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贱卖资产,原监事成赢家,中超控股惹怒一群韭菜

低价贱卖资产,原监事成赢家,中超控股惹怒一群韭菜
2019年08月24日 20:06 富凯财经

富凯摘要:萝卜章后遗症难消,利润大幅下降,不但甩卖子公司,还大举内部借债。

作者|天鹅

中超控股上半年净利减少近50%,业绩公布后马上宣布资产甩卖。

本是一场调整产业结构轻装前行的举措,却遭到了中小股东的公开反对!

对于很多上市公司而言,临时召开的股东大会更似“橡皮图章”,但中超控股的股东可谓“较劲”。

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业绩下滑50%,甩卖子公司“减负”

中超控股是中小板公司,主要从事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是国内综合线缆供应商。主要产品涵盖从超高压到低压的各类电力电缆、导线及民用电缆。

今年7月末,该公司公布了半年度业绩报,中超控股营业收入约为35.64亿元,同比增加1.55%;实现利润总额5155.70万元,同比减少48.8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4255.3万元,同比减少47.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3075.1万元,同比增加32.04%。

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均出现接近50%的下滑,不甚理想。

惨淡业绩公布后一周,中超控股出现一系列动作:更改公司章程,剥离旗下子公司无锡锡洲电磁线有限公司(下称“无锡锡洲”),并同时宣布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此外,中超控股一位叫郁伟民的公司监事提出辞职。

深交所更发来了一封有27个问题的问询函。

我们先从“导火索”——甩卖子公司资产讲起。

中超控股欲以7500万元的价格将无锡锡洲51%股权,转让给郁伟民、郁晓春。

郁伟民就是上文提到的中超控股的监事,他属于公司的关联自然人,因此这项交易属于关联交易。

其中,郁伟民受让中超控股所持有的无锡锡洲26%股权,郁晓春受无锡锡洲的25%股权。

然而,问题就出在交易价格上。

有个背景需要交代,无锡锡洲是中超控股2012年收购的子公司,当时交易作价1.36亿元,7年后却以7500万元“甩卖”,着实令人不解。

当然,这场关联交易公告透露了一丝端倪,中超控股在交易基本情况中称“为调整产业结构以减轻负担、轻装前行”。

实际上,2018年中超控股公布《关于拟调整公司发展战略的议案》,决定不再开展日化板块业务,并注销了广东中超鹏锦日化科技有限公司。

电力电缆仍是公司的主营业务,其特点是“料重工轻”。虽然无锡锡洲以电磁线生产销售为主,但仍属于电力电缆主营业务的大范畴。

中小股东不同意

本周,中超控股公布了临时股东大会决议结果,股东对该公司剥离无锡锡洲进行投票。

值得注意的是,诸多媒体并未发现这次会议公告的“玄机”。

富凯君注意到,出席本次会议的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共计40人,代表有表决权的股份2.32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8.32%。

虽然表决结果是“审议通过”,投票“同意”上述关联交易的股份数额,占到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99.12%。

但中小投资者的表决却“出了状况”:同意184.94万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47.4149%;反对200.3万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51.3545%;弃权4.8万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1.2306%。

可见,过半数的中小投资者群体说不!

折价出售疑云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9年6月30日,无锡锡洲净资产2.20亿元,其51%股份对应的净资产为1.2亿元。

然而,中超控股却在半年报发布后,匆匆以7500万元转让股权给公司前监事。

此番做法令人生疑。

本周,中超控股给深交所的回复函披露了“苦衷”。

有个重要背景要交代,原董事长、原法定代表人黄锦光在公司任职期间未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同意,以公司名义为其个人、关联单位、关联自然人的债务提供连带担保。

由于这位前董事长私刻公章的行为,近一年来各金融机构压缩了中超控股及子公司各项贷款金额高达5.84亿元。

可以看到,中超控股及子公司的银行融资受到大幅影响。

因此,“输血”成为中超控股的头等大事。

祸不单行,该公司还出现了更严重的资金问题。5年前,中超控股发行了总额为人民币4亿元的公司债。今年7月3日已全部到期,兑付日前筹齐偿还公司债的本息共3.44亿元。

但资金来源令人一惊!

从上图可以看出,中超控股的党员、干部自愿、无偿地借款给公司、公司大股东中超集团也借资金给公司,但偿还到期的公司债本息还远远不够,公司更通过向信托资金借款来筹集资金,但资金使用成本较高。

中超控股上演了一场“以债换债”的现实剧!

更严重的是,中超控股在回复函中更以“交税”为理由,向交易所解释关联交易折价的原因。

2019年8月,中超控股须交纳税款合计为1124.93万元,需要支付收购长峰电缆少数股东股权转让款剩余款项4854.24万元,合计需要的资金金额为5979.17万元。

母公司交税,折价卖出子公司缓解税负,甚是少见!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关联交易受让方郁伟民,2012年曾出售无锡锡洲获得了2500万元收入,此次再次重新接盘。

这场“兜兜转”的操作,足以让中超控股的战略遁形。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