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澄清绯闻、低价倾销遭整改,刚获融资的极兔正在被反噬

拼多多澄清绯闻、低价倾销遭整改,刚获融资的极兔正在被反噬
2021年04月13日 19:36 锌财经

文/张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大哥顺丰股价跌停的同时,新兵极兔速递也风波不断。

其在月初获得融资18亿美元,估值达78亿美元,超过圆通、申通、韵达等老牌快递巨头。但紧接着义乌邮政局就发布信息整治极兔速递“低价倾销”,“暧昧对象”拼多多又迅速发布公告与极兔速递划清界限,给极兔再蒙上一层阴影。

这只从东南亚发家的兔子,在进入中国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用低价换亏损、疯狂扩张版图,搅动快递物流江湖。这只被称为“快递界拼多多”的兔子在站稳脚跟的同时,也需要面对激进布局带来的代价。

引人遐想的拼多多与极兔

昨日,拼多多发布公告,澄清与极兔间“暧昧”的关系冲上了热搜,给正处于低价倾销被整治舆论中的极兔又一波冷水。

公告中解释:“春节期间同极兔速递开展的特约保障合作已结束”、“拼多多坚持平台化经营,‘有拼多多投资、双方有特殊合作关系’等均为不实消息”。

拼多多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终止外界对二者的猜测,防止二者深度绑定。但是这轻飘飘的公告并不能断掉二者似是而非的关系。

毕竟很多人认识极兔,就是从拼多多开始的。

作为国内电商巨头之一,拼多多一直没有自己的物流渠道,对比的是淘宝拥有阿里参股的“通达系”,京东有京东物流。

拼多多亟需一个没有任何烙印的物流企业,来建立属于自己的物流渠道。比起自建一家物流企业,再将其养大,与其他物流快递公司合作是更省力的方式。而与拼多多创始人有着“同门之谊”的J&T Express创始人李杰就成了为数不多的选择。

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18 年,拼多多前CEO黄峥就邀请过李杰回国发展。李杰考虑了一年多,才接受这个邀请。

李杰曾是OPPO旗下的员工,后来在印尼创立了极兔速递母公司J&T Express,两年内成为印尼快递界第一,四年覆盖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六个东南亚国家,运单量达到东南亚第二,成为东南亚快递物流的霸主。

有经验、有团队、并且还没有和国内其他电商合作。“身家清白”的极兔就像是为拼多多量身打造的伙伴。

进入中国后的极兔获得了拼多多的大力支持。在2020年3月正式接单不久,极兔就成为拼多多2021春节活动的快递特约合作伙伴。为了帮助极兔获得订单,拼多多还主动用补贴鼓励商家选择极兔的服务。并且部分卖家发现,如果卖家选择用极兔的服务,拼多多会直接返回一半的运费。另外拼多多用户下单后的默认快递是极兔,而极兔官网上也将拼多多列在自己合作伙伴的首位。

极兔的订单有超过90%都来自于拼多多。据晚点LastPost报道:拼多多实际上是愿意给极兔更多的单量的,但是极兔进入中国的时间太短了,包裹处理能力不够,实在接不下这么多。

极兔在拼多多的扶持下,迅猛发展,不到10个月,日单量就达到了2000万件以上。这个数字,中通用了16年才达到。

借助拼多多发展如此迅速的极兔,自然也被打上了“拼多多”的烙印,尤其是两者创始人同出一门的关系,更让两者为一体的“猜测”甚嚣尘上。

拼多多与极兔一直在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若即若离。一方面,作为初出茅庐的快递新兵,极兔自然渴望电商老大淘系的订单,而一旦与拼多多深度绑定,则意味着失去了承接淘系订单的机会。对拼多多来说,如果一旦深度绑定极兔,意味着极兔可以获得自己平台的用户数量、商家类别等数据。一旦极兔再与淘系合作,那淘系就能直接获得这些数据,而这正是拼多多所忌讳的。

虽然拼多多发布公告澄清两者关系,但这种猜测并不会被终止。但两者目前无法脱钩,拼多多没有自己的物流渠道,需要依靠极兔来对峙有阿里参股的“通达系”,而极兔因为受到通达系的封杀,对拼多多的依赖也更甚。

二者的“暧昧关系”通过这一则公告并不能解开。

疯狂扩张的兔子

回顾极兔进入中国的两年发展,除了有拼多多的扶持,扩张手法也颇像拼多多进军电商市场时的模样——拿亏损换指数级增长,以令人瞠目的速度开始了在中国的狂野飞奔。

极兔刚进入中国时,国内的快递物流业经过一番厮杀,已经形成了“四通一达”的稳固格局,表面上风平浪静、固若金汤,小型快递企业能吃到的肥肉少之又少。彼时,还未有人将这只印尼兔子看进眼里。

面对这样的局面,极兔打出的第一张牌是“低价”,这并不陌生,通达系当年大战的时候就用过。拼多多进军电商市场时也用过。事实证明,这张牌屡试不爽。

作为全国快递风向标的义乌,在这里能闻到极兔低价战格外浓重的硝烟。在这座中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里,快递的价格对商家更加敏感,一毛钱的差距累积起来,数值可观。

2021年春节后,义乌商品快递的平均单价跌破3元,小商品的全国包邮批发价在年初已掉至1.5元左右。从3月开始,使用极兔揽收价格甚至可以低于1元/单,而此时圆通的价格是1.2元,申通1.3元。也就是说,极兔已经将竞争对手们都卷入了价格战之中。

OPPO是极兔进军中国的另一大助力。得益于创始人与OPPO的关系,极兔在它的牵线下,在重庆两江新区设立了区域总部,搭建起辐射重庆的快递网络。并且,部分OPPO的代理商们直接成为极兔的省市级加盟商,帮助极兔快速建立起自己的运输网络。

在建立网点方面,极兔使出比通达系更大的力度揽人。极兔的加盟门槛只需要45-60万,比通达系低一半。极兔的加盟商给快递员则开出了高出通达系三倍的底薪。

在这样的情况下,杀红了眼的极兔长得格外茁壮,并疯狂厮杀。

资料显示,极兔国内团队人数已经超过15万,拥有运输干线2000多条,已经实现全国省市的配送网络100%覆盖。再加上日配送2000万余件的运货量和背后母公司的支持。“订单、物流、人力、资金”四样齐全,这已然让极兔在中国快递行业站稳了脚跟。

现在,再没人敢小觑这只印尼兔子。

疯狂的代价

如此强烈的扩张,自然迎来通达系的忌惮。通达系公司从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不得已下水掺和进这场低价战争防守住已有的市场。

截止去年12月,韵达单票收入比2020年1月降低了25.99%,申通单票收入降低了28.09%,圆通单票收入降低18.94%。这样的低价战火力迅猛,引发了有关部门的关注,4月9日,极兔速递、百世快递等企业就因“低价倾销”冲上了微博热搜。

通达系一直扼杀极兔的“野蛮生长”,多次企图拦截。

韵达最早发声,在去年10月,韵达在内网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申通和圆通紧跟而上,禁止其旗下加盟网店兼营极兔的业务。种种措施侧面反映了快递行业老巨头们对这只疯狂“蹦跶”的兔子的忌惮,也体现了极兔加盟业务投机取巧——极兔借助通达系现成的仓库和快递员进行配送,布局物流网络,然后反哺建立自己的驿站。

现在极兔已经承接了国内8%的快递业务(不包括同城业务),并拿到18亿美元的融资,成为国内快递行业的一匹黑马,被博裕资本、红杉资本和高瓴资本等众多资本看好。

然而目前来看,极兔的步子却迈得大了些,稍显踉跄。

首先便是服务质量。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极兔的订单中0.06%被用户投诉到邮政系统。相比之下,通达系被投诉最多的圆通,其投诉率也只有极兔的1/3。而稍早些发布的快递企业申诉率,极兔达到了7.26,高出平均申诉率1.81四倍。

另一方面,极兔的仓配虽然在急速扩张,但是远远比不上通达系多年来的深耕,网络不健全,物流用地资源稀缺都是目前极兔存在的硬伤。但如果完善覆盖全国的基础设施需要大量的资金。极兔一方面要大力“烧钱”打价格战,另一方面又要拨出资金建设固定资产,钱禁不住烧。

物流行业的下沉市场还没有完全被挖掘,背靠京东的“京喜”、顺丰的“丰网”速运等也开始在下沉市场试水,加入这场战争。

丰网启动招商最晚、加盟成本最高,起网速度却比极兔还飞速。依靠与顺丰共同的一套大网渠道,达到和顺丰一样的时效,但价格只比其他品牌贵三毛钱,起网两个月,丰网日单量便达到200万。

而背靠“京东”物流的“京喜”将众邮快递揽入怀中,升级为“京喜达快递”,开始支撑后端供应链、在社区团购方向发力。

竞争的加剧也让只有低价、没有口碑的“极兔”更加难行。扩张后的极兔既没有顺丰口碑的沉淀,也没有通达系完善的仓配资源,并且订单大头来自拼多多,当老牌玩家加码入局,极兔失去了价格优势,步履不稳就很容易遭到反噬。

极兔从东南亚发家进军中国,未来还想要布局全球,野心勃勃。但是它想要布局更大的棋局,必须下好每一颗棋子,如果面临的问题不亟待解决,就会满盘皆输,淹没在厮杀激烈的战场中。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