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为什么每一次技术变革都加剧了贫富分化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为什么每一次技术变革都加剧了贫富分化
2019年11月22日 19:26 格上私募圈

作者:郭瑞东  编辑:张希妍

来源:集智俱乐部(ID:swarma_org)

今年的诺贝尔奖颁发给了《贫穷的本质》这本书的作者,贫富差距、阶级固化这些话题随之第N次被媒体捡起。说起这个话题,大众的普遍观点是:贫富分化是近代才有的事,在没有文字记载的上古时代,在人类的先祖还过着茹毛饮血的游牧生活时,并没有什么贫富分化。但考古学的研究结果却告诉我们,事实上,这样的看法不全对,贫富差距随着技术的进步逐渐被拉大,且远古时代也并非完全人人平等。

贫富分化的两个来源:

财富的创造与积累

集智俱乐部《贫穷的本质》解读视频:

如何才能摆脱贫穷?2019诺奖得主在《贫穷的本质》里都说了

b站链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3941898

自古以来,在任何文化背景下,贫富分化的出现归根到底有两种原因:一是财富积累能力的不平等,二是技术变革带来的财富创造能力的不对称改变。本节先说第一种,在Science杂志的10月的论文:《青铜时代欧洲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社会不平等》中,研究者根据对欧洲七千多年前的古人类DNA的测序,发现古人类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流行近亲结婚核心家族,其陪葬也相对较豪奢;另一类是血缘上关系不那么密切的,数量较多的边缘家族。这并不意外,欧洲的王室,东方的贵族家庭不都是这样吗?

除了代与代之间的财富传承,财富是否便于携带也会影响贫富分化。在《新石器时代的农业革命与私人财产的起源》 这篇论文中,作者通过数学模型,指出财富不平等在之所以会在农业出现后加剧,是由于相比狩猎,定居的生活方式使得财富可以更方便的存留,从而使得财富的累积成为可能。

论文题目:

The Neolithic Agricultural Revolution and the Origins of Private Property

论文网址: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abs/10.1086/701789?journalCode=jpe

远古的贫富差异:

造就技术和制度的不同

在2017年发表于Nature上的文章《后石器时代在北美和墨西哥存在比亚欧大陆更大的财富不均一》中,20多位考古学家结合多处7000年以上的远古人类遗迹,根据陪葬品的数量、家里的新奇摆设等作为个人财富的评价指标,得出结论:远古时代存在着显著的贫富差距,其程度并不亚于当下。下图展示了这篇文章中研究的遗址所在的地理位置及对应的生产方式,其中涵盖了农业、捕猎与采集以及处在两者之间的农牧混合型社会(Horticultural society)。

论文题目:

Greater post-Neolithic wealth disparities in Eurasia than in North America and Mesoamerica

论文网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24646

图1:研究用到的考古遗迹的分布情况

评价贫富差距的最常用指标是基尼系数,该值越接近0,说明贫富差距越小,越接近1则表示贫富差距越大。世界银行把0.40定为基尼系数的警戒线,高过0.5则说明有显著的贫富分化。那远古时代的贫富差距是怎样的?

图2:不同生产方式下,基尼系数的对比

上图称为箱线图,是展示一组点之间是否存在差距的常用可视化方式。图中的每个箱子的那条线代表一类中所有数值的中位数,每个点代表一个考古遗迹。从图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首先是随着生产方式的进步,贫富差距在增大;其次是随着生产方式的改变,同属于一种生产方式的不同部族,贫富差距的大小并不是齐头并进的。农业时代中,贫富差异的程度分散的比之前更宽,这说明并不是沿用了农业的生活方式,就一定会带来贫富分化。

图3:不同组织制度下,贫富差距的对比

影响贫富差距的不止是技术,人与人之间的组织制度,在由小家族逐步变大、最终发展为国家的过程中,贫富差距也在逐渐拉大。类似的,同样是国家制,既存在大于0.4的两极社会,也存在小于0.2的相对平等的社会。

相比美洲,

欧亚大陆贫富差距更大

直到地理大发现之前,美洲和欧亚大陆一直存在着天然的隔离,一个天然的随机试验就此形成:如果旧世界(欧亚大陆)和新世界(南北美)之间有显著的差异,那就可以将贫富差距的起源,归因于这两种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普遍存在的差异上。当分析出导致历史上贫富差距程度不同的因素后,再对这一因果关系加以利用,就可以分析当下,看看当下的社会是更像“旧世界”还是“新世界”。

图4:新旧世界随时间变化的基尼系数对比

图中的蓝色代表旧世界,红色代表新世界;图中的线是由多个点通过回归拟合而来的,从中可以明显的看出,美洲的文明,贫富差距相对较小。在2017年Nature的文章中,对此给出的解释是:美洲的大型哺乳动物,以牛为例,并没有被驯化;由于牛的驯化大幅度提高了农业的生产率,其影响相当于在当今的工厂引入了机器人。伴随着牲畜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一个人可以耕作的土地数量是之前的十倍,能够种植的作物也更为多样。只要拥有充足生产资料,就可以开拓更多的土地,这样的正反馈,渐渐造成了社会贫富分化。而随着私有财富的积累,促进了武装保卫财富的专职战士的出现,最终导致地球上出现了统治范围越来越大的国家。

决定农业时代贫富差距的因素

离开远古,我们进入以农业为主的中古。2019年的一篇论文《农业不平等之源:古代西欧带来的新见解》,研究了古代西欧的贫富差距因何而来,其结论和2017年Nature上的文章《后石器时代在北美和墨西哥存在比亚欧大陆更大的财富不均一》一脉相承。

论文题目:

The farming-inequality nexus: new insights from ancient Western Eurasia

论文网址:

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antiquity/article/farminginequality-nexus-new-insights-from-ancient-western-eurasia/8EFE3B8F5AFA07450F87E4E9B553A43E

该文考察了环地中海的43个农业文明,将其分为两类,一类是人力资源不足,一类是土地不足,前者制约农业生产的是固定生产资料的稀缺,而后者是缺少劳动者,研究发现,前者的贫富差距要明显小于后者。

图5:不同类型的农业社会的基尼系数的分布

由于在该研究中,作者只比较两种类型,且样本数相比之前的研究较大,用此展示数据的分布就比用之前的箱线图更加合适。图中的红色代表人力稀缺的农业社会,而黑色代表的是土地稀缺的社会,横轴上基尼系数,纵轴是该类所占的比例。在人力资源稀缺的社会中,基尼系数多集中在02和0.3这两个区间,而在土地稀缺的社会,则大多超过0.4,这两类社会的平均值差异高达0.316。

人与人的产出,不管是出于运气还是努力,差异都没有那么大,因此在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里,贫富差异不会明显。但土地是可以继承的,当财富的多少和个人的劳动成果脱钩,那贫富差距就会拉大。只是在远古时期,关键性的生产要素是耕牛,而在耕牛普及之后,土地的所有权决定了贫富差距是否会被拉开。

没有特例——

北欧自古存在贫富分化

人们通常认为北欧社会是相对平等的,那里并不存在着贫富分化,而15年的一篇论文则系统化的反驳了这一观点。

论文题目:北欧是一个特例?在世界历史的背景下考察社会平等

Nordic exceptionalism? Social democratic egalitarianism in world-historic  perspective

论文网址: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47272714000504

该文章的作者和上一小节提到的论文作者为同一人,是来自圣塔菲的经济学者Samual Bowles,他的研究重心就放在历史上的不平等现象以及其对当下的影响。

图6:北欧国家和其他发达国家基尼系数的对比

从图中可以看出,北欧三国,芬兰、瑞典、挪威历史上的基尼系数从来都没有低于0.4,当今更是高达0.6,并不比其他的发达国家,例如德国美国、加拿大更低。之所以人们形成了北欧国家更加公平的共识,那是由于这些国家代际之间的流动性明显较高,也就是上一代的财富多,并不等同于下一代的财富也会多。下图纵轴代表了处在当前财富水平的人在多大的程度上能维持其财富水平,可以看出北欧四国在代际的财富流动的程度上,确实是更加显著。

图7:北欧和其他发达国家的代际财富弹性

该文还用到了一个有趣的指标:用兄弟之间的财富相关性来衡量社会流动性。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在一个公平的社会中,兄弟俩的财富水平不应该有明显的相关性,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才智和运气,决定自己的财富水平。而一个不公平社会里,兄弟俩的财富水平相关性则相对更高。下图进一步支持了上文的分析,即让北欧社会看起来公平的,是其代际之间的财富流动。

图8:北欧和美国的兄弟间财富相关性

总结该文,北欧社会横向来看,财富从来都不是均匀分配的,只是纵向来看,代际之间的流动性相对较大。

总结与展望:旧话题需要新视角

应对贫富差距,治本的方法是把蛋糕做大,也就是想办法创造更多的财富。针对这个问题,圣塔菲的经济学者埃里克·拜因霍克(Eric D.Beinhocker)的巨著《财富的起源》给出了基于复杂科学的视角,财富由何而来。

图9:《财富的起源》

在创作本文的时候,笔者本想先简述基尼系数的计算方法,但即使加上了公式,也无法给予读者一个清晰的认识。贫富差距的话题之所以在被媒体第N次谈起后,不久又会再一次被唤醒,就在于对这个话题的表述,要么是自于陈腐的语言和概念,要么是个人的情绪化表达。我们需要有一个超越基尼系数的衡量方式,因为单纯的控制基尼系数,意味着限制生产资源的积累,让我们的当下变得更像历史中新世界(美洲)的古文明,虽然平等却没有进步。当下的技术进步,显著的提升了生产力,必然会加剧财富的不均匀分配,这是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的不容置疑的道理。

所谓超越基尼系数的指标,不是简单的将财富的基尼系数分为劳动收入和投资收入的基尼系数,而是用大众理解且感同身受的指标,量化地衡量那些人们更加关注的分配公平。人们并不要求绝对的平等,他们真正关注的是分配是否公平,有没有受到特权阶层的影响,财富分化只是过去用来判断收入是否平等的一个替代指标。本文中提到的兄弟间的财富相关性,就很形象且反直觉。兄弟俩财富相关性太高,反而说明财富的分配不公平。

类似的逻辑我们用简单的故事引申开来:你去同学会上,如果所有的同学都参加了,且大家都有了光明的未来,这说明代际间的财富流动性低;有那么几位混的不好的不参加,反而说明财富的分配是相对公平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