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已成“妖股”?2个月市值蒸发近13亿元,靠抵押资产续命

步步高已成“妖股”?2个月市值蒸发近13亿元,靠抵押资产续命
2022年06月25日 23:16 摩根频道

步步高,似乎已经成为“步步低”。

从4月22日股价最高点13.38元开始,步步高已经连续下跌了两个月。截至6月23日以0.58%的跌幅收盘于6.78元,仅仅两个月,步步高的市值已然蒸发12.96亿元。

如果说4月份的股价骤跌,主要来自步步高推迟发布近3个月的2021年财报,以及其中1.84亿元的上市以来首次亏损。那么6月份股市的糟糕表现,则更多是围绕着“倒闭”二字。

月初的时候,因为网传步步高商务卡、提货券无法正常使用,“步步高要倒闭”的话题直接冲上了微博热搜。到了6月22日晚间,步步高通过抵押资产的方式,向湖南兴湘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首次借款不超过8.27亿元的消息,又一次勾起了人们对步步高经营状况的质疑。

难道,步步高真的已经“沦落”到,必须依靠借钱来维持生活的地步了?

一、连续两年营收负增长,步步高已成“妖股”?

股民们有句老话,叫“事有反常必为妖股”。

综合进入2022年后步步高的股票走势,“妖股”的名头,或许称得上是实至名归。

先是在1月份短暂触及7.38元后,迅速回落至6元时代。而后,在3月份已然跌破6元关口的情况下,从4月8日开始猛然拉高,短短十几个交易日不到,就以完全看不明白的势头,在4月21日达到了一年多时间以来的制高点13.38元。

其中,在连续收获6个涨停板后,4月18日甚至出现了开盘跌停收盘涨停的“地天板”罕见走势。由于这期间,多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超过合理范畴,深交所甚至判定步步高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要求其发布公告进行解释。

果不其然,从4月22日公布业绩预告,透露净利润或将亏损1.7亿元至2.1亿元后,步步高的股价就雪崩般砸落至8.74元左右。虽然在5月12日短暂爬升回9.96元,但一天后仍然无力扭转大局,直到5月最后4个交易日才止住颓势,稳定在8元上下。

然后到了6月,步步高又遭遇了“倒闭”谣言的困扰,股价再度向下倾泻。等到6月14日,湖南兴湘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湖南麓谷发展集团和步步高签署协议,将提供合计20亿元的流动性支持,这才止住了又一轮的下跌。

而今一个多星期过去,步步高又要以抵押资产的方式,再次向湖南兴湘借款。且不谈这笔款项又能对股市起到多少提振效果,基于以下两个层面的“内忧外患”,或许步步高的下跌态势,还会延续一段不短的时间。

1.营收连续两年负增长,总负债已超200亿元。

综合近些年的财报信息,在2020年,步步高的总营收出现了9年来首次负增长。而且从2020年第一季度至2022年第一季度,连续9个季度中,步步高的营收都呈现出了负增长,依次分别为-17.35、-15.19%、-17.88%、-20.23%、-8.46%、-14.09%、-13.82%、-15.09%、-21.58%。

在天眼查的财务指标数据中,明显能看出一条很是明显的下滑曲线。

同时,截至2022年3月31日,步步高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2.389亿元。其中,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就高达-10.65亿元,或许也可以说,鲜有回报的投资支出,是拖累步步高营收表现的最主要原因。

而同时期步步高的总负债金额,已经累计达到了241.8亿元。经营表现如此低迷,外加不小的资金链压力,近期以来辛苦筹集的28亿元左右资金,可能也只是“杯水车薪”。

2.被腾讯和京东精准割肉,损耗投资市场信心。

对步步高股价打击最大的,或许还是业绩预报公布前,4月19日、4月20日,腾讯和京东无比精准的“割肉离场”。

据不完全统计,二者在步步高即将暴跌之前,分别进行减持操作,套现了8423万元和1.8亿元。尽管腾讯和京东也付出了亏损9000万元和6000万元的代价,但是相比于步步高连跌两个月的凄惨,已然算得上是及时止损。

不管这一轮时机堪称完美的减持,究竟是否存在暗箱操作的内幕,两大股东在危急关头提前离场,无论如何解释都无法避免对投资市场的信心损耗。如今余波未平,新的风波又追赶而至,股民群体对步步高的失望,短时间内或许难以挽回。

根据东方财富网的调查数据,截至6月23日,已经有76.84%股民对步步高持以“看跌”的观点。

身处如此低谷,步步高的破局方向,可能也会比想象中更加狭窄。

二、直播失速教育缺钱,线下商超不敌社区团购?

探究步步高的业务结构,能够帮助企业摆脱困境的突破口,大概率要落到直播带货、教育硬件和超市百货的身上。

但是基于现阶段的商业环境,以及部分历史遗留问题,这三个选择中,步步高都存在着一定的隐患——

1.直播带货拓展缓慢,电商业务盈利下滑。

近期以来,由于新东方的二次创业获得成功、罗永浩清空债务功成身退,直播带货的商业价值又一次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因此,在互动平台上,也不断有投资者对步步高的直播带货业务展开询问。

只不过,尽管步步高早在2020年就已经对直播带货有所布局,对于投资者的询问也回应称“销量正常”。但是近两年来却鲜有消息传出,通过搜索引擎能查到的,最近一次对带货成绩的宣传,还是2020年11月由董事长王填亲自下场的“步步高Better购”。

与此同时,由于线上经济体系对线下商业模式的冲击,根据财报信息,从2013年至2016年,步步高的归属净利润一直处于负增长。同时自营的电商业务也进展缓慢,直到2017年引入腾讯、京东的合作,净利润才开始出现正向增长。

而今,两大股东的离场虽然不会对线上零售业务影响过大,但本身在2021年净利润下滑264.82%,导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的步步高,仍不得不面对电商业务拓展缓慢的窘境。

2.大量互联网企业涌入教育硬件市场。

随着K12教育培训行业一朝没落,各大在线教育企业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迷茫之后,大都把目光瞄准了教育硬件。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7月份,在步步高、读书郎等传统教育硬件厂商之外,猿辅导、网易有道、科大讯飞等企业都发布了新款的学习机产品。

此外,华为、小米、腾讯、百度、天猫、字节跳动等互联网科技企业,也都有与智能学习灯相关的产品上线。再加上学习平板、点读笔等产品的不断推广,步步高或许还要面对更多,以及在资金、渠道、宣发等环节中更具优势的竞争对手。

以步步高现阶段所面临的资金压力,或许很难再有效维持已有的市场份额。

3.疫情反复降低居民消费欲望,社区团购冲击超市百货业务。

根据2021年财报,步步高在报告期内已经关闭了52家门店。而此前受到20亿元流动性支持后,步步高也表示要解决资产重和结构性问题,很可能关店的数字还会继续增长。

其原因,除了疫情导致的居民消费欲望降低外,房租、渠道维护、员工薪酬等刚性成本持续增长,对于盈利下滑的步步高而言,已经形成了不小的拖累。同时,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等互联网企业的跨界营销,加剧渠道竞争之余,也压缩了超市百货等线下场景的消费市场。

说来说去,其实都还是离不开“缺钱”二字,如果步步高能够尽快筹集更多资金,那么这些问题也将不再是问题。

只是,已经到了抵押资产的境地,留给步步高的时间,还能剩下多久?

参考资料:

《湖南国资继续施援 步步高拟抵押资产借款不超8.27亿元》——证券时报

《步步高:2020年开始直播带货 主要是以Better购小程序直播为主、视频号和抖音为辅》——每日经济新闻

《步步高跑路之谜》——金角财经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