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押宝冯小刚“败北”

华谊兄弟押宝冯小刚“败北”
2021年05月09日 18:00 锌财经

文/张凯旌

编辑/深海

正值影视圈因“郑爽事件”巨震之际,华谊兄弟披露了2020年年报。

年报显示,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因未完成业绩承诺,需要根据协议补偿华谊兄弟1.68亿元,而东阳美拉的背后则是著名导演冯小刚。

五年前,华谊兄弟以10.5亿收购冯小刚旗下公司70%股权,并签下一份对赌协议。按照协议约定,即使5年内东阳美拉完全不盈利,冯小刚也“只”需赔偿6.74亿元,低于华谊兄弟收购额。

五年间,冯小刚有两年未达成净利润要求,累计赔偿2.35亿元。据此计算,冯小刚赚了8亿。

押错冯小刚的华谊兄弟,目前处境艰难。公司市值自2015年高点已蒸发逾八成,近三年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超60亿元,已陷入经营困境。

上市前即与冯小刚结缘

“华谊的天下,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王中磊曾称。

1994年,怀揣着在美国攒下的10万美元,王中军回国和弟弟王中磊成立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成立初期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为大企业做形象标识设计,兄弟两人接连拿下中国银行、中石化等多家国企千万级别的大单,公司也在三年的时间内就跻身“全国十大广告公司”之列。

在王中军看来,涉足电影圈是“无心插柳”,起因是1998年帮朋友解决电影拍摄中资金短缺的问题。彼时,华谊投拍了三部电影,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均未得到理想的收益,唯独冯小刚的《没完没了》收回了投资。“如果不是冯小刚,也许华谊就不会再入电影圈了。”

1999年,《没完没了》上映,以800万投资换回3300万票房,有媒体形容,“电影院内是观众由衷发出的没完没了的笑,售票处是观众掏出的没完没了的钞票。”

此后,华谊兄弟通过连续的融资和并购建立起了从制作、发行到艺人包装等服务的完整产业链,而冯小刚作为导演也在不断为华谊创收。

2001年,《大碗》票房4300万元;2003年,《手机》票房5600万元;2004年,《天下无贼》票房1.2亿元;2006年,《夜宴》票房1.3亿元;2007年,《集结号》票房2.6亿元;2009年,《非诚勿扰》票房3.25亿元。随着冯小刚成为首个作品票房超10亿的大陆电影导演,华谊距离上市也越来越近。

值得一提的是,冯小刚曾因与华谊合约期满,在拍完《手机》后准备“单干”,还带走了华谊的另一位明星张国立。

在俞敏洪的访谈节目“谈理想,聊人生”中,王中军曾表示,冯小刚来告知他们自己准备“创业”的时候,已经是和对方都谈好条件了。所以,即便是要失去这棵“摇钱树”,他们也没有加价挽留,“这样不厚道”。

没过多久,华谊投资了《天下无贼》,冯小刚也在发布会上坦承创业维艰,还是当导演更为趁手。于是在出走不到一年后,冯小刚回归华谊,双方的合作也得以继续。

2009年,华谊兄弟成功上市。招股书显示,冯小刚持股比例2.88%,为公司第十大股东,而前九大股东中,除王中磊、王中军外,不乏马云、江南春、鲁伟鼎等资本市场的大佬。

招股书还提到,“冯小刚工作室在报告期内出品的《集结号》和《非诚勿扰》两部影片累计实现票房分账收入1.89亿元,约占报告期内发行人电影业务收入的40%和总营业收入的18%,公司对冯小刚团队具有一定的依赖性。”

上市首日,华谊兄弟股价开盘报63.66元,较发行价上涨122.74%,当日最高时探至91.80元,最终报收70.81元。以冯小刚持有的华谊股份计算,其身价一夜之间飙升至逾2亿元。

市值巅峰期签下对赌协议,

冯小刚稳赚不亏

上市后最初的几年,华谊兄弟经历了一段“甜蜜时期”,公司营收、净利润不断增长,旗下屡有爆款电影诞生。2013年年报中,公司共提到了8部电影,猫眼数据显示,其中除《海啸奇迹》外,其余7部电影的票房累计达31.2亿元,遥遥领先身后的光线传媒。

与此同时,冯小刚也在四年内连续拿出《唐山大地震》、《非诚勿扰2》、《一九四二》和《私人订制》,保持了自己的高产高效。其中2010年,仅《唐山大地震》一部电影就为华谊兄弟入账2.05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五分之一。

2015年,华谊兄弟股价攀至历史巅峰之时,公司出高价欲收购冯小刚旗下的东阳美拉。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此举是王中军试图打造华谊兄弟“千亿市值梦”的一个尝试,同年华谊还曾收购杨颖、郑恺、冯绍峰等人的东阳浩瀚,皆是出自提高上市公司估值的考虑;但也有声音称,收购是华谊为挽留冯小刚拿出的诚意,毕竟后者曾在《一九四二》的发布会上袒露退休之意。

2015年9月2日,东阳美拉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两个月后,华谊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25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收购东阳美拉70%股权的议案。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11月19日,东阳美拉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为,资产总额1.36万元,负债总额1.91万元。老股东冯小刚、陆国强同意将各自持有的69%、1%股权转让给华谊兄弟,转让价款10.5亿元。其中,陆国强是冯小刚的御用制片人。

收购同时,双方签署对赌协议,若东阳美拉2016-2020年经审计税后净利润低于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则老股东将以现金的方式补足未完成的差额部分。

五年来,东阳美拉先后实现的实际净利润为1.05亿元、1.17亿元、6500万元、1.64亿元和560万元,据此计算,冯小刚3次完成对赌目标,2次失利,累计需补足华谊兄弟2.35亿元。

事实上,即使5年内东阳美拉完全不盈利,冯小刚也“只”需赔偿6.74亿元,低于华谊兄弟当初10.5亿元的收购额。

冯小刚“不灵了”

虽然冯小刚赚到了钱,但在对赌期间,却发生了数个双方都未预想到的状况。

2014年,华谊兄弟成立20周年之际,公司决定进行“去电影化”的尝试。在此之前,公司自身定位是“影视娱乐”公司,2014年之后,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成为了华谊兄弟新的“三驾马车”。与之相对应的是,电影及衍生、电视剧及衍生、艺人经纪、电影院成为“影视娱乐”的子项,不再单独披露营收和成本。王中军的梦想是,打造一个中国的迪士尼。

同年,华谊兄弟斥资55亿元打造的首个实景娱乐项目——冯小刚电影公社投入运营,该项目占地1400亩,公司间接持有18.9%股份,景区以冯小刚导演的经典电影场景为建筑规划元素,致力于打造综合娱乐商业街区。此后,公司开始大规模股权质押操作,并通过资本运作大肆并购其他企业、建造电影小镇。

与此同时,公司的影视板块则在走着“下坡路”。2014年,华谊兄弟失去了电影票房冠军的宝座,而在电影发行领域,华谊也从传统三甲跌落第八。

2015年初,王中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翻篇儿,赶紧翻篇儿!2015年对我来说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一年。”但这一年,华谊兄弟占主导地位且票房较佳的只有《前任2》和《老炮儿》,两部影片票房分别为2.52亿和9.03亿。而光线传媒一部《港囧》的票房就超过16亿。

2016年,华谊的几部“重头戏”再度折戟——《我不是潘金莲》、《罗曼蒂克消亡史》虽然取得较好的口碑,但票房却不及预期。前者未突破5亿、后者则仅为1.23亿。

冯小刚似乎也在逐渐失去对票房的号召力,早在《一九四二》的发布会上,冯小刚就曾坦言,拍这部电影让自己完全透支,“现在电影拍完了,我想我只剩两件事情可以做了。那就是退休。要不就只能去拍些没心没肺的彻底的娱乐片,乐呵乐呵。”

而在最终的票房表现上,《一九四二》账面亏损达上亿元。2017年,冯小刚导演的《芳华》虽然收获了14.23亿元的票房,但这个成绩距离华谊兄弟同年押注的另一部爆款《前任攻略3》,还差了5.03亿。

2018年,正当冯小刚为原本预计当年上映的电影《手机2》做宣传时,片中第一女主范冰冰却又牵涉“阴阳合同”事件,直接导致《手机2》至今未能上映,间接造成冯小刚首次未能达成对赌目标。

而华谊兄弟的巨亏,也正是由2018年开始。

2019年,曾在1997至2017年间参与13个贺岁档,勇夺8次票房冠军的冯小刚,也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搁浅”。由他导演的《只有芸知道》票房成绩仅1.56亿,就在华谊兄弟尚未从票房失利的心情中平复过来时,新冠疫情又接踵而至,更加剧了公司当下的危机。

2020年一季度,新冠疫情致行业冰封,华谊兄弟继续亏损。危机时刻,华谊兄弟不得不抛出定增计划,向阿里、腾讯等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不超过22.9亿元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受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影视剧业务,其曾在几年间重金打造的、以冯小刚电影公社为主的实景娱乐亦损失惨重。

数据显示,冯小刚电影公社于2014年6月正式开街,然而即便加上后续华谊打造的数个“电影小镇”,2018-2020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实景娱乐板块营收占总体营收比例也仅为3.84%、1.59%和3.06%。

如今,虽然疫情整体情况已逐渐转好,但2020年的贺岁档,已不见冯小刚的身影。2020年12月29日,冯小刚发布的微博显示,自己刚刚杀青了一部网剧。“四个月,一点不将就一点不凑合,真累。”

“20年前经常与冯小刚合作,他的片也好卖,但这些年很少找他的片子了,我觉得他脱离了年轻人。”有资深发行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