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突然出手,摇钱树命悬一线,星徽股份遭遇暴跌

亚马逊突然出手,摇钱树命悬一线,星徽股份遭遇暴跌
2021年06月17日 19:35 富凯财经

作者|欧文

6月17日早间,星徽股份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泽宝创新旗下RAVPower、Taotronics、VAVA 三个品牌涉及的部分店铺被亚马逊平台暂停销售。受这一消息影响,星徽股份早盘以20%跌停价开盘,开盘后打开跌停,当日收盘跌11.64%,股价报12.68元。

实际上,亚马逊对大卖店铺封号早在5月份便开始,当时星徽股份在接受机构投资者调研时还表示,公司本身为精品类产品公司,SKU数为2000+,商业模式与其他跨境电商有一定差异,对公司影响有限。然而过去不足月余,亚马逊便向星徽股份开刀。要知道公司目前90%以上的营收来自于亚马逊,如处置不好影响会非常大。

封店影响几何

其实,星徽股份店铺被封一事早已有端倪。除了上述一开始就被封号的违规店铺外,6月13日,外媒曾在报道中直接点名泽宝,称其一件售价70美元的商品,却愿意支付35美元为代价来换取亚马逊用户好评,或许正是这样的行为引发亚马逊果断出手。

5月20日,亚马逊刚刚发布的《致亚马逊全体卖家信》,明确要求卖家不可以滥用评论。市场原本以为亚马逊的封店事件或暂告一段落,不过随着外媒曝光,星徽股份等公司再次成为被打击对象。

据搜航网报道,起初泽宝旗下的品牌RAVPower、TaoTronics、HooToo、Uspicy、VAVA、Anjou经营各种电子消费类产品店铺全部中枪,万拓旗下众多品牌店面也难逃劫难,不过随后部分产品链接恢复正常。

在星徽股份的公告中,也证实了外媒报道的情形。公告称,店铺被暂停销售的原因可能是产品赠送礼品卡,涉嫌违反亚马逊平台规则。这种行为虽然在国内电商可谓屡见不鲜,但是星徽股份从事的是跨境业务,特别是欧美等国家环境并不被允许。

目前,星徽股份90%以上的营收来自于亚马逊,和亚马逊的合作模式分为SC和VC两种,即通过亚马逊平台向C端客户售卖商品,或是直接向亚马逊供货。而本次受影响的店铺实现营业收入约占公司在亚马逊平台营业收入的31%。

自2018年收购泽宝以来,星徽股份形成了双主业模式。2020年泽宝超额完成收购时三年业绩承诺,公司也推出了股权激励计划,承诺未来两年业绩增速不低于30%。正是在这强势发展的当下,亚马逊封店犹如一盆凉水泼了下来。

那么泽宝究竟在星徽股份中占据什么地位?富凯财经查阅年报发现,在2019年、2020年,泽宝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占星徽股份当期归母净利润的103%和116%。在2020年,泽宝实现营业收入47.7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68.5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47亿元。2020年北美市场实现110.91%的大幅增长。

星徽股份表示,公司已成立应急小组并聘请律师协助与亚马逊平台进行沟通,积极协调与申诉,争取尽快恢复相关品牌店铺的销售。同时,公司将充分利用线下渠道及旗下其他品牌,加大推广与投入力度,提升经营业绩,降低以上事项对公司的整体影响。

对于申诉的预期,市场人士表示,作为亚马逊头部卖家,封店对平台自身影响也会比较大,因此大概率星徽股份将会申诉成功,至于时间或在2个月左右。

泽宝“祸不单行”

虽然泽宝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但是作为当初交易的双方却正要对簿公堂。

2018年星徽股份收购泽宝,太阳谷电商是交易对方之一,也是业绩承诺方之一。当时太阳谷电商持有标的公司8.6796%股权,交易对价为1.33亿元。其中现金支付5312万元,股份支付金额7968万元。

目前股份支付已经完成,星徽股份却迟迟未向太阳谷电商支付现金。近日,太阳谷电商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将星徽股份送上被告席。

原来,星徽股份在2020年8月正式接管标的公司后,发现其法国店铺存在被追缴税款及罚金的风险事项。

星徽股份认为,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交割日(2018年12月31日)以前的或有事项由交易对方承担,业绩承诺方承担连带责任。太阳谷电商作为交易对方之一和业绩承诺方之一,也是标的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孙才金及其妹妹朱佳佳共同控制的公司,应对法国税务事项承担购买协议约定的相关责任。而孙才金在星徽股份十大股东中排在第二位。

不过,目前法国税务机关尚未最终确定法国店铺被追缴税款及罚金的具体金额,而孙才金已经从泽宝离任。与此同时,孙才金早已经开始减持手中持有的股份。公告显示,3月25日至5月10日,孙才金及一致行动人朱佳佳累计减持公司股份5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2%,提前完成了减持计划。减持完成后,上述两位持有星徽股份为8.53%。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