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帮助董明珠“输血”银隆的长安投资,多次敏感节点买卖格力股票

独家|帮助董明珠“输血”银隆的长安投资,多次敏感节点买卖格力股票
2021年07月07日 19:19 独角金融

作者|武丽娟

来源 | 独角金融

近日,引起中小股东质疑5折买格力电器(000651.SZ)的员工持股计划最终还是以75.74%赞成票通过。其中,董明珠一人可认购3000万股,顶格购买账面浮盈就在7亿元左右,引发市场热议。

知名财经评论人士皮海洲质疑此举涉嫌利益输送、损公肥私。格力电器从二级市场股东手中回购股票,再以接近半价的折扣价卖给激励对象,实质是将利差转移给董监高、中层和核心员工。

尽管不少中小股东在股吧中表示自己投了反对票,但由于大股东是与董明珠关系匪浅的高瓴资本,最终胳膊难撼大腿。

自持股计划通过以来,格力电器股价整体低迷。7月5日收盘,创出了近一年新低49.89元/股。截至7月7日收盘,格力电器报收50.19元/股。

1

格力电器输血珠海银隆的路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不是简单的重复。

2016年的一次股东大会上,中小股东曾联合阻击董明珠,否决了收购做新能源汽车的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银隆)一事。但是,倔强的董明珠后来以个人名义投资,成为了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继续“造车梦”。遗憾的是,珠海银隆不争气,经营情况不容乐观、背负巨额债务、创始人卷款逃跑、工厂停产……

虽然收购未成,但是在董明珠的主导下,格力电器与珠海银隆达成200多亿的关联交易。为此还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并计提了大笔坏账准备

而且为了接济珠海银隆,3千亿大白马格力电器也是煞费苦心。从2019年开始先后合计斥资10.01亿元大举买入AA评级的民营企业私募债——长安投资私募债,再由长安投资拆借5亿元至珠海银隆“曲线输血”

要知道,新浪金融研究院早在2018年就指出AA级债券已就沦为垃圾债。格力电器如果是为了投资回报,很难解释这笔投资的逻辑

2

格力电器投资“长安债”图啥?

据格力电器2020半年报显示,格力电器重要债券投资总规模为13.61亿元,长安私募债的投资占比达73.55%。而长安债也成为格力电器债券投资列表中唯一的民企债。

格力购买的民营私募债的发行方——长安投资拥有国融证券、首创期货等金融机构

据财报信息,长安投资自2019年中期开始,每个会计期期末,都会有一笔占款方为“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规模达5亿元的“资金拆借”

但长安投资2020年报显示,在关联方资金往来中,此前对珠海银隆的5亿元资金拆借已不见踪影。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格力电器持有的名为“19长安01”的6.4亿元长安债(2022年2月21日到期)已兑付

也就是说,当格力收回资金,长安投资也就不再拆借资金给珠海银隆,这三者的关系极为微妙。

同时,格力电器2021年一季报显示,目前仍有“18长安04”、“18长安03”两笔长安投资的私募债,票面余额共计3.6亿元。这两笔私募债将在今年8月到期届时长安投资能否及时兑付,答案即将揭晓。

事实上,珠海银隆与格力电器、长安投资,三者之间还隐藏着许多不为外界所注意的关系

比如,长安投资控股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达泽投资也是珠海银隆的股东之一。此外,长安投资及其关联公司多次买卖格力电器股票

3

长安投资等公司敏感节点买卖格力股票

最近,长安投资的老板、国融证券的实控人侯守法被爆料遥控操盘手“神秘刘”炒股,其中就包括买卖格力电器。详情请戳:独家|“神秘刘”替谁操盘?背后隐现国融证券董事长

“神秘刘”是北京浩鸿房地产的员工,但他的主要工作却是在国融证券北京一个营业部的大户室操盘侯守法旗下四家公司的股票账户。

长安投资由侯守法100%持股,而长安投资持有国融证券70%股份,侯守法是国融证券董事长、实控人,北京浩鸿房地产同为侯守法旗下公司。

据国融证券内部人士提供的“神秘刘”操盘的长安投资账户交易纪录显示,2015年4月15日、4月20日其均有买入格力电器的纪录,单次动用资金量最高达到94万

2015年4月28日,格力电器发布了2014年报等23份公告。其中,2014年度营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上涨16.12%、30.22%、58.8%。

长安投资账户对格力电器的部分交易明细

伴随利好消息,格力电器股价从2015年4月20日42.6元/股,开始2轮拉升行情,1个多月时间就涨至阶段性高点66元/股,随后7月3日完成除权除息。

交易纪录显示,“神秘刘”操盘的首创期货股票账户也曾在2015年4月22日买入格力电器。首创期货由国融证券持股50%,长安投资持股46%,也是侯守法实际控制的公司。

2015年8月26日,首创期货卖出格力电器,3个交易日后的8月31日,格力电器发布2015半年报,业绩不佳,当期营收、扣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3.4%、18.4%。

同时,“神秘刘”操盘的北京浩鸿房地产账户,也有于2015年4月24日分批买入、2015年5月18日分批卖出格力电器的记录

此外,其他人操盘的国融证券自营盘的检查周报显示,2015年1月14-16日、2月2日-6日,均有买入和增持格力电器的记录,而格力电器恰巧当年1月20日发布了年度业绩快报。格力电器称,2014年完成既定目标,总资产、净资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较上年末均有较好增长,其中,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16.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29.84%。

仍以“神秘刘”操盘的长安投资账户为例,2020年4月15日、5月8日均有数次买入格力电器的操作,其中单次最高成交金额高逾100万元。而这一时间段,恰逢格力电器发布第一期股票回购计划(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和进展。

受股权激励利好消息刺激,格力电器股价震荡上升,去年7月初开始涨至2020年的第一个高点62.06元/股。

操盘手“神秘刘”及国融证券自营盘多次买卖格力电器的节点恰逢重要公告发布,众多巧合耐人寻味

对此,国融证券方面回应称,以上交易记录纯属巧合,无内部消息,也没有任何问题。还有公司内部人士提到,是有人与公司高层有私人恩怨,在进行恶意爆料,肯定不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行为

独角金融电话及邮件向格力电器求证相关事宜,对方未有答复。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建章律师表示,内幕交易的认定主要是从两个方面审查,第一是主体,第二是信息。主体是指掌握内幕信息或因工作关系了解内幕信息的人员,包括高管、股东、中介机构的人员等;而信息是指对股票价格能产生重大影响的信息,包括股东变化、资金变化、股权变化、经营管理变化等。“上述案例,我认为至少涉嫌内幕交易,因为是多个与上市公司重要公告发布的节点进行帐户操作,从常理上不可能总是这么巧,但最后能否确定,需要监管部门的调查。另外,是否获利只是处罚或量刑的标准,内幕交易是一种行为,只要实施了就是违法行为。

而前述2015年就买卖过格力电器的长安投资,于2019年发行私募债,购买方恰为格力电器。随后,长安投资拆借5亿资金给董明珠个人投资的珠海银隆,种种迹象表明,长安投资与格力电器这两家公司及其核心高管的关系很不寻常。

复杂的利益纠葛,不为人知的隐秘关系,每个局中人都在这个利益链条里扮演不同的角色。你对格力电器与珠海银隆、长安投资的关系如何看?欢迎留言一起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