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可蓝多被疑操纵市值,实控人3成股份被冻结

妙可蓝多被疑操纵市值,实控人3成股份被冻结
2019年09月17日 09:06 全球财说-

2019年起,一只套用歌谣“两只老虎”的广告,瞬间传遍全国,超市、电梯频繁刷屏,甚至CCTV 1也有其身影。

这便是A股上市公司妙可蓝多(600882. SH),“妙可蓝多,妙可蓝多,奶酪棒,奶酪棒”,一切是否真如广告词中,一片向阳?亦或是阴云笼罩?

忽悠?重组进展缓慢遭问询

2019年8月16日,妙可蓝多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工作函,要求公司就已披露的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及相关情况予以说明。

此事要追溯回一年之前,妙可蓝多前身广泽股份于2018年9月15日发布资产重组公告称,渤海华美八期(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吉林省耀禾经贸有限公司有意向其转让合计持有的长春市联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

公告显示,长春联鑫下属实际经营主体为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Brownes Foods Operations Pty Limited,主营业务为乳制品的生产、代加工和销售。

妙可蓝多认为,Brownes公司生产的原制奶酪能为公司提供重要原材料支持,收购后有利于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然而此项重组,在一年的时间里仍未完成,并且没有推动迹象。

中秋前夕,妙可蓝多回复工作函称,公司的重组计划仍在进行尽职调查,进展缓慢主要源于审计工作的推进情况不及预期,并未发现本次重组存在实质性障碍。

操控?增持计划尚未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作函中上交所要求妙可蓝多说明,是否存在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和披露增持计划而进行不当市值管理,以缓解大股东股份质押风险的情形。

妙可蓝多一一进行否认称,公司及董事长柴琇均不存在通过披露增持计划进行不当市值管理的情形。

提到增持计划,我们来看看进展。

2018年7月18日,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未来6个月累计增持不少于410万股。

一年时间已过,柴琇完成增持计划的64.97%,系受到定期报告窗口期、重大资产重组信息敏感期等客观因素的影响,柴琇至今未能完成股份增持计划。

虽然否认进行市值操控,但妙可蓝多的股价确是不断攀升。

以2018年7月18日为例,妙可蓝多报收7.58元/股,其后股价波动较小,直到2019年2月逐渐回升。

有业内人士称,若妙可蓝多在计划重组初期股价低迷,那么其重组和增持行为涉嫌操纵市值管理,即为防止股票继续下跌而导致实控人爆仓。

随着股价的不断攀升,2019年5月妙可蓝多多位高管拟对公司股份进行减持。

看好?看空?不得而知。

关联?资本术运作熟稔

一系列操作,不容否认,妙可蓝多董事长柴琇堪可称“资本玩家”。

前文提到,妙可蓝多的前身为广泽股份,而广泽股份前身为华联矿业,2015年年底从矿企向乳企转变。

2015年9月,柴琇通过股权受让成为华联矿业实控人。

2015年11月,华联矿业发布公告,通过定向增发、置出原主业铁矿石业务相关资产,同时置入柴琇自身掌控的两家乳品公司,即广泽乳业和吉林乳品。

柴琇通过分步进行,完美规避借壳上市的标准和条件,并达到借壳上的结果。

此番交易亦引来上交所问询,包括公司是否前后信披不一致及不及时、公司短期内变更发展战略的原因、盈利补偿及交易作价合理性等。

毕竟,截至2015年9月30日,广泽乳业净资产仅为8236.43万元,但预估值却高达7.52亿元。

2018年4月,柴琇欲故伎重演,拟募资近9亿元,且大部分用于奶酪加工建设项目等用以扩大生产,预期产销比严重不符。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认购方为吉林省盈佳商贸有限公司,实控人为柴琇,构成关联交易,募资方案未获证监会通过。

柴琇通过一环套一环,将实控人自身资产与上市公司进行置换,且利润不断下滑。正如此前投资者所言,明明是矿业却变成了牛奶。

2019年3月,广泽股份正式更名,妙可蓝多为2015年时广泽股份全资收购了妙可蓝多(天津)食品科技有限公司。

牛奶又变成奶酪来掘金了。

暴涨?靠砸广告

更名为妙可蓝多后,其自冠为“奶酪第一股”。

靠广告和IP砸出来的“第一股”成色究竟如何?

2019年半年报显示,妙可蓝多实现营业收入7.14亿元,同比增长53.82%;归母净利润为1073.33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妙可蓝多上半年的业绩,与其2018年扣非净利重挫1318%形成鲜明对比。

从收入构成来看,奶酪、液态奶、贸易业务的营收为3.41亿元、2.19亿元、1.53亿元,分别占比47.83%、30.72%、21.46%。

值得注意的是,奶酪棒的暴增。仅上半年便实现销售收入1.66亿,同比增449.38%。

奶酪棒为2018年才推出的新品,依靠传播推广、渠道建设等方式实现销售爆发式增长。

相对的便是销售费用的激增,2019年上半年妙可蓝多的销售费用为1.16亿元,较2018年同期再次上扬30.34%,远远高于其净利润。

妙可蓝多投放广告的重要渠道之一,便是分众传媒的电梯广告,且其合作IP汪汪队颇受儿童喜爱。

据公开资料显示,妙可蓝多奶酪棒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百吉福、光明、蒙牛等,而奶酪市场则为百吉福所占领。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奶酪市场百吉福销售额占比为27.2%居首,妙可蓝多占比2%,位居第八。

至于口味,多数消费者称并不如在奶酪市场深耕多年的百吉福浓郁,且相较于单靠汪汪队IP吸引儿童,百吉福的科普问答包装更为优秀。

高企?负债及商誉不容忽视

销售费用激增的同时,妙可蓝多的高负债也不容易忽视。

2019年半年报显示,妙可蓝多短期借款为2.9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35亿元、长期借款3.31亿元,合计超过11亿元。

但是,2019年上半年妙可蓝多的货币资金为7.9亿元,且多为银行存款。手里有钱却不断举债,原因为何?

另一点,报告期末妙可蓝多的存货为1.67亿元,乳企原材料保质期时间较短,原材料存货较高,意味着后期减值计提风险较大。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妙可蓝多的商誉额度接近4.55亿元,与净利润相比过高。

妙可蓝多的商誉主要来自妙可食品、吉林乳品和广泽乳业,余额各自约为0.32亿元、0.005亿元、4.22亿元。

这又要回到文初提到的重组,巨额商誉压顶,妙可蓝多却依旧坚持进行现金重组,不免让人怀疑有操纵市值之嫌。

截止2019年上半年末,柴琇已将7200万股股票质押,质押率超96%。

2019年9月12日,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柴琇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其持股总数的29.29%,占公司总股本的5.34%。

截至2019年9月16日,妙可蓝多股价报收14.50元/股,总市值为59.36亿元。

净利润刚刚扭亏,仅逾1000万元的妙可蓝多如何支撑60亿元市值?面对外资及国内奶制品巨头的竞争,依靠广告及IP所争取来的市场空间可以维持多久?业绩如何保持增长?这都将是妙可蓝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