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原创】证监会的首张科创板“红牌” 实质是粉饰业绩的背后

【千亿原创】证监会的首张科创板“红牌” 实质是粉饰业绩的背后
2019年09月08日 18:10 千亿CLUB

本周科创板迎来了两大事件。事件一:上交所“终止”对国科环宇的审核,尽管国科环宇的大股东是“国爸爸”;事件二:证监会发出首张“不予注册”红牌,对恒安嘉新不予注册;尽管恒安嘉新不乏明星股东红杉,伊利,苏宁易购,中兴通讯等。

上述事件媒体和专业人士点评纷纷,市场对注册制下科创板的审核精神-高度注重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然而舆论不是将中介机构拿来做“替罪羊“;就是分析交易所与证监会在科创板注册制下扮演的审核角色。

国际章:证监会对恒安嘉新不予注册的两大审阅意见表面上是企业会计处理不当和信披疏漏,然而实质是企业“粉饰业绩”及其背后。

根据证监会给予“恒安嘉新”的不予注册公告,中国证监会在审阅中关注到:

“一、发行人“恒安嘉新”于2018年12月28日、12月29日签订、当年签署验收报告的4个重大合同,金额15,859.76万元,2018年底均未回款、且未开具发票,公司将上述4个合同收入确认在2018年。2019年,发行人以谨慎性为由,经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将上述4个合同收入确认时点进行调整,相应调减2018年主营收入13,682.84万元,调减净利润7,827.17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由调整前的8,732.99万元变为调整后的905.82万元(扣非后),调减金额占扣非前归母净利润的89.63%。发行人将该会计差错更正认定为特殊会计处理事项的理由不充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发行人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的情形。”

恒安嘉新的收入确认调整是在上交所提出问询之后;恒安嘉新于7月8日的预披露更新中做的;同时在8月30号的“注册版”招股说明书中恒安嘉新披露了2019年1-6月的收入和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46%和636%;未经审计净利润达9300万;预计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亿元至2.0亿元,与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37万元相比,变动幅度为716%至988%。

国际章:恒安嘉新2018年的4笔重大合同收入确认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不符合“常识和常理”的,更不用说会计准则。因为如果不确认这四笔收入,恒安嘉新2018年的净利润只有906万,非常不好看。因此恒安嘉新的收入确认不得不令人感到企业在“粉饰业绩”。

公告继续:“二、2016年,发行人实际控制人金红将567.20万股股权分别以象征性1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刘长永等16名员工。在提交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的申报材料、首轮问询回复、二轮问询回复中发行人都认定上述股权转让系解除股权代持,因此不涉及股份支付;三轮回复中,发行人、保荐机构、申报会计师认为时间久远,能够支持股份代持的证据不够充分,基于谨慎性考虑,会计处理上调整为在授予日一次性确认股份支付5970.52万元。发行人未按招股说明书的要求对上述前期会计差错更正事项进行披露。”

国际章:为什么恒安嘉新一开始没有将567.2万股权转让按照“股权支付”进行会计处理?如果按照股权支付处理,恒安嘉新的成本就会上升5970万元,利润就不会那么好看。因此恒安嘉新的股份转让会计处理也不得不令人感到企业在“粉饰业绩”。

结束语

企业在申请上市时就有粉饰业绩的迹象,不难推断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高管与董事会对企业经营及财务处理存有“急功近利”之嫌疑。企业的财务报表不仅反应了企业的经营状况,更反应了企业的经营理念;难怪尽管恒安嘉新在上交所问询到了以上问题时,将收入确认和股权转让会计处理均调整了“过来”,证监会还是没有为恒安嘉新的科创板注册放行!引起了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其用心可谓良苦啊。

千亿CLUB|聚集顶尖上市公司高级管理者

洞察资本市场相关的一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