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豆瓣,有10万人假装活在异世界

在豆瓣,有10万人假装活在异世界
2021年03月04日 20:45 锌财经

文/佩奇

头图/图源网络

“假期快结束了,可是还没有写魔药作业!”

“就说魔法史的作业被多比撕了,我也没办法。”

“如果你写完了占卜课的作业或许我们可以交换一下。”

……

这狂补作业的场景,像极了开学前的我。

不同的是,我只会纠结语数英先抄哪科,这群同学们讨论的却都是魔药、占卜、魔法史的课程内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误闯进《哈利·波特》的小说宇宙。

事实上,这些讨论都来自豆瓣小组“假装我们生活在魔法世界”。

在这个刚刚成立了一个月的小组里,有1.2万个豆瓣er成为“魔法学校的巫师”,他们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热烈讨论着“飞行课为什么总挂科?”“发现疑似小巫师该如何处理?”“被分到阿兹卡班怎么办?”

好像除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这里,是又一个通往魔法世界的站点。

在豆瓣,类似的异世界通道还有很多。比如5050名“丧尸危机下的幸存者”、有6.7万人“假装活在1980-2000年”,还有1.4万个未来人“假装生活在2050年”……

如果误入这些“异次元空间”,请不要惊慌,这里还是你知道的那个地方。

专属世界

这是一个巫师专属的魔法世界。

但事实上,掌控着这个世界的,是来自于普通世界的豆瓣er们。哪怕小组简介里清楚标明:“所有巫师注意,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无需假装自己是麻瓜。”

在这里,每个豆瓣er都要有一个自己的魔法身份。组内成员需要是来自三所魔法学校的巫师,或者未入学的小巫师,选择完学院后,在组内分享近期新闻、日常吐槽、交流或求助。

“小巫师们”吐槽最多的,莫过于在“麻瓜”的世界里没有办法使用魔法这件事。

“很多事明明可以用魔法迅速完成,但为了不暴露,只好用麻瓜的方法慢慢做,尤其是用手洗碗。”

“不能用飞天扫帚太麻烦了!更可气的是我的扫帚被一个麻瓜拿去扫地!气死我了!”

语气之真切让混迹其中的麻瓜园丁不止一次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或许,组名里说的“假装”,只是迷惑我们的障眼法。就像某个小巫师吐槽的,“跟麻瓜朋友出去玩的时候被她看到我在刷这个小组,被以为是单纯的魔幻小说爱好者。就姑且让她这么以为吧!”

除了能够在异次元之间自由穿梭,豆瓣小组还能“穿越时空”。

“假装生活在1980-2000年”小组是一扇通向过去的任意门。在进组的一瞬间,时光开始倒流。

在这里,成员们会一起庆祝香港回归,有人会为小神龙俱乐部演了一部新的动画片而感到快乐,有人则迷上了一个叫Jay的台湾新生歌手,但是苦于10块钱一盘的正版音像带太贵……

他们用“新上映”的音乐影像、流行语、各种“新生事物”,以及极具年代感的共同记忆,证明着这个千禧年前世界仍然存在的可能性。

组里最有趣的对话之一,来自对网络购物话题的讨论。

有人发帖咨询“你们在网上买过东西吗?是不是骗人的啊?万一不给我发货怎么办?”

这件事给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第一次听说网上还能买东西?淘宝又是什么?”

面对新鲜事物,更多人持怀疑态度,十分谨慎。

“看不见摸不着谁会去买啊,现在遍地假货”

“我也刚注册账号,不太会用,家里人都说是骗人的。”

“我倒!给钱了他不给我东西怎么办?”

而这些上一秒还不知道互联网为何物的gg、mm们,只要小组的打开任意门,下一秒就能穿越到2050年,成为“假装生活在2050年”小组里的未来人。

在2050,有人被机器人抚育长大,身边的朋友都是仿生人;有人因为不想从床上起来叫了代尿服务;有人因为老公怀孕而感到焦虑……

“假装生活在2050年”的生活还算舒适,另外5072名“丧尸危机下的幸存者”需要“假装”过着忍饥挨饿,躲避丧尸的生活。

在这个世界的设定里,丧尸病毒席卷全球,感染的人类相继化为丧失人性、嗜血如命的僵尸,其他生物也在所难免,而组员是地球上少数的幸存者。

组内的“幸存者”们需要在这里记录下自己的生存日记,互相通报消息,每日通过营救中心发布救助信息。

有住在海西镇的幸存者试图通过广播营救同伴。“我在所有AM调幅频道进行广播,如果有任何人听见,请回答……我可以提供食物……”

有幸存者发帖说,大前天被丧尸包围着求救的女生已经没有消息了。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普通人类

在组外人眼里,这样的设定或许有点奇怪,甚至可笑。但对于组员们来说,这里更像是一个“有趣的游戏”,或者是一个寄托情感的地方。

比如,有“巫师”在魔法小组里发现了同类,完成了童年的梦想。

“小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科学家是最厉害的魔法师,医生精通巫医学是治疗系魔法师,军人是战斗系魔法师,生活中各个物品都是魔法道具,春联福字什么的都是魔法咒印……”

从小就相信魔法的“喵酱范范”进组之后,激动地发现自己找到了同类。在这里,他的身份是“未入学的小巫师”。

所有的异世界都有现实世界的影子。有的人用“假装”,把现实中枯燥的生活变得更加有趣。

魔法小组的巫师“花袭人”是在学校工作的老师,最近,因为他发现班上有个小朋友消失的非常快,而且总是能把周围的椅子弄翻在地,因此怀疑这个学生是小巫师。

他把这段经历发到魔法小组里,评论区纷纷出招,“建议向本地魔委举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小巫师!”

调皮好动的小孩子变成了“疑似小巫师”,一下就没那么让老师头疼了。能让组员们用有趣的态度对待生活,或许是小组存在的意义之一。

另一部分组员,则用“假装”的方式怀念过去,弥补缺憾。

在“假装活在1980-2000年”小组,穿越者们想要“活在过去”的原因各不相同。

“因为想念已经不在了的人,所以想一直活在过去。”

“就是回忆中觉得孩童时代的自己好幸福,所以想回去看看!”

“觉得大家不沉迷与电子产品的慢节奏生活很美好!”

“小的时候总以为长大了就一切顺利,可现实却是越长大越难,怀念小时候攒钱买小玩意的年纪。”

事实上,无论是假装生活在魔法世界,还是回到过去,穿越未来,对抗丧尸等等,都是组员们“有趣灵魂”的碰撞。开局一条线,剩下全靠编。

同时,这也是一个薛定谔的存在。

作为误闯的地球人,如果相信,这个时空/次元就是存在的,如果不信,说明巫师、穿越者、幸存者们“假装”成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