钟盶u02dc盶u02dc递交的辞职报告,钟盶u02dc盶u02dc因个人原因辞去万泰生物董事、董事长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召集人职务。辞职后,钟盶u02dc盶u02dc辞职将不再担任万泰生物的任何职务。

受董事长钟盶u02dc盶u02dc辞职的影响,万泰生物股价应声下跌。1月14日,万泰生物收盘价260元,跌幅达到9.66%,市值增发125亿元,目前市值为1127亿元。

实际上,钟盶u02dc盶u02dc辞离本身对万泰生物并不构成明显影响。一方面,即便辞离万泰生物董事长一职,钟盶u02dc盶u02dc仍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根据上市时的股份限售安排和自愿锁定的相关承诺,包括钟盶u02dc盶u02dc个人及养生堂在内的万泰生物主要股东,短期内均无法套现离场。

此外,钟盶u02dc盶u02dc一系列职位的继任者邱子欣,本就是万泰生物法人、总经理,也是公司发起人之一。由此来看,这场高层权力交接还算平稳。

但钟盶u02dc盶u02dc毫无征兆的辞离,依然引发了不小的猜疑和震荡。这背后,万泰生物的经营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万泰生物旗下产品二价HPV疫苗已于去年5月上市,但仅靠这一款“过气”疫苗,显然无法支撑起万泰生物高达210倍的市盈率、超过1100亿市值。高估值背后,是临床III期的HPV九价疫苗,以及已经晚于竞品,仍在临床II期却已迫不及待建厂备产的新冠疫苗。

钟盶u02dc盶u02dc曾说:“企业要炒作,不炒作就是木乃伊。”但对于投资者,不确定性意味着风险。高估值下,高光人物不明缘由的离场,进一步放大了本已积累的风险。

“首富”钟盶u02dc盶u02dc离开,权力平稳交接?

今年1月起,钟盶u02dc盶u02dc在富豪榜上的排名扶摇直上。先是1月4日成功挤掉马云、马化腾,重回中国首富的宝座,后在1月8日,钟盶u02dc盶u02dc又以948亿美元的个人财富,超越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股神”沃伦·巴菲特,成为全球第六大、亚洲第一大富豪。

钟盶u02dc盶u02dc财富在短期内快速膨胀的推手,自然是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的股价。从2021年第一个交易日至今,A股万泰生物股价从1月4日开盘时的204.87元上涨至最高时293.8元,港股农夫山泉则从54.9元上涨至最高时的68.75元。

其中,钟盶u02dc盶u02dc直接持有万泰生物18.17%的股份,并通过养生堂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万泰生物56.98%的股份;这意味着钟盶u02dc盶u02dc直接、间接合计持有万泰生物75.15%的股份。

自去年4月上市以来,万泰生物股价一路水涨船高,发行后一度曾创下连续26个涨停。此背景下,“首富”、实控人钟盶u02dc盶u02dc不明缘由的辞离,不得不引起外界猜疑。

然而,AI财经社发现,即便辞去董事长等职务,钟盶u02dc盶u02dc短期内并无高位套现的可能。按照钟盶u02dc盶u02dc及万泰生物控股股东养生堂在IPO前的承诺,“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三十六个月内, 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也不由公司回购本单位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本次发行前已发行的股份”。

此外,接班人邱子欣本就是万泰生物的核心成员。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邱子欣直接持有万泰生物4.38%的股权,为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从2007年起,邱子欣即就职于万泰生物,任董事、总经理,是万泰生物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是发起人之一。

与1954年出生已近67岁的钟盶u02dc盶u02dc不同,邱子欣出生于1963年。在部分投资者看来,从公司权力交接来看,这样的人事安排情有可原,考虑到邱子欣的背景,这样的高层权力过渡还算平稳,并没有太多意外。

但即便如此,万泰生物股价依然大跌。万泰生物经营层面的不确定性,被首富钟盶u02dc盶u02dc的离场而放大,是引发股价下跌的一大因素。

万泰的高估值,被首富离场“戳破”

事实上,就在万泰生物1月13日的董事会上,除了变更董事长及选举独立董事,会议还通过了《关于疫苗产业基地建设项目的议案》(下称《议案》。根据《议案》,万泰生物将推动一项总投资约4.69亿元的疫苗产业基地项目,用于鼻喷新冠疫苗。

投资细节上,根据规划,万泰生物以5400万元价格受让罗格朗所持有的一处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厂房与附属配套设施,此外还要投入建设费用3.19亿元、铺底流动资金1.5亿元,项目建设周期计划1年。

该项目的主要方向,是为鼻喷新冠疫苗的投产做准备。AI财经社了解到,这款鼻喷疫苗是万泰生物与厦门大学、香港大学合作研发。然而,这个项目在去年9月才公告上马,12月31日刚刚进入临床II期。

但就在1月6日,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研发的鼻喷新冠疫苗还需经过临床I期的长期安全性观察、临床II期、临床III期试验,结果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在不确定因素较大的情况下,就匆忙投入产能,这背后,或与逐渐激烈的疫苗竞争有关。万泰生物在公告中称,本次购买罗格朗土地及厂房投资疫苗产业基地建设项目,虽然有利于公司加快建设高标准的疫苗生产车间,为研发中的鼻喷新冠疫苗的研发和生产配套,但同时面临不可忽视的风险,包括产品研发风险、项目投资和建设风险、政策和市场竞争风险。

不只是新冠疫苗,推高万泰生物的其他概念也存在不确定性。

根据万泰生物三季报,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净利润4.67亿元,同比增幅273.23%。其中,新增宫颈癌二价疫苗收入是带动净利润增长最重要的因素。2020年全年,二价HPV疫苗累计批签发245.6万支,在二价HPV疫苗中占比最高。

然而,在HPV疫苗中,二价并非最大市场。东吴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二价疫苗累计批签发314.6万支,相比之下四价HPV疫苗累计批签发721.9万支,九价疫苗506.6万支。

其中,万泰生物自研九价HPV疫苗仍处于临床III期阶段,不确定性仍在。

诸多不确定因素下,万泰生物股价此前超210倍的估值,被认为已经透支了未来若干年的成长性。此背景下,“首富”钟盶u02dc盶u02dc的离场,显然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