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冠军“拉皮条”被坑,引爆“市值管理”罗生门

私募冠军“拉皮条”被坑,引爆“市值管理”罗生门
2021年05月15日 18:37 AI财经

文|AI财经社 伍月

编辑|杨洁

徐翔应该没想到,在自己入狱多年之后,还会有业绩曾碾压自己的同行因为资本市场黑幕登上热搜,角色却是“拉皮条”。

这几天,一位叫叶飞的私募人士在资本圈热度很高。早在5月9日,叶飞在微博上公开向上市公司中源家居(603709.SH)“讨债”,称后者市值管理找的操盘方没有向下家(接盘方)及时支付尾款,而且因为中源家居股价连续下跌,参与其中的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损失很大,自己作为中间人已经难以向下家交代。

看得出,叶飞对自己爆料的“黑吃黑”现象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但外界的判断多是“鱼死网破”,其自身也难脱干系。有律师指出,如果操纵股价坐实,不论是上市公司、中间人还是接盘方都要承担法律责任。

但相比上市公司和叶飞等人的后果,投资者更关心自己的钱。如若叶飞的爆料属实,此事最后的买单者也将是股民与基民,而叶飞扬言要陆续爆料至少18家上市公司的言论引起了投资者更大的好奇心和对相关机构的愤怒情绪。不过有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此类事件并非主流,“有所耳闻但没有接触、也没见过如此恶劣的现象”。

14日晚间,深交所连夜向叶飞爆料中提到的昊志机电、维信诺、隆基机械下发关注函,要求三家公司就媒体相关报道进行自查并说明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与第三方合谋和单独操纵公司股价、坐庄,以及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情形。

市值管理成了“黑吃黑”?

举报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尽管中源家居在13日晚间收到交易所问询后已经火速回应,否认了所谓的“市值管理”,并表示与叶飞及其提到的“上家”蒲菲迪不相识、无接触。但周五早盘这家风口上的上市公司股价仍然大幅低开,最终收跌3.14%。

叶飞的举报成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5月14日下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该事件答记者问,明确表态将严肃查处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早在5月13日,上交所在发出监管函的同时已经启动了相关账户的排查工作。

在此之前,叶飞就在微博上表示,如果中源家居董事长、董秘等不及时联系他,不认真处理,而是赖账或者继续骗他,他将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

按照叶飞通过网络及媒体释放出的信息,此次交易的目的是有中源家居的操盘方试图找资金代持上市公司股票控盘,从而进一步拉升公司的股价。而叶飞只是整个事件的中间人,他的上家是申万宏源青岛营业部刘鹏,后者当时对其表示“这单业务非常靠谱”,但最终不仅自己没有收到中介费,自己找的下家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也迟迟收不到尾款。

也正是因此,叶飞还与一位叫做蒲菲迪的“操盘方”产生经济纠纷,并在今年月初在深圳福田一家酒店,因为叶飞“暂时保管”了蒲菲迪的银行卡与身份证,二人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

举报内容的真实性尚难定论,但已有多位市场人士表示,爆料内容基本符合A股市场上较为常见的股票坐庄模式,而所谓的“盘方”也就是“庄家”,各方串通一气操纵股价最后被美其名为“市值管理”。

在A股市场,投资者对“坐庄”的猜测并不新鲜,但真正将幕后细节公之于众的还真是不多,这也是叶飞此次爆料能“火”的主要原因。有业内人士透露,在一般的坐庄模式下,庄家将股价操纵到高位需要出货或继续拉升时,会找其他有实力的资金方、操盘方买入股票,并按照一定比例向接盘方支付费用。

叶飞也向媒体爆料称,中间人和代持方均能得到一部分中间费,但大头还是归代持方,中间人拿到的比例在千分之五到百分之一之间。

尽管叶飞在私募圈摸爬滚打近二十年,但这次他还是失算了。在第一次与上述盘方见面后叶飞发现,中间人可能并不止刘鹏的上家、刘鹏和自己,对方给出的总的中间费价码也因此远远超过了这一比例。

而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叶飞与蒲菲迪本不用见面,整个流程均为口头协议。有业内人士也向AI财经社透露,做市值管理的各方本身也会为了规避监管选择“物理隔绝”。但随着中源家居股价的背向而动、盘方尾款失约,叶飞已经难以向他找的下家交代。

私募冠军擅长“拉皮条”?

这么一折腾,叶飞成了资本圈热议的“红人”,其本人也在微博上接连曝出更多的内幕细节,并表示自己“有几百G的料,估计40天曝完。”

正如叶飞的微博名字“叶飞私募冠军直说”一样,他的确是“私募冠军”出身。叶飞1994年开始炒股,2003年从事机构私募投资,还是CCTV证券资讯频道长期特约财经证券讲师,2007年获得“中国股市民间高手大赛”第一名。

2010年,奉徐翔为偶像的叶飞创办了自己的私募倚天投资,旗下产品“倚天雅莉3号基金”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了351%的收益率,被机构评为“阳光私募基金股票策略组2015年上半年度冠军”,同期其偶像徐翔只取得了147%的收益。

也是在这一年的11月,徐翔就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这是后话。

尽管经历了2015年股灾,叶飞旗下产品仍然取得了年内200%+的收益,达到了其投资的高峰。但在2016年熔断期间,倚天投资产品净值单月回撤就达到了45%,2019年倚天投资直接被注销。

叶飞的名声在资本圈也并不明亮。2015年9月,刚拿完私募冠军的叶飞就开始开班教人炒股,而且对象还是一群高净值的EMBA学员。跟着这位明星私募上炒股课的结果是,不少EMBA老板巨亏亿元,而各位老板为这笔亏损缴纳的学费也不低,培训费动辄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在其最近爆料微博的下方评论中,还有不少网友拿此事回怼他。

尽管不少网友和投资者对叶飞自曝丑事以“肃清资本市场”的勇气表示支持,但其爆料的方式也颇为独特。在微博平台上,叶飞的动态更新频率极高,自称已经有几百个记者与其联系,“每家都有料”、“40家媒体每天一家,排名不分先后”。

除了中源家居,叶飞还在爆料中提到了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东方时尚等上市公司,其中部分公司的回应与中源家居基本类似,大意是与叶飞不认识、没接触。对此叶飞不忘社交平台上回怼,并扬言要曝光不低于18家上市公司的类似内幕。

叶飞自称此前已经两次举报华钰矿业总经理徐建华非法荐股、操纵市场,并表示目前该公司已经被“ST“,其贴出的资料显示证监会已经受理,但从原因来看,该公司被“ST”是因为关联交易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与举报事件并无直接关联。

从公开信息来看,叶飞的资本履历并不“干净”,其在私募圈摸爬滚打20多年,对“拉皮条”的生意或早已轻车熟路。也是2015年9月,刚刚拿完冠军的叶飞就收到了证监会的罚单,由于操纵信威集团、晋西车轴、江淮汽车、奥特迅、中青宝等股票,被没收所得所有金额,并罚款1991.37万元,合计超过2600万元。

随着曝光度的不断提高,叶飞近日也在微博上提起此事,称其当时是拿自己的钱当“卧底”,自己的律师申诉6年未果。

在爆料过程中,叶飞还在网络上曝光了前述关系人蒲菲迪、刘鹏的个人信息,其中后者称已经就此事联系律师。

镰刀和韭菜

市值管理本是监管机构鼓励上市公司保护股东权益、做大做强企业经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方式,最终却被一个个资本玩家“玩”成了利益输送与股价操纵的载体。

除了涉事的中间人ABC,此次叶飞也将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拉下了水”。这也意味着,最后买单的将是无数股民与基民。

叶飞找的两个代持方一个是公募基金内部人士,一个是券商资管内部人士。二人计划使用公募基金资金、券商资管资金代持,个人从中赚取代持费用。但交易之后,中源家居的股价并不像盘方一开始口头承诺(叶飞单方面表示)的向上拉升30%,一上来就把接盘方坑惨了。

3月31日交易当天,中源家居在高开约5%的情况下,盘中一度跌停,最终收跌8.82%。叶飞对外表示,最终公募基金方面因为中源家居盘中跌停没有买,券商资管方面买了1500多万元。

此后两个交易日,该股又连续跌停。叶飞称,券商资管方面出于机构风控要求,最终平仓止损了。

在此之前,中源家居就是A股市场典型的“杀猪盘”标的,投资者听到的最多的也是“荐股群老师”等割韭菜的手段。2019年4月至5月,中源家居股价从48元跌至26元下方,跌幅超过45%;2020年3月至5月,公司股价又从39元跌至23元下方,跌幅超过41%;2020年8月至9月,公司股价从36元跌至25元下方,跌幅超过30%。

而每一次杀跌,中源家居的股价特点都是快速拉升、高位放量、连续跌停。

对于此次参与接盘的公募与券商资管,叶飞表示目前仍选择保护,没有透露机构名称。但有基金业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一般规模大的基金公司不会做(这类交易),为了几百万黑钱不至于,参与的大部分是小基金。”

业内熟知的是,相比私募,公募基金对交易的风控更为严格,基金经理上交手机、交易员特定交易室内全天监控是交易期间的常规措施。因此,对于叶飞提到的代持方在酒店执行买入,有公募人士表示了质疑。

此前中源家居向媒体回应,叶飞没有拿出任何有力的证据材料,称其有碰瓷的意味。有资本市场人士猜测,如若叶飞爆料属实,要么是盘方不守信用想让中间人和接盘机构吃“哑巴亏”,要么是有庄家为了出货假借代持名义找人接盘。

在叶飞的爆料中提到的一份上市公司前200名股东名册,是对前一种猜测最有力的支撑证据。据某上市公司内部人士透露,这份名册中证登公司每月会下发3次(截至上月最后一个交易日、本月10日和本月20日)。据悉,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接盘方往往要在名册公布前一天执行买入操作,以便于盘方第二天确认交易。

而对于名册的获取渠道,前述人士表示,上市公司需要在中证登公司官网下载电子版名册,股东可以凭借持股证明到上市公司办公地查看电子版名册,不能拍照、不能打印带走。

这也意味着,叶飞看到的“纸质版前200名股东名册”,很可能是中源家居股东名册发生了泄露。中源家居在对交易所的回复中解释,公司曾为了发行可转债,将部分股东名册展示给了两家中介机构。

在最新的对外发声中表示,中源家居称公司已经就相关事项和浙江证监局、交易所等监管机构积极沟通,并已经以叶飞诽谤为由向公安机关报警。

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向AI财经社表示,从叶飞的爆料内容来看,所谓的“市值管理”实际就是控制股价,如果坐实,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中间人、接盘方都将承担法律责任,而且不以是否获利为依据,即使最终上市公司证实与公司无关。

“但要坐实还要看叶飞能否进一步提供有力的证据,包括协议或者录音。”臧小丽表示,“根据《证券法》第192条,证监会有权做出处罚,如果情况特别恶劣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徐翔就是典型案例。”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