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第一股”营收下滑股价暴跌,16岁的香飘飘未老先衰?

“奶茶第一股”营收下滑股价暴跌,16岁的香飘飘未老先衰?
2021年05月01日 14:38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金斐

编辑 | 郭洁

号称“销量领先,杯子连起来可绕地球40圈”的香飘飘,目前比较尴尬。今年“16岁”的国产奶茶鼻祖香飘飘,在“俘获年轻人的胃”这场战争中,优势渐减。

颓势在数据上表现明显,4月30日,香飘飘(603711.SH)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其营收为37.61亿,比上年同期下滑5.46%;归于上市公司扣非净利润约为3亿,比上年下滑1.7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约为3.35亿,比上年减少53.41%。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说:“香飘飘2020年业绩肯定不理想,一季度是奶茶旺季,但恰好是疫情最为严重时期,另外其冲调类产品相对稳定,但即饮这块没什么增长,这是因为即饮市场主要在一二线城市。未来香飘飘整体发展一定要朝多品类、多品牌、多场景、多渠道去推,否则,单靠冲调类,香飘飘已经没太多增长空间。”

年轻人对香飘飘认知度降低

奶茶作为年轻人心头好,女性消费群体占八成。但接受AI财经社采访的多位女性表示,不会购买香飘飘奶茶,尤其不会买该品牌固体冲泡奶茶,嫌麻烦。她们更喜欢到店购买现制奶茶,认为更“新鲜”。

当被问起是否对“香飘飘”品牌有印象,今年22岁,即将大学毕业迈入社会的孙桐桐对AI财经社说,“有印象,在我很小的时候会买冲的奶茶粉,还有那种杯装的,我估计现在年轻人不会买。因为现在我都很少喝奶茶粉。”

据孙桐桐回忆,自己“初中以后就没再喝过(香飘飘)”,而对于香飘飘旗下液体奶茶“MECO 牛乳茶”、“兰芳园”等,她在上大学期间买过,当时她大概18岁,生活费都是爸妈出,考虑到香飘飘的奶茶并不便宜,既然如此“我肯定选择去奶茶店买现做的”,于是香飘飘彻底从她的奶茶单里飘远。

AI财经社了解到,香飘飘主营业务为奶茶饮料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分为冲泡与即饮两大产品板块,主要产品有“香飘飘”牌杯装奶茶(固体+液体)、“MECO蜜谷”牌果汁茶、“MECO牛乳茶”以及“兰芳园”系列液体奶茶。其中,孙桐桐曾经购买过的“MECO”、“兰芳园”这两款液体奶茶,是其在2017年推出的两个新品牌,目的是为满足不同目标消费人群需求。

奶茶赛道竞争激烈,对结合季节性、消费口味变化等因素进行的产品推陈出新速度有高要求,忌讳品种单一。比如,去年一举进驻18个新城市,在海内外61个城市开出695家门店的喜茶,平均每1.2周即推出一款新品。

尽管香飘飘也在推出前述液体奶茶,但显然并没有挡住自身的颓势。其财报显示,香飘飘品牌的好料系列、珍珠系列,相继推出了黑芝麻血糯、烤藜麦薏仁、香芋双拼、豆乳双拼等不同新口味。“MECO”品牌则推出了樱桃莓莓果汁茶、缤纷莓莓、无糖港式茶走奶茶等产品,但这些产品都市场表现平平。

论玩新花样,自称“连续8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香飘飘,比起蜂拥而至磨刀霍霍的奶茶新品牌,有些捉襟见肘。香飘飘在自家官网称“全球十四亿人都在喝的奶茶”,已经有言过其实的意味。

除了22岁的孙桐桐已然抛弃香飘飘,一位中年妈妈沈灼明确对AI财经社表示:“不喝香飘飘,我已经不是香飘飘或雀巢速溶咖啡这类产品的客户群体了。”

而另一位今年30岁的时尚小姐姐钱淳对AI财经社说,她以前买过香飘飘,现在除了自己喜爱的奶茶品牌,“其它牌子基本没注意过,基本不买”。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分析称:“女性对选购奶茶更重视品质、品牌调性、场景、服务体系以及客户粘性。”

对奶茶的消费虽然是女性居多,但如果把奶茶当成所有男性避开的饮品,那就错了。一些坐办公室的男性白领,点奶茶的频次可能比较低,但对消费奶茶亦做出了贡献。男性的奶茶消费人群更多会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这与大城市奶茶品牌开店更为密集、聚会会友奶茶消费氛围浓等因素大有关系。

AI财经社了解到,男性对奶茶品牌比较“脸盲”,普遍爱喝茶叶或枸杞泡枣的男性,对捧在手心显嗲的奶茶一般只是一时兴起随机购买,他们也会按照自己喜爱的水果或食材进行拼搭,不但不会花心思了解品牌,对奶茶是否好喝的评判亦不如女性严苛、直接。

亦有男性在选择奶茶时多是受人影响,喝过之后会用脚投票,毕竟味蕾感受最真实。不过,即便是对奶茶态度粗放的男性,对“香飘飘”品牌即便有印象,亦处在不会刻意想起的状态。

虽然口碑对香飘飘不是很有利,但香飘飘在财报中秀出肌肉——公司作为国内主要的冲泡奶茶经营企业,2012年-2020年连续9年杯装冲泡奶茶市场份额保持第一。公司持续积极推出新的产品,顺应了饮料行业年轻化、高端化的趋势,受到消费者好评。而在液体奶茶市场,香飘飘将兰芳园“丝袜奶茶”、“港式牛乳茶”、“鸳鸯奶茶”等产品定位为高端奶茶,认为借助这几款奶茶,已经令香飘飘“成为液体奶茶市场重要竞争者之一”。对于“MECO”果汁茶,香飘飘亦表示,这款果汁茶“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喜爱”。

2020年双十一,香飘飘第六年蝉联杯装奶茶全网销量冠军。在2021年“天猫年货节”,香飘飘还为年轻群体推出了多款新品,比如主打0蔗糖添加的“控糖奶茶”,采用卡通风包装、冲泡过程更有仪式感的奶茶自热锅等。

实力是否匹配想飘“香”全球的野心?

天眼查APP显示,香飘飘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8月,法人、董事长为蒋建琪,持股56.66%为公司大股东,蒋建斌为二股东持股8.64%,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香飘飘于2017年11月30日成功上市,截至今年4月30日,每股报收于19.84元,年报公布当日股价下挫9.98%,总市值82.62亿。

香飘飘野心不小,其愿景是“成为全球知名的食品饮料品牌企业”。在奶茶行业一片蛮荒的初期,香飘飘横空出世,但如今固体奶茶不被年轻人看好,液体奶茶市场格局竞争极为激烈,香飘飘腹背受敌。早在2018年8月,即有观点认为,香飘飘营销手法落伍、产品老化的问题亟待解决。

以固体奶茶起家的香飘飘在2017年4月才转型做液体奶茶,几年过去,瓶颈期是否打破?至少从业绩数据上看,香飘飘仍比较尴尬。AI财经社了解到,2020年分季度看,香飘飘第一及第二季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约为-8894.84万元、-357.80万元,第三及第四季度业绩好转,该数据分别约为9468.78万元、2.99亿元。

去年前几个季度中,有316家香飘飘加盟商相继退出。此外,其10家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2019年有4家亏损,去年上半年有5家亏损。同花顺iFinD显示,2017年底还有78家机构持有香飘飘的股票,到2020年底仅有1家机构持股。这些对于香飘飘而言,并非好信号。

香飘飘却仍试图固守“中国奶茶第一股”光环,沉浸在“杯子可绕地球40圈”的浮想,夸张表述“全球14亿人都在喝”。香飘飘试图成为“全球知名”品牌的野心能否实现?其在2020年年报中称,公司已经初步开拓进美国、加拿大、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新加坡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处于开拓阶段,境外市场销售占比仍较小”。

朱丹蓬对AI财经社分析称:“香飘飘目前基本在三四五线城市有一些认知,一二线城市是没有认知的。且在三四五线城市,人们喝奶茶也是会选择蜜雪冰城、CoCo等,他们不会去买冲调类。”

AI财经社注意到,香飘飘在年报中透露, 2020 年,公司在全国挑选出 200 余个县及县级市,打造5万多个地推,招聘逾万名的临时促销人员负责终端拦截。数据显示,实行这种模式的区域,2020 年 7 月至 2021 年 2 月的冲泡产品销售量同比增长 13% 左右,证明下沉市场仍有较大的销售潜力和机会。无论香飘飘如何左冲右撞,2020年业绩数据显示,其在华东、华中、西南、西北、华北、华南、东北七大区营收及毛利率比上年悉数下滑,其中营收跌幅最高为东北地区减少44.67%。

如今,奶茶早已是一座城市餐饮的标配,无论是一线二线城市,还是三四五线乃至乡镇,一条街总有扎堆的奶茶店,用年轻化、缤纷装修,吸引年轻人眼球。数据显示,喝奶茶的人群大多集中在16岁-25岁。2021年中国31.1%白领群体每周喝奶茶2-4次;25.1%白领群体每周喝1次奶茶,26.9%白领群体每月喝一次或更少,而仅有10.9%白领群体从来不喝奶茶。

AI财经社了解到,传统的奶茶指简单的将茶叶与牛奶结合,所谓新式奶茶恰恰是现在备受欢迎的几大品牌,对原材料选择更丰富、考究,比如,喜茶、贡茶、都可(CoCo)、茶颜悦色等。在大型商场,各种品牌奶茶店门前总是排满长龙,年轻人无论餐前还是餐后,或是去看场电影、与朋友约会,奶茶几乎是必点项目。一杯高糖奶茶,让女性在瞬间心情愉快,她们会不假思索掏钱付账。

这些选购新式奶茶的人群中,购买率最多的是90后,大概占购买奶茶人群的半壁江山,其次是占据37%比例的80后,00后、70后分别占比8%、5%。人们对奶茶有多爱,其实也有多恨,奶茶以高糖、高热量、添加剂多“导致身体发胖”“对健康无益”等一直备受争议。有不少女性消费者告诉AI财经社,为了将追求健康与喝奶茶的喜好相结合,她们会网购“DIY全自动奶茶机”,自己在家制作奶茶。

今年38岁的已婚已育白领全丽是一位资深“奶茶控”,对奶茶的热爱最高纪录是“一周7天每天一杯奶茶”。对奶茶失控般的成瘾,让全丽看上去有珠圆玉润的气质。但她现在对奶茶开始惧怕,全丽告诉AI财经社:“我要戒奶茶,医院查出来血脂高,目前已经戒了一个月。”在未戒奶茶前,全丽喝的最多的奶茶仍然是店内现制奶茶,完美错过香飘飘。

(注:文中孙桐桐、沈灼、钱淳、刘悦然、全丽均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