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中信证券成2021可转债之王:国泰君安为何如此“吸金”?

超越中信证券成2021可转债之王:国泰君安为何如此“吸金”?
2021年07月18日 08:00 独角金融

作者|武丽娟

来源 | 独角金融

随着资本市场改革加速,注册制等政策的落地,券商投行业务保持稳健态势。

2021年已过半,券商投行业务成绩单也浮出水面。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券商在股权和债权两端累计承销5.75万亿元,股债承销额双增,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其中,国泰君安(601211.SH)可转债承销业务表现颇为亮眼,超越“券业一哥”中信证券(600030.SH)、中信建投(601066.SH),跃居榜首。

1

2021国泰君安可转债承销拔头筹

去年国泰君安可转债承销金额为229亿元,排名行业第三。2021年上半年,国泰君安这一数据为559亿元,位居榜单第一,比上季度增长1076%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中金公司(601995.SH)和中信建投,可转债承销额分别为330亿元和148亿元。

国泰君安在这一业务的“吸金”能力明显提升,比排名第二的中金公司,承销总额多出229亿元,恰好是其去年一年的承销总金额之数。

从这半年各家券商完成的可转债项目数量来看,中信证券以15家可转债承销项目居首,其次为中信建投、国泰君安和中金公司,承销家数分别为7家、6家和6家。国泰君安项目数量虽不及中信证券一半,但涉及的项目金额显然都是“重量级”

可转债,是指发行人依法发行、在一定期间内依据约定的条件可以转换成股票的公司债券。

相对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可转债是一种具有多重性质的混合型融资工具,有融资成本相对较低、避免公司股本短期急剧扩张等独特的优势。可转债即便失去转换意义后,作为一种低息债券,仍然会有固定的利息收入,保障投资者获得固定的本金与利息收益。

可转债利率低,可以降低融资成本,申请难度比新股低,所以是比较划算的一种融资方式,其优势逐渐被上市公司熟知和认可。

1992年11月,中国宝安(000009.SZ)发行我国首支A股可转债“宝安转券”。

2010年6月2日,中国银行(601988.SH)发行了400亿可转债“中行转债”。此后,百亿规模的可转债纷至沓来,可转债市场开启第一次存量规模井喷。

自2017年9月8日证监会发布《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后,“全民打新债”一度掀起热潮。随着可转债市场不断的发展和各项制度的不断完善,可转债融资已成为资本市场中一种较为重要的融资方式

2

可转债发行火热

助力券商承销规模大增

作为券商投行业务的重要一环,股权承销包括IPO、增发、配股、可转债、可交换债等业务。

Wind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沪深一级市场股权融资总金额7793亿元,同比提高20%。

融资方式来看,增发最为广泛,IPO融资和可转债表现也较为亮眼,两项融资比重分别为27%和21%。

随着股权融资比重进一步提高,2021年各家券商也在加紧投行业务的布局

Wind数据显示,2021年前半年,券商分别在股权和债权两端累计承销5.75万亿元。股权承销类别来看,IPO、增发、可转债承销金额比重较大

从券商股权承销项目募资总额来看,位居承销金额榜首位置的依然是中信证券,募资额达1319亿元,第二、第三分别是中金公司和国泰君安,承销金额分别为858亿元和779亿元。其次是华泰联合证券,承销金额为730亿元。

上述排名看出,国泰君安发力投行业务,排名上升2个名次,超越中信建投,紧追中金公司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2020年券商排名,国泰君安的营收和净利润仅次于中信证券,位列行业第二。不过,在主要业务指标中,投行业务、自营业务等少数项目没有进入前五名。

今年4月,国泰君安曾在组织架构进行大幅调整,涉及财富管理、研究与机构业务和投行业务等部门。国泰君安此前也曾指出,投资银行业务推行事业部制改革、优化运营机制,深耕重点客户、重点产业和重点区域,着力推进IPO业务,承销规模快速增长,项目储备显著增加,行业地位稳步提升。

3

500多亿承销金额,收入7000万?

股权承销收入排行方面,2021年以来,头部竞争激烈,前五座次为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华泰联合证券、中信建投、国泰君安,国泰君安较去年排名上升一个名次。中信建投、中金公司、光大证券、国金证券的股权承销收入有所下滑。

据Wind数据,上半年投行股权主承销收入(含IPO、增发、配股、优先股、可转债)为131.8亿元,较去年同期81.91亿元增长61%,其中IPO、增发、可转债的承销收入分别为114.91亿元、11.24亿元和5.68亿元。

独角金融(ID:uni-fin)梳理发现,受益于市场改革红利推动,券商股权承销收入增量主要来源于IPO业务的推动。以国泰君安为例,主承销合计收入7.28亿元,其中,首发承销收入为5.85亿元,而可转债承销收入仅0.73亿元,市场份额11.72%,排名行业第二。

对比500多亿的可转债承销金额,不到一个亿的收入,“收入产出比”有些意外

其实,券商开展通道战、佣金战已经由来已久。近年来,投行之间的竞争越发激烈,这种价格战不断在保荐承销业务蔓延。

2019年4月10日,中国核电(601985.SH)拟募集可转债资金78亿元,而对应的承销费率仅为万分之三,共248.04万元,并且还要由中信证券和中金公司两家共享。

去年12月18日,国泰君安独家保荐承销,大秦铁路(601006.SH)公开发行的320亿元可转债,成为A股市场有史以来独家保荐承销最大规模公开发行股权融资项目,备受市场关注。

看上去并不是很赚钱的买卖,但各大券商为何纷纷抢食?

证券资深人士王先生认为,券商承销低报价并不是新鲜事,承销仅仅是诸多服务中的一类产品,是为客户提供多层次服务的一个小项目,不会报价太高。其次,不需要单独关注承销费用,后续券商会在债券销售等方面提高整体收入

据中证协正在修订的《公司债券承销业务规范》,券商想要获得公司债主承销商资格,标准之一就是公司债承销金额在行业排名进入前20名,或者分类监管评级结果至少一年在A级以上(含A级)。

因此,各大券商都在努力抢占市场份额,多家采取“薄利多销”策略,甚至“倒贴”承接项目的券商不在少数。2021投行地板价承销第一单,就有头部券商中金公司1万块承接银行债券项目。其实,这并非个例,更有甚者零元承销。

新时代证券投资顾问申睿表示:“此前,证券经纪业务经历了价格战,近年一级市场承销费用也开始有此现象。不过,价格战打到一定程度还要靠服务来吸引客户,服务战压倒价格战是必然趋势。券商需要自我提升和不断创新,提供更高的服务,提高卖方研究能力,等待航母券商出现给市场带来变革清风,去年券业开始尝试投顾业务突破,就是一个方向。”

你觉得国泰君安将如何发力投行业务?为何能摘得“可转债之王”桂冠?欢迎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